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共218篇|

鄭立:點解彩京嘅射擊遊戲波士愈打佢愈露真身?

這也解答了「為何真身那麼強,何不一早就出真身?」的問題,因為暴露真身和最強武器是有代價的,就像甚麼惡法一樣,當你把政府迫急了,政府就會把最後手段弄出來。他不一早拿出來的原因,不是因為仁慈,不是因為對你好,而是因為深知用的時候代價很大。

鄭立:逆統戰 —— 反華勢力以滲透對抗中國的遊戲?

「逆統戰」的設定出奇的務實,因為它並不是建立明刀明槍衝入敵境打仗的軍隊,而是建立敵方難以看到的「地下組織」,所謂組織,就是掩藏了政治意圖的團體群,可以是被操控的政黨,可以是工會,可以是慈善團體,可以是企業媒體,可以是社運組織,環保分子,甚至是寺廟或學校。

鄭立:大惡司 —— 政治正確丟出街的法西斯遊戲

混黑道混到成功後,還要浮上枱面當白道,自然是參與社運,進而參選,打壓對手,到處賄選,選到當政治花瓶也不夠,要直接攻入政府奪取政權,最後直接挑戰佔領軍,攻入軍營搗亂、搶掠強姦。父權法西斯極度狂放,政治正確?完全不存在。

鄭立:幸福人生 —— 就算銀行有很多存款,提不出來還是會餓死

最要命的是,這遊戲和美國版一樣,你需要買衣服,有些場合和工作有 dress code,你不穿夠格的衣服便不能進去。這包括了銀行,如果你衣服爛了,就不准入銀行,沒得提款,可是這遊戲大部分的工作,卻是把你的薪水存進銀行的。

鄭立:百戰小旅鼠 —— 將責任與判斷力外判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

旅鼠做事是不看結果,不看成本效果的,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盡做」,「唔係仲可以點?」,就算這件事的結果是必然死亡,例如向前行就會墮樓,或者是成功率超低,失敗風險極高,成本效益極低,他們都只會認定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而且是唯一應該做的,並且堅持做下去。

鄭立:動物森友會 —— 因為繪圖功能難以審查而被禁

可是審查文字,與審查圖案需要的人工智能程度,以及運算資源量,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短期內,應該都無法在「動物之森」的圖案功能中作出審查。因為有著無法進行審查又能有效傳達資訊的 UGC 功能,「動物森友會」就這樣被禁了。

鄭立:「人中之龍」裡的無南超赫伯圖奈斯教,何以不斷壯大?

教徒們投入與堅持了這麼多年,若告訴他們一直做的殊樂畢比毫無意義,這已經不是真假的問題,而是否定了他們付出的人生與光陰。這麼多年入了的錢,付出過的血汗,下過的跪,唱過的歌,虛耗的光陰,都沒有意義?那人生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他們才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