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趨勢

|共1939篇|

南非種族隔離時代:抵制行動打破「白色經濟圈」

自 1948 年「種族隔離法」生效,南非黑人遭受的制度歧視壓迫不斷。1983 年白人政府「讓步」,籌組三院制議會,被同年成立的南非民主統一戰線(UDF)批評是白人政府分而治之的扭曲讓步。1985 年,UDF 協調以杯葛方式,抵制白人以及跟種族隔離政權合作的黑人所擁有的商店,要求讓南非黑人享有完全公民權。

治安真空:教會組義工抓捕黑警

治安真空是犯罪學其中一個特別議題,當一些失敗國家,政府因為天災人禍,而沒有能力提供正常警察服務;又或者因為貪污腐敗而令紀律部隊認受性破產,就會出現治安真空。澳洲國立大學的特聘榮譽教授 John Braithwaite 和博士生 Naing Ko Ko 今年在犯罪學期刊 Policing and Society 發表文章,透過緬甸克欽邦浸信會抓捕毒販和涉毒警員的例子,呈現出另一種治安真空、人民自救的想像。

黑天鵝愈多愈有助於就業?

美國馬里蘭大學經濟系教授 Nuno Limão 的研究指出,貿易政策中的不確定性本身就會形成一道貿易障礙;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生產力、創新和企業家計劃研究人員 Nicholas Bloom 則是從各種管道研究並發現,不確定性不僅是經濟衰退的肇因,往往也是後果。不過,就在這個黑天鵝滿天飛的年代,「不確定性」的負面效應是否真的會帶來下一次的全球經濟衰退與大規模裁員?這恐怕更類似於一個心理學問題。

司法抗爭:當獨裁者被判謀殺罪

在獨裁國家,很多時所謂法治,就是「依法治國」(Rule by Law),政府以法律作為管治工具,而不是自由主義中,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Rule of Law)。可是,有人依然會寸土必爭,在法律體制內嘗試進行周旋。在南美洲小國蘇里南,奇蹟就發生了。該國現任總統鮑特瑟,被控 1982 年專政期間,非法殺害 15 名異見人士,終裁定罪名成立,判囚 20 年。判刑時,這名殺人犯總統還身在北京,被中南海奉以上賓之禮。

【英國大選】年輕選民將再次成為關鍵?

英國 2017 年大選,海量新登記的年輕選民成功令工黨議席大增,導致第一大黨保守黨無法在國會中取得過半席位,結束壟斷狀態。2019 年 12 月 12 日,英國大選將提前進行,以儘快解決僵持不下的脫歐問題。兩年過去了,年輕選民有增無減,英國國會或再次迎來巨變。

邱吉爾一個決定,改變石油命運?

20 世紀共發生過 3 次石油危機,部分國家經濟步入衰退;早前沙特阿拉伯油田受襲後,油價亦即時上漲。石油和全球經濟發展可謂「相輔相成、唇亡齒寒」,但在石油最初被發現的時候,市場上竟乏人問津。從「可有可無」到「不可或缺」,石油的地位是怎樣轉變的?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天堂、完美、模範……「烏托邦城市」的下場

北韓三池淵郡(Samjiyon)的大型翻修項目近日竣工,領袖金正恩出席剪綵儀式,宣告「有社會主義特色的烏托邦」正式落成,朝鮮中央通訊社更稱讚其為「現代文明之典範」。「烏托邦」解作「完美國度」,回顧近代歷史,不少社會主義國家都曾建設類似的城市,但它們最後都面臨不完美的命運 —— 瓦解。

【英國大選】「洗樓」能助工黨翻身?

「橋唔怕舊,最緊要受。」此話放到大英帝國,同樣行得通。英國國會大選在即, 保守黨固然出盡法寶,務求守住執政地位。不過「經濟學人」報道,工黨有機會搶佔部分地盤,靠的卻是至為傳統的「洗樓」大法。在這個連種票都用社交媒體的年代,黨員仍用拍門方式,與遊離選民促膝長談,或在支持者的門窗貼海報。

「警察行為獨立辦公室」:英國的監警部門發展史

不少香港人連日高呼,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察暴行。即使監警會的國際專家組,都質疑監警會「權力及獨立調查能力不足」,然而政府一再拒絕,指現行制度足以處理有關「個別警員」的投訴。由於警隊的權力很大,一些先進民主國家很重視對警隊的制衡和監察,英國去年便進行監警部門的大改革,成立了「警察行為獨立辦公室」 (Independent Office for Police Conduct)。

顛覆權力的網絡

知名歷史學者 Niall Ferguson 所著的「廣場與塔樓」,嘗試重建歷史網絡,點出「網絡」對歷史發展的影響力不下於階級結構。書名所指稱的廣場和塔樓,可理解為作者全書兩大權力運作方式的象徵。百年過後,回首今天,或許歷史記述的不是杜林普與習近平的較量、中美爭雄角力,而是底下小城百萬人民的騷動,怎樣透過網絡互相連結、壯大,與追求自由的不懈渴望。

偽民主的國度,人民將「奉陪到底」

今年 4 月,高齡 82 歲的阿爾及利亞時任總統布特弗利卡在輿論壓力下正式辭任,結束 20 年領導者身分。12 月 12 日將為新一屆大選投票日,23 名候選人當中最終只有 5 人「入閘」,而且均為布特弗利卡的舊下屬或支持者,民眾質疑他們是前總統的傀儡,所謂的民主選舉不過是「掛羊頭賣狗肉」,於是再度上街抗議,要求他們全數退選,否則罷絕投票。

為何古巴政府樂意引入美金?

上網搜尋古巴的旅遊資訊,往往會彈出一系列溫馨提示,指古巴有兩種貨幣之分,本地人用「古巴披索」(CUP),遊客則用「古巴兌換披索」(CUC)。又有說在當地用美元會被「罰款」,兌換時要徵收 10% 手續費云云。不過「經濟學人」發現,在古巴消費,(似乎)還是美元好。

植樹的政治

氣候變化日益加劇生態危機,應對方式依國而別,其中植樹可能是最常見的做法:聯合國著手在亞非籌劃 50 萬公頃城市森林;非洲多國聯手種建 8,000 公里「綠牆」;巴基斯坦「樹海」計劃承諾 5 年內種 100 億棵樹,印度則是 2017 年一次造林活動半日內就植下 6,600 萬棵;緬甸用無人機植林;中國聲稱造林計劃「綠色長城」40 年內植樹量超過 660 億;等等。植林可能普遍,但並非毫無爭議。不少論者指出,此類環保政策有時成效有限,有時更具政治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