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Wong

|共945篇|

【抗疫典範】紐西蘭如何用 10 天「輾平」曲線?

當英美等國仍在掙扎,想把疫情曲線拉平,紐西蘭嚴格「封國」短短 10 天,卻已把曲線「輾平」。全國大幅增加檢測,新增的確診或懷疑感染個案卻連續 3 日減少。週二只錄得 54 宗,比單日康復者 65 名還少,週三更再創新低至 50 宗。紐國的成功告訴世人,想要有效抗疫,目標該是「消除」而非「遏制」。

在家工作?日本職場沒這種事

日本疫情愈見失控,東京都的累計確診感染個案更突破千宗。首相安倍晉三今天會對東京等 7 個都府縣,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但當局無權禁止通勤上班。民眾紛紛質疑,如此一來電車只會持續人滿為患,無阻疫情擴散。因為在日本職場,並無「在家工作」的概念。一天不封城,都要出門。

亂世之下,仍信「人性本善」?

一場武漢肺炎,把人性醜惡盡現眼前。炒賣口罩、囤積用品、製造流言、刻意播毒…… 但歷史學家兼哲學家、曾在國際經濟論壇直斥富豪偽善的 Rutger Bregman,偏在新書 Humankind: A hopeful History 堅持人性本善,指仁慈乃人類自然的基本組成。亂世之下,他是太過天真,抑或另有高見?

【Soul Monday】小一生的願望,由前職業球員完成

去年春季,當時 6 歲的堀內瑛嗣在大分縣中津市升讀小一,他就像很多活潑好動的孩子那樣,希望在學校跟夥伴們踢足球。只可惜,堀內所入讀的津民小學,連同他本人在內,全校只有 5 名學童,讓這名新生好夢成空。幸因本地報章一則記事,讓堀內在幾位前職業球員的幫助下,終於願望成真。

武肺大軍壓境,醫科生應否上「戰場」?

武漢肺炎全球大流行,感染人數以幾何級增長,病患不斷湧入醫院待救,多國形容現況形同「戰爭狀態」。前線醫護長時間於高危環境中工作,不只過勞心累,更有人受感染甚至死亡。人手嚴重不足之下,醫科生應否提前「上陣」,協助前輩抗疫救人?在美國和法國,各有顧慮和安排。

呼吸器嚴重短缺時,如何決定誰生誰死?

美國現為全球感染武肺個案最多的國家,雖然總統杜林普已經下令車廠生產人工呼吸器,但速度未必趕得上大爆發。一旦重病者太多而呼吸器不足,前線醫生將要面臨一個艱難局面 —— 決定誰能得救而誰被放棄。本以救急扶危為己任,卻被迫主宰他人生死,專業判斷以及道德良心,同樣備受考驗。

【參考外國】疫症蔓延之時,警察都在忙甚麼?

疫情失控,各地政府勸籲甚至勒令民眾留家,如需外出也要保持社交距離。作為執法者,警方本該以身作則,但在某些國際都會,或因工作「太投入」,大隊人馬擠入小店,煞有介事拉尺量枱距,反令空間更見擠迫,本末倒置。歐美多國警方則是力取平衡,在不危害公眾安全下,確保人們相隔 6 呎。

南極:世上最安全卻又最危險的地方

「你留在那裡比較好,你那邊比較安全。」當日,意大利第 35 支南極考察隊隊長 Alberto Della Rovere 透過 WhatsApp 和家鄉的同僚通話時,對方這樣勸他。事實證明,此話當真。意國淪為武漢肺炎病死率最高的國家之際,南極洲仍是零感染。但是這片冰天雪地,卻可能隨時成為高危之地。

疫症大流行,新聞從業員的壓力和危機

全球停擺的同時,新聞從業員就和前線醫護一樣,比平日更忙更危險。本港新聞界接連出現感染個案,有機構亦成立 Dirty Team 專跑疫症新聞,下班後直接回家,減低在公司傳播病毒的機會。英美兩地的傳媒機構亦面臨艱難處境,經驗派不上用場,壞消息不斷湧現,記者們正承受前所未有的沉重壓力。

【疫中春遊】日韓人民到處跑,第二波爆發指日可待?

