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共96篇|

Gloria Chung:四手聯彈還是亂彈?雜談大廚聯彈的利弊與意義

我最怕去吃一些貌合神離的 Cross-hands dinner,沒錯,餐牌上的確寫著兩位大廚的名字,六道菜式,各自表述,毫無關聯,貌合神離,你在餐牌上取兩道,我在餐牌上取兩道,你做主菜我做甜品,運作上當然方便一點,但我那何不去各自的餐廳吃飯好了?在我看來,可能是公關或者 Marketing 逼使大廚「做啲野」,結果大家為做而做,嘥氣!

Gloria Chung:令我無感的食物 VS 你都唔識食嘅

衛道之士一定跳出來罵我,「你都唔識食嘅」,是的,我想在飲食界之間,最怕就被人感覺唔識食,這可說是十分大鑊。如果你被人知道你有一張劣嘴,甚麼都放進口,或者甚麼都說無感,大家是不會尊重你的,冇 Credibility。如果你對每一種食物都如此興奮、說出一大套理論,再加萬字個人意見,你,就是食家了。

Gloria Chung:創意是如何組成的

可是總是有些人都想要箝制 Creatives,「佢又掛住發白日夢啦!」「都唔知去咗邊度玩!」,甚至有些公司發明,Creatives 都要返九至五。好在我沒有返過那些工,而好老實,在香港叫自己做 Creative,其實有時心裡有愧,不過也是打工仔,寫字的時候就是文字機器;當食物造型師的時候,就是客戶經理;大部分時間,也不過是個銷售員,推銷自己的鬼主意、眼界、時間,不敢想像自己是如何有「創意」,怕被人冠上藝術家之名。

Gloria Chung:飲食記者應該跟大廚做朋友嗎?寫在亞洲 50 大之前

這個年頭,集郵的人實在太多。多得社交媒體,和大廚攬頭攬頸,拍個照就是朋友,再來個飛吻就是 BFF,上載得多,別人也真的相信,嘩,所有名廚都是你的朋友呢!我就親眼見證過,明明在 Facebook 看似很友好的大廚和傳媒,現實是大廚討厭死那位傳媒了。傳媒跟大廚成了好朋友,結果只有兩個字:偏頗。

Gloria Chung:割烹 —— 多快好省的大阪精神

好久沒有去大阪了,聽說現在中國人多過日本人,旅遊業興旺,有人滿之患,服務生都愈來愈晦氣。因為這些傳聞,我也沒有刻意再到訪。上個月走了一趟,果然,心齋橋和道頓堀,都水洩不通,簡直有尖沙咀廣東道的感覺。不過,無論在市中心,還是近郊,大阪還是有些抖氣位。服務生當然沒有鄉下的日本人那麼熱情,但是基本的和式禮貌,溫度還是剛剛好。

Gloria Chung:五星飯店的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

大家來評評理,付上三、四千元住宿一晚五星飯店,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入住五星酒店,那早餐桌上的咖啡,比房間內膠囊咖啡機的更差,明明都是預先設計好的咖啡機所出的咖啡。天曉得哪裡出現問題,是一開始就覺得咖啡只是其中一種飲料,餐飲部無人在意,將貨就價,按本子求其買?還是沒有人的舌頭留意到,咖啡其實不一定要像「香爐水」一樣,味道如炭烤廿四味?

Gloria Chung:澳門如何成為真正的美食之都

過去的週末,我去了澳門一趟,主要是為了澳門國際美食論壇。這個活動在南灣雅文湖畔舉行,台上有各國廚師表演廚藝,台下有十多個美食檔攤,市民只需要讚好澳門官方旅遊局的微博,以及玩遊戲就可以獲得美食券,用來換取食物,所以基本上是免費的。老實說,這類型的活動,幾乎每隔兩個月就在澳門舉行,我相信在香港也不乏同類型的,不過身在其中採訪兩天,我有幾個觀察和想法,也許能解釋一下為甚麼澳門雖然這麼小,但是能有與香港在美食界爭一席位的能耐。

Gloria Chung:假敏感真挑吃 「我不吃蘑菇卻吃松露」

真正的敏感,固然是情有可原,但是現在大廚和餐廳所頭痛的,是所謂的假敏感。這種事情,在加州、澳洲等地甚為流行,因為當地的法例和文化,已經包容了食物敏感,很多餐廳都習慣將有可能致敏的食物,標明在餐牌上,很多人卻濫用這個服務。

Gloria Chung:德島印象 —— 反思日本旅遊的意義

習慣了在商場環境生活的香港人如我,初時或許覺得有點鄉下,方圓十里也沒有一間七仔,方圓百米也沒有一個人,可是過兩天以後,便逐漸享受這種悠閒,寧願看著日出日落,也不願玩手機。放空,是在德島唯一的活動,也是真正旅遊的意義。很多人來到日本,當然要爆買爆食,這件事我不反對,但是來到德島,實在沒有辦法繼續爆飲爆買,因為整個大自然都在呼喚你,實在不好意思。

Gloria Chung:2019 年談夢想會否太廉價?關於夢想的 10 件小事

過年之前,我收到一本書,是談夢想的,老實說,題目有點老土,其實連我自己說到夢想,也會起雞皮,畢竟年紀也不輕了,說夢想,彷彿和任性牽連著,現在還談甚麼夢想啊,想想買樓啊保險啊,實際點好不好?可是老土說句,人如果沒有夢想,和鹹魚有甚麼分別呢?

Gloria Chung:這個聖誕喝水吧

聖誕節還學得爛醉?Sorry,你 out 咗了,現在最流行的是喝水或者無酒精的飲品。執筆之時,身處倫敦,這裡充滿聖誕氣氛,到處都開派對,我在超級市場走一趟,發現水的潮流已經發酵得發癲。話說 5、6 年前,英國冒起了一批「水」,這批水不只是礦泉水蒸餾水那麼簡單,而是從白樺木抽出的水,今次去到,就發現這個潮流並沒有離開,我還見到西瓜水、迷迭香水、仙人掌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