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SZE

|共413篇|

中資入主英國鋼鐵公司,是白武士或滲透?

今年 5 月,英國鋼鐵公司(British Steel)與政府的援助談判失敗,進入破產清算階段。作為全英國第二大鋼鐵企業,英國鋼鐵若破產,直接影響多達 5 千名企業員工,以及產業供應鏈中大量從業員的生計。日前,終於有「白武士」與英國鋼鐵達成收購協議,保住數千員工的飯碗。不過,在研究中共跟國際互動的諾定咸大學博士候選人 Martin Thorley 眼中,斥資 10 億英鎊、來自中國的敬業集團,究竟是「白武士」或聽黨指揮,值得關注。

自由之堡壘 —— 因圍城而生的荷蘭萊頓大學

成立於 1575 年的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為荷蘭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萊頓大學的成立,時代背景正值荷蘭與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1568-1648)」。在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的帶領下,拒絕西班牙統治的荷蘭人,開始與西班牙軍隊作戰。其中,不少荷蘭城鎮飽受西班牙圍城之苦。然而,萊頓卻能成功堅守一年。作為獎勵,以「自由之堡壘(Libertatis Praesidium)」為校訓的萊頓大學,在威廉支持下成立。

要做完美中國公民,維吾爾正面臨「文化種族滅絕」?

現時,估計有超過 100 萬維吾爾族人遭中國政府拘留,身處在「再教育營」中,即官方所謂防範「極端、恐怖主義」所必需的「職業中心」或「寄宿學校」。民族音樂學(Ethnomusicology)及維吾爾族文化專家 Elise Anderson 博士認為,中國現時對維吾爾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的限制,已遠遠超出自由及思想,更是切斷其民族根源、歷史及血統的連繫:「文化種族滅絕,是恰當的用語。」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1926 年,北洋政府武力鎮壓群眾運動,是為「三一八慘案」。當日,段祺端政府衛隊開槍打死 47人,死者大多是學生,其中魯迅的學生劉和珍亦成為遇害者。魯迅撰悼文「記念劉和珍君」,寫下了「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一言。無辜者的犧牲,往往引發整體悲痛,如魯迅所言,不是爆發,就是滅亡。

北韓導遊新問題:中國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即使在北韓亦如是。總部設於美國的朝鮮新聞(NK News)報道,自 2018 年中朝領導人舉行一系列峰會後,兩國處於當代所未有的良好關係。年半至今,到北韓旅遊的中國人數量激增。保守估計,單是今年已有 35 萬中國遊客到訪北韓。儘管北韓當局可能藉此賺取大筆意外之財,但有限的基礎設施,因人滿為患而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

既恐又貪的澳洲,能否擺脫中國滲透?

澳洲總理莫里森在東亞峰會召開前,與中國總理李克強會晤。會上莫里森承認,有關中國干預澳洲內政以及侵犯人權的指控,破壞了兩國的經濟聯繫。兩國在不斷升級的貿易問題上互相指責,另一方面卻又要作安撫,澳中專家 Kerry Brown 認為,澳洲一直以來未能審視其對華態度,導致如此尷尬境地。

馬來西亞「候任」首相安華:準備改革

2018 年馬來西亞大選,馬哈迪夥同身在牢中的昔日政敵安華組成希望聯盟,成功推翻前首相納吉的國民陣線。據傳二人達成協議,馬哈迪將在兩年內,向安華移交政權。日前,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公開確認,前副首相安華將會成為其繼任人。假如繼任成功,他會為馬來西亞帶來甚麼改變?安華在 10 月接受「日經亞洲」訪問時透露,其首要任務將是「經濟改革及遏制不平等」。

黎巴嫩抗爭,宗派 We connect

經過連日示威,黎巴嫩總理哈里里早前宣佈將辭去總理職位。假如剖析智利近日的示威浪潮,乃源於積累 30 年的社會不平等問題,黎巴嫩由 WhatsApp 通話徵稅引發的抗爭背後,亦有著多年未解的深層次矛盾 —— 宗派主義(Sectarianism)導致國民分裂。是次抗爭,正好令人民跨越宗教信仰,克服一直以來的分歧。

巴格達迪死後,恐怖勢力何去何從?

美國總統杜林普日前宣佈,美軍成功於敍利亞擊斃 ISIS 首領巴格達迪(Abu Bakr al-Baghdadi)。「德國之聲」報道認為,自 ISIS 失去 2014 年攫取的大部分領土後, 巴格達迪之死或是其最終打擊。然而,美國著名反恐顧問 Paul Cruickshank 於有線電視新聞網撰文,認為未來的日子,ISIS 的全球追隨者將對巴格達迪之死作報復,安全機構仍不可鬆懈。

印度高危工作 —— 屎撈人

抽水馬桶全球普及,不過在印度的下水道及廁所,仍有人從事徒手挖糞或清潔工作。他們不戴任何衛生防護裝備,直接清理未經處理的排泄物。據印度官方 2017 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平均每 5 天,便有一名挖糞工在清潔下水道或化糞池時死亡。有見及此,印度創科機構嘗試研發挖糞機械人取代人手,挽救生命。

撤回加價,總統道歉,為何智利人仍堅持示威?

智利首都聖地亞哥(Santiago)近日爆發反對地鐵加價 4%(30 比索,約 0.3 港元)的示威。儘管加價方案被撤回,但示威已成浪潮,人們擴大訴求至各項社會改革。對智利人來說,擴大訴求並非貪得無厭,而是對國家長年以來的不平等發出怒吼。票價上調,只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有甚麼分別?

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之下,社會的生產、資源分配及商品交易,在社會及共產主義眼中,造成剝削工人、擴大貧富差距等問題。因此,在經濟哲學上,無論社會主義(Socialism)或共產主義(Communism),均提倡公有制,反對私有制。儘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在基本立場上有相近之處,但兩者之間仍有重要分別。

K-pop 明星共通點:抑鬱?

韓國歌手雪莉近日於家中去世。有指雪莉因不堪網上人身攻擊及抑鬱,最終選擇自殺。前韓國「國民日報」記者權準協於美國 Vice 媒體撰文談及雪莉一事,憶述自己過去任職報道 K-pop 新聞的文化記者時,曾採訪不同 K-pop 明星。在訪談中,權氏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抑鬱。

狡兔死走狗烹 —— 納粹長刀之夜

1934 年,經歷前一年的「國會縱火案」及希特拉一系列手段,威瑪德國國號儘管未廢,納粹已一黨獨大,彷彿無人能擋。但就在同年 6 月 30 日,曾為納粹效犬馬之勞,加入警隊盡捕共產黨人的衝鋒隊(SA),卻慘遭希特拉以「長刀之夜」清算,衝鋒隊領袖羅姆亦被槍決。既然希特拉已把持國政,何解要同室操戈,政治清洗曾助自己上台的衝鋒隊?

消滅人權捍衛者,我們只能袖手旁觀?

一個正常社會,即使容不下政權所斥責的激進示威者乃至暴徒,但理應容得下反對聲音。偏偏至今,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經常遭受襲擊。早於 2017 年,國際特赦組織便發出警號,指各地的社區領袖、律師、新聞工作者及其他人權捍衛者,面臨前所未有的迫害、恐嚇及暴力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