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 骸骨傳記

|共167篇|

李衍蒨:簡說法醫學歷史(下)

法醫學最初來自東方文化,一直到 19 世紀才在歐洲被視為科學學科,但仍然不屬於獨立專業。雖然法醫學及法證學的發展一直以西方國家為主,但宋慈的「洗冤集錄」依然證明,即使古代醫學缺乏解剖生理學,當時的學者仍能通過對刑犯的愛心及觀察,加上「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精神,突破科學發展的限制。

李衍蒨:褪色的原爆記憶(上)

及後,病患身上會出現瘀點,特別是四肢及壓力點等地方,曾接受注射的針口更會出現一大片瘀斑。這些傷口均不會痊癒,只會不停破皮及流血,並突然大幅度脫髮。有見及此,當時民眾瘋狂尋找瘀點,因為只要找到一點跡象,就如同被死神親吻。

李衍蒨:「冰葬」—— 絕對綠色殯葬

「冰葬」絕對是真正的綠色殮葬。由於處理屍體的過程並無加入任何額外的化學劑,液態氮也絕對安全,更移除了屍體本身的有害物,「骨灰」的埋葬深度亦只需一呎半左右。而由於「骨灰甕」可以自行分解,它們都可以在 16至 18 個月內滋潤泥土,做到真正環保有機。不過為甚麼此方式並未被確實推行,甚至不被大眾認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