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 日劇情史

|共138篇|

紅眼:「人魚沉睡的家」—— 失魂的軀殻

電影版「人魚沉睡的家」最近總算在香港上映,幾年之後,再認真看一遍這個故事,更為百感交集。人性何物?擁有情感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將一個生命當成「屍體」,猶如死物踐踏。只有活著但無心、甚至無恥的人,才會對人的生命無動於衷,視而不見,卻轉而對沒有生命之死物投以情感。

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紅眼:聲譽掃地,香港還有資格改編其他國家的警匪片?

現實世界的香港警隊如此荒謬和腐敗,就算是「Voice」這一部口碑滿分的神作,相信都沒本地編劇有能力將之改編成香港版本。不是因為這個故事有多麼高明深奧,而是香港不配。全世界都看見了香港警隊何其無能自私,欺善怕黑,他們根本沒資格跟日本和韓國的人民公僕團隊對等改編。

紅眼:「JOJO 的奇妙冒險.石之海」—— 空條徐倫的時尚圖鑑

承接上周的開場白,接下來繼續談 JOJO 的第 6 部作品「石之海」。這一部從「週刊少年 JUMP」2000 年 1 月號開始連載的作品,名副其實是千禧新世代之作。而且,有別於過去幾代的時空背景,故事以 2011 年的未來世界為視點,舞台從意大利搬到美國,故事主角則換成第 3 部 JOJO 繼承者空條承太郎的女兒,空條徐倫。

紅眼:「JOJO 的奇妙冒險」 —— 荒木飛呂彥的華麗奇幻風

近來怪現象之一,居然有不少朋友主動跟我談起 JOJO。廿幾年前,談漫畫,是毒男的標籤;談漫畫而且還要談「JOJO 的奇妙冒險」,簡直是毒男的極致。然而,廿幾年後,氣象煥然一新,隨著「JOJO 的奇妙冒險」第 5 部動畫於去年開播,很多不曾接觸過 JOJO 或本身不是日本動漫愛好者的年輕觀眾,都被原著作者荒木飛呂彥別樹一幟的畫風和人物造型所驚艷。是的,遲了 20 多年,但為時未晚,終於都吹起一片特異華麗的黃金之風。

紅眼:新世紀福音戰士 —— 回到 4:3 的科幻舊紀元

最美好的時代,都正式被 Netflix 收買了。影響力近乎無遠弗屆的 Netflix,最近將日本動畫名作「新世紀福音戰士」的 26 話電視版及 2 部劇場版電影全部上架。從一個電視機年代,來到沒有電視機的新世紀,從沒有網絡的舊世界,來到串流影視的平台,有些感覺,卻原來既陌生又親切。

紅眼:地獄兄弟,浪子歸來

歲月是把殺豬刀,相隔十多年沒見,當「地獄兄弟」與觀眾重逢,馬上就有點不對版了。闊別多年,跟當年病厭厭的邪氣小男孩相比,今日的內山真人,儼然是個抱著大肚腩的標準中年男子,畫面著實令人看得尷尬。誰都不能阻止年紀讓人走了樣,但我覺得,兄弟重逢的焦點應該是德山秀典飾演的「地獄哥哥」矢車想。不是說好了歲月是把殺豬刀嗎?怎麼弟弟已經中年發福,哥哥卻跟當年完全沒有分別?

紅眼:「信用詐欺師」 —— 達子的歪理,還是有些道理

情節兒戲,亂七八糟,反而已成為「信用詐欺師」的獨特風格,跟達子較真,你就輸了。而「運勢篇」的主題,卻是一字記之曰:運。三人組突然有感惡運纏身,接二連三倒霉失手。老頭子和小屁孩認命信運,見勢色不妙,都苦口婆心勸達子暫時收手,別要一味好勝,跟命運過不去。運勢為何物?擺了達子一道的流氓賭亨,嘴上自認一世夠運,逢賭必贏,但翻出底牌的時候,卻說出真相。

紅眼:「東京二十三區女」—— 被繁華景象掩飾的城市記憶

日本收費電視台 WOWOW 的劇集,素來別樹一幟,由小說家長江俊和原著及親自編導的「東京二十三區女」,於上月開播,堪稱本年度的鎮台之作。凌晨深夜小劇場,邀得中山美穗、倉科加奈、壇蜜、島崎遙香等 6 位知名女優參演的 6 個單元短篇故事,劇情奇幻詭異,鬼魅陰森,亦相當符合 WOWOW「暗黑電視台」的台風。

紅眼:「家政夫三田園 3」—— He(She)is back,「三田園詛咒」

「家政夫三田園」本身亦頗有個人特色,譬如 TOKIO 成員松岡昌宏的反串演出,日劇較少見的後設敘事,每集再加入幾節家居生活小百科,雖然對收視率幫助有限,但起碼贏了口碑。而且,口碑好到去年竟然開播第二季,著實令人難以置信。到今年再下一城,開播第三季,不相信都不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