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551篇|

陶傑:西方民主水土不服

議會民主是否要視乎每一個國家的民族性?百分之百要。印度的宗教就是窒礙,但印度沒有國家洗腦機器;中國人無信仰,卻有洗腦工程培養出來的大面積腦殘。兩皆出了幾代力竭聲嘶的知識分子,但西方的民主與中印本國的國情,均各有無法配合而難以成功之處。

陶傑:香港完全回歸了

或香港人對「一帶一路」成功充滿信心,等待中國在「一帶一路」國家系列,以人民幣取得貿易貨幣的主導地位,則將來香港人手持港幣或人民幣,可以自由與馬來西亞、斯里蘭卡、非洲的吉布提(中國在那裡租用了一個軍港),或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的家鄉埃塞俄比亞,另行籌組建立「國際自由貿易區」。等到「一帶一路」國家的非洲人民共同生活富裕之後,湧來香港海洋公園或迪士尼,自然會帶同其貨幣來香港兌換,購物消費,那時香港會是另一種風格的「國際商貿大都會」。

陶傑:其實早已打烊

中國悍然在香港引入「國家安全法」,並設立專門機構,行將不受基本法 22 條規管,直接執法,將林鄭月娥的特區政府和警隊一腳踢開,並建立秘密警察。亮出此一底牌,是中國認定西方國際資本捨不得香港這個賭場與中國的龐大市場,不會就此翻臉離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