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 好色淑女

|共247篇|

唐明:「讓美國再次偉大」的責任在誰?

財富、名氣、威風八面,早在當上總統之前他就擁有了,但是讓美國「再次偉大」,並不是一位總統可以做到的事情,偉大的力量在更廣大的範圍,在更深刻的核心,需要人心普遍的覺醒、信心的復甦,是價值觀的重塑,恢復立國之初山巔之城的榮光 —— 這樣的歷史重擔,怎能壓在他一人身上,指望在四年內就做到呢?

唐明:這一仗不能不擇手段

推崇的往往是陰謀詭計、神機妙算,如果心腸不夠黑,手段不夠骯髒,再有實力也是枉然,正義幾乎是不存在的考慮 —— 也許這是和勝利者絕大多數不留任何餘地,趕盡殺絕的習性有關;而失敗的一方絕無可能接受 fair treatment,也造就「成王敗寇」這種完全不問是非的結論,竟然成為中國文化的一條真理。

唐明:當作是最後一戰

這一次大選,令世人驚覺,美國的國本動搖,言論自由受到前所未有的限制,個人自由的損害也在一步之遙,保障生命、財產,追求幸福的權利,要讓路給「平等、進步、大同」的革命宏圖,在這片對神的信仰的國土上,竟然又想要推行烏托邦,再造巴別塔的實驗。

唐明:哪有甚麼「真小人」?

因為這種君子和小人的二分法,因此順理成章又有了「偽君子」和「真小人」之對立,但英文的 hypocrisy(偽善),批判的反而是裝君子的那一端,對於「小人」或者說道德有瑕疵的凡人,即使滿身都是缺點,倒是予以寬容甚至諒解。中西文化的一大差別,就在於有無這條「底線」。

唐明:美國鄉民美國的心

在一些歐洲國家,「其居民認為自己是外來移民,毫不關心當地命運。他們也不參與當地的重大變化,甚至並不了解,只是偶然聽到而已,更有甚者,他們對自己村莊的遭遇、街道的治安、教堂的處境,都無動於衷……如果一個國家,每個人都軟弱無權,又缺乏任何共同利益,無法聯合起來,怎能抵抗暴政呢?」

唐明:還在自以為是的精英

這其中的核心,就是那些平日滿口公正、理性、冷靜、客觀、持平的人,其實只允許自己說話,他們一點也不在乎,也聽不進反對聲音,到了關鍵時候,他們先是捂住自己的耳朵,然後就要去捂住別人的嘴 ——「不管你說甚麼,我就是反對」。別人的憤怒、悲痛、熱血沸騰,肝膽俱裂,在他們看來,便是不理性,不冷靜、低智商、教育程度低下,容易跟車太貼。

唐明:美軍的臂章讓人嚇一跳?

以美軍而言,既然認定了敵人,是可以大大方方說出口的,因為心思和行動是一致的。但是中國就難講了,有沒有中國官兵,其實是有親戚移民到美國去了呢?或者他們自己的兒女正在申請去美國讀書,那麼用武力去擊垮美國,把美國打得稀巴爛,又是所為何來?搞不好不是要炸到自己人嗎?

唐明:中國人怎麼可能不窮?

於是形成惡性循環,也就是說,每一個專制王朝都務求把財富、資源集中在皇權手中,用科舉考試來僱傭士大夫,他們為服務皇帝而出台的所有政策,都是繼續把財富和資源集中到皇權手中,以保證自己的飯碗和榮華富貴,民間基本上是處於一個不斷被壓榨的狀態,很難累積財富,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斷言中國一直是個窮國,因為民間沒有錢,賺錢的精神從來得不到鼓勵。

唐明:「三姓家奴」的明朝風味 Gag

今日中文很多常用語,甚麼指手畫腳、說三道四、暗自勾結、一派胡言、天上掉餡餅,老子英雄兒好漢,老鼠生的會打洞等等,很像明朝小説裏李逵、孫二娘、潘金蓮,以及一堆甚麼來旺、來興、來保之類人物開口説的話,因為這陣悠久的市井味,感覺特別好笑:就好像一個明朝人突然醒過來,而指著一個美國人的鼻子罵。

唐明:反政府可以是直覺,沒有任何意圖

但他對於政府到底甚麼時候該出手調停(裁判或者懲治),是給了一個框架的,譬如防止互相傷害 —— 譬如香港去年發生的 721 暴力事件;防止個人財富被掠奪 —— 譬如以各種各樣的稅收名義;防止個人自由受限制 —— 譬如這種聽起來十分高尚的「政府是為你好」所設計的全民檢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