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趨勢

|共1843篇|

要在 NBA 賽場上表達訴求?關鍵在衣著

NBA 季前熱身賽轉眼結束,美國當地時間 10 月 22 日晚上正式開季,今季亮點之一,是有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球迷發起在「開幕之夜」大規模示威,聲援香港及捍衛火箭隊總經理 Daryl Morey 的言論自由,首戰更有令風波升溫的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面對賽場上接下來的示威活動,要確保比賽順利進行,同時令球迷保有言論自由,關鍵似乎落於衣著上。

繼越南之後,印度正從中國吸走大品牌

中美取得口頭上的「第一階段」協議,局勢雖有放緩跡象,但變數仍然難料,加上中國製造的通訊工具存在安全危機,使其他可提供低成本生產的亞洲國家乘時而起。繼越南之後,印度正努力令蘋果(Apple)等大品牌產品轉到當地生產。總理莫迪承諾建立更開放的監管制度並簡化稅制,改變當地營商形象,以吸引手機製造商。

陶傑:北愛大恨,細說重頭 (上篇)

北愛爾蘭的武裝共和軍,推動北愛脫離英國管治,凡三十年。1998 年,雙方達成和平協議,條件之一,正是北愛與愛爾蘭之間不可設立陸地邊界。當年的首相貝理雅,接受這一條,因為英國連同北愛,是歐盟的一員,邊界可有可無。但英國一旦退出,就不一樣了。

「鎖魔法」:和理非的最大武器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香港示威者用了多種不同的武器,如汽油彈、鋼棒、磚頭,甚至昆蟲,其中一樣較少討論的工具是鎖鏈,示威者有時會以鎖鏈把警署、地鐵站出口鎖起來,以防止速龍小隊突擊。在近年,鎖鏈是外國非暴力抗爭的象徵,也是示威者常用的武器,而且用得出神入化,就例如近日的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行動,令各國政府頭痛不已,甚至開始立法規管。

爽身粉致癌未解又捲入鴉片風暴,強生面臨史上最大危機

美國近年深受鴉片類藥物氾濫帶來的危害,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數據指出,從 1999 年到 2017 年,至少 40 萬人死於過量服用藥物鴉片類藥物。其中被認為是罪魁禍首的「止痛藥之王」普渡製藥,正面臨將近 2,000 宗訴訟,賠償金額恐超過 100 億美元。不過更令人震驚的是,全球醫療保健龍頭強生也捲入了這場鴉片風暴之中。

消滅人權捍衛者,我們只能袖手旁觀?

一個正常社會,即使容不下政權所斥責的激進示威者乃至暴徒,但理應容得下反對聲音。偏偏至今,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經常遭受襲擊。早於 2017 年,國際特赦組織便發出警號,指各地的社區領袖、律師、新聞工作者及其他人權捍衛者,面臨前所未有的迫害、恐嚇及暴力威脅。

何謂「政治犯」?一場身份政治的角力

9 名加泰隆尼亞獨派領袖,因為 2017 年舉辦獨立公投,於今個月被西班牙最高法院判囚 9 至 13 年,事件觸發當地大規模示威。在香港,超過 4 個月的反送中運動,警方至今亦拘捕超過 2,600 名示威者,現時有四百多名被起訴。當警察濫捕變成常態,就會出現愈來愈多「政治犯」,可是如何定義「政治犯」一直是複雜議題。

CASIO 最暢銷商品:不是 G-SHOCK,而是計數機

說到 CASIO 這個品牌,電子錶 G-SHOCK 絕對是其招牌貨。耐摔兼型格的設計令其聞名於世,銷量及利潤分別佔全公司的 30% 及 20%。不過,CASIO 的重大支柱,其實是科學計數機及電子辭典等教育相關產品。在少子化的時代,何以面向學生的產品反而暢銷全球?

加泰隆尼亞海嘯抗爭 —— 香港輸出 Be Water 抗爭模式

加泰隆尼亞自 9 月發起的組織「民主海嘯」,號召大規模和平及公民抗命行動,以捍衛加泰的自由。判決後,示威者迅速在當地廣場及街道聚集,封鎖交通,隨後前往巴塞隆拿的埃爾普拉特機場。驟聽起來,與香港近期的抗爭模式是否有相似之處?不僅如此,有年輕示威者更高呼:We’re going to do a Hong Kong!

