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an Liu

|共340篇|

1949 年,資本家為何選擇了共產中國?

1949 年中國共產黨奪得江山,但有條件離開的資本家,面對以消滅資本主義為綱領的新政權,為何大多數選擇留下?國民黨倚重的上海企業家劉鴻生,曾經把家人和財產疏散國外,形成風險分散的跨國網絡,但他本人最後卻回流中國,與海外家人訣別,資產亦逃不過國有化命運。康奈爾大學中國史學家爬梳資料,重組劉氏回流背後的複雜動機,側寫出國共交替的時代面貌。

格魯吉亞前總統:我有解散警隊的經驗

在抗議警暴的行動中,示威者經常大喊「解散警隊」,但究竟這樣的主張是否可行?格魯吉亞前總統薩卡什維利近日撰文分享經驗,他在 17 年前玫瑰革命後當選總統,有見警隊販毒、受賄、勾結黑幫,運作無異於犯罪集團,驅使他毅然解散警隊,推翻腐朽的前蘇聯警政制度,以現代化專業訓練重建警察部門,禁止司法制度偏袒公務員,結果成功重建了人民對警隊的信任。

香港人權保障,受惠於越南船民維權抗爭?

香港反送中抗爭,一直得到越南人遙距聲援,聲言要答謝香港當年收留越南船民,但原來香港人奮力捍衛的人權保障,同樣有賴當初越南船民的抗爭。美國歷史學家 Jana Lipman 研究發現,1990 年代越南船民多次在香港律師協助下維權,申請人身保護令,立下大量案例,在普通法下間接守護了香港的人權自由基石。

一國一制下,克什米爾自決運動將到尾聲?

正當全球注視「港版國安法」之際,印度克什米爾同樣步入歷史關口。印度為取得克什米爾「全面管治權」,去年撤銷其自治地位,近月更借防疫之名嚴加鎮壓,接連有年輕人遇害,鐵腕手段被批為國家恐怖主義。有學者憂慮指,克什米爾自決運動正步向最後存亡關頭。

在印度種姓傳統下抗疫:誰最能夠保持社交距離?

依舊宰制著印度社會文化的種姓制度傳統,嚴格限制不同階級的接觸。究竟如此按階級疏遠距離的安排,是否就有利社會抵禦武漢肺炎?有印度社會學教授觀察指出,確實有上層階級以抗疫為名加強種姓傳統,把眼中「不潔」的低下階層隔絕開來,但賤民及其他基層生活空間窄小,保持社交距離根本是奢談,在病毒面前根本不堪一擊。

美帝向中國播毒?50 年代中共的反細菌戰

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中國先後有官員指控,武肺病毒源於美國。同類陰謀論其實早有先例,50 年代初中共抗美援朝,便曾經指責美國使用細菌武器,以昆蟲向中國播菌。縱然交不出確鑿證據,中共卻據此發動鋪天蓋地的「愛國衛生運動」,動員各階層以滅蟲滅蝨殲滅「敵人」。有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者指出,消滅細菌無異於捕風捉影,使人民草木皆兵,但中共卻可借「衛生」名義,首次把權力滲透到個人生活,甚至實現共產黨理想的現代新中國。

闖出武肺大禍,中國卻如日中天?

武漢肺炎爆發之初,不少分析師斷言,疫情是對中共管治的一記重擊,甚至形容是中國的「切爾諾貝爾」。但到今日病毒肆虐全球,有評論警告,中國正試圖營造抗疫成功的形象,扭轉劣勢,讓人民相信外國更危險,有政府監控反而更安全,對外又宣傳「中國模式」更優秀,趁機在國內外謀取政治紅利。

因瘟疫而爆發的抗爭史

歷時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遇上武漢肺炎來襲而稍事歇息,有抗爭者因此心灰意冷。但縱觀人類歷史,疫症不必然磨滅人民意志,各種防疫隔離措施反而暴露社會的不公義。政府以非常狀態獨攬生殺大權,主宰資源調配、誰生誰死,結果成為觸發暴亂的導火線,抗爭因此不時伴隨疫病而來。

每 10 分鐘有 1 人喪生:疫症肆虐下的伊朗煉獄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隨著西方多國疫情升溫,傳媒鏡頭也隨之轉向,但其實率先受害的伊朗,疫情至今仍然失控,衛生部發言人日前更證實,當地平均每 10 分鐘就有 1 人死於武漢肺炎;原本喜氣洋洋的波斯新年,今年也籠罩著死亡氣息。究竟目前伊朗處於甚麼境況?失控的疫情又如何改變民情?

