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趨勢

|共2572篇|

增稅反而少收稅:拉弗曲線斷定國之生死?

2 月 24 日,財政司司長陳茂波宣讀今個財政年度的「財政預算案」,當中包括多項備受爭議的政策。除了發放電子消費券,政府也將大幅增加股票印花稅 3 成,即日引發股市震盪。有股評人批評此舉影響市場氣氛,港交所也對政策表示失望,而政府就估計措施會每年額外帶來 120 億元收入。加稅看似會增加庫房收入,但其實並非必然,經濟學入門課就有所謂的「拉弗曲線」(Laffer curve)。

認定種族滅絕後,關鍵在冬奧?

中國在新疆是否涉及種族滅絕罪行,近期掀起爭議。繼人權倡議者與「經濟學人」分別支持或反對「種族滅絕」指控後,加拿大下議院日前通過決議,認定中國對維吾爾族施行種族滅絕。此後會有甚麼發展?年輕時代為不列顛共產黨成員,現為「泰晤士報」專欄作家的 David Aaronovitch 認為,各國對 2022 北京冬季奧運會的取態,會是接下來的重點。

10 年後,他們迎來轉型正義第一步

受阿拉伯之春影響,敍利亞民眾在 2011 年年初組織反政府民主運動。運動最終演變成武裝衝突,內戰局面仍持續至今。根據敍利亞人權觀察站的數據,10 年來已有逾 387,000 人因此死亡,數字甚至不包括估計死於監獄酷刑的 88,000 名平民,期間投身政權機器、虐待平民甚至殺人者,一直未有得到應得懲罰。不過,皇天不負有心人,逃到德國的前情報人員最終被捕,因涉及反人類罪行,日前被當地法院判處監禁 4 年半。這宗案件,令受害者看到公義終能伸張的希望。

長達半個世紀菲共叛亂會邁向終結嗎?

在上世紀 5、60 年代,菲律賓曾經被視為亞洲最發達的國家之一,僅次當時的日本。然而到馬可斯獨裁年代,菲律賓政府長期貪腐,80 年代政治環境極為動盪,國家也走向衰落。雪上加霜的是,菲律賓一直處於漫長的分裂狀態,曾長年得到中共支持的菲律賓共產黨在 1969 年發動叛亂,至今逾半世紀。東南亞政治專家 Jack Broome 近日就在「外交家」雜誌展望菲律賓和平進展。

氣候極端的下一個戰場:法庭(下)

近年來,環保人士和投資者對歐洲石油巨頭施加愈來愈大的壓力,要求它們為自己對氣候變遷的損害承擔更多責任。這迫使石化業採取初步行動 —— 從投資低碳技術和綠色能源,到宣佈目標淨排放為零。但在外界對石化業審查力道不斷提升的同時,疫情摧毀了業者財務狀況,威脅它們轉型的能力。

氣候極端的下一個戰場:法庭(上)

5 年多前,荷蘭在一項迫使其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官司中敗訴。這是法律首度強迫政府就氣候變遷採取行動,並在 2019 年得到上訴法院支持,意味著荷蘭當局需要減少的碳排放為 1990 年排放量的 25%。如今,在 2015 年打贏該起官司的律師 Roger Cox 有了新的目標 —— 蜆殼公司(Royal Dutch Shell)。

編採自主的公營媒體,如何遭普京清算至解體?

特區政府上週發表檢討報告,批香港電台「問責意識薄弱」,又撤換廣播處長,編採自主恐怕成歷史。同樣以調查報道見稱的「俄羅斯新聞社」(RIA Novosti),曾經包容政治異見而成功建立公信力,奈何 8 年前遭普京頒令清盤,重組後信譽不再,改由仇外反美的官方喉舌監管,近年更頻頻因散播假新聞而聲名狼藉。

成功專制國度媒體範例

2 月 19 日,政府公佈廣播處長梁家榮提前半年解約,民政事務局副秘書長李百全將接替職位。同日,政府公開「香港電台管治及管理檢討報告」,批評該台問責意識薄弱,整個編輯管理制度存在缺失。有傳媒估計,政府這次空降舉措是要清算港台,編採自主將成疑問。在未來,港台或會由以往英式公營廣播精神,慢慢走向專制威權的廣播模式。

