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 Wudy

|共4篇|

與糞同行的監獄

香港住屋問題嚴峻,大家不時戲稱相比昂貴而破落的劏房,監倉空間或許更大。但若生在美國,也許會有不一樣的想法:除了因為當地房屋價錢比較可負擔,更因為當地監房狀態堪虞。麻省警司 David Tuttle 直白地比喻,這就好比在對囚犯說「歡迎來到屎坑」的同時,嘗試說服他們「我是真的想幫助你把人生撥亂反正」,毫無說服力。

如果有一天,連機械人也會痛

流行文化從一直孜孜不倦地探討,到底機械人會否有天演變出情感與自主思想:由「智能叛變」中的機械人叛軍到「觸不到的她」裡的人工智能情人,我們似乎愈來愈接受機械人擁有情感與思想的可能。然而,如果機械不僅能擁有如人類般的思維,甚至還能實質感覺到痛、癢、冷、暖,人類與機器的實質距離還有多遠?

能否戰勝情感難題,同基因有關?

正所謂「相見好、同住難」,人與人的相處本來就很難一帆風順,婚姻關係更是波折重重。但為甚麼有些人可以冷靜理智地處理,有些人卻總是深陷歇斯底里的狀態之中?除了二人是否契合、經驗的累積、性格與思維模式外,你可有想過基因可能亦是其中一個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