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共172篇|

鄭立:警察故事 —— 你要當執法者,先要是守法者

你要執法,就必須守法,你不守法,你就無權執法。如果你沒有令自己時刻都守法,甚至隱藏自己的身份,有意令自己可以不被投訴,不被檢控,去逃避法律責任的話,這遊戲告訴你,不是穿著制服領取公糧就叫作警察的,穿著警察制服而不守法的人,只是比市民更危險的持械犯罪者。

鄭立:天翔記 —— 為何野心是一種才能?

正如遊戲的設計一樣,若領導者沒有足夠的野心與壯志,更是危害整個團隊與致命的。因為這樣的人往往目光如豆,即使智力不錯卻看不到大格局,還會令整個組織遲鈍,喪失機會。有些人明明做到律師、醫生,換到良好的社會地位,可是安於其位,從而淪為一個小人物。

鄭立:格鬥三人組 —— 警黑勾結,唯有劈炮唔撈,上街打黑警

「格鬥三人組(Street of Rages)」是 90 年代世嘉五代的橫向格鬥名作,在臺灣叫作「怒之鐵拳」,一共出了 3 集。沉寂多年之後,據說不久之後會有法國的遊戲商為它推出第 4 集新作,所以就趁這個時候介紹一下。利申,此遊戲純屬虛構,並沒有影射任何現實政治時事的成分。

鄭立:從三國志遊戲學習怎樣操弄百姓民意

那些人不知道誰才是好人,誰比較有道德而較支持誰嗎?這遊戲教你,百姓是不談這個的。他們也不知道誰打贏了會對世界比較好,其實你也不知道,至少他們升一升民忠誠度就有免費東西吃,減低了家庭負擔。這很實在,總好過聽一堆口惠不實的人講「漢室會戰勝歸來」甚麼的。

鄭立:「暗黑破壞神」裡有人發明了大砲和熱氣球?

原來第 5 關的鐵匠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野蠻人肌肉佬,卻幾乎發明了熱氣球和大砲。但只因為當地的文化完全不認同他的想法,不願意同意,也不願意給他材料去實行,所以一個天才橫溢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就這樣被藏在野蠻人堆裡當鐵匠,為其他人弄弄刀劍,而野蠻人就繼續是野蠻人。

鄭立:現金流 —— 人類是為了生活而理財,還是為了理財而生活?

這遊戲提倡的理想世界中,人類就是不娛樂、不生育、努力賺錢,盡快獲得財務自由,否定一切其他行為,把賺錢發大財變成了唯一的價值。人類是因為生活而理財,而不是為了理財而生活,在這點上,可謂是本末倒置了。

鄭立:大富翁為何比一般桌遊容易被接受和學習?

當然「大富翁」這麼老的遊戲,就有很多缺點,要數數不完,例如它是一個玩的時間往往太長的遊戲之類,不過這些其實不太需要討論。正如我們不太需要討論為何古老的汽車不會比現代的快一樣,而是我們要想,有甚麼過去設計的優點,是我們忘記了或者現在不再重視的?好好的理解,才能夠使我們設計的新東西更好更受歡迎。

鄭立:紀念六四 30 周年前,先紀念港產三國卡牌遊戲 20 周年?

在介紹卡牌時,有一部分說將領的格子,描述它的用處時,就直接寫「用途是提升樂趣」,作為香港的遊戲,也用了很多粵語的字詞,例如「過檔」。它的說明書其實寫得很生動有趣,有看的價值,玩遊戲就不了,看說明書倒是不錯。畢竟說明書不僅是為了教規則,也是商品的一部分,在這部分有下苦功,當然值得加分。

鄭立:猜心俱樂部 —— 請列出被 DQ 的議員…… 死啦,仲有邊個呢?

「猜心俱樂部」是一個猜謎的遊戲,遊戲裡提供一堆謎面牌,上面有寫一堆謎題,例如「情侶會看的電影」、「十萬個激嬲女友的理由」、「中國的省份」、「本地劇集」之類。不過,其實你不需要這些牌,因為你可以隨意出題目,只要定義好給人猜的範圍就好。例如你出「被 DQ 的人」,你就要數出至少 6 個人。比方說,如果有人只能說出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和姚松炎,他就不能用這個題目,因為不足 6 個選項。

鄭立:奇思繆想 —— 利用桌遊昆大家去玩超級無敵大電視

你拿出這東西,請不要說「玩『奇思繆想』好不好?」,因為無人知道你想玩乜。你反而應該這樣做,隨便指幾副擺明無人想玩或者很複雜的棋,等大家全部拒絕後,就拿副「奇思繆想」出來,扮成米奇老鼠的聲音,對大家說「玩唔玩超級無敵大電視呀?」,大家就會本著以為自己知道怎玩而中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