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 骸骨傳記

|共118篇|

李衍蒨:「波板糖」骸骨

在美國夏威夷的摩洛凱島(Molokai)中,有一個名為卡勞帕帕(Kalaupapa)的半島被世界最高的海岸懸崖所孤立,只能乘搭小型飛機或徒步前往。它更因為險峻環境及被孤立的地理位置而背負了一段黑歷史 —— 成為痲瘋(leprosy)病人的隔離地點。具體來說,在卡勞帕帕一共埋葬了約八千名夏威夷居民,全都是因為這個疾病而被逼遷的受害者。

李衍蒨:法老王的強直脊椎?

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執政時期,可說是埃及最後的黃金時代。他連同兒子及第十八王朝的法老,都被診斷患有一種名為強直性脊椎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俗稱 AS)的病症。不過,拉美西斯二世的斷症則受學界質疑。終於,在科技進步之下,研究團隊成功透過掃描技術得到確實的答案。

李衍蒨:考古與癌症

1993 年,考古學家發現一名西伯利亞「公主」木乃伊,她的紋身從肩膀延伸到手部。當地原居民指出,「公主」對他們來說是「先知」般的存在,其紋身預示著給人類的訊息,亦深信她自願放棄生命保護地球。最後,研究發現「公主」死於乳癌,且有服食大麻止痛的習慣,她所謂的「先知」能力,有機會是因為服食大麻而出現的幻覺。

李衍蒨:法醫考古學

很多鑑證科或有關調查人員,從沒有了解過如何尋找隱藏墓地或亂葬崗,甚至比較少接觸和處理這類案件。他們最常見的錯誤,是以為愈快找到並挖起骨骸或屍骸愈好,這很容易導致骨骸損毀、並破壞骨骸周邊的證據!法醫考古學的出現,就是想減低這類可以避免的錯誤。

李衍蒨:The Undead —— 考古不死族(下)

從這些考古發現中,可以肯定的是,即使我們現在都知道傳說與現實不符,但它們的確代表了人與動物,生者與亡者,屍體與身體的灰色地帶,顯示出我們對死亡及未知病理的恐懼,甚至成為人類做出獸性行為背後的其中一種解釋,亦代表了祖先對亡者重生的畏懼及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