唐明 好色淑女

|共207篇|

唐明:辮子那麼髒,為甚麼偏不肯剪?

清朝的統治,縱有千般不是,在他們內心中是天然的主人,不容挑戰。即使過去主宰他們的官老爺如何作威作福,貪污腐敗,他們依然認同其權威,因為千百年「天朝上國」的既定觀念,令天朝的子民產生一種虛幻的身份榮耀,足以令他們忽視自己指甲裡的污垢或辮子裡的蝨子。

唐明:「偉人幾乎總是壞人」

中國老百姓崇拜偉人的心態,至今根深蒂固,因此認為政府是超越常人的,必然能夠解決一切問題,似乎從來也沒有想過組成政府的人,無非都是凡人,絕大多數時候也和老百姓一樣,大多數時間都自私懦弱糊塗無能,得過且過,常常犯錯,不願意負責任。因為缺乏對「人」的認識和理解:一面是不把普通人當人,另一面則是把偉人當神。

唐明:「勸人學醫,天打雷劈」的咒怨

中國社會整體也非常缺乏理性,大多數中國人似乎是無法講道理的,他們解決問題或者爭端,通常以訴諸暴力為終結,誰拳頭大誰就有理,乃至形成一條暴力反應鏈:「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姑且翻譯一下:講道理不如來硬的;硬碰硬的話,則不如蠻橫到底;對付蠻橫的,那只有抱著同歸於盡的死志大晒 —— 這難道不是野獸叢林嗎?

唐明:「富不過三代」是一種文化病

有機會長期累積財富的社會,說的不是三代,而是三四十代的事情,歐洲的貴族自不必說,意大利一家專門為教皇釀酒的家族 Antinori,已經做了600 多年,600 多年來家族生意都沒有受到干擾,難道只是因為他們家族做得到「修身齊家」,600 多年一個害群之馬也沒有嗎?顯然不是。

唐明:山巔之城

香港恰巧曾經是一個山城,成千上萬的香港人也像 Winthrop 的清教徒一樣為了逃難而至,自「中英聯合聲明」簽署以來,一直被視為新的制度嘗試,是一個開放給全世界(尤其是台灣)觀摩的典範。但是多年以來,如何維持此一典範,背後到底信仰甚麼,卻很少有人關心。如果沒有信仰,不可能在歷史關鍵時刻做出正確的選擇。

唐明:議長「被迫」就職的好戲

雖然查理一世不服,但至少認同他的權力來源要有法理依據,即使不是對國民問責,他也要對上帝、歷史和法律負責,而不僅僅是空泛的一句「奉天承運」。正如英國的普通法制度,就是從歷史累積演化的產物,而不是憑空創造發明的結果,因此,查理一世和判他有罪的議會,有共同的辯論基礎,雖然觀點不一樣,這正是議會制度的大前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