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 Ha Lam

|共468篇|

以示威中的犧牲者,成為道路名字

香港有「公民廣場」、「連儂隧道」,曾經有「夏愨村」,全都是社會運動期間,民間對建築物及道路的稱呼,別具抗爭意義。據「衛報」報道,與香港有類似訴求的蘇丹,示威者歷經軍事政變、推翻獨裁政府,及後蘇丹警察與民兵組織快速支援部隊(RSF)在廣場血腥鎮壓,大量示威者在運動中喪生,社運人士現尋求用他們的名字重新命名街道。

澳洲新一代養上一代,但薪金何其多?

澳洲經濟增長緩慢,人口老化、氣候危機等問題迫在眉睫,但這些重擔卻主要落在年輕人身上。澳洲人過往每一代都享有比以前更高的生活水平,唯獨這一代面臨落後風險。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有專文直指,澳洲新一代的壓力乃基於經濟及人口結構急劇變化,國家政策亦令新一代要負擔上一代退休費用。

南韓人抵制日貨,是貫徹到底還是走火入魔?

日韓貿易戰下,南韓由上而下抵制與日本相關的東西,民眾可謂恪守宗旨,絕不使用任何帶有「Japan」字眼的用品。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即使是毫無殺傷力的日本卡通人物 Hello Kitty,也惹來南韓人的敵視。反日之徹底,叫很多鄰國人為之汗顏,但一部分的杯葛行徑,卻似乎有點「走火入魔」。

華為推出自家作業系統,真可一勞永逸?

美國政府雖然延長了華為禁令的寬限期,但對智能電話用戶而言,日後能否更新或新產品是否使用 Android 操作系統,依然是一大問題。針對這個掣肘,華為終於向世界公佈一個與 Android 相類似的新精益作業系統(Lean operating system)——「鴻蒙 OS(Harmony OS)」。但採用自家制系統,是否就可一勞永逸?

法國人,正捍衛自己的語言

教育局正研究刪除文憑試中文聆聽及說話卷,惹來大眾對政府有意「推普滅粵」的猜疑。反觀法國,當地一直都由官方帶頭保護法文。CityLab 文章指出,法國 25 年前已通過法律,要求大多數公共場合只能使用法語。但現在文化部長也開始擔心,法文會否受英文用語影響,並意識到必須更積極捍衛自己的語言。

烏克蘭記者賭上生命,只為真相

不論是前線報道還是偵查,記者冒著生命危險工作,只為監察社會,確保公眾的知情權得到保障。但可惜的是,揭露真相、正直敢言者,往往得不到應有的保護。像在烏克蘭,做偵查報是一項危險的工作,記者慨嘆法治制度的失敗,令不平則鳴的他們一直暴露於危險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