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常 藝術 ‧ 修藏

|共18篇|

伍常:願榮光歸 Nara

無論你看不看懂這個有趣的「奈良美智現象」以及國際當代藝術市場背後之瘋狂資本操作…… 我想我們也應該感謝奈良美智筆下的那個天真爛漫小女孩:她不僅為香港這個極度低氣壓的藝術市場沖一沖喜兼掃走悶氣,也為失落悲憤的港人帶來一點純真而溫暖的安慰。Arigatou, Nara!

伍常:藝術必修科

由於講座只有一個小時的關係,聽眾也估計大多是所謂藝術圈外人士,故此我特別起了一個相對 broad 和 general 的主題:「耐人尋味的藝術世界」,希望嘗試以一個最簡單易明的方式,把有關藝術界的一些最普遍的誤解,以及藝壇中的一些主要單位和人物,及其角色逐一和觀眾講解。

伍常:拍賣行如何 against the odds?

美國著名藝術收藏家 Jarl Mohn 就曾經在最近的一個媒體訪問中說過一句不能再對的話:「所有出錢買藝術品的人都是英雄!」所以儘管今年全球經濟前景不甚明朗,當看見 1 月在台北藝術市場的買氣還是看似不錯的時候,不少行家都大概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可能還得要提到佳士得拍賣行。在 2 月 7 日,佳士得就公佈了 2018 年的全年拍賣成績和報告,當中有不少數據和趨勢,或許值得喜歡經濟數據分折的朋友參考。

伍常:人工智能藝術的時代來臨?

回顧去年 10 月底我們在台北舉行的「水墨現場」首發記者會,我們向在場觀眾介紹了香港藝術家黃宏達和他開發的全球首位人工智能水墨藝術家 A.I. Gemini,並展示 A.I. Gemini 初次實驗創作的人工智能畫作。同月,一件由法國創作團隊研製的人工智能合成畫作,在世界的另一方紐約佳士得拍賣行以高於拍賣估價 45 倍的價錢成交。這兩件本來毫無關連的事件,彷彿預示了不論是西方當代藝術抑或是華語文化圈主流的水墨藝術,已經開始迎來一個全新的時代。

伍常:談「鄧永鏘幻象」

「品味」兩個字,一如藝術,從來都最難搞,也不太好說,因為它不像坊間任何學科/學問般可以單憑個人努力速成,或畀錢拜師上堂便可獲取。先要看你天生個人性情中有沒有這種東西,其次看有沒有緣分,再看就是你有沒有足夠的聰明和堅持,去從不斷的 trial and error 中逐步提升自己對 stylishness、elegance、beauty、charm 的觸覺和品味,使之愈來愈 sophisticated……

伍常:東坡何價?

為何一件講到是「有今生無來世」的中國千年藝術文明遺產,會在現今的二手市場成交中及不上一個外國在世藝術家?蘇東坡公認為過去一千年來最偉大的文人書畫家,當我們已經出到中國藝術史中的「無敵王牌」去與西方當代藝術家 PK 抗衡時,竟然都要輸足幾個馬位,何解?

伍常:從香港的藝術文化貿易逆差談起

如果說,香港是一個極度西化的藝術市場,相信不會有太多人反對的。但是,這樣的「成功」,長遠而言也不是沒有其隱憂之處的:這種單向式的藝術交流(實則可能是填鴨式「灌輸」)所帶來的文化貿易逆差,以及因此而老是常出現的一些帶著「東方主義」式想像的西方當代藝術作品,是值得關注的。

伍常:如何成為一個藝術專才?

自從筆者出來自立門戶後,這些都是我經常會收到的查詢:有的是對本來高薪厚職的工作感到「苦悶」,希望可以在看似「幾好玩」的花花世界藝術圈尋找新工作意義;有的則是完全「亂入」的以為或恃著有個文化研究/藝術史學位,就可以理所當然地取得入行的資格;有的更搞笑的應徵者甚至是完全對藝術零興趣 + 少接觸 + 冇 sense 屎,但都夠敢走上來應徵的…… 真是乜人都有,大開眼界。

伍常:在 AI 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最近,不少朋友都正在追看以色列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 的全球暢銷著作「21 世紀的 21 堂課」,當中有一部分提到「科技顛覆」將會為人類的生活帶來的可能改變,其中有一點筆者覺得頗有意思的,也在此湊熱鬧分享一下。在人工智能的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伍常:人無收藏癖不可與交

常言道:「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每個人都應該培養一種興趣的。筆者的個人經驗是,藝術品就像音樂一樣,往往可以在你的人生低潮時給你一點鼓勵,給你一些支持。而藝術收藏更是一個不斷地為我們大開眼界的旅程,讓我們結識來自不同地方/界別的志同道合朋友(無論是在世的還是已故的),令生命從此不一樣地精彩,不再孤單。

伍常:從蘇東坡的億元傳世畫作說起

「魅力無邊、創意無限、卓爾不群」,是林語堂給蘇東坡的評價。他曾說:「在中國,一提到蘇東坡,總會讓人露出真摯而欽佩的笑容。」小時候,可能因為只是十分單向或平面地閱讀蘇東坡的文章字句,對於別人對蘇東坡的這種敬愛之情,坦白說沒甚麼「共鳴」。及至後來開始學習和研究中國書法和繪畫,逐漸迷上蘇東坡以及一切與之有關的人與事,包括藝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