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 好色淑女

|共261篇|

唐明:洋人的大衣,即使凍死也不能披

郭嵩燾便常常被人打小報告:譬如和洋人一樣握手而不是作揖,聽音樂會時學洋人拿起小冊子翻閱;外出時披了洋人的大衣(「即令凍死也不當披」);學洋人擔遮,而不用扇子 —— 這個報告尤其好笑,連郭嵩燾都忍不住搖頭:倫敦天氣這麼冷,幾時才用得上扇子?

唐明:暴民是如何形成的?

但他對遊民、暴民的形成有深入分析。他認為遊民是由經濟衍生的產物,由於經濟凋敝:「因惰而遊,因遊而貧而因」,平時聚集在城市角落,成為邊緣族群,總是在尋找機會「苟圖衣食」。由於長期無業無產,遊民又再質變,「因愚而頑,因遊而暴」:愚昧而變得頑固,因沒有生計可圖,「冒險樂禍,恣睢暴戾之心生焉…… 恣意焚掠以饜其所欲」,便成為暴民。

唐明:袁世凱測試愛國民意

可是,如果鐵腕鎮壓義和團,等於主動保護洋人,足夠他揹上「洋奴」的罵名,更重要是違背慈禧太后的意願,分分鐘就烏紗不保。應該說,袁世凱非常了解太后以及她手下那班官員死要面子的特性,不妨讓他們自己領教一下自己縱容出來的禍患,同時又能保全「愛國忠君」的名義,不落把柄。

唐明:兩百多年來似曾相識

離開天津之後,使團換坐小船向北京出發,船隻十分精美,服務極其周到,但由於缺乏「最重要的設施」,英國人依然覺得非常不便。又由於天氣太熱,招待使團的食物變質,官員被罷黜,僕役被施以杖刑,馬戛爾尼對這樣的處罰深感錯愕,他向陪同的其他官員說情,但是無濟於事,因為「中國人總是表面上滿口答應,實際上總是要按他們的規矩辦」。

唐明:誰有資格「剛愎自用」?

對於政治,他的態度比較超然,他不必非得賴在權位上,為了繼續執政而妥協。按照邱吉爾的標準,林鄭這等頂多是基層小市民,晉身高級公務員的中產階級,連張伯倫那樣的商人也不如,又有甚麼資格目無下塵,擺出一副「雖千萬人吾往矣」,獨自高瞻遠矚的姿態?

唐明:自由港即是避難所

這份公告發佈之際,香港還是一片荒蕪,但已迅速預告了日後香港的興起,而九龍只在咫尺之遙,難道不想加入這個自由港的範圍嗎?即使當時兩國剛打完仗,即使島上連住宿的地方也極少,許多人只能留在船上過夜,但是海港裡的船隻與日俱增,入夜後漁火點點,倒映在水上,予人安全、自由的氛圍,這個還未建起的海港,儼然已是很多人的 refuge。

唐明:吃飯是頭等大事

根據清朝中期的紀錄,成年男子平均每日糧食約 1.5 斤,每月 45 斤(婦孺的數字當然再低一點),這樣看的話,和周朝也沒有太大分別…… 中國官方「事後」統計 1958 年糧食產量是 3,980 億斤,每畝只是 255 斤,不但不及清朝,其實只比戰國時代多了 40 斤而已。

唐明:盛世就要人口多?

最奇怪的是,在歷史課本中,晚清 70 年(從鴉片戰爭算起)充滿了外敵入侵,無休無止的戰亂,似無一日太平,卻沒有妨礙人口增加,鴉片戰爭前後,人口不降反增,甚至增幅巨大,從 1841 到 1851 年暴漲兩千萬,這是中國歷史上從來也沒有過的「盛景」。這 70 年間唯一一次斷崖式的人口降幅,是由於太平天國。

唐明:人口負增長,不要大驚小怪

為甚麼他「盡心愛民」,卻不見人口增多?而鄰國的君主不見得像他這樣「用心」,人口卻沒有減少呢?這個問題問得好,今天也沒有過時:為甚麼有的國家,政府從來沒有口口聲聲「為人民服務」,要麼效忠女皇,要麼敬拜上帝,可是其他國家的人卻用腳投票,那些國家,好像從來不用擔心人口問題。

唐明:民主衰亡的不祥跡象

他觀察到的「不祥」跡象包括:政客只顧追逐私利,為討好選民而被牽著鼻子走,法治被侵蝕、家庭遭解體、職業標準敗壞、營商環境的欺詐、學術粗劣和極端化、宗教的膚淺和濫情、藝術娛樂的惡俗、個人的自我放縱、整體生活趨於粗俗,凡此種種並非個別現象,而是表明整個文明在解體。

唐明:告密到底是一種怎樣的行為?

最耐人尋味的是,這些不遺餘力去告密的人,到底能獲得甚麼好處?有關這一點,暫時還沒有看到過詳盡的歷史紀錄 —— 譬如說告發一個靚女作風不正派,或者告發一個靚仔,因為他無視自己存在,可以獲獎金十元嗎?還是說純粹為發洩自己的私怨,即使損人不利己,心裡痛快就好?

唐明:為甚麼是英國?「棉花帝國」未解的疑問

早在全世界搶奪棉花產業之前,英國國會已有「工廠法案」出爐,對於工作時間、工作環境都有明確的要求,雖然立法的初衷在於考慮到童工的健康,今日可以大義凜然批評童工制度,但在當時,環顧全世界,又有誰把童工或者兒童本身,當作人看待呢?

唐明:這一套正常人都不要吃

何況,Nike 這種品牌,在他們的政治願景裡,隱約在顛覆美醜標準、性別之分,不顧上帝創世的倫理,目標是建造一個由他們這等「精英」話事的美麗新世界,不抵制 Nike 才是沒天理呢。既然喊出了「不吃這一套」,就要做到底,對於甚麼 Nike、H&M 的那一套:臭烘烘的膠味,皺巴巴的料子,任何懂得審美的人,都不應該吃。

唐明:不止是一般的宮廷八卦

英文所謂的 “air one’s dirty laundry in public”,是一件醜事。但現在,梅根向全世界的陌生人訴心聲,曝露私生活,包括講家人壞話,在美國左派眼中,經美國白宮發言人加持,倒成了「勇氣」的表現,這不僅是對常識的顛覆,也是對於美德,尤其是勇氣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