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Wong

|共988篇|

把今天的抗爭,留在明天的博物館

美國黑人青年 George Floyd 在示威期間,被警員跪頸後傷重不治。事件引發反種族歧視及反警暴的示威浪潮,其規模及影響之大,遠超近年同類抗爭。雖然運動仍在進行中,但多間博物館已經著手存檔,從收集標語牌到訪問參與者,力求完整保留這個歷史上的關鍵時刻。

【Soul Monday】陌生人的來信,疫症中的慰藉

武漢肺炎擴散以後,全球多國實施封鎖令,人人留家與世隔絕,容易感到孤立無援。有見及此,哥倫比亞城市麥德林(Medellín)多間圖書館早前合辦活動,安排素昧平生的市民交換信件「遙距打氣」。由陌生人的來信帶來慰藉,靈感正是來自哥國名著「愛在瘟疫蔓延時」。

批評等同死罪:連遭暗殺的車臣異見人士

極權之下,不容非議。即使流亡在外,仍恐伏屍街頭。上週六,流亡奧地利的車臣異見分子 Mamikhan Umarov 被槍擊身亡,成為過去一年第 3 位慘遭謀殺的車臣人。眼見同鄉接連喪命,其他在歐車臣人惶恐不安,憂慮自身及家人的安全。尤其是批評車臣領導人 Ramzan Kadyrov 的博客,以及昔日的反俄羅斯叛軍份子,更屬頭號目標。

疫後發胖買新衫,時裝網店生意興隆?

凡事有失必有得,在武漢肺炎大流行之下,此話同樣準確。過去數週,美國實施封鎖令抗疫,人人被困家中,乾脆整天穿著運動褲,狂吃零食打發時間。結果他們失去了自由,卻得到了十幾磅脂肪。如今準備重新出門,襯衣勉強才扣起來,牛仔褲再也穿不下。即使多數人決心減肥,也非一時三刻辦得到。大碼服裝遂成這段過渡期的恩物,一些時裝公司在疫後反而生意興隆。

告別一極集中?日本企業加速「脫東京」

日本全國人口愈來愈少,東京都卻愈住愈多人。上大學、找工作、開公司、做明星…… 要做大事,必先上京。雖然當局近年鼓勵青年移居鄉郊,但從白領轉做農夫, 並非人人都行,所以吸引力有限。直到近月爆發武漢肺炎,考慮「脫離東京」、把總部遷往別處的企業陸續增加。隨著工作機會散佈都外,可否消除東京一極集中的現象?

幻覺、迷失、抑鬱,武肺病人的「醫院譫妄症」

一旦感染武漢肺炎,病情較輕者留院數天便能康復,但被送進深切治療部(ICU)的重症者,除了呼吸困難、高燒不退,原來還會瘋言瘋語。有人說被貓襲擊,有人聲稱看見魔鬼,甚至有人受驚到要求家人槍殺自己。這種「醫院譫妄症」(hospital delirium)以往常見於住院長者,現在卻是 ICU 內武肺病人荒誕且恐怖的共同經歷。專家更警告,譫妄症比人們所意識到的更具破壞性。

Instagram 何以淪為伊朗政府的眼中釘?

縱使伊朗與美國的關係惡劣至極,仍不妨礙當地人對美帝社交媒體 Instagram 的熱愛。在這作風保守的回教國家,年青男女樂於透過各種相片和影像,與親朋好友甚至全世界分享生活及想法。不過,有指最近伊朗政府打算對 IG 發出禁令。互聯網力量對此什葉派政權構成了甚麼威脅,讓他們要畏懼一個只是無聊才刷的 app?

重整京都旅遊業,由「謝絕生客」開始?

一年前,京都仍為遊客過多而苦。充滿古樸風情的小巷,擠滿了吵鬧的外國人,有些更亂拋垃圾、騷擾藝妓和舞妓。本地人煩不勝煩,國內客避之則吉。直至今春,武漢肺炎大流行煞停全球旅遊業,反為這座古都帶來重整的機會。疫後的京都觀光該何去何從?祇園一度奉行的「謝絕生客」哲學,或許就是指引之一。

解封後的紐約,還會是紐約嗎?

相信沒有哪個城市,比紐約更叫世人憧憬。但武漢肺炎波及美國,令紐約成為疫情最嚴峻之地;全市封鎖抗疫,熱鬧的中央車站也淪為鬼城。一直到月初,紐約才實施首階段重開。人們陸續回到街上,卻發現巴士、地鐵甚少乘客,百老匯、博物館及很多酒店、食肆與商舖持續關門。沒了學生、遊客和上班族,只有反種族主義示威者。解封後的紐約,還是當初的紐約嗎?

早一點收工,放地球一馬?

