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Sir 居英記

|共60篇|

石 Sir:移民兩年 —— 寧願移民是錯的

若今天香港百姓不論貧富皆生活安定、政府開明、政策有序合理;年青人可在海邊陽光下撿撿貝殼、在電子遊戲內攻城掠地、在激光音樂中載歌載舞,過年青人本來應該過的生活,只餘石 Sir 獨在英國天天抱怨後悔,痛恨自己錯誤的移民決定,亦於願足矣。

石 Sir:英國人看反送中

行文之際,香港政府仍舊龜縮,反送中五大訴求無一得到回應,暴警仍舊大棍大棍無差別打擊示威者、市民、記者以及議員。這個非常六月七月,香港人辛苦了。但香港人的努力不會白費,英國以至世界各地的人,都注視著這城市,為這城市提供力量。

石 Sir:香港藍絲父母

對著活在平行時空的父母,幾十年來都沒法改變其想法,移居英國前幾年也早已放棄遊說,也不寄望回港幾天會有甚麼突變。回港省親,只求看顧一下,確認他們身體無恙,嘻嘻哈哈聚幾天天倫。他們既要迎接美好中國新世界,唯有希望在那個我沒法理解不能欣賞的世界裡,有他們的生存空間。

石 Sir:英國虛擬銀行

這些新式銀行的部分創辦人,正正是因為受不了傳統銀行的不濟,而推出自家銀行,以靈活機制提供切合日常需要的服務,衝擊落伍的傳統銀行,固有 Challenger Bank 之名。提供的服務因切合日常需要,不少都辦得有聲有色,在較年輕的人口中,頗受歡迎。

石 Sir:倫敦入院記

這是石 Sir 有記憶以來第一次坐救護車、入急症室及第一次吊鹽水。整個過程雖然每一點都有點慢,但英國醫護人員都細心友善,讓人感到安心,不知這是普遍情況還只是石 Sir 出路遇貴人,但這經驗總算讓我對英國醫療系統多一點信心。

石 Sir:倫敦地鐵(悶)遊記

搬到倫敦後,現在又重投逼地鐵的生活。在倫敦,上下班繁忙時段月台雖沒那麼擠擁,但月台比香港的窄小,總讓人覺得一不小心就會被人撞下路軌去似的。而且車站設備殘舊,燈光晦暗,站內通道縱橫交錯,左穿右插猶如迷宮,讓人頭暈轉向感覺鬱悶。

石 Sir:港式餐在倫敦

早前我在網上談起在家做港式菜,提到突然想吃茶餐廳食品。有朋友說倫敦有著名的「龍記港式茶餐廳」,我特此到倫敦市中心尋訪,卻發現原來龍記已結業了。唐人街一帶其實還有標榜港式的餐館,但菜單上卻實在沒有幾多港式茶餐之寶。石 Sir 無奈,唯有在家多炒幾次港式豬扒意粉以祭饑腸。

石 Sir:伊斯蘭國少女還有權回英國嗎?

事情相當複雜,首先少女離國時只是 15 歲,並未成年,到底應以罪犯或受害人視之,已難定奪。而就算少女現已達成人之年,若未通過調查審訊,也不可以就憑一通電話訪問就判定她犯下戰爭之罪。而就算她確有犯下戰爭之罪,其孩子亦是無罪之身,若少女英國國籍一直有效,其所生孩子因此是英國國民,政府有法律責任保障其安全。

石Sir:大鄉里出城(二)

面對如此巨大的城市,我雖已是倫敦居民,但所知的實在少之又少。偶爾有朋友問我若到倫敦旅遊,有甚麼名勝景色,我也實在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反而不少英國通朋友,知道我已搬到倫敦去,都雀躍相告倫敦有如此這般好去處。探索這一大片陌生之城,我一時間也去不了那麼多地方,大概夠我忙碌好一段日子。

石 Sir:硬脫歐?非不為也,實不能也

上週末,英國北愛爾蘭 Londonderry 發生了一宗汽車炸彈爆炸,有指爆炸為新愛爾蘭共和軍所為。雖然英愛爭議已是上世紀的事,但爆炸事件大概讓大家明白,那些恐怖的日子並未完全遠去。對於英愛兩地設立硬邊境,不論在歐洲在英國、議會及民間,幾乎眾口一辭都說不能接受。

石 Sir:脫歐與我何干?

不過脫歐亂局,對石 Sir 這一類港人移民而言,影響實說不上很大。強硬脫歐,最終受害的,不是那位家住古堡級大宅的 Jacob Rees-Moggs,亦不是在報章隨便打嘴炮也生活無憂的 Boris Johnson,更不是孩子有德國護照的 Nigel Farage,而只會是伯明翰附近車廠被裁員失業的工人。

石 Sir:脫歐談判之亂

脫歐後歐洲人到底能否留英工作亦一直沒有定案。因此過去兩年,不少歐洲專業人才選擇離開英國,對他們而言,最壞的不是知道情況將會變得很壞,而是根本不知道會變成怎樣。他們想與其到時突然要離開失預算,不如早點離開在歐洲其他國家找機會。這兩年大量歐洲醫護工作者離開英國,令本來就人手嚴重短缺的醫療體系,雪上加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