春暖花開,本是外遊好時機。無奈疫症肆虐,加上大批人士從歐美返家,亞洲多國持續呼籲民眾避免外出。但在最近一星期,非但香港街頭再現人潮,部分食肆全場滿座,日本和南韓更是充斥本地遊客。遊樂場客量回升,賞櫻景點人頭湧湧。武肺危機尚未解除之下,第二波爆發莫非指日可待?

【Soul Monday】這工作,讓他脫胎換骨

44 歲的小野葉一,想過飛天也想過航海,結果卻一事無成,大學畢業以後,流落紅燈區還負上巨債。但是一場災害,令他想要從事「被人需要的工作」,輾轉之下成為一名特殊清潔工,專門到有人自殺、孤獨死等「凶宅」打掃整理。而當日叫小野脫胎換骨的,正是 9 年前的 311 東北大地震。

委國醫護零裝備,救人等同送死?

疫症肆虐全球,從巴黎到紐約,超市貨架幾乎全被掃光。但在委內瑞拉,連搶物資的機會也沒有 —— 當地經濟早就崩潰,缺糧缺藥已好幾年。近日武漢肺炎開始殺入委國,口罩、手套、防護衣卻統統欠奉。抗疫資源嚴重不足,令前線醫護危在旦夕。長此下去,救人恐會等同送命。

【武肺重災區】死時孤獨,葬也孤獨

意大利北部省份貝加莫(Bergamo)淪為武漢肺炎重災區,病逝者在幾天之內以倍數飆升。棺木堆滿兩個醫院的停屍間;火葬場 24 小時運作;墓園內的教堂可見人龍;本地日報訃聞版從 2 頁增至 10 頁。但更令人痛心的是,在親朋至愛離世一刻,家屬卻無法在旁送別,連舉殯也被迫假手於人。

家有一老:防疫零意識,如何是好?

阿媽自信身體強健,天天出門飲茶打牌?父親跟從政客讒言,蒸完口罩又重用?伯父不肯退票,堅持外遊到處飛?姨婆嘲笑大驚小怪,沖水兩秒當洗手?缺乏防疫意識的長輩,幾乎每個家裡都有,偏偏他們卻是風險最高的一群。全球孝子賢孫不被氣死,就怕老人家「中招」病死。但除了放任,還能怎樣?

疫症之下,談情很難

網絡交友,合則見多幾次,親密點更加好,不合卻也無妨,反正也是 one night 了事。但在武漢肺炎的陰影之下,求愛尋歡也變得小心翼翼。交友程式提醒你記得洗手;有約會教練建議多種方法,避免在初次見面就有任何接觸。畢竟找伴只講感覺,現在談情卻得「拚命」。

【3.11 九周年】復興未竟,疫症又來

9 年前的 3 月 11 日,日本東北部遭遇大地震、海嘯以及核事故,令眾多國民痛失至親、流離失所。倖存者致力振興本地經濟,為家鄉重拾活力,並在每年今天悼念逝者。但今年受武漢肺炎影響,大型追思活動被迫取消,歷年參與的人潮亦因而消散。悲痛、教訓無處傾訴,復興之路更是崎嶇。

口罩互贈外交:慷國庫之慨,叫國民受苦

日韓深陷武肺之禍,兩國大鬧「口罩荒」。眾人為買一盒,不惜排隊半天,甚至推撞打罵。此時中國伸出「友誼之手」,「贈送」數十萬個口罩及其他防疫物品。但為何日韓人民不知「感恩」,反而大肆批評?因為當初正是一批政客慷國庫之慨,把口罩「送中」,落得今日「一罩難求」的田地。

【武肺?唔怕!】米蘭人:我就是要過「正常」生活

作為率先爆發武漢肺炎的歐洲國家,意大利政府宣佈大規模停課、暫停大型活動、下令球賽閉門進行,並建議人與人至少相隔 1 米,夜生活也被禁。週日總理更簽署法令,封閉北部 14 個省分。但在「封城」前幾天,很多米蘭人仍在喊「還我美好生活(dolce vita)」,甚至如常外出吃喝玩樂。

疫情打擊經濟,「基本災難收入」是否可取之法?

武漢肺炎危害人類健康,同時打擊全球經濟。南韓成為中國以外的重災區,確診感染個案逾 5,600 宗,而在這段幾乎全民「閉關」的日子,中小企業、自僱人士及散工格外難過。一名南韓企業家就呼籲政府,向每名國民發放 50 萬韓元(約 3,300 港元),作為「基本災難收入」。此舉是否妙想天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