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 運動漫遊者

|共19篇|

曾詩敏:超過 200 天的等待,球迷,好久不見!

疫情衝擊,對運動的影響不只是一時三刻的封場,也可能會「衝」走一批參與者,當然亦有可能「衝」來一批新的愛好者。由閉門作賽,到重返有球迷出現在觀眾席的「常態」,這一步走了 200 多天。何時才能真正重返「常態」,誰又能說清?

曾詩敏:不去想距離 距離就不在想像之內

體壇後浪早已推來,但這些年過 30(甚至將近 40)的一代傳奇沒有言退。對筆者而言,看到他們仍在沙場就教人振奮,更不要說他們依然屢創高峰。這些堅持是動人的,但不意外,因為傳奇生來就是要在這世界畫下其獨特的每一筆;你怎會為傳奇能創造傳奇而驚訝?

曾詩敏:如果體育都是手信

現階段來說,體育未必是香港拿得走的那種實物「手信」,然而,「手信」都可以是一個印象。我們香港有運動員在外比賽,也有舉辦本地及國際性的賽事。且別忘記,這些都是他方看香港不同的窗,哪怕是逐點逐步累積也好。我們以體育看世界,也希望別人可以體育看香港。

曾詩敏:那些我跟利物浦學會的事 —— 擇善固執,又何懼風雨?

我不算是最瘋狂或最資深的利物浦球迷,但肯定是忠心的一群。從少年時代到現在,利物浦以不同方式及程度在我的生命存在著。最近「紅軍」終於鎖定苦候 30 年的英超錦標,普天「利迷」歡騰,我也不禁回想,利物浦原來在我的人生路上立下不少的點。

曾詩敏:「運動員?浪費公帑啦!」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我有時會想,明明近年香港愈來愈多人喜歡運動,市場這塊餅大了,但怎麼跟體育相關的行業,進度還是起起伏伏。職業和嗜好層面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也不能否認,香港即使體育人口多了,惟跟發展出穩固的體育文化,中間還是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曾詩敏:體育也付了代價

今天在我們家發生的一切,將來是要付代價的。代價或者是一代人,或者更多代人,體育也不能倖免。對於會參與比賽的運動人來說,如有機會代表香港,十居其九都會覺得是肯定及光榮。讓我們都期盼著,幾許過後,我們仍能有著代表香港去競技的憧憬,還有著那份「我來自香港」的傲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