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 末日風情畫

|共345篇|

Moyashi:不戰鬥的話,就無法活下去

如果文化作品是反映社會現實的一面鏡子,2000 年代日本的生存遊戲訴說了一群沒有夢想也沒有目的的年青人,不得不面對現實,在衝突下抉擇的過程。而韓國的魷魚只用了一集時間就齊人再開始遊戲,這個過程是給觀眾適應的,因為角色們根本不需要額外的理由,生活本來就是戰爭。

Moyashi:超人失去了一切,廣電局證實了這個消息

「超人迪加」突然在中國大陸的播放平台下架,官方雖然沒有給出正式答案,但廣電局翌日貼出聲明,說「要抵制含有暴力血腥的動畫作品」。我們先把「特攝是不是動畫」的哲學問題放一邊,這個間接的回應也許預示了繼遊戲後,下一個被國家的鐵槌打中的是動漫產業。

Moyashi:那股對歷史科普的熱情

社交媒體上的歷史專頁漸漸增加,追蹤人數也明顯地增加。當然大家最喜愛看的還是 5 分鐘內可以看畢的短文短片,長篇大論始終都是趕客的,但「歷史科普」明顯成為了有市場價值的玩意。因為在亂世當中,歷史的話語權是值錢的。誰控制了歷史的書寫,就控制了記憶的構成,也就控制了對現實的理解。

Moyashi:愛國無罪

在新中國,「愛國」是唯一被允許的情感宣洩理由,而「反日」是政治現實中最保險的宣洩方式。所以為甚麼地方電視台拍那麼多抗日劇,數量多得不合情理,手撕日本兵之類的劇情也不合情理。但無論多不合情理,這也是最政治正確地讓情緒及想像力起飛的方式。

Moyashi:那個承諾的 100 天後結局

「100 天後會死的鱷魚」在去年成為一時網絡熱話後,各種「100 天後 XXX」的故事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另外也有些「365 天」之類的變體,但總體也是一開始在標題告訴讀者結局,再寫中間的故事。可能有人說這不就是倒敘法?小學寫作課早就學過了,有甚麼出奇?出奇不是在於已經決定好結局,而是已經決定的結構。

Moyashi:爆機自由仁 —— 從現實的那邊看過來(下)

如此一來,主張 AI 擁有自主性的「爆機自由仁」並非電子遊戲版的「真人 Show」,反而是「LEGO 英雄傳」的真人版。當物理世界能夠從虛擬世界中獲取養分,塑造屬於新世紀的真實性;虛擬世界同樣可以透過感官的再現,轉化成物理世界的資訊和經驗。

Moyashi:爆機自由仁 —— 從現實的那邊看過來(上)

(注意本文有劇透)被閃光特效轟炸完,走出電影院的你,或者會覺得這個故事新奇得來又有點似曾相識。是不是有點像「挑戰者一號」中的遊戲角色,拿到「X 光人」的真實眼鏡後,穿越到「真人 Show」的世界裡,來一場「22 世紀殺人網絡」式的冒險?

Moyashi:進化與侵略可以是同一回事

你以為「三一萬能俠」是對抗外星侵略的故事,但其實是一個地球人侵略外星的序章。那些遠渡來到地球的侵略者,原來是拯救宇宙無數生命的尖兵,反而地球上的猴子拿著自己都弄不懂的武器亂揮。人類自以為是八國聯軍來針對自己,豈料實情是自己把對外侵略當成進化,擅自把宣戰說成自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