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

|共513篇|

陶傑:當倫敦紐約大都會自戀人格遇上武肺

倫敦人和紐約人,以及西方的知識分子小資產階級,在這裡有一個盲點:在口頭上,他們不可以將「新冠狀病毒起源自中國」這句話說出來,否則會被旁邊的人標籤為美國總統杜林普的支持者;但是在內心,他們有西方文化優越的傲慢,總是覺得這種肺炎,只在黃種人的地方擴散,而且不會比流行性感冒更嚴重。

陶傑:香港第一位國際人物

百年前香港是一個慈善港。香港的富豪在成就事業之後,不但樂善捐獻香港本土,還會捐獻家鄉。李嘉誠捐獻二百億創建汕頭大學,還在香港的醫療教育諸多捐獻即是一例。在李嘉誠之前,在香港憑捐獻成為國際慈善家的,只有一個何東。

陶傑:最後只有一招

「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種種姿態,加上網絡混亂,武肺危機絕對不是病毒本身,而是 21 世紀網絡世代第一次大型的綜合危機。以中國而論:多年來聲稱以大數據、區塊鏈、人臉辨識等,監控人民行蹤,令中國提早進入 1984 的小說世界。但此次防疫,中國完全沒有提到所謂的人工智能、大數據和天眼等高科技工程有何貢獻。

陶傑:如何看透讀通這場大瘟疫?

中國為全世界設計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如何推進,經此一疫,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外國,被當面問及,如何回答,當令人有所期待。其實一切只是常識,不必靠一場瘟疫來證明。唯網絡時代,腦殘之人口極多,愚昧喧嘩交叉感染,有鑑於此,再由 ABC 簡說一次。

陶傑:剛柔相濟

台灣總統大選,蔡英文表現出剛柔相濟的政治家氣質,超越了性別,在東西文化之間也超越了國界。西方文明國家默默觀察台灣,經此一役,蔡英文這個全球化的女性主義新符號,他們終於讀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