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712篇|

陶傑:繁華化為塵土,他回歸了星空

在殖民地時代,倪匡提供了有香港特色的一筆巨大的精神文化遺產。倪匡高壽,含笑而逝,他活得夠長,能目睹自己一生最主要的科學預言成為現實,香港真的成為了一座文化價值觀的空城,這是大師的小幸,更是香港的大不幸。

倪匡歸駕天外,香港沒有了,唯大師其言其魂,與星空同在。

陶傑:中國為甚麼陷入了瓶頸,而不是拐點?

今日的香港,西九故宮文物展覽,康熙雍正的帝王龍袍,吸引大量香港老百姓參觀:但珍寶海鮮舫則被某些「學者」指為象徵帝皇畫舫的享受,兼有東方獵奇色彩,堆砌而庸俗,應該拆毀。中國人對於所謂「封建」,在百年前的左傾知識分子扭曲之下,一直一知半解。

陶傑:移民英國,其實沒有離開過香港?

移居倫敦比較適合可以 online 工作、work from home 的香港人,亦即身體上已經移居英國,意識中和精神上完全可以仍然留在香港。這方面不存在是否「圍爐取暖」的問題,因為整個倫敦既然是一個大熔爐,就沒有圍爐的小冷灶 —— 即使 Ealing 和 Colindale,近兩年香港人聚居,打麻雀約腳,半小時內可以到齊人。

陶傑:俄國人的民主艱辛探索失敗了

1991 年的蘇共失敗政變,民主領袖葉利欽站在坦克頂,呼籲俄國人民群起抵制,此一畫面,令人印象深刻,也令人一度以為俄羅斯人民熱愛民主自由,將會與東歐和西歐走上健康正常的議會民主之路。然而對於俄羅斯民族文化傳統,缺乏民主基因,自由世界當初的估計是否太樂觀?

陶傑:林鄭月娥下台,香港更迷茫

出身上海、掛名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韓正 3 月 7 日宣稱,對下任特首有三個期望:「配合國家發展、解決住房短缺、維護國際金融中心」。「配合國家發展」是虛泛的,「解決住房問題」是長遠的,三者之中只有「維護國際金融中心」是實在而當前最緊急的。

陶傑:俄烏戰應否設立禁飛區?

香港爆發 Omicron 疫情,眾醫生紛紛發表高見,由袁國勇到盧寵茂,由何栢良到許樹昌,據說香港的疫情就是戰爭,自然有各種專家指點迷津。英國也一樣。首相約翰遜發表激勵人心的道德演辭,軍事智庫和退休將領,連日來紛紛發表對俄烏戰況發展的專業意見。

陶傑:三十年前埋下的禍根

俄國侵略烏克蘭,核戰風險驟升,假新聞滿天飛,全球無人可以挺身調停。聯合國秘書長是廢物,國際戰略理論專家基辛格化身中美貿易公關、盆滿缽滿之後隱形。今世只有一人,現在可以出來說一句公道話,至少為歷史做碩果僅存的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