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共2565篇|

智力上升與下跌,為何無助改變社會?

去年,挪威研究發現,人們的智商在 1975 年起逐步下降。研究指,近年人們智商持續上升的「弗林效應(Flynn effect)」趨勢,在不同西方國家已開始減弱、逆轉。假如智商發展真已到達巔峰,甚至開始倒退,是否意味我們將失去創新能力、無法解決現時各種社會問題?

Moyashi:數碼世界的食文化

香港太興茶餐廳播出新廣告,再想像香港高密度大廈的城市風景,描繪數碼朋克風格的 30 年後香港。主題據講,是未來世界中各種事物都可能是虛假,但惟有太興的味道是「真」。筆者稿費微薄,吃不起太興,對其食物的味道不予置評,本文想討論的只有廣告本身。

大英博物館應該歸還文物?

大英博物館以館藏豐富、海納百川名聞於世。有人戲稱博物館實為「賊竇」,因不少藏品均為帝國擴張及殖民時期,從世界各地「擄掠」得來。近年,歸還殖民主義時期所得文物的呼聲,於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引起迴響,英國亦不例外。然而,英國的博物館普遍拒絕要求。支持歸還文物背後的去殖民化呼籲,與反對意見所提倡的堅持歷史真相,角力仍在英國博物館上演。

菌種科技食品:生物製乳蛋白雪糕

如今科技發達,想吃不含牛肉的漢堡扒?植物製仿肉 Impossible Burger 滿足到你。要嚐一口不含牛奶的雪糕,美國食品科技公司 Perfect Day 也幫到你。該公司研發以酵母製作牛奶蛋白,在上週推出全球首款生物製乳蛋白雪糕,甚至開創名為「菌種科技食品(Flora-based food)」的全新食物種類。

權威沒落,社會如何重建信任?

民無信不立,「信任」是令社會暢順運行的必酬品。只是,當戰爭即和平、暫緩即撤回等小說「1984」般的 Doublespeak 愈加普遍,謊言歪理橫行,公眾不得不字斟句酌,「信任」就變得愈來愈稀缺。如何重建信任,導正社會歪風,讀一讀於牛津大學任教的 Rachel Botsman 所寫的「信任革命」,洞悉現代社會的「信任模式」轉變,或有助益。

「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捱批,迪士尼疑奉承中國?

迪士尼近日發佈「花木蘭」真人版電影預告片,由中國女演員劉亦菲擔演主角,但人物造型與取景惹來網民非議。香港長大的英國劇作家楊靜安分析,電影似乎刻意抹走動畫版花木蘭的反叛性格,在香港和新疆人權問題甚囂塵上之際,迎合中國維穩的主旋律。

陶傑:耶穌和孔子的一個比較角度

基督教由產生之日起,面對羅馬帝國的殘酷迫害,耶穌的教導,強調原罪;儒家的人學生於光明,而又限於對光明的膚淺探討。基督教的智慧則起自血腥、殘酷、黑暗,因而對邪惡的勢力更強調黑白分明的抗爭勇氣。因此,儒家孔子創造了「信條」(Creed),基督教的耶穌,成就了「信仰」(Faith)。

iPhone 催生者談設計:最好的設計是讓人感受不到設計

「你必須挖掘到產品的深處,了解每一個製作過程中的細節,找到複雜中的規律,才會知道如何收斂、如何讓每顆螺絲釘都將功能發揮到淋漓盡致,這樣才能讓產品聽從於你,而非讓你被產品控制。」Ive 在「喬布斯傳」中談到他的設計哲學。

陶傑:為甚麼中國人難獨立思考?

此所以香港的林鄭,在實行專制之時,也企圖以「母親」為包裝,令香港年輕人自覺為「子女」,而不是「公民」。在林鄭代表的泛孝中國邏輯裡,子女不可以「縱容」。受英國殖民地精英教育的林鄭月娥,思想世界裡充滿儒家倫理,缺乏西方的公民平權觀念。

暴力抗爭與非暴力抗爭:哪個模式更能達到民主化?

政治暴力又或者集體暴力,一直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的重要課題。波士頓學院的伊朗社會學家 Mohammad Ali Kadivar 就提出一個新的觀點,他認為暴力抗爭的種類也十分廣泛,學者應梳理不同種類的暴力抗爭與民主化的關係。他提出一個新的概念:「非武裝集體武力(Unarmed Collective Viol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