鴻若遠 落花流水

|共65篇|

鴻若遠:移民的阻滯 —— 洗牙與吸塵

跟移民外國的朋友茶敘,談到在海外最懷念的,不少人會說是香港的醫療制度。在歐美國家,醫療確實是個重要問題。跟朋友聊起,雖然北美等地的醫療保險,一般醫療都有包含在內,可是牙齒保健卻是另一題目。而一些早年在海外當牙醫的華僑朋友亦說出一個問題,美加確實是有牙齒保險的保障,但普遍來說,行業為了向保險公司收取費用,都會把價錢訂得特別高⋯⋯

鴻若遠:養紙狗現象 —— 在制度反抗無望下的精神勝利

近日多個國內媒體報道,自 2020 年開始,中國疫情防控嚴緊,限制了不少大學生在校園內的活動範圍,校園的宿舍生活本已固定規律,在疫情下就更枯燥乏味,在此種種壓抑下,學生既不能外出玩樂,也沒甚麼社交活動,便流行起廢物利用,拿購買食物剩下來的紙盒,用美刀工和顏色筆做出不同形狀的紙盒狗,放到宿舍門口,在晚上防疫解封時,更拖著它們到操場溜狗,互相比拼狗隻的造型。

鴻若遠:「富豪谷底求翻身」—— 不同階段用不同方法

坦白說,這 2 年風雨飄搖,狂雨暴至,大家在風浪中掙扎已不容易,也因而錯過了不少好的電視節目,到回頭靜下來時,才發現這些沒看過的好節目,竟是在 2019 年推出。就像筆者發現 Discovery Channel 的「富豪谷底求翻身」(Undercover Billionaire)時,也驚覺這 2 年多的日子,恍如一場夢。當然,每個人對夢的定義都不同。

鴻若遠:細思極恐 —— 當四小龍蛻變成青頭龍

早前網上瘋傳著一組照片,一個指示前往青龍頭的中英文路牌,中文名字由「青龍頭」錯變成了「青頭龍」。被網民嘲笑其製作粗疏,還附上另一張照片,見一名身穿反光衣的警員,不知道是正在貼上,還是要把中間一字撕下來。但從警員戴著口罩可知,應該是這近年發生的事,而不是舊圖重溫。

鴻若遠:「Bo Burnham:我的隔離日記」—— 無氈無扇也能變

許多創作人都喜歡用各種外在因素來解釋自己的創作不濟,要不是成本不足,就是外在環境影響,甚至推說到作品推出時的天氣和各種外在環境。當然,現今的疫情是對作品不受歡迎最完美的解釋。創作限制固然存在,但並不像大家想的那麼大。關於這點,讓筆者想起去年 Netflix 的一個喜劇節目「Bo Burnham:我的隔離日記」(Bo Burnham:Inside)。

鴻若遠:到底要花多少個億,創作才能走向國際?

一個這樣遙遠的二戰題材,一點日本元素都沒有,但日本人還是有這個氣度和眼光,花上數年時間,把它繪成日系漫畫出版,也沒刻意加入日本角色,在裡面來爭取日本讀者的認同感。有的只是把俄語對白翻譯成日語,以及把當中蘇聯人的角色畫得稍微日系化。

鴻若遠:「機器人:英雄不會死」—— 不打國際線,自己土地自己守

故事在民族討論中也帶出了一個問題,就是你看似很重要的問題,其實在外國沒多少人關心,所以你自己的價值觀,就得由你自己來堅守,你可以希望別人聲援,卻別奢望別人會來拯救。如果你是這 2 年才睡醒,開始留意政治和國際新聞,這個電影很值得找來看看。

鴻若遠:「獸獵」—— 觀眾進場就是為了看獅子吃人

只是這種雙線並進的驚慄片手法,雖說正常,但「奪命狂鯊」進題快,前事心靈傷痕交代後,很快就進到要面對外在猛獸的感官刺激。可是「獸獵」全片只有 93 分鐘,卻花了近半小時去講述男主角喪妻,以及和女兒之間的緊張關係等前事,雖這些有助建立他們的背景,但以逃避獅子捕殺作前提的生存驚慄片來說,推展明顯過慢,讓觀眾等待太久。

鴻若遠:熱浪的解救配方 —— 讓紐約圖書館蔦屋化

天氣酷熱,走進圖書館會是個好選擇,好像地標的紐約圖書館,就有不少遊客進去朝聖參觀。可是其宏偉的結構,有時莊嚴得讓人卻步。因此紐約圖書館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租下正館附近一個商業地段的轉角位置,把圖書館伸延至此,並採用像日本著名的蔦屋及台灣誠品之模式,把圖書館和咖啡室混合一起。

鴻若遠:「災後五日」—— 點揀都輸的兩難抉擇

今年 8 月,Apple TV+ 推出了「災後五日」(Five Days at Memorial)的劇集,它是根據曾獲普立茲獎「調查性報道獎」得主 Sheri Fink 的作品「在紀念醫院的 5 日:風災重創醫院中的生與死」(Five Days at Memorial: Life and Death in a Storm-Ravaged Hospital)所改編。

鴻若遠:「鐵血戰士:狩獵追擊」—— 侵襲 B 級驚慄片的左派覺醒,到底是個短暫疫情,還是長期風土病?

去年得知「鐵血戰士」會開拍前傳「鐵血戰士:狩獵追擊」(Prey),又看過網上預告後,剎那又重燃希望。故事追溯回首集的前 300 年,講述外星怪獸(鐵血戰士)首次入侵地球,在北美洲遇上彪悍原住民,於高科技和原始的作戰中互相廝殺。

鴻若遠:「全面失控:1999 胡士托音樂節」—— 解構完美風暴形成原因

1969 年提倡愛與和平的胡士托音樂節(The Woodstock Festival),是音樂史上,甚至是美國史上的一個重要活動。當年的倡議者一直希望重辦,1994 年嘗試過,卻不太成功,1999 年找來娛樂公司老闆投資,在紐約附近的羅馬市,一個舊軍事基地進行,結果 3 日的音樂會,最後演變成大型騷亂,以災難結束。

鴻若遠:「消失的劫機者」—— 對未知的執迷

如果你是那種非要得到答案的人,在看畢這套紀錄片後,恐怕只會讓你更心癢癢。因為到最後,它並沒有增加到對某一個嫌疑犯的肯定,反而增加了各種可能性的聯想,讓你糾纏上一段長時間。但這個不正是我們喜歡懸案的原因嗎?

鴻若遠:比電影更迷人的故事 —— 談論電影的起源

短片就像一段影像的散文,配合著看,雖然你沒有在那個美國小鎮成長,但也會讓你想起,到底當年看「大白鯊」的時候,自己身處哪裡,以及跟誰去看。在串流平台氾濫的年代,雖然我們追逐著最新的美劇或電影,但有時候透過一些講述老電影的新節目,從而回憶一下舊事的美好,也算是新香港的一種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