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go SZE

|共325篇|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正轉為民主體制……然後呢?

本月初,蘇丹傳出示威者及軍方委員會達成權力分享協議,設立聯合最高委員會,三年內向民主體制過渡。協議尚未正式實施,「華盛頓郵報」的分析報道表示,振奮過後,人們應該審視協議中潛在的大量缺陷,以及未有解決的問題。在過渡期間及協議屆期後,蘇丹人民能否得到民主,仍是未知數。

請承擔責任,別再以為自己是「受害者」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有人不想看到我們強大」、「西方國家恃強凌弱、抹黑打壓」,凡此種種論調,相信我們並不陌生。換成個人,假如遭受真正傷害、壓迫,宣稱受害十分重要。但,即使曾遭受的傷害屬實,沉溺於受害者的世界,而非走出谷底,日後只會以「受害者心態(victim mentality)」行事。

智力上升與下跌,為何無助改變社會?

去年,挪威研究發現,人們的智商在 1975 年起逐步下降。研究指,近年人們智商持續上升的「弗林效應(Flynn effect)」趨勢,在不同西方國家已開始減弱、逆轉。假如智商發展真已到達巔峰,甚至開始倒退,是否意味我們將失去創新能力、無法解決現時各種社會問題?

大英博物館應該歸還文物?

大英博物館以館藏豐富、海納百川名聞於世。有人戲稱博物館實為「賊竇」,因不少藏品均為帝國擴張及殖民時期,從世界各地「擄掠」得來。近年,歸還殖民主義時期所得文物的呼聲,於德國、法國等歐洲國家引起迴響,英國亦不例外。然而,英國的博物館普遍拒絕要求。支持歸還文物背後的去殖民化呼籲,與反對意見所提倡的堅持歷史真相,角力仍在英國博物館上演。

維吾爾族遭壓制,世界穆斯林領袖可有伸出援手?

英國廣播公司記者上月獲中國批准,進入新疆「培訓學校」採訪。記者當時質疑,官方所謂轉化極端思想學校,只是一座又一座監獄。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遍佈世界各地,一方有難,其他穆斯林兄弟理應群起支援。然而,美國陸軍戰爭學院戰略研究所教授 Azeem Ibrahim,在雜誌「外交政策」發表評論質疑,其他伊斯蘭教或穆斯林人口為主的國家領袖,在中國面前,沒有為維吾爾人所遭待遇伸出援手。

歐洲挽「伊朗核協議」於既倒,可能嗎?

週日,伊朗宣佈即將調高濃縮鈾提煉的濃度,超出 2015 年「伊朗核協議」的上限規定,並計劃在 60 天內提出其他違反協議條款的措施。觀乎美國退出協議逾年,加上伊朗開始違反協議內容,英國廣播公司記者 Jonathan Marcus 分析,情況並不樂觀。歐洲國家作為締結協議的另一重要力量,似乎難以挽救。

前蘇聯國家擺脫過去,先從字母開始

前蘇聯國家哈薩克自 2017 年起推動字母改革,目標是在 2025 年,全面由西里爾字母拼寫,轉為拉丁文字拼寫,旨在令這國家走向現代化。兩年過去,改革仍在進行。但據「德國之聲」報道,在鄉村地區學校,有教師擔心自身適應問題,致使難以在過渡期間教導學生認識新文字系統。

蘇丹抗爭者:無路可退,直至推翻政權

香港政治風波至今仍未平息,地球另一面的非洲蘇丹,政治動盪的局勢亦延續至今。就在香港七一遊行前一日,蘇丹民眾亦再次走上首都喀土穆街頭抗議,高呼民主改革。儘管軍政府此前的血腥鎮壓,已造成人命傷亡,但示威者仍站出來追求民主。美國國際公共廣播電台記者 Marco Werman,便訪問當地社運人士 Dallia Abdel-Moniem,瞭解蘇丹人民在去年底至今的抗爭心路歷程。

道德倫理可以劃一嗎?

英國哲學家 Philippa Foot 在 1967 年提出「電車問題」 —— 應放任電車行駛撞死 5 人,抑或轉軌行駛,犧牲 1 人拯救 5 人 —— 此後一直備受倫理學家爭論。不同做法均有其道德理論支持,儘管彼此難以說服對方,假設性問題與真正實踐存有差異。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道德哲學博士 Simon Beard 認為,人們仍應繼續在道德原則課題上不斷探索,以助不同的人更瞭解自身、社會與未來各種挑戰。

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有甚麼用?

