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Sze

|共527篇|

武肺橫行,有助拉倒歐洲最後獨裁者?

白俄羅斯公民社會發展未臻完善,加上國會或總統選舉一直被指受到操縱;素有「歐洲最後獨裁者」之稱的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1994 年至今依然在位。然而,武漢肺炎肆虐白俄,似乎為這個國家帶來一點改變。雙月刊「新東歐」刊登的評論文章指,從是次大選可見,白俄羅斯正經歷前所未有的公民參與浪潮。

改變時代的植物 —— 奎寧樹

較早前,羥氯喹(Hydroxychloroquine)能否作為預防或治療武漢肺炎的藥物,成為世界各地傳染病研究的焦點;有專家便表明,未有證據顯示羥氯喹可安全而有效地治療武肺。回顧過去,羥氯喹一直是抗瘧疾的重要藥品,乃按奎寧樹(Cinchona)裡的化合物、同樣具抗瘧疾功效的奎寧(Quinine)開發而成。有歷史學家便將奎寧樹,稱為大英帝國「帝國主義工具」之一,是 19 世紀的珍貴資源。

【緬甸大選】昂山素姬與軍方,互換的親中立場

今年 11 月,緬甸將迎來新一屆國會大選。不少觀察人士均認為,國務資政昂山素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將再次勝出。自上屆 2015 年大選以來,緬甸的政治生態在五年間,似乎起了不少變化。當中,中國對昂山素姬或緬甸軍方的親近程度、以及緬甸兩股主要政治力量對中國的取態,皆有改革跡象。

東德國安部門史塔西 —— 監控如何「分解」反對力量

1950 年,東德成立國家安全部,即「史塔西」(Stasi)。直至 1989 年柏林圍牆倒塌為止,東德人近 40 年來一直在史塔西的監視下生活。以剷除「階級敵人」為名的監控工具,如何監視、控制人民生活,進而破壞抗爭力量?

印中邊界衝突風險

2017 年,印度及中國的邊防部隊曾在洞朗對峙約兩個月;本月 5 及 9 日,兩軍再度發生衝突。近年相關邊界衝突雖然沒有演變成戰爭,但政治學者 Sumit Ganguly 及國際關係學者 Manjeet S.Pardesi 在雜誌「外交政策」撰文指,距離 1988 年兩國同意「互相理解」邊界問題已有 30 餘年,今天兩國的邊界衝突,值得擔憂。

大屠殺前,納粹所鋪的迫害之路

1939 年,強迫猶太人離開德國或大規模重新安置猶太人,仍是納粹德國當時主要的反猶手段。但據「大屠殺紀事」(The Holocaust Chronicle)一書,同年,希特拉在國會演講,進一步鼓動滅絕猶太人的思想,使其最終成為納粹德國的政策。滅絕一個種族並非一時三刻的事,當中經過不同階段。進入毒氣室前的猶太人們,此前經歷過甚麼迫害?

英國保守黨向中國獻的媚,換來了甚麼?

自 2010 年前時任保守黨黨魁卡梅倫(David Cameron)帶領該黨贏得大選以來,英國政壇一直由保守黨主政。2015 年,英中兩國領導人分別表示兩國關係邁進「黃金時代」。不過,在不同媒體評論中國議題的英國作家 Robert Foyle Hunwick 認為,保守黨多年來對中國的屈從,並未有為國家帶來任何幫助。

【下一個炸彈?】中國的人與動物嵌合體研究

美國「新聞週刊」上月底揭露,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去年曾資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功能獲得(GOF)研究;該研究涉及採集並改造病原體,使之更致命及更具傳染性。然而,美國政府早於 2014 至 17 年暫停流感、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及沙士(SARS)的病原體 GOF 研究。外交和信息安全政策分析師 Christina Lin 就在「亞洲時報在線」撰文,指不少外國禁止的研究項目,都能在中國進行,其中甚至包括創造用於疫苗及器官移植的「人類-動物嵌合體」研究。

俄羅斯疫情,揭示政府失信於民

截至本月 20 日,俄羅斯的武漢肺炎確診數字已超過 30 萬,死亡人數為 2,972 人。俄羅斯目前雖為全球武肺病例第二高的國家,但「經濟學人」認為,該國的疫情要比官方承認的數字更嚴竣。而上至克里姆林宮,下至地方政府,均為疫情塗脂抹粉,反映地方政府以至普京的威權本質 —— 地方取悅總統,總統則向精英階層負責。

限制澳洲進口 —— 來自中國的非正式經濟脅迫

近日,澳洲五個穀物農業組織發表聯合聲明,指中國計劃向澳洲出口的大麥徵收反傾銷稅。適逢 4 月底,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警告,若澳洲要對武漢肺炎疫情起源作獨立調查,中國會在兩國關鍵貿易項目作報復。大麥關稅消息仍未得官方確認,但中國突然宣佈暫停從 4 家澳洲屠宰場進口牛肉。面對中國的經濟脅迫,一個國家該如何是好?

【來圍個爐】你受夠了武肺新聞?

既然有「抗疫疲勞」,對多個月來持續的武漢肺炎新聞報道感到疲勞,亦正常不過。不同媒介無時無刻都在播放疫情對全球造成的影響,與親友聊天又總避不開相關話題…… 然而,即使再累,人們仍需及時接收最新規例措施、專家建議等資訊;該如何取得平衡,讓自己不再因此焦慮?

金正恩「病危」?媒體為何總是收錯風

自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率先引述消息,報道北韓領袖金正恩手術後「病危」,引發眾多跟進及相關報道,探討不同可能性,甚至分析假如金正恩真的死亡,北韓最高權力落入何人手中。但其出席五一勞動節活動的照片及影片,粉碎了多日來的「病危」傳聞。何以媒體會「收錯風」、在報道北韓內幕時「擺烏龍」?

【誰追究誰】打壓武漢人的時候來了

無論是意大利人還是中國人,有親人在疫病情中死得不明不白,自然想要個答案,討個公道。雖然人同此心,但追究之路或有難度差異。在武漢肺炎起源地武漢,一眾逝者親人正受警方威脅、審問,又有人警告律師,不讓他們幫忙起訴官方。

研究獅子「族譜」,可以拯救大貓們?

作為超級掠食者的獅子,多年來野生數目一直令人憂慮。以非洲獅子為例,現時僅餘 25 年前的一半,約  25,000 頭。本週發表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的研究,探討不同獅子種群之間的遺傳關係。報告提及,重新認識獅子的演化,可能有助科學家將來重新安置獅子種群。

畢業等於失業:中國版

經歷了一個不平凡的學年,香港應屆大學畢業生告別學生身份在即,要在疫情打擊下的經濟環境中求職,又是一道難關。不過,香港畢業生們並不寂寞,遙望神舟大地,今年破紀錄約 900 萬大學畢業生準備投身職場。不過,在中國僱主們正考慮裁員或凍薪的當下,職場是否準備好接受 900 萬生力軍,自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