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

|共39篇|

Percy Leung:英國人與口罩(下)

既然這麼多英國人都不願意佩戴口罩,願意的又不懂正確使用及處理,那倒不如不要再強迫市民去遵從此十分有益卻甚為無效的法律。將口罩隨地處置、拿來當玩具玩耍、交換或胡亂佩戴等愚昧行為,其實充滿無數的衛生風險,亦隨時影響他人的健康及生命安全。

Percy Leung:香港賽馬會越洋轉播的馬匹譯名

由於參賽馬匹全是外國的佳駟,香港賽馬會將每一匹馬的英文名字譯成中文,供馬迷參考。大部分的譯名都非常合適貼切,但很多與音樂有關的馬匹名字,卻有著頗為奇怪及不恰當的譯名,古典音樂作曲家的名字及技術詞彙,尤其考驗了香港賽馬會的翻譯員。

Percy Leung:傳奇音樂評論家

而對我啟發最深、徹底改變了我對古典音樂看法的老師,並沒有教導我演奏樂器,而是教導我一個相對模糊的音樂學術分支:音樂評論(Music Criticism)。此英國人是被公認為亞洲最優秀,最具洞察力和最具影響力的音樂評論家之一,名為岳勵華(Sam Olluver,音譯)。

Percy Leung:太有原則的指揮

為了感謝樂手對我的支持,我設計了一張 5 頁長、充滿多首不同時期樂曲的問卷,讓他們選擇新學年的表演曲目。令我驚奇的是,歷任每位指揮也沒有徵詢過樂手的意見,此著重民主的選曲方法對樂手來說,竟然是甚為新鮮的概念。

Percy Leung: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

當我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已深深地戀上了常常在家播放的貝多芬「第八鋼琴奏鳴曲」(又名「悲愴」奏鳴曲)。此三樂章的樂曲充滿優美的旋律、激昂的節奏,以及古典時期的特色,自 18 世紀末到今天都被廣泛認為是貝多芬的其中一首曠世巨作。熱衷於古典音樂的我仍然牢牢地記著我分別彈奏此樂曲的三個樂章的故事……

Percy Leung:柏林愛樂樂團新體驗

2019 年 9 月是我在柏林作為訪問學者的最後一個月,有幸獲邀出席兩場柏林愛樂樂團的音樂會。我自 2018 年夏天來到柏林,期間幾乎看遍所有柏林愛樂的演出,自覺了解這支交響樂團的獨特與優越之處。不過,看完這兩場演出,方知自己實在大錯特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