Facebook 與澳洲之戰,將決定傳媒業未來

昨日起 Facebook 屏蔽所有澳洲傳媒製作的內容,反制澳洲政府立法,強制科技巨頭就分享當地傳媒資訊付費,被澳洲政要批評「行徑有如北韓獨裁者」。近年各地都有投訴指,傳媒投資製作內容後,Facebook 和 Google 作為中介平台卻盡得多數廣告收益,今次澳洲立法便試圖保障本地傳媒行業,能否迫使科技巨頭就範,勢必左右各國未來的監管方向。

埃塞俄比亞人道危機,又一位和平獎得主的考驗

去年 11 月起,埃塞俄比亞聯邦政府,與北部提格雷地區爆發軍事衝突。聯邦武裝部隊與「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簡稱提人陣)的衝突至今已構成人道危機。然而,昔日主導國家政壇的提人陣,為何今日淪為打擊對象?2018 年獲諾貝爾和平獎的總理阿比(Abiy Ahmed),又是否繼昂山素姬後,另一個令人「跌眼鏡」的和平獎得主?

從親軍方僧人,看緬甸佛系政治傳統

緬甸軍事政變以來,全國各地抗爭持續,當中不乏僧人身影,但其實親軍方的僧侶亦同時存在。有美國學者引用人類學研究分析,稱緬甸佛教素來是政權認受性來源,此傳統可稱作「業力王權」(Karmic Kingship),與現代民主觀念存在落差;軍方近年既打壓異見僧侶,又借羅興亞問題煽動佛教民族主義,成功以「護教者」姿態拉攏少數親軍方僧人。

後杜林普時代:阿富汗和平進展的前景

到 2 月 20 日,杜林普就正式離任一個月。這一個月內,世界局勢已產生了很大變化。杜林普離任後,留下很多政治遺產,美國和塔利班的「全面和平協議」是其中一個最常被提及的,號稱結束長達 18 年的阿富汗戰爭,但又有人批評此舉令當地政局更混亂。2 月底將會是協議簽訂一週年,有媒體就檢討後杜林普時代的阿富汗和平進程。

無法防禦滲透的英國

據本月英國「衛報」報道,軍情五處(MI5)曾在去年認定三名中國間諜偽裝成中國新聞機構記者,並將之驅逐出境。報道同時引述消息指,軍情五處近年一直向政界施壓,要求他們更關注中國的活動。「經濟學人」前資深編輯、美國智庫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nter for European Policy Analysis,CEPA)資深研究員 Edward Lucas,日前亦在「泰晤士報」撰文提醒,英國的自滿與貪婪,蒙蔽了她的雙眼,使她無法判斷外國代理人的滲透行動。

加里寧格勒:未開始已結束的俄羅斯香港

在俄羅斯最西端的城市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有一棟離奇的「蘇維埃宮」(House of Soviets)。它原應是二戰時蘇聯成功佔據德國領土的象徵式建築物,然而最終象徵的,卻是蘇維埃系統的缺陷。其建築及結構差劣,長久以來無法使用,只得淪於荒廢。42 年後的今天,地方州長終宣佈預定今年春天將之拆除,然後重建一個「換湯不換藥」的新宮。

以打擊虛假資訊之名,行打壓報道真相之實

疫症大流行之下,更加泛濫的假新聞不只愚弄人民,更成為不少國家打壓異己的藉口。根據國際新聞協會,在去年 3 月至 10 月,已有 17 國通過打擊「網上虛假資訊」或「假資訊」的新法。但很多條文廣泛而模糊,是非黑白全由政權定斷。報道「損害國家利益」的真相,可反被指為散播謠言,新聞工作者從此失去的,除了自由,更有性命。

台灣的危機,日本可幫忙?

中國以「武統」姿態,不斷向台灣施加軍事、外交及經濟壓力,美國的台海戰略部署,自然成為局勢發展的關鍵。不過,美國戰略國際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高級顧問、日本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 認為,台灣對日本的國家安全至為重要。故一海之隔的日本亦隱隱為台灣憂心,但礙於同時尋求與中國建立積極合作關係,日本正陷入能如何支持台灣的困窘中。

Clubhouse:衝破土耳其言論的天花板

在遭中國大陸封鎖之前,語音聊天社交應用程式 Clubhouse 為中港台用戶提供了一個罕有的機會,心平氣和地就香港示威、台獨、新疆西藏等議題表達立場及意見,述說彼此的真實經歷,被譽為內地言論自由的綠洲。無獨有偶,Clubhouse 近日亦因為土耳其海峽大學(Boğaziçi University)示威活動,成為當地言論自由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