美國與伊朗關係持續緊張。週一,杜林普簽署行政命令,宣佈制裁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及數名高級官員。伊朗總統魯哈尼日前對此表示憤慨,斥責新制裁橫蠻愚蠢,更指白宮陷入「智障」所控。美國本已就石油禁運等項目制裁伊朗,但伊朗總有方法迴避制裁。「華盛頓郵報」報道分析,是次針對哈梅內伊制裁之舉,並非著眼於打擊伊朗經濟,背後另有原因。

威權時代:便衣警混入示威人群「戰術」

世界各地警隊,都會有組織便衣警員混入群體、逮捕示威者的行動,術語稱為「便衣搜捕隊(Plainclothes snatch squads)」。回顧過去,曾有警察組織濫用「便衣搜捕」行動暴力對待示威者;更有先製造衝突,後藉以鎮壓的事件。同時,應在甚麼情況下運用此策略、是否適用於大型群眾活動,亦具爭議。

落入納粹手中的電台廣播

藉著社交媒體,人們可以迅速傳遞真相、在抗爭路上互通消息。然而,社交媒體的宣傳力量,亦可以反過來為極權所用。1930 年代,德國納粹主義者正是利用當時先進的無線電廣播,宣傳扭曲的價值觀,荼毒德國人。在今日技術更發達的年代,善用宣傳固然重要,提防有心人從不同途徑利用媒體意圖作分化,更為重要。

9 成媒體支持執政黨,土耳其反對派卻大勝而回

「得伊斯坦堡得天下」並非胡謅,而是出於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之口。對 1994 至 98 年間曾任伊斯坦堡市長,日後長期統治土耳其的埃爾多安來說,此番話所言非虛。然而,最新的二次市長選舉,最大反對派共和人民黨(CHP)的伊馬姆奧盧(Ekrem Imamoglu)再次獲勝,是否意味將扭轉埃爾多安及執政正義與發展黨(AKP)的統治?

天主教獨身改革第一步 —— 已婚男性任神父?

1139 年第二次拉特朗大公會議起,天主教司鐸獨身的規定開始確立。近年,漸有呼籲改革之聲。本月 17 日,梵蒂岡一份制定 10 月會議議程文件,當中討論亞馬遜流域地區事務,提到教會應考慮允許已婚男子晉鐸。天主教會在當地缺乏足夠的神父人數,允許已婚男子成為神父,是其中一個解決辦法。

少年金正恩從大革命學到的一堂課

早前傳出北韓因美朝峰會破局,處決多名負責官員。事件仍未被證實,但繼承金氏政權的金正恩,無疑一併繼承父祖的極權統治。近日,「華盛頓郵報記者」Anna Fifield 出版新書 The Secret Rise and Rule of Kim Jong Un,揭露金正恩童年時期的成長細節、如何從小培養成暴君。

北美尚未獨立時期,英國不撤回議案的代價

以史為鑑,大英帝國殖民治下的北美十三州,在「印花稅法案(Stamp Act)」後,不滿英國議會堅持對殖民地擁有徵稅權,導致日後的「波士頓傾茶事件(Boston Tea Party)」,最終更釀成美國革命。假如英國議會當初「撤回」徵稅權,抗爭會否愈演愈烈,或是未知之數。

動蕩過後的急性壓力反應

無論站在抗爭前線親歷其境,又或在電視機前,一幕又一幕暴力鎮壓的場面映入眼簾,過後相信亦難以釋懷。也許有人久久未能平伏心情,衝突畫面於腦海迴響不斷。懷憂之餘,請小心衡量目前的心理狀態,因為「急性壓力反應(ASD)」可能已籠罩自身。

毒親:一直壓迫孩子的父母

林鄭月娥早前接受電視台專訪,以個人育兒經驗舉例,稱「自己縱容孩子的任性行為,只會令孩子日後後悔」。先不論把現代社會中政府與民眾的關係比喻成父母管教子女,是否恰當;只談育兒,人們往往亦會陷入各種誤解 —— 以為孩子的要求必然出於任性、父母拒絕孩子的「任性要求」是理所當然的事。雖云「虎毒不吃兒」,但現實上確有一類「毒親(toxic parent)」,在親子相處上,一直壓迫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