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SZE

|共483篇|

【可做其他事】美國禁酒令催生的酒文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日前指「如果飲醉少少,會有更加親密行為」,故將修改法例,暫時禁止全港擁有酒牌的食肆及酒吧,售賣酒類飲品。香港「禁酒」是在抗疫大前提下出爐,而美國著名失敗政策「禁酒令」的出現,則與清教徒意識有一定關係。

俄版病毒起源說:武漢肺炎來自……

病毒起源於美國的說法,在中國傳得沸沸揚揚。另一邊廂的俄羅斯,早在 2 月亦曾在社交媒體發動輿論戰,把矛頭指向美國。不過,最近俄國似乎已找到新「元兇」——  歐洲國家。有來自歐盟的觀察人士指,俄國媒體正利用疫情大流行,傳播假新聞及錯誤信息,在西方製造混亂。

【強人思維】武漢肺炎擴散,普京樂見其成?

俄羅斯修憲,能令總統任期「清零」,普京能否再續總統之路,只待 4 月全民公投決定。不過,俄羅斯境內武漢肺炎病例尚未「清零」,甚至在近日創下最大單日確診數字。普京一貫的強硬手段能否控制疫情,便成為其突如其來的執政考驗。

由「病毒源頭」到「全球抗疫先鋒」的中國宣傳

從外語頻道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於 2 月初製作的「意大利人擁抱中國人,支持抗疫」短片,到近期「中國派遣特別醫療隊前往意大利」片段,可見中國對自身的宣傳,已由較早前的「我不是病毒」,走到今天的「馳援外國」。有專家指出,隨著中國武漢肺炎新病例下降,中方開始動用各種宣傳機器,改善國際形象,並將其威權體制描繪成應對危機的理想方式。

沒有贏家的石油價格戰爭

3 月初,俄羅斯與石油輸出國組織的減產談判破裂,沙特阿拉伯及俄羅斯先後表示在 4 月起增產。就在全球市場受油價暴跌影響而波動時,沙特在 11 日再次提高注碼,指示國營石油公司沙特阿美(Saudi Aramco)每日增產 100 萬桶。沙特的加注策略能否逼使俄羅斯重返談判桌?割喉式增產戰能持續多久、又會否以同歸於盡的方式告終?

走不出的中國朝代循環

中國是否已成功走出持續數千數的朝代循環,或許言人人殊。美國已故歷史學家賴孝和,1965 年曾著書討論朝代循環的問題。賴在書中指出,學生學習一個朝代故事後,可能會發覺,下一個朝代的軌跡可能與之相差無幾。他認為中國多次統一帝國的歷史,掩蓋了商代至漢初之間的變化,後來二千多年的歷史,便不斷重複漢初以來的故事。

武漢肺炎,讓東南亞不再依賴中國?

近年,中國已成為東盟十國裡,其中九個國家的最大進口國,且對十國均是日益重要的出口市場。但武漢肺炎打擊全球旅遊、航運以至生產鏈,依靠中國投資、遊客消費的東南亞固然首當其衝。疫情或同時讓人窺見,一個不再過分依賴中國的東南亞。

中國「例外狀態」:抗疫監控恆常化

意大利政治哲學家阿岡本上月撰文,警惕意大利政府可能藉武漢肺炎疫情的「例外狀態」,推出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並成為恆常管理模式。意大利的狀況會否如阿岡本所言,或需日後另行審視。回頭察看中國,英國「衛報」北京分社社長 Lily Kuo 認為,因疫情關係,已活在「例外狀態」一段時間的中國人,正適應政府更深入的監控。

檢測不周、景點放題:埃及「積極」抗疫

埃及返港旅行團再新增武漢肺炎確診個案。與此同時,有來自美國、德國、加拿大、法國、希臘遊客,同在埃及受感染,德國 60 歲遊客更成為當地首宗死亡個案。隨著埃及確診病例不斷增加,當地政府的防疫措施倍受關注。就旅客親身所見,官方的病毒檢測未有涵蓋所有人,或有漏網危機。埃及人則對政府處理疫情缺乏透明度表示擔憂。

中國煽動疫情陰謀論?

儘管目前正帶領團隊研發對抗武漢肺炎病毒藥物的何大一教授認為,病毒「毫不懷疑源於中國」,駁斥鍾南山「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但病毒不一定發源於中國」的說法,但中國民眾似乎更相信後者,甚至有人認為病毒源於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便指,中國官方正鼓勵散播針對外國的陰謀論。

夏天溫度上升,疫情真的退散?

武漢肺炎疫情愈趨嚴峻,在中國以外迅速擴散。疫情何時終結、回復正常生活,大概是不少人的疑問。此前有意見認為,新型冠狀病毒可能會像流行性感冒一樣,隨春季來臨而消退。但許多科學家表示,冠狀病毒在溫暖氣候下的表現未明,要下此定論為時尚早。

【武漢肺炎】公佈患者行蹤,更要公開樣貌和外遇嗎?

南韓總統文在寅本週宣佈國家進入「抗疫戰爭」。隨著武漢肺炎疫情在韓國持續蔓延,政府正向公眾推出疫情警報系統,好讓人們得知附近有沒有受感染者。然而,英國廣播公司(BBC)報道,政府警報所載的信息,有暴露病人私隱的可能,導致尷尬情況發生。

或許是馬國最短命首相,將向華人報復?

馬來西亞最高元首阿卜杜拉(Tengku Abdullah),較早前任命前內政部長慕尤丁(Muhyiddin Yassin)為首相。然而,因為議會復會日期被推遲,馬來西亞政壇地震或要待兩個多月後,方能告一段落。未走民主程序而成為首相的慕尤丁,在兩個月後能否保住相位自然值得關注。另有學者關心,慕尤丁執政,會選擇馬哈蒂爾(Mahathir Mohamad)的改革路線,抑或重推「馬來人至上」政策。

「戰疫」時刻,解放軍在哪兒?

身為人民子弟兵,為人民服務的中國解放軍,理應出現在「戰疫」最前線。但武漢肺炎期間,解放軍在哪裡?美國國防部長辦公廳成員 Elizabeth Phu,與智庫新美國基金會南亞資深研究員 Anish Goel 認為,解放軍在疫情期間不見蹤影,反映對許多國家而言,不能再指望中國的人道救援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