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471篇|

陶傑:為何香港必然出事?

中國欽點了一位女特首,在 21 世紀國際城市的香港,這個人選本來有罕有的機會,可以結合西方賦權意識和現代的領袖管理學,在中國歷史傳統之外,別樹一幟。可惜她是前殖民地政務官出身,不是領袖的材料。若真有武則天的胸懷,香港不會淪於今日。

陶傑:中國小農社會的基礎和基因

中國「改革開放」40 年,不斷「探索」,成為今日局面,似乎尚未找到自己的「中國夢」。一切由大陸人在「富起來」之後,棄玩卡拉 OK、連同香港消費者,喜歡一種叫做「鬥地主」的撲克牌遊戲說起。甚麼叫做「鬥地主」?是用來「紀念」1949 年之後一場翻天覆地的社會大變革。

陶傑:中國人政治的「2 號」問題

香港女特首林鄭月娥鬧出比梁振英時代更嚴重十倍的中國危機,卻至今為止一直不必下台。固然是中國之面子因素第一。另一原因是林鄭下台,中港兩地,人人你眼傻看我眼:都問:誰可以繼任?在這方面,林鄭無可否認比她的前任梁振英有一點政治智慧。

陶傑:無法再回頭

香港林鄭月娥特區政府悍然實行「特黑共治」,驅使黑社會用暴力在元朗向市民暴打,警方配合,袖手旁觀,被香港瑞典商會會長,批評港警為「絕對的恥辱」。終於形成「黑警雙胞胎」,鐵證難賴。香港這個所謂國際都市僅餘的一點點形象,終於被林鄭一如所願,一手摧毁。

陶傑:林鄭的「受害人心態」

「受害人」不可理喻,不可對話,不可寄望,因為這種人由自欺欺人始,以自毀毁人終,思維失落在另一個平行時空。他們與你,能見到卻視而不見,能說話而話不投機。這種心理性格的痼疾,固無法以「冷血」一詞可以概括,也難用「理性」兩字即可以治癒。

陶傑:耶穌和孔子的一個比較角度

基督教由產生之日起,面對羅馬帝國的殘酷迫害,耶穌的教導,強調原罪;儒家的人學生於光明,而又限於對光明的膚淺探討。基督教的智慧則起自血腥、殘酷、黑暗,因而對邪惡的勢力更強調黑白分明的抗爭勇氣。因此,儒家孔子創造了「信條」(Creed),基督教的耶穌,成就了「信仰」(Faith)。

陶傑:為甚麼中國人難獨立思考?

此所以香港的林鄭,在實行專制之時,也企圖以「母親」為包裝,令香港年輕人自覺為「子女」,而不是「公民」。在林鄭代表的泛孝中國邏輯裡,子女不可以「縱容」。受英國殖民地精英教育的林鄭月娥,思想世界裡充滿儒家倫理,缺乏西方的公民平權觀念。

陶傑:掛起一盞燈

因為禪宗的世俗和普及,每一個日本公民,成人禮之後,走進社會,都意識到身為個體,必須展現以小我的隱忍,成就大我的和諧。但日本政府永遠不須要將「建構和諧社會」這句口號,掛在嘴邊,也不須叫喊為實現一個全民的「東瀛夢」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