武漢肺炎正將全球化逆轉?

美國、加拿大、歐洲多國先後封關鎖國,不惜犧牲豐厚商貿利潤抗疫,相信短短 1 個月前,沒有多少人料到世界會陷入如此困境。究竟這些非常措施,有多少會在瘟疫退卻後保留下來?全球化榮景會否就此斷送在武漢肺炎手上?智庫組織 OPEN 創辦人 Philippe Legrain 分析,全球化正在面對甚麼不可逆轉的改變,後武肺時代的世界注定不再一樣。

美國為何會老人當政?

青黃不接是很多民主國家關切的議題,政黨為保持政治能量,會期望有年輕世代接棒,早前芬蘭便迎來全球年紀最輕的 34 歲總理。偏偏今年美國選民沒有選擇,候選大熱全部踏入古稀之年 —— 不論是角逐連任的杜林普,還是爭取提名的民主黨拜登和桑德斯,三人同樣年屆 70 多歲。究竟老人當政的背後,反映出美國政壇甚麼問題?

援助中國抗疫惹禍,文在寅面臨彈劾危機

南韓淪為武肺疫情最嚴峻國家,口罩供應至今還未穩定下來,處處是輪候口罩的人龍。究其原因,很多南韓人都咬牙切齒,指責總統文在寅白白送出 200 萬口罩給中國;正當中國有地區禁止南韓人入境,南韓卻還以反歧視為由,拒絕向中國全面封關。疫情失控不但招致 145 萬人聯署要求彈劾文在寅,有南韓學者更慨嘆,南韓人反中情緒愈趨高漲,是文在寅親中政策一手催谷而成。

諸神與科學家之爭:誰主星宿之名?

如今我們抬頭仰望穹蒼,會發現繁星都掛有希臘神祗之名,彷彿接通數千年前的神話世界,但原來有部分名字,可是歐洲天文家遲至 19 世紀才加上。在那個崇尚科學理性祛魅的年代裡,科學家何解要為星空再添一抹神話色彩?美國天文歷史學家 Stephen Case 梳理歷史脈絡,發現看似有違理性潮流的命名背後,牽涉 19 世紀英國與歐陸天文學界的激烈論爭,交織著個人與民族榮辱的故事。

「東亞病夫」是中國人自我創造的污名?

一場武漢肺炎叫全球聞中國人色變,早前有美國評論更以「亞洲病夫」描述中國,觸發中美外交風波。中國人如此敏感,皆因在民族集體記憶中,「東亞病夫」是西方羞辱同胞體弱多病的用詞、是「百年國恥」的象徵。但台灣歷史學家楊瑞松研究卻發現,甚少文獻佐證西方曾經以此侮辱中國人,「東亞病夫」當中的羞辱含意竟然還是中國人所賦予,卻要把話塞到西方嘴裡,背後與中國民族認同中的集體受辱情結息息相關。

伊朗式肺炎:官方失信、謠言滿飛、政權倒台?

伊朗是目前武漢肺炎患者死亡率最高的國家,連被指隱瞞疫情的衛生副部長昨日亦告確診。政府公信力淪喪,市民搶購物資自救,民間也流言四起,有傳病毒經來自中國的教士傳入、又有傳中國外勞是「元兇」,宗教保守派卻堅拒封閉爆發疫情的聖地,恐怕為疫情在中東蔓延打開缺口。

武漢肺炎,滋長東南亞反中情緒

武漢肺炎疫情未受控,部分與中國聯繫緊密的東南亞國家先後封關,但仍未能平息公眾的恐慌,疫情成了民間對中國積怨的大爆發。菲律賓人眼見大批口罩送予中國抗疫,卻無分發予國民,令總統杜特爾特長年的親中政策惹來反彈;印尼網絡謠言四起,盛傳「小米手機能散播新冠病毒」,抵制中國貨和針對華人的流言此起彼落,其擴散速度似乎遠比病毒來得更快更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