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620篇|

陶傑:西方在網絡和瘟疫時代的智商危機

瘟疫期間,西方國家執行限聚令,青少年要在家中網上展開大中小學學業。專家擔憂這一兩年西方國家的教育水準會下降,因為上網雖然是當代少年兒童的主要生活行為,但是一代人上網,使用的文字和語言,並不嚴肅,網上的閱讀和寫作,也不是所謂的 Serious writing and serious reading,只是互相傳播短句、散章、圖案符號(emojis),對於真正的學習,並無促進幫助。

陶傑:杜林普下台之後,是否足以掀起第二場戰役?

有如拿破崙第一次失敗,流放到地中海的厄爾巴島,小休之後捲土重來,雖然最後仍全軍盡墨於滑鐵盧。1 月 20 日之於杜林普,到底是他的「厄爾巴島時刻」(Elba)還是「滑鐵盧終局」(Waterloo),就視乎拜登 4 年的表現。但拜登就職後 4 日,局面凌亂,形象軟弱,美國人驟失去了強人的陰影,也好像政治生活失去了重心。

陶傑:中國疫苗成外交槓桿

拜登上任,對中國外交有何轉變,雖難以推測,但民主黨對中國人權問題,卻比杜林普和共和黨更為關注。「維吾爾集中營產品問題」進入英美對華政策的視野,料美國將就此問題繼續施壓中方。中國應對之策,就是除了「一帶一路」的資金與援助,手上多了一張「疫苗牌」,可配合成為佔取最大利益的槓桿。

陶傑:美國全球百年信譽形象的大崩潰

本來杜林普已經勢成過街老鼠,沒想到拜登集團連追猛打,否定了自由派所謂「我不同意你說的話,但我誓死保衛你說的權利」此一宣傳百年的金句。自己撕下面具,露出猙獰面目,令人警惕:原來「1984」的魔幻極權社會,也出現在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