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諾比

|共186篇|

過度膨脹導致「組織自戀」?麥肯錫黃金招牌染污點

過去十年,麥肯錫從 1,200 位合夥人擴大到 2,500 位。一位從合夥人轉變為客戶的人認為,麥肯錫的規模讓它變得「難以管理」,它對增長的追求讓它變得沒以前那麼厭惡風險,而且以其合夥人之多,很難保持它獨有的光環。倫敦大學城市商學院(City Business School)教授 Laura Empson 則有不同的說法:麥肯錫的成功導致了「組織自戀」。

一顆止痛藥,掀開麥肯錫的誠信危機

長久以來,「麥肯錫的奧秘」讓它能夠挑選優秀的商學院畢業生,並對其提供的服務收取高額費用。它還將位居世界企業龍頭和政府領導層的前員工網絡,變成了一個利潤豐厚的業務來源。Google 的 Sundar Pichai 和 Facebook 的 Sheryl Sandberg 都曾在麥肯錫工作,美國總統拜登的運輸部長 Pete Buttigieg 也是。但這家傳奇管理顧問公司,正在面臨一個極可能動搖根本的挑戰。

氣候極端的下一個戰場:法庭(下)

近年來,環保人士和投資者對歐洲石油巨頭施加愈來愈大的壓力,要求它們為自己對氣候變遷的損害承擔更多責任。這迫使石化業採取初步行動 —— 從投資低碳技術和綠色能源,到宣佈目標淨排放為零。但在外界對石化業審查力道不斷提升的同時,疫情摧毀了業者財務狀況,威脅它們轉型的能力。

氣候極端的下一個戰場:法庭(上)

5 年多前,荷蘭在一項迫使其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官司中敗訴。這是法律首度強迫政府就氣候變遷採取行動,並在 2019 年得到上訴法院支持,意味著荷蘭當局需要減少的碳排放為 1990 年排放量的 25%。如今,在 2015 年打贏該起官司的律師 Roger Cox 有了新的目標 —— 蜆殼公司(Royal Dutch Shell)。

mRNA 能治武肺,也能治癌?

於 1961 年首次被發現的信使核糖核酸(messenger RNA),其主要工作與郵差一樣,攜帶從 DNA 中複製的遺傳資訊,以產生建構及控制人體器官和組織的蛋白質。Uğur Şahin 夫婦認為,如果利用得當,mRNA 能充當免疫系統的交通督導員,可控制、調節和重新定向身體的資源,以對抗特定的癌症和病原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