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共209篇|

鄭立:幸福人生 —— 就算銀行有很多存款,提不出來還是會餓死

最要命的是,這遊戲和美國版一樣,你需要買衣服,有些場合和工作有 dress code,你不穿夠格的衣服便不能進去。這包括了銀行,如果你衣服爛了,就不准入銀行,沒得提款,可是這遊戲大部分的工作,卻是把你的薪水存進銀行的。

鄭立:百戰小旅鼠 —— 將責任與判斷力外判的結果就是自取滅亡

旅鼠做事是不看結果,不看成本效果的,對於他們來說,一切都是「盡做」,「唔係仲可以點?」,就算這件事的結果是必然死亡,例如向前行就會墮樓,或者是成功率超低,失敗風險極高,成本效益極低,他們都只會認定自己做的事是正確而且是唯一應該做的,並且堅持做下去。

鄭立:動物森友會 —— 因為繪圖功能難以審查而被禁

可是審查文字,與審查圖案需要的人工智能程度,以及運算資源量,都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在短期內,應該都無法在「動物之森」的圖案功能中作出審查。因為有著無法進行審查又能有效傳達資訊的 UGC 功能,「動物森友會」就這樣被禁了。

鄭立:「人中之龍」裡的無南超赫伯圖奈斯教,何以不斷壯大?

教徒們投入與堅持了這麼多年,若告訴他們一直做的殊樂畢比毫無意義,這已經不是真假的問題,而是否定了他們付出的人生與光陰。這麼多年入了的錢,付出過的血汗,下過的跪,唱過的歌,虛耗的光陰,都沒有意義?那人生就只剩下一片空白,他們才不要。

鄭立:Totensonntag —— 行動複雜就不會人多,人多行動就不會複雜

想要人多,質素就一定會低,組織就一定鬆散,有一大群人時,就只能跟隨一個簡略的方向,而且不很協調。如果想組織大家做一些高合作性的行為,那參與人數一定會大幅減少。如果想實施極具組織性的行為,又想多人參與,是不切實際的。

鄭立:地球 2150 —— 既然大家都討厭政治,不如將政治交給抽獎和電腦?

現實中,百姓動不動就想把命運交託予政府與聖人,而在這遊戲中,沒有私欲的電腦將「聖人」實現,也實現了大家都不用理政治的小確幸歲月靜好我討厭政治,然後呢?結果怎樣,你玩這遊戲就知道了。

鄭立:閃電出擊 5 —— 身在曹營心在漢,在建制內反抗建制

是的,遵守命令是規定,不能反抗,無可奈何。可是細節怎樣執行,是否要犯錯,或者是否要賣力做得最好,甚至是故意做得不好「放水」,「執行命令」與「反抗」並不衝突。怎樣在建制內反抗建制?這個 20 年前的遊戲故事早已寫了出來。

鄭立:捉鼠敢死隊 —— 防疫不是醫學問題而是政治問題⋯⋯

九個回合後,最大光環的人勝利⋯⋯ 至於鼠疫呢?還是存在。「瘟疫危機」中玩者的勝利是消滅或醫治病毒,這實在太理想化了,真實的疫症比較像「捉鼠敢死隊」,政客們只要在這事件中自己撈到足夠的光環就夠了,甚麼疫症與爆發,管他去死吧。

鄭立:為何我不喜歡玩「瘟疫危機」這遊戲?

這遊戲裡,全世界抗疫都很合作的,不僅玩者們完全沒私心,各地政府也任由你這些抗疫者到處建設,研究,互通資訊之類。這跟我認識的世界真不一樣,你覺得現實的北京會隨便讓你進去建疾病研究中心?又或者疫情資訊會是真的?還讓你交流?解藥不會據為己有?不同的國家之間不會封關?

鄭立:X-COM —— 為地球封關,防止非法入境的遊戲

這遊戲最有趣的地方,是組織收入依靠全球各國課金。如果外星人搞到某國一頭煙,你又處理不好,就會被該國一怒之下 cut funding,甚至退出計劃慳返啖氣。你解決不了對方的問題,講甚麼「全球共抗外星人莫忘初衷」,只會換來一聲「咳吐」,這真的十分的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