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共1043篇|

與香港維持移交引渡協議的,是甚麼國家?

在 10 月,歐盟三國芬蘭、愛爾蘭和荷蘭相繼宣佈,中止與香港的引渡協議。愛爾蘭外長科文尼直指,港區國安法「讓香港獲得承諾的高度自治面臨風險」。香港眾志創黨主席羅冠聰表示,事件反映香港法治已不獲民主國家認可,「一國兩制盪然無存,是鐵一般的事實」。現時,只有極少數的民主國家依然與香港維持移交引渡協議。

夾於中台之間,加勒比共同體如何應對中國崛起

中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近年透過一帶一路等計劃,以經貿、債務、企業併購等手段,擴大在世界各地的影響力。與中國相距一萬多公里的加勒比海,也感受到中國的影響力,但與其他地區不同,這個地區鄰近美國,亦混雜了中國和台灣的邦交國,在複雜的地緣政治局勢下,如何共同訂立對華政策,是一個大難題。

Moyashi:瞻仰香港遺容

當面對第 50 個「香港民主最黑暗的一天」的時候,筆者就明白,人類的想像力永遠低估了現實的下限。你以為今天已經很爛,其實明天會更爛。你以為原本的「香港故事」已經是向中國大陸鞠躬,接下來的「新香港故事」會來個親吻地面,告訴你甚麼是肉麻。

【圖解】武漢肺炎疫苗競賽

為釋除武漢肺炎威脅,全球正指望疫苗盡快面世。據估計,研發中的疫苗超過 150 種,除了跟時間競賽,國際間的競爭同樣愈趨激烈。中俄兩國未待臨床試驗完成,已有限度授權採用疫苗,與外國商討疫苗供應協議;美國總統杜林普亟待疫苗於 11 月大選前問世,監管部門卻堅持安全底線,近日再有疫苗被叫停臨床測試。究竟哪國研發的疫苗,能夠率先為全球解困?

追蹤中國在聯合國人權議案的投票紀錄

今年,聯合國大會改選部分人權理事會成員,中國成功以 139 票當選,其餘當選國家還有俄羅斯、古巴、尼泊爾、巴基斯坦和烏茲別克等,上述國家的人權紀錄均劣跡斑斑,惹來國際危機組織等人權組織批評。多年來,中俄等國被指在安理會袒護獨裁盟友,令聯合國難以軍事介入人權災難。去年,有學者就分析了中國自加入聯合國以來,有關人權議案的投票紀錄。

人民幣和玻璃心,韓流如何取得平衡?

隨著韓國娛樂事業向外擴張,它亦成為亞洲國家的「火藥庫」,一張照片、一件 T 裇甚至一句說話,都足以引爆國仇家恨。 加上近代史中,經歷過外強侵略、殖民統治的歲月,宗教的影響力較在歐美社會為大。為免惹禍上身,大型藝能事務所均有一套行事「指南」,有關係者形容,當中「歸納了不同國家的工作團隊,在政治、宗教、歷史等敏感話題的對應方式」。

昨日韓戰,今日台灣 —— 美軍來不來?

台灣立榮航空一架國軍包機,前往台灣東沙群島,被香港機場空管以「空域危險為由」拒絕該班航機進入領空,故被迫返回高雄。有分析指這是兩岸緊張局勢的事例,隨時演變成熱戰。美國前國防部副部長 Paul Wolfowitz 於「華爾街日報」撰文,以史太林如何判斷美國當年參與韓戰的意欲,反思今天台中爆發戰爭的風險。

Moyashi:在抄與不抄之外,可以討論的還有甚麼

關於遊戲「原神」的爭論未有熄滅,在各有關平台公佈收入數字後,只見愈燒愈烈。爭論基本上都停留在「是否抄襲」的層次上,卻很少人觸及關於遊戲機制、甚至平台發展的部分。雖然有部分人透過「原神」引伸出反思:手遊的課金機制會否破壞主機或電腦遊戲的發展?

方俊傑:奪冠 —— 中國電影外國思維

郎平做教練的一代,堂堂強國,女孩子的吃苦能力本來就無復當年勇,社會對運動員非人道操練的觀念也有所改變,郎平更鼓吹運動員別為國家拚命,別為父母拚命,一切要為自己。對於很多向來表面上愛國愛得盲目的觀眾來說,看「奪冠」,不似看「戰狼」或「流浪地球」般充滿自大快感,會不會很無癮?

塔吉克:中國未來海外軍事基地選址?

中國近年大力擴充軍備,矢志挑戰美國軍事霸主的地位。今年 9 月,美國推出的「中國軍事與安全態勢發展報告」,又稱「中國軍力報告」就指出,中國可能會在多個國家設立海外軍事基地,例如巴基斯坦、塞舌爾、坦桑尼亞等。與其他國家比較,中亞國家塔吉克出現次數多達 17 次,佔報告篇幅最多。

1911 年,被遺忘的滿族人屠殺

1911 年爆發的辛亥革命,推翻清朝,結束超過兩千年的帝制時代,令中國走向現代共和。辛亥革命的歷史貢獻,受到中共和台灣傳統建制的肯定。可是,回到當年,在外國記者和傳教士眼中,這場浩瀚的革命,是無分老幼的種族滅絕,只是在漢族中心史觀下,當年革命黨對滿族人大屠殺被遺忘了。

唐明:美軍的臂章讓人嚇一跳?

以美軍而言,既然認定了敵人,是可以大大方方說出口的,因為心思和行動是一致的。但是中國就難講了,有沒有中國官兵,其實是有親戚移民到美國去了呢?或者他們自己的兒女正在申請去美國讀書,那麼用武力去擊垮美國,把美國打得稀巴爛,又是所為何來?搞不好不是要炸到自己人嗎?

不斷而斷:含糊不清的台梵關係

台灣現時僅存 15 個邦交國,當中歐洲就剩下梵蒂岡。有報道指,梵蒂岡將與中國續簽主教任命協議。雖然梵蒂岡強調有關協議只是宗教問題,而不是外交問題,但早有分析指協議是要為中梵建交鋪路。有學者就分析。自從新中國成立後,梵蒂岡與台灣的關係一直含糊不清,教廷在台灣設辦事處只是基於政治現實,與台灣斷交或許只是早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