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立 中距離日本

|共31篇|

夕立:演員可不可以做回普通人 —— 以偽紀錄片打出天下的平成深夜劇

東京電視台在 2015 年初,靠著偽紀錄片「山田孝之的東京都北區赤羽」一舉成名。在此之前,很少電視台會拿整整一季時間播放此類節目,因為其戲劇張力比一般電視劇薄弱,又會被看慣劇情片的觀眾視為不專業,「唔知睇緊乜」。

夕立:當「去一次沒有計劃的文青旅行」變成綜藝節目

在日本,單純以遊戲作弄嘉賓的節目已經買少見少;取而代之的,是這種具偶發性設計的真人騷。它既沒有「生還者」般殘酷,稍有挑戰的節目設計又能夠逼迫出嘉賓的真性情。這種節目是否符合胃口頗大的香港觀眾尚未可知,但少少緊張,多多悠閒,正是平成年代後綜藝的其中一個走向。

夕立:東北畫可否代表日本?—— 東日本大地震後的日本藝術

311 東日本大地震至今發生已經將近 10 年,由於日本特殊的核災背景,由地震所誘發的福島核洩漏,反而變成了日本給世界的第二印象,正如當年的切爾諾貝爾核事故一般。日本東北長久以來被忽視的文化位置,反而因這次災難獲得注目。

夕立:フワちゃん 為何成為了 2020 年日本娛樂圈文化的象徵?

2020 年度日本的「新語.流行語大賞」中,除了過半數與肺炎有關的詞語上榜外,還有兩個詞語與娛樂圈文化有關,分別是韓劇「愛的迫降」,以及 YouTuber 兼搞笑藝人「フワちゃん」。就數字而言,フワちゃん 本身在頻道的更新頻率並不高,在電視出演增多後更顯著減少;也不如其他從 YouTube 轉戰電視的美男美女般靠樣生存,到底她是怎樣生存到現在?

夕立:夏帆 —— 逝去青春換來的爆發力

從短篇電視劇「預兆 散步的侵略者」(2017 年)起,夏帆的演技開始流露出相當適合恐怖片或文藝片的無力、憔悴,備受壓抑的氣質,但具有相當自我行動力及瞬間爆發力的角色。換而言之,這與在青春劇中的固定形象不同,講求突出轉變的角色,挑戰夏帆的演技。

夕立:討厭中國還是要學學中國 —— 「智能都市」的誘惑

正如香港拉倒的「智慧燈柱」,智能城市必須允許個人資料互通,以便更有效率地管理城市,並提高工作效率,若推進到極致就會像內地城市的監控系統。在私隱備受重視的日本,此法案當然會受到質疑。

夕立:日文「大丈夫」的世代差異

在日本,「大丈夫」這詞語可謂世代差異的縮影:30 歲以下與更年長的世代對這個短語的理解截然不同。譬如說在便利店買東西時,店員會問顧客是否需要膠袋,年輕一代(包括筆者)通常會回答「大丈夫」作婉拒。不過在這個語境中,「大丈夫」可以同時表達「需要」與「不需要」兩種可能性。

夕立:偶像女團的自省與自白 —— 談歌詞中的偶像人生

乃木坂 8 年前成立到現在,姐妹團體欅坂亦踏入第 4 年,當然不乏成員對「偶像女團」人生反思的自白歌曲。這種歌曲每每唱來有血有淚,通常講述某些成員的處境。這種歌比不少主打歌,主要歌頌偶像的光明面、鼓舞聽眾、歌頌人生光明面的歌曲要賺人熱淚,更使支持者對這些成員的處境感同身受,使死忠們更熱烈地擁護打負方戰、正在苦難中掙扎的她們。

夕立:百合女團的必然與偶然(上)

前文提到「女團」各成員皆有必要在綜藝節目中建立自己的「人設」。與此同時,「人設」與真實的她們有著複雜的互動關係。握手會使粉絲與偶像的互動變多,然而人設的出現卻意味著彼此之間的互動更趨二次元化,容許動漫甚至同人誌式的幻想在女團出現 —— 當中包括了同性戀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