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共884篇|

被武肺衝擊的老撾,讓中國或成最大贏家?

老撾是東南亞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也是中國「一帶一路」其中一個合作國家。當地經濟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促使該國首次向國際市場發行美元債券,加上原來所費不貲的大規模水利工程,為國家財政帶來巨大壓力。「日經亞洲評論」報道指出,老撾向中國借貸的金額愈來愈多,令中國成為最大貸方,有評論者更認為當老撾無法償還,最終可能需要將基建擁有權拱手讓予中國,以求抵債,或成「債務陷阱外交」(Debt Trap Diplomacy)另一例證。

毛澤東世界革命論:如何干預別國內政

根據中國共產黨黨章總綱的行動指南,馬克思列寧主義之後,就是毛澤東思想。毛澤東思想博大精深,涵蓋政治、軍事、外交、文藝和哲學範疇。而根據當中的「世界革命論」,若毛澤東在生的話,又會如何評論「干預別國內政」這回事?

鄭立:黃禍 —— 中國征服唔到世界,但可以同世界攬炒

若沒有「中國」這東西困住中國人,他們就會流入到世界各國,這些難民帶來的負擔,會令全世界陷入危機而重創。最後,中國難民的出口會使所有國家邊界、社會和政府全部崩潰,令全球陷入混亂。中國玩完時,全球也同時攬炒了。

列寧的帝國主義論,指的原來是中國?

鄧小平於 1974 年在聯合國大會登台演講就曾提到:「如果中國有朝一日變了顏色,變成一個超級大國,也在世界上稱王稱霸,到處欺負人家、侵略人家、剝削人家,那麼世界人民就應當給中國戴上一頂『社會帝國主義』的帽子,就應當揭露它、反對它、並且同中國人民一道打倒它。」根據中國共產黨黨章總綱,馬克思列寧主義是重要的行動指南。而列寧的「帝國主義論」,隱然與現在的情況契合。

文明的「國安法」標準:約翰內斯堡原則

「港版國安法」具體的執行內容和法律原則尚未釐清,卻如無意外會在 5 月 28 日獲全國人大通過,成為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變局。林鄭月娥指西方民主國家也有國安法,有關法例不會影響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可是,西方國家的民主制度可以制衡行政當局,同時保障法院獨立,而且國安法普遍乎合嚴格的國際標準,包括知名的「約翰內斯堡原則」。

【緬甸大選】昂山素姬與軍方,互換的親中立場

今年 11 月,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大選。不少觀察人士均認為,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將再次勝出。自上屆 2015 年大選以來,緬甸的政治生態在五年間,似乎起了不少變化。當中,中國對昂山素姬或緬甸軍方的親近程度、以及緬甸兩股主要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取態,皆有改革跡象。

陶傑:其實早已打烊

中國悍然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法」,並設立專門機構,行將不受基本法 22 條規管,直接執法,將林鄭月娥的特區政府和警隊一腳踢開,並建立秘密警察。亮出此一底牌,是中國認定西方國際資本捨不得香港這個賭場與中國的龐大市場,不會就此翻臉離席。

印中邊界衝突風險

2017 年,印度及中國的邊防部隊曾在洞朗對峙約兩個月;本月 5 及 9 日,兩軍再度發生衝突。近年相關邊界衝突雖然沒有演變成戰爭,但政治學者 Sumit Ganguly 及國際關係學者 Manjeet S.Pardesi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距離 1988 年兩國同意「互相理解」邊界問題已有 30 餘年,今天兩國的邊界衝突,值得擔憂。

「國家安全」:上世紀的落伍概念?

自 2003 年起,香港人就已經為應否立國家安全法而爭擾不休。反送中運動未休之際,人大終於宣佈將透過基本法附件三的形式,不經本地立法機構,直接將國安法引進香港,以捍衛主權完整。誠然,不少國家都有所謂的「國家安全法」(National Security Law),但是冷戰過後,很多地區的「國家安全」涵義已經大有不同,與其說是「國家安全」,更應說是「國民安全」。

英國保守黨向中國獻的媚,換來了甚麼?

自 2010 年前時任保守黨黨魁卡梅倫(David Cameron)帶領該黨贏得大選以來,英國政壇一直由保守黨主政。2015 年,英中兩國領導人分別表示兩國關係邁進「黃金時代」。不過,在不同媒體評論中國議題的英國作家 Robert Foyle Hunwick 認為,保守黨多年來對中國的屈從,並未有為國家帶來任何幫助。

一人的抗議,突顯中國已染紅澳洲大學

昆士蘭大學哲學系學生 Drew Pavlou 曾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武肺爆發後,他一身保護裝備,到學校孔子學院抗議,諷刺中國是病毒來源,被校方指控違反學校規則、騷擾教職員及學校、損害大學聲譽,需要接受紀律聆訊,並威脅對其採取法律行動。事件再次突顯澳洲專上教育正逐漸失去西方教育精神,為了利益轉投中國懷抱。

【下一個炸彈?】中國的人與動物嵌合體研究

美國「新聞週刊」上月底揭露,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去年曾資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功能獲得(GOF)研究;該研究涉及採集並改造病原體,使之更致命及更具傳染性。然而,美國政府早於 2014 至 17 年暫停流感、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及沙士(SARS)的病原體 GOF 研究。外交和信息安全政策分析師 Christina Lin 就在「亞洲時報在線」撰文,指不少外國禁止的研究項目,都能在中國進行,其中甚至包括創造用於疫苗及器官移植的「人類-動物嵌合體」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