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共1089篇|

伊朗停電,歸咎中國比特幣礦工?

比特幣開採過程耗費電力甚巨,大規模開採比特幣的礦工,通常會在電費相宜的地區設立比特幣礦場。有電價補貼政策、承認加密貨幣挖礦為合法產業的伊朗,便是其中一個受礦工歡迎的國家。然而,本月傳出伊朗電力需求突然激增,數週以來頻頻停電的消息。來自德黑蘭的記者 Reza Khaasteh 在雜誌「外交家」撰文,指有伊朗人認為電力短缺與停電的原因,在於中國人在當地營運的比特幣挖礦業務氾濫。

從中國棄養問題,檢討計劃生育政策

中國女星鄭爽在美國代孕棄養風波,連官媒與共青團都加把嘴,斥責代孕和棄養挑戰道德底線。國家重視人權固然是好事,但環顧現實,中國棄養問題本身就相當嚴重,執行多年的計劃生育政策更是禍首,釀成結構性的道德崩壞,是任何一個當紅女星都望塵莫及。

陶傑:中國疫苗成外交槓桿

拜登上任,對中國外交有何轉變,雖難以推測,但民主黨對中國人權問題,卻比杜林普和共和黨更為關注。「維吾爾集中營產品問題」進入英美對華政策的視野,料美國將就此問題繼續施壓中方。中國應對之策,就是除了「一帶一路」的資金與援助,手上多了一張「疫苗牌」,可配合成為佔取最大利益的槓桿。

【故宮書摘】祝勇:遠路去中國

儘管此後數百年中,傳教士在中國陷入一種長期複雜的糾葛中,以致於今天對他們進行判斷仍然是一件困難的事情。當時,沒有人 —— 包括利瑪竇自己 —— 能夠意識到,他的到來,標誌著中國進入了一個歷史拐點。由於最初的變化過於細微,即使當時最敏銳的人也不可能觀察出來。

西藏「滅貧」妙法:抓捕人口

中國近年一直炫耀自己的扶貧成果,習近平在 12 月時更發表講話,宣稱全中國都已經成功脫貧,正式邁入小康社會,包括西藏。可是中國多年來被指打壓西藏人權,不少藏族人被迫流亡海外,外界難以理解中國在西藏所搞的「扶貧政策」是否有其他意圖。有藏族學者就於今年 1 月在「外交家」雜誌撰文,向外界剖析西藏的「滅貧」真相。

武裝、綁架、自殺式襲擊:旨在將中資趕出巴基斯坦

位於巴基斯坦西部的俾路支省(Balochistan)多年來均有分離主義活動。近年俾路支解放軍等民族武裝力量針對政府的武裝衝突減少,然而「亞洲時報」報道,2018 年起,當地民族主義組織之間,興起反對中國等外部勢力干涉俾路支事務的思潮,並開始改變行動方向,轉為針對中國國民及其利益發動襲擊。

全球貿易戰下,日本商業間諜成新威脅

由於中國政府推行「中國製造二○二五」高科技產業振興政策,在人工智能(AI)、半導體、生物科技等尖端科技領域上,與美國進行激烈的「高科技霸權」角力。其中官方與民間致力於一同貪婪汲取日、美、歐等外國企業技術,而且手段並不僅限企業併購或技術合作等正當方式。

中國是弱還是強?

新冷戰爆發以來,美國應如何看待中國這個勁敵,專家們各持不同見解。有人視中國為威脅全球的超級強權,亦有人視中國為不足為懼的紙老虎,美國國防部前中國專家 Dan Blumenthal 新書 The China Nightmare 卻辯證地提出另類看法 —— 中國既強且弱,其內部脆弱正正促成其全球野心,觀點惹起專家熱議。

紳士大哥:中國的人類社會式工業革命

將人類變成機械一樣,控制其行為思想,使他們的整體思想及價值觀變得單一,社會再無輿論,權力者制定的政策,以至國家發展,就得以在無阻力的環境下高速運作。這種「人類社會式工業革命」暫時在國內仍然行之有效。以此情況,單純比拚經濟發展,西方式人文主義社會的確難以較量。

塔斯曼尼亞風力發電場,以綠色能源包裝的中國產能過剩輸出

澳洲唯一島州,位於東南部的塔斯曼尼亞州擁有充沛風力資源,是風力發電的理想地方。目前,島上正有多個大型風力發電場興建計劃。然而,塔斯曼尼亞當地大部分電力來自水力發電,對額外的電力需求不大。澳洲廣播公司(ABC)報道指,現時當地多數風力發電機的擁有權,實際是由中國投資者持有;學者認為中國正把產能過剩的風力發電機,藉塔斯曼尼亞的「國家電池」(Battery of the Nation)能源計劃,進入當地。

重組中國研究聖城:微妙的中共與漢學關係

多間媒體報道,中大將會在 2021 年重組有中國研究「聖城」之稱的中國研究服務中心。該中心收藏大量關於中共國情的第一手資料,被指「勾結外國勢力」,「佔中三子」之一的陳健民曾是該中心主任,故這次決定重組被質疑是政治打壓。現代漢學發展有其冷戰背景,中國研究服務中心重組,加上其創辦人之一、中國研究大師傅高義在 2020 年底逝世, 象徵一個時代的終結。

傅聰 —— 從大鳴大放到八九六四:我為中國哭泣

世界著名鋼琴家傅聰,日前於英國倫敦逝世。他是中國翻譯家傅雷之子,後者在 1966 年文化大革命初期受到迫害,傅雷夫婦雙雙自殺。傅聰早在文化大革命前的 1954 年赴波蘭華沙參加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1958 年到達英國定居,並於 1965 年獲取英國國籍。儘管往後大半生長居英國,但傅聰對中國的感情似乎無以割捨,1989 年「六四事件」後曾接受英國刊物「查禁目錄」訪問,講述自己從 1957 年「大鳴大放」到當年「六四」,對中國統治階級懷抱希望到失望的心路歷程。

統戰活動,正提升中國在瑞士影響力

今年 8 月,瑞士「新蘇黎世報」(揭露該國於 2015 年曾與中國簽訂秘密協議,允許中國特工前往瑞士,核查中國公民身份。瑞士當局本月中聲稱相關協議已到期並失效,未打算續簽。蘇黎世大學大中華區研究資深講師高喜明提醒:「現時瑞士需要取個平衡,既要維護與中國的商業聯繫⋯⋯ 而又不放棄其民主價值。」不過,瑞士巴塞爾大學歐洲全球研究學院副教授 Ralph Weber 近日發表的中國對瑞士統戰活動研究便指,當前的瑞士,在各個層面都已嚴重受中國的黨國體制影響。

猶太教拉比聲援維吾爾人 —— 不如相信改變

本週有美國智庫報告指,新疆大量維吾爾族及其他少數民族被迫採摘棉花。近年,不時有維吾爾人在新疆遭受再教育營、強迫勞動、絕育等新聞,再度傳出相關新聞或消息,也許已不令人陌生。同樣或類似事情一次又一次浮現,會令人們麻木,不過英國猶太教首席拉比 Ephraim Mirvis,日前在英國「衛報」撰文,提醒人們要避免麻木心態,不分彼此、相信自己可以帶來改變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