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浩基 影院書店才是正經事

|共43篇|

紀浩基:「百事可樂,說好的戰鬥機呢?」—— 應該袋住先?還是寧為玉碎?

當然,叫你回想發生在自家身上的這類難題,有時不想提起,未敢忘記。但近日 Netflix 新推出的迷你紀錄片「百事可樂,說好的戰鬥機呢?」(Pepsi, Where’s My Jet?),就正好是個完美演繹,也許可透過這個象徵性故事,回想一下自己曾經面對過的處境。

紀浩基:「澤倫斯基:我們如此相信」—— 如何把自己的問題講給全世界

看著澤連斯基的演講,套用內地的一句說法,他是一個被演藝事業耽誤了的政治家,他本來就該從政,只是之前被迫困在電視屏幕中,飾演一個被選為總統的中學教師。「人民公僕」也是他從電視屏幕走向真實國家領導的踏腳石。

紀浩基:「拼命呼吸」—— 在災難高壓下,人如果反思過去

Netflix 推出了劇集「拼命呼吸」(Keep Breathing),節目總監暨編劇是 Martin Gero 和 Brendan Gall,全劇只有 6 集,每集 30 分鐘,算是個迷你影集。它表面像美國探索頻道「人在野」(Man vs. Wild)般的一個寫實求生劇集,實際卻是把荒野求生和探討人性內在轉變,結合在一起的一個新形式。

紀浩基:「地球不死人」—— 科幻一定要擲幾億去做 CG?

近日網上圍繞著應否支持合拍港產片的爭議聲不斷,筆者個人認為這些爭拗已經失焦,無意蹚這渾水,反而想聚焦在一個問題上,就是許多人或許忘記了的一個重點,作為一部科幻片,是否必須花上數以千萬或億萬來做大量 CG 特效,才能配得上科幻片之名?這個看似是事實,卻並非事實之全部。筆者想推介 2007 年的一部小本科幻奇片「地球不死人」(The Man from Earth)。相信 9 成半香港觀眾都沒看過,即使是科幻迷,相信也有 7 成沒聽過。此片確實小,但其編劇卻來頭不少,正是著名科幻小說家及編劇 Jerome Bixby 的最後遺作。

紀浩基:Nope —— 不由自主地喊出 Nope!確定真是好事嗎?

事隔多年,本來已列為不再往來戶,可是在戲院裡看 Top Gun 時,看到「虛無」(Nope)的預告。畫面確實充滿神秘感,從預告中大概猜得出是跟不明飛行物體有關的科幻驚慄故事。於是我在想,難道這個佐敦比爾就像西方世界的姜文一樣,以一部巔峰、一部平庸,梅花間竹的方式去呈現作品?那是否意味他的單數作品較值得觀看?

紀浩基:「異域」—— 一種漂泊的宿命

筆者年輕時讀到柏楊的報道文學「異域」,當時還是以筆名鄧克保來發表,而鄧克保就是書中的第一身,記述 1949 年國共內戰,最後駐紮在雲南,由李彌將軍所率領的國軍第八軍,跟共軍交戰後,退守泰緬邊境叢林的血淚故事。

紀浩基:「莫測高深一女生」—— 從真實霸凌個案伸延出來的娛樂驚慄劇

近期 Netflix 重點的「莫測高深一女生」(Girl from Nowhere)已推出第 2 季,故事吸引在於每集單元都是以泰國的真實校園欺凌事件或醜聞來改編,有老師搞大女學生肚子、富貴千金醉駕撞死人後,期望以錢解決、同學霸凌虐人致死等,各種社會、性別和階級的問題都包含其中。

紀浩基:「接駁靈聲」的真正暗黑主題

許多人都以為 Joe Hill 只是個剛冒起的新晉小說作家,出版各種短篇奇幻恐怖故事,但大家可能並不知道這只是其筆名,他真正的身份可說是「血統純正」,因為他是恐怖小說大師史提芬京兒子 Joseph Hillstrom King,只是怕被父親之名造成的壓力,才將名字中的 King 拿走。但要是有實力,玫瑰變成甚麼名字,也一樣芬芳。

紀浩基:「戰龍在野」—— 從外籍僱傭兵看港產片題材多樣化,與曾經的輝煌

想起這部電影,一來是為了它沒發行過 DVD 而感可惜,但更重要是懷念那個百花齊放、無禁忌創作的年代。我不會為「戰龍在野」貼金吹噓,它甚至有著不少瑕疵,只是我喜歡它天馬行空的遼闊創作角度,縱有瑕疵,亦值得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