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 末日風情畫

|共301篇|

Moyashi:亞視式奧運

另一個對奧運充滿信心的是香港政府,日前突然宣佈已經用公帑購入轉播權,交給電視台播放。然而從形勢來看,取消的機會還是滿高的,即使電視台今天開始準備節目,仍可能白幹一場。作為應對方法,筆者想起已經作古的亞視(雖然還有個續命的網台)在 2013 年之際的創舉:重播煙花。

Moyashi:要在互聯網完全刪除一樣東西是有多困難?

直接把答案寫在開頭,是非常極度困難的。有多困難?你可以問問陳冠希、阿嬌,還有張柏芝。當年在討論區交的「朋友」,許多到今天還是一呼百應。基本上,任何事物只要曾經在網上出現,都可以假定會半永久的存在。為甚麼是「半」永久?始終人類不會永久存在。

Moyashi:如果敏感詞也有系譜學

將來史家研究我們今天的經歷之際,說不定會在「言論自由」的條目上苦惱。以言入罪當然是史證,用敏感詞打擦邊球都可以是一種監控的側面證據,但當大眾學懂自我審查是活命的條件,「言論」本身根本不會出現。如果要寫一部「敏感詞的系譜學」,那些「從一開始就不會說出口的東西」又怎樣寫?

Moyashi:如果真的要補回哥斯拉系列,應該如何開始?(千禧篇)

系列中每部作品的風格都相差甚遠,如果不是因為製作年份的區隔,其差別之大,根本不足以被歸為同一系列。當中既有強調哥斯拉作為天災的恐怖,也有側重戰鬥的華麗,甚至有回到怪獸大混戰的傳統。因為風格差異太大,所以根據個人口味,評價可以完全不一樣。

Moyashi:如果真的要補回哥斯拉系列,應該如何開始?(昭和篇)

昭和系列以兩部名留青史的驚慄電影為始,開創了各種符號語言的使用及製作方式。之後靠著「哥斯拉」的資本不斷以新角色及混戰作招徠,即使粗製濫造,也吸引了一定數目的兒童觀眾。然而電視媒體普及後,哥斯拉的吸引力也大不如前。經過一番掙扎後,以兩部佳作收結,即使總體集數有好有差,也算是一個光彩的系列。

Moyashi:菠蘿民族主義

到底台灣稱呼的「鳳梨」是否等於香港的「菠蘿」?兩者外觀相似,味道又說不出有差很多,感覺可以是同一個東西。然而細節地方又有明顯的分別,而且產地水土又不同,難道不可以算是兩個不同的品種嗎?話說回來,我們正在討論的是「鳳梨」還是「中國人」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