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cy Leung

|共33篇|

Percy Leung:香港賽馬會越洋轉播的馬匹譯名

由於參賽馬匹全是外國的佳駟,香港賽馬會將每一匹馬的英文名字譯成中文,供馬迷參考。大部分的譯名都非常合適貼切,但很多與音樂有關的馬匹名字,卻有著頗為奇怪及不恰當的譯名,古典音樂作曲家的名字及技術詞彙,尤其考驗了香港賽馬會的翻譯員。

Percy Leung:傳奇音樂評論家

而對我啟發最深、徹底改變了我對古典音樂看法的老師,並沒有教導我演奏樂器,而是教導我一個相對模糊的音樂學術分支:音樂評論(Music Criticism)。此英國人是被公認為亞洲最優秀,最具洞察力和最具影響力的音樂評論家之一,名為岳勵華(Sam Olluver,音譯)。

Percy Leung:太有原則的指揮

為了感謝樂手對我的支持,我設計了一張 5 頁長、充滿多首不同時期樂曲的問卷,讓他們選擇新學年的表演曲目。令我驚奇的是,歷任每位指揮也沒有徵詢過樂手的意見,此著重民主的選曲方法對樂手來說,竟然是甚為新鮮的概念。

Percy Leung:貝多芬的「悲愴」奏鳴曲

當我還在媽媽肚子裡的時候,已深深地戀上了常常在家播放的貝多芬「第八鋼琴奏鳴曲」(又名「悲愴」奏鳴曲)。此三樂章的樂曲充滿優美的旋律、激昂的節奏,以及古典時期的特色,自 18 世紀末到今天都被廣泛認為是貝多芬的其中一首曠世巨作。熱衷於古典音樂的我仍然牢牢地記著我分別彈奏此樂曲的三個樂章的故事……

Percy Leung:柏林愛樂樂團新體驗

2019 年 9 月是我在柏林作為訪問學者的最後一個月,有幸獲邀出席兩場柏林愛樂樂團的音樂會。我自 2018 年夏天來到柏林,期間幾乎看遍所有柏林愛樂的演出,自覺了解這支交響樂團的獨特與優越之處。不過,看完這兩場演出,方知自己實在大錯特錯!

Percy Leung:柏林的新音樂時代

兩個樂團演奏的交響曲同時表達了愛、友誼及在社會中互相扶持與融合的重要性,而我絕不相信這只是巧合。或許,全球的政客都應該觀賞一下這些交響樂曲,了解一下如何重新團結支離破碎而二元對立的人文社會。

Percy Leung:香港小交響樂團下任音樂總監 —— 最佳人選

我曾表達過我對香港管弦樂團過度依賴非本地音樂家的不滿。而小交響樂團作為香港最「本土」的樂團 —— 有一位本地音樂總監、一位本地總裁、和大比例的本地音樂家 —— 為了延續樂團的傳統,也必須將下一任音樂總監委任給本地音樂家。

Percy Leung:搶購柏林愛樂門票

柏林愛樂樂團於 1882 年成立,至今只委任過 11 名首席指揮。新任首席指揮的就職演出,一直以來都是古典音樂界的盛事,並常吸引全球關注和廣泛媒體報道。音樂會將於 2019 年 8 月 23 日舉行,演奏樂曲將會是伯格的「露露」組曲,以及曠世鉅作「貝多芬第 9 號交響曲」。

Percy Leung:維也納噪音音樂廳

兩個月前,2019 年 4 月,我再次到訪這個知名的音樂廳,觀賞維也納愛樂樂團(由尼爾森斯指揮)的全貝多芬演出。這毋庸置疑是我經歷過最難忘及最令人失望的演出。事實上,以往我的耳膜從未持續地被如此超出想像,且不悅耳的聲音所轟炸。

Percy Leung:幾乎沒有香港人的香港管弦樂團

雖然港樂在過去數年的進步和轉變確實令人鼓舞,但此香港樂團卻愈來愈倚賴非本地樂手。港樂現時有 98 名全職樂手,但只有 18 名是在本地出生的香港華人;其他的 80 位音樂家均來自五湖四海,包括佔樂團最多席位的 33 名中國內地樂手。此「本地樂團只有少量本土樂手」的情況,在國際古典音樂界是十分少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