去年,德國解放技術研究中心聯合創辦人 Philipp Frey 主導一項破天荒研究,建議歐洲人將工作時間劇減至每星期 9 小時,以預防氣候系統崩潰。「碳排放量與工時之間有很強的正相關關係。我們大部分人在週末的碳排放量較工作日少。」既然我們的工作模式,影響我們如何消費,那在武漢肺炎重創後,我們又應否少做一些來保護地球?

搶手貨變失業漢:大量航班停飛,機師無工可做?

去年波音才估計,未來 20 年全球需要增聘 80 萬名機師,以應付亞洲帶領的旅遊熱潮。中國部分航空公司更是出手闊綽,提供超過 30 萬美元的年薪外加津貼,只求吸引資深機師加入。但當武漢肺炎殺到,全球 51% 航班停飛,這些搶手貨淪為失業漢。他們作為開飛機的專才,回到地面還能做甚麼?

「山田錦」也有滯銷時

清酒熱潮本來席捲全球,但一場武漢肺炎大流行,如今連國內需求也大受打擊。日本酒造組合中央會指出,今年 2 至 4 月的出貨量,較去年同月分別減少 9%、12% 甚至 21%。該會分析:「若把市面的存貨計算在內,事態更嚴重。」對種植酒米的農家而言,更是前景堪虞。即使是有「酒米之王」美譽的「山田錦」,現在也面臨滯銷的困境。

疫症大流行下,連販毒也艱難

短短半年,武漢肺炎的陰影從中國擴展至全世界,環球經濟活動無一倖免。正行生意難做,想走歪路也不易。看似「無法無天」的毒品產業,同樣受到史無前例的打擊。連帶種植可作製毒用的農作物,也因產業鍊受損而有貨無市。農夫們受到牽連,生計岌岌可危。

【Soul Monday】巴西「社會媽媽」助新手母親育兒

巴西東北部鄉鎮 Sobral 的嬰兒死亡率曾屬全國之冠。以 2011 年為例,當地每 1,000 名新生兒之中,就有 56 名夭折。但亦是從那一年開始,地方政府推出一項破天荒的健康計劃,以最低工資聘請婦女成為「社會媽媽」(mãe social),協助基層的新手母親育兒,成功令幼兒死亡個案大減逾半。

尼日利亞母親的 WhatsApp 病

從地理到文化,香港與尼日利亞相距十萬八千里。不過,當智能手機及平價上網服務在數年前於當地普及,尼國男女開始與我們面對同一種煩惱 —— 母親們從科技盲變成低頭族,看 WhatsApp 比看電視還多,更熱衷轉發各樣假新聞。成年子女不勝其煩,勸過罵過無視過,媽媽卻始終如一,不少人掙扎甚久,最終決定「愛你所以封鎖你」。

歐美國家陸續復課,卻怕學生一去不返

為對抗武漢肺炎大流行,大部分國家均實施停課。聯合國統計,直至 4 月中逾 15 億名學童留在家中,佔全球學生人口高達 90%。現時隨著疫情放緩,西方國家陸續復課,但多個政府憂慮孩子們被迫離開校園,便會自此一去不返。各地校方及教育機構費煞思量,如何阻止兒童永久輟學。

【Soul Monday】急救員之子研發抗疫用救命設備

疫症當前,無論是否醫護人員,人人皆可出一分力。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研究生 Kentez Craig 修讀機械工程,受到擔任先遣急救員的父母啟發,自己也想為土生土長的亞特蘭大市作出貢獻。過去兩個月,他與校內團隊合作,利用自己的專業開發防護及醫療裝備,協助急救人員應對武漢肺炎的威脅。

日本社會全面停擺,偵探社仍生意興隆

雖然日本未因武漢肺炎頒佈封國令,但當政府一聲令下呼籲民眾「自肅」,在強大的自我約束底下,大部分人避免外出,各行各業幾乎悉數停頓。但沒想到,必須「跑外勤」的私家偵探依舊生意興隆。為何全民 Stay Home 期間,需求反而有增無減?再者,當街頭人影稀疏,人人戴著口罩遮臉,偵探們要如何鎖定目標人物,進行跟蹤及偷拍?

為免積蓄變廢紙,黎巴嫩人買樓買車買雕塑

「港版國安法」殺到,不少人怕港元隨時淪為廢紙。想要保住身家,除了兌換美元,或許還可向黎巴嫩人取經。眼見國家深陷金融危機,黎巴嫩鎊插水式貶值,物價直線飆升,他們為免畢生積蓄化為烏有,紛紛拿錢去買跑車、滑雪小屋甚至貴價藝術品,以投資作保值,意外帶動奢侈品及房地產市場。

製作殺毒防菌的利器,由改變物體表面開始

現時每年多達 70 萬人死於抗藥症疾病,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令問題更受關注。研究顯示,在中國死於武肺的病人當中,有半數同時感染另一種病原體。而武肺患者常被處方抗生素,令人愈發憂慮此舉會加劇抗生素耐藥性細菌的問題。科學界正在尋求新的解決方法 —— 把病原體用以傳播的物品表面,轉為對付它們的武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