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趨勢

|共1727篇|

不斷加強制裁,真的能推翻馬杜羅?

抗爭需長期作戰,但曠日持久,難免令人疲倦,招來質疑。今年 1 月起,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地位終於受到動搖,但反對陣營至今仍在抗爭,即使西方國家加入制裁,馬杜羅政府目前尚未倒台。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Charles Larratt-Smith 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認為經濟制裁無法推翻馬杜羅;即使馬杜羅倒台,由前總統查韋斯建立的腐敗制度依舊不倒。

中國傳媒滲透非洲?

歐美近年愈加警惕中國在非洲的投資,特別是「一帶一路」的基建設施。但美國智庫組織「大西洋理事會」非洲中心高級研究員 Aubrey Hruby 在雜誌「外交政策」警告,中國最大威脅不在基建,而是對非洲傳媒業的投資和滲透,試圖壟斷話語權以改善中國形象,甚至模塑當地人的世界觀。

不穩定無產階級:全球社會不安之源

放眼全球,傳統的精英政治沒落、右翼勢力興起已成定局。究其原因,不得不提全球化對世界經濟格局的影響。經濟學家、劍橋大學博士 Guy Standing 所著的「不穩定無產階級」,分析了新自由主義為經濟環境帶來的影響,對了解新一代所面對的經濟社會環境有不少助益。

為何會擠提?

持「現金至上」想法的人,可能認為只有掌握在手上的鈔票,才是真正屬於自己的錢;把現金存入銀行,賬面上雖然與手持現金無異,但畢竟成為了提款機上的數字。1929 年美國華爾街股災期間,人們愈發擔心自己存放在銀行的資產,紛紛湧到銀行擠提,翌年 1,300 多家銀行倒閉。何以一直接受存款的銀行,短時間內無法滿足擠提者的提款要求?

烏克蘭記者賭上生命,只為真相

不論是前線報道還是偵查,記者冒著生命危險工作,只為監察社會,確保公眾的知情權得到保障。但可惜的是,揭露真相、正直敢言者,往往得不到應有的保護。像在烏克蘭,做偵查報是一項危險的工作,記者慨嘆法治制度的失敗,令不平則鳴的他們一直暴露於危險之中。

埃塞俄比亞少數部族危機 —— 經濟發展的代價

正如「穩定」壓倒一切,經濟發展似乎已成為社會唯一追求。東非國家埃塞俄比亞,近年亦在追趕經濟。自 2015 年,該國與中國交通建設股份有限公司合作,在南部奧莫河平原建造一座連接首都亞的斯亞貝巴的大橋,河岸的城鎮隨之發展起來。然而,奧莫河的其他工程早已令下游河水停止流動,當地人的生活亦因此改變。

將撤銷「一國兩制」,克什米爾淪為與世隔絕的鬼國

印度日前宣佈撤銷克什米爾的「一國兩制」自治地位,同時頒佈宵禁令,中斷對外通訊,搜捕近 400 名政治異見人士,親政府武裝進駐當地,把守來往機場的主要幹道,克什米爾近乎與世隔絕。有克什米爾人幾經波折逃出生天,在訪問中透露當地最新實況。

中國民族主義消費

普通人在網上一句評論,可能已被一眾愛國「小粉紅」口誅筆伐為「傷害」中華民族感情。在商業層面,稍一不慎觸碰脆弱的民族感情,更可能惹來 14 億人的齊心抵制。為中國公司提供公關諮詢服務的 Elliott Zaagman,在澳洲獨立智庫 Lowy Institute 撰文,指中華人民的共同抵制行為由來已久,然而民族主義一旦失控,受損的不僅外國企業,中國政府本身亦可能後果自負。

土耳其政府「焚書坑儒」:清算仍未結束?

自 2016 年軍事政變失敗以來,土耳其政府銷毀超過 30 萬本來自學校和圖書館的書籍;首都安卡拉一條名為「居倫」的街道也被重新命名。200 間媒體和出版機構被關閉,其中 29 間出版社的罪名為「散播恐怖主義思想」;另有 80 名作家被調查和起訴。然而,政府的清算行動並未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