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國榮 文學遊囈

|共7篇|

文學遊囈:的士、人權、國際法

大型交通工具乃至公共空間可以安裝攝錄鏡頭,的士則有疑問。換言之,偷拍是一個法理問題,取決於空間性質,而非人權(私隱權)問題。的士空間性質並非從來清晰(何謂「半私人空間」/「半公共空間」?),歷來亦非毫無爭議,哲學家德勒茲就曾藉此討論過法理問題。

文學遊囈:我愛 KonMari

近藤麻理惠之所以好,好在夠簡單。所謂「麻理惠心法」,雖然有個註冊商標,其實任何人都做得到,她自己就寫過「整理有九成靠精神」。有人批評節目「怦然心動的人生整理魔法」製作差劣,設定古怪、對白重複、配樂老套,只是一套適合摺衫時瞄幾眼的「無腦節目」—— 基本上無講錯,但可能前提錯了。以娛樂為標準,用綜藝眼光評分,當然不合格;然而純粹見證一個人意志改變,然後自己也躍躍欲試,不就已經達成 self-help 的目的?只要你願意,就改變得到自己。簡單而振奮。

文學遊囈:「燒失樂園」—— Barn Burning,納屋を焼く,버닝

村上春樹向來有擴寫短篇成長篇的習慣,就「納屋を焼く」(燒掉柴房)一篇卻表明「故事太冷」,無法加筆。導演李滄東似乎抱有同感,改編作「버닝」(燒失樂園)於是激化原著的潛在衝突,再借用福克納短篇 Barn Burning 的元素,將小說升溫成兩個半鐘的電影。

文學遊囈:微妙的畢贛

據說「地球最後的夜晚」的大陸票房意外好,原因出於大批觀眾被廣告誤導,錯以為是「適合初次約會」的浪漫喜劇,結果步出戲院一刻相當憤怒(不知道有否變成最後一次約會)。但我覺得廣告並無講錯,「地球最後的夜晚」的確拍得浪漫,而且美麗,好看。

文學遊囈:三十年為一世

最近讀錢鍾書《宋詩選注》。第一個感覺是,竟然有那麼多農事詩。題材之所以勞歌憫農村居田家為主,春思秋聲野望郊遊為輔,選目被批「迎合風氣」,當然與出版年份 1958 年「學術界的大氣壓力」有關。「由於種種緣因,我以為可選的詩往往不能選進去,而我以為不必選的詩倒選進去了。」88 年港版序錢鍾書歎詩集過時,不免淪為當時學術風氣「半間不架」的文獻。三十年為一世。如果說 1958 年政治主宰文學,前後一世則見證了泛政治化的興起與衰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