1989 年,燃起東德革命的萊比錫示威

1963 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西柏林演講中,道出一句「我是柏林人」。多年後的今天,美國參議員 Josh Hawley 到訪香港,說出「我們都是香港人」。自由世界對抗爭者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渴求才是必須。1989 年東德第二大城市萊比錫的大規模示威遊行,便向世人展示人民對共產主義統治的抗拒。

敢言大帝 LeBron James 的雙重標準

當 NBA 風波正趨向透過冷處理解決時,洛杉磯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 拋出了「震撼彈」,暗指 Morey 不了解事件嚴重性就發聲,連累球員。這與他過往經常就民權事件不平則鳴的正義形象大相徑庭,惹人質疑他為了利益,在對待中國問題上「雙重標準」,激起美國網民不滿,令事件繼續升溫。

革命過後,烏克蘭漫長的警隊改革之路

烏克蘭示威以亞努科維奇下台作結,親西方政府後來解散當地防暴警察,部份防暴警察更向民眾下跪道歉,成果為不少港人津津樂道。可是,5 年過後,烏克蘭警隊的改革之路依然十分漫長。今年,漢堡大學政治科學家 Cornelius Friesendorf 在學術期刊 Problems of Post-Communism 刊登研究,形容後廣場革命的烏克蘭是一塊制度拼裝(Institutional Bricolage),政府像一個修修補補的工匠,進行改革同時,很多舊元素依然殘存。

1940 年卡廷大屠殺 —— 真相總會大白

「殺人容易毀屍難」,何況是隱瞞屠殺行為。1939 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入侵波蘭,並俘虜數以萬計波蘭人至村莊卡廷及不同地點,在翌年執行大屠殺。其後將近半世紀時間,蘇聯一直否認大屠殺責任,甚至指控卡廷慘案乃納粹德國所為。然而,對真相的追求終會戰勝謊言,隨著蘇聯崩潰,指證殺人政權的證據亦一一浮現。

在伊斯坦堡重建維吾爾族文化?

在伊斯坦堡的書店內,小朋友拿起一本家鄉新疆所沒有的維吾爾語兒童雜誌,滿心歡喜,只因在雜誌上看見母語,已是難得一見的自由。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記者走訪土耳其,了解這些離鄉別井的維吾爾族人,在惶惶不可終日下,如何為生存、自由和民族文化而努力。

1943:另一個香港前途問題

1925 年省港大罷工爆發,時任港督金文泰曾建議倫敦政府發動「第三次中英戰爭」,永久割據九龍新界,遭唐寧街回絕;1940 年代初,中、美、英三方就香港戰後歸屬問題展開談判,國民黨政府在羅斯福支持下,收回九龍新界的提議一度佔上風;1967 年六七暴動之後,英方考慮推動香港民主進程,周恩來以出兵威脅,最終擱置;1984 年,香港人被滅聲之下,中英簽署聯合聲明,九七易幟。歷史證明,香港前途從來並非內政問題,而是受制於多方角力,2047 期限亦不會例外。中英聯合聲明耳熟能詳,1943 年香港歸屬磋商則鮮見著述,回顧當時談判經過,認識香港前途的形塑動因,相信有助理解香港現時的政治困局。

當罷買成為一種抗爭方式

近月,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形式百變,人民除了上街抗議,發動三罷,還拒絕到中資商店消費。網民自製「黃藍餐廳」清單,供人們自行選擇。8 月中旬,「銀髮族」響應罷買行動,於沙田新城市派發傳單,呼籲眾人加入罷買行動。此招數看似獨特,但其實有深厚歷史淵源,更廣為各國示威者所用。Vox 就有文章分享罷買的歷史及成因。

觀光及軍事用地,令沖繩成日銀兵家必爭之地

作為日本著名的觀光勝地,沖繩近年的發展蒸蒸日上。2018 年觀光客較前一年增長 4.4% 到將近一千萬人,今年更看好創下新高,掀起一股飯店的興建熱潮。相較於日本各地的經濟狀況,沖繩可以說是一支獨秀,這也吸引了日本全國的地方銀行垂涎,紛紛想要進軍沖繩分食這塊肥肉。

人民幣貶值,有利其他國家?

8 月份,人民幣兌美元一度「破 7」,創 11 年來新低。美國總統杜林普指責中國實行貨幣操縱,以降低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抵消關稅影響。人民幣貶值及杜林普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引起人們對貨幣競爭性貶值(competitive depreciation)的憂慮。但人民幣貶值會對各國經濟造成甚麼衝擊?德國 IFO 經濟研究所近日一份報告則指,歐洲國家包括德國將從中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