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Ha Lam

|共382篇|

斯德哥爾摩的共居模式

土地問題一直困擾港人。未能上樓,又想搬離家的單身年青人,有一新選擇 —— 共居。不過,香港共居住宅仍在起步階段,居住環境質素參差,曾被批「真劏房,假共居」;質素較好的,卻往往租金高昂。而在遠方的斯德哥爾摩,也正用共居解決住屋問題,而且發展已趨成熟。

愈跑愈瘋狂?小心跑步成癮

近年不少人喜歡以長跑鍛鍊體能,每次超越舊紀錄或者其他跑手,都會得到成功感,因而增加跑步次數,挑戰自我。但當生活步伐妨礙到跑步活動時,有些人就會變得煩躁不安,並且因沒有時間練跑而內疚,逐漸由對健康的追求,變成不健康地過度練跑。英國史丹福郡大學運動心理學講師 Andrew Wood 及心理學副教授 Martin Turner 就以專業角度,撰文指出跑步成癮帶來的危險。

波波池捲土重來的意義

每逢假日,不少家長都會帶小朋友到室內遊樂場「放電」。愈來愈多活動場所以波波池作招徠,近年在社交網站上,不難看見其蹤影。波波池色彩豐富之餘,兒童置身其中,不怕遇溺,不怕被撞倒,父母容易看管,完全符合家長對安全的要求,而這就是它當初出現的原因。

難以慶祝的普立茲獎

獲獎是快樂的,但因別人的死而得到殊榮,又該用哪種心情面對?普立茲獎(Pulitzer Prize)作為美國新聞業界大獎,今年特別頒發獎項予 15 項有關美國嚴重槍擊案的報道,佔全部獎項的 5 分之 1。當中,一份地區報章更因深入報道發生於自家報館內的槍撃事件,用血淚得到殊榮。

便便為何能夠發跡?

從前有言:「美女不去大便」。美好的事物總是與骯髒大便沾不上邊,也只有低級笑話才會提到大便。但當糞便的表情符號出現後,情況有所逆轉。糞便出現專屬周邊產品,如桌上遊戲、玩具、故事書、蛋糕,甚至有主題餐廳,更甚是各地最近興建的大便博物館。從何時開始,大眾不再羞於談論大便?

保持安全距離感

人與人之間安全距離是多少,從來都沒有絕對準則。有些人成長的文化背景中,就是沒有太多距離意識,但有些人天生就是怕他人亦步亦趨、步步進逼。距離如果拿捏得不好,就容易令人覺得不適,更可能惹禍上身。近日前美國副總統拜登被多名女性指控「行為不當」,但拜登認為自己只是純粹握手、擁抱、示好,表達支持及安慰,並無其他意思。「紐約時報」為此專文探討安全距離問題。

達文西是當年的環境保護主義者?

博學全才達文西的筆記本中,人像以外,還有不少大自然、植物及動物插圖。若非與當地生態有緊密聯繫,恐怕畫不出這些細膩的畫作。適逢達文西逝世 500 週年,各界學者開始重新審視達文西與現代的關係。在人人講求環保的年代,學術媒體 Conversation 就專文淺析,他與自然界如此深入接觸,可否稱得上是當時的環保主義者?

廉航大行其道,通宵火車有何意義?

隨著廉航興起,加上速度愈來愈快的鐵路列車出現,現今似乎已沒必要通宵坐數小時火車了。正當夜行火車踏入被淘汰的邊緣時,瑞典政府卻指火車是低成本又環保的旅行交通工具,仍有重大價值。為減少全球運輸所帶來的大量碳足跡,瑞典計劃重振通宵火車。

【Soul Monday】故事販賣機:短暫離線的機會

不論是正在上班或下班,要疲憊不堪的上班族,拿起書細細拜讀,只會更疲累。如果一本書是重擔,那麼短短一個文字故事又如何?倫敦最近出現一種閱讀新方式,首個出現在英國的故事自動販賣機,已安裝在金絲雀碼頭。從此,在上班族的車程中,有極短篇故事相伴。

為何獨裁者總愛電影?

法西斯及共產主義獨裁者早就了解到電影的力量,更對當時敵對陣營,英美出產的電影情有獨鍾。專攻德國研究的美國文學學者 Peter Demetz 最近出版新書,探討希特拉、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墨索里尼、列寧、史太林等獨裁者如何看待電影。「德國之聲」記者就與他討論,獨裁者與資本主義味濃厚的電影有何關係。

【Soul Monday】昆蟲學正消亡,Pokemon Go 救得了它嗎?

過去幾年,昆蟲數量銳減,尤其以蜜蜂為甚,「紐約時報」更稱之為「昆蟲的末日(Insect Armageddon)」。研究牠們的學科也難免受到威脅。在德國舉行的昆蟲學會議,就如何拯救夕陽學科展開討論,科學家開始考慮用 Pokemon Go 的方式,鼓勵新一代收集昆蟲,從而接觸昆蟲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