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 骸骨傳記

|共95篇|

李衍蒨:屠殺(上)

最近社會上的事件愈演愈烈,以 8 月 31 日晚,於港鐵太子站內發生的事最撲朔迷離。雖然,不少人自 7 月已經稱現在的情況為「人道危機」,831 過後,更有人覺得已經到了「屠殺」甚至「種族滅絕」的地步。到底這幾種情況應如何劃分?筆者希望藉著這篇文章,為大家概括並介紹屠殺與種族滅絕的關係。

李衍蒨:南美縮頭術

如果參觀過歐洲某些博物館,可能會看過標示為「南美縮頭術製成品」的碳黑色展品。參觀者都嘖嘖稱奇,並疑惑它們是否以真的人頭製成。英國一家博物館亦有此迷思,於是在 2016 年把其中一個展品拿去做 DNA 測試。「縮頭術(Shrunken Head)」一直在世界各地流傳,足跡遍佈多個角落,卻只於南美洲亞馬遜盆地地區找到紀錄。

李衍蒨:屍蟲的哲學

屍蟲的生命力會隨著周遭的環境有所變化,無論環境多惡劣,牠們都非常團結,並清楚自己的崗位,懂得趨利避害,以分解屍體為一致的目標,這亦是牠們的初衷。路是難走,但不能被嚇到,更不要自我隔離,這是恐怖主義者及施暴者的目的。生活一定要照常過,繼續向著最初的目標前進。

李衍蒨:暴風雨揭開 170 年的秘密

2011 年的春天,一場暴風雨蹂躪加拿大魁北克市的加斯佩半島,卻因而揭發了一個埋藏 170 年的秘密。在暴風雨過後,當地的勘察人員前往該區記錄相關的破壞及變化,而他們竟在石頭堆及土壤之間,發現一枝枝的不明物件!細心觀察後,才知道這是小孩的骨頭。

李衍蒨:骨頭男孩

位於美國費城的馬特博物館(Mütter Museum),是一家醫學博物館,亦是筆者最喜歡的博物館之一。裡面展出多種不同類型的解剖及病理學標本,其中一個最令人慨嘆的必定是 Harry Eastlack 的骸骨。因為他的骸骨標本上面,參觀者都必定能看到「兩副」骸骨:一副是他出生時擁有的,另一副則是因 FOP(fibrodysplasia ossificans progressive)而衍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