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電腦大爆炸

|共111篇|

鄭立:社會的既得利益者,請學習撒旦先生

孫悟空是不懂恐懼,淡泊名利;撒旦先生卻是克服恐懼,善用名利;你叫撒旦先生去打外星人,只會變成炮灰;你去叫孫悟空處理課金問題,也不會有好結果。他們都做不了對方的崗位,但他們有做好了自己的崗位,兩者可謂缺一不可,當英雄並不是只有一種方法。

鄭立:侏羅紀公園 —— 速龍會趕絕你,所以是你的大敵

暴龍雖然強大但不會迫死你;速龍沒暴龍那麼強大卻會趕絕你,所以暴龍雖然較強,但不是大反派,因為在牠底下你還是有生路。那些會來針對你、找你麻煩,想要將你趕盡殺絕,不留生路的才是危險的敵人。對你來說最危險的並不是最強者,而是對你敵意最強者。

鄭立:回魂夜 —— 捉鬼用保鮮紙?打鬼用朱古力?

看了這電影後,如果懷疑身邊有鬼,與其花時間疑神疑鬼,不如讓自己的精神變得強健。鬼是除之不盡的,如果你意志堅定,不僅可以不受它影響,甚至可以反過來耍弄它。捉了一隻鬼,可以有另一隻鬼補上,可是有一個鬼影響不到的內心,卻是再多鬼也對付不了的。

鄭立:火鳳燎原 —— 有名有姓的高人要別人跟自己部署走,是否病態嗜好?

現實世界的確是鬥智的,但在一個鬥智的世界裡,不斷叫大家「不要中計!」的角色,表現的並不是智慧,而是任人操弄而無法抵抗的恐懼而已。再看「火鳳燎原」,裡面的軍師謀士,他們表現智慧的方式,是作大膽有效的部署,然後成功得利,對吧?

鄭立:壯志豪情 —— 香港也有軍教片?去臺灣當兵遇上講廣東話的教官

相信大家都知道臺灣有一個電影品種,叫作軍教片,即是「軍事教育電影」。主要是用來宣傳軍隊,令觀眾增加對軍隊的親切感,甚至是吸引大家去當兵的。香港則沒有兵役,而且連義勇軍團也在 97 年解散了,應該不會有這樣的片種吧?但香港竟然也有軍教片,那就是「壯志豪情」。

鄭立:驚爆危機 TSR —— 當香港真的陷入戰爭前緣時

香港不僅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一部分,香港也是全世界人過去集體回憶的一部分,香港曾經刻在世界各國的遊客的記憶裡,是 20 世紀的代表,也是大家感情的一部分。而這個作品比起其他作品,並不僅僅想在作品中帶人來香港觀光,也投射了作者對於自己人生一部分的香港,那種感情與憂慮。

鄭立:遊戲人間三百年 —— 人類的痛苦源自失去,直至我們忘掉我們曾擁有過

痛苦是因為我們有記憶,我們知道我們曾擁有過,所以才會痛苦。我在想,如果我是主角,再一次遇到那位神仙,我會要求多一件事,那就是可以封鎖或者忘掉部分的記憶,不過,如果我真的有這樣的能力,我是否捨得忘掉那些曾經的幸福呢?

鄭立:上海灘賭聖 —— 也許我們要學習的對象是大軍

面對自己在輸的事實,他選擇了過另一個人生,與其回到失敗的老路去,何不試試另一個可能性?這正是我們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很多時我們明知已走上了錯誤的路,也繼續走下去而不願改變,只因為我們沒有勇氣面對走上另一條路的未知。

鄭立:2001 夜物語 —— 曾對於太空充滿期許,現在我們失去了興趣嗎?

畢竟在 1969 年已經能夠登陸月球,充滿自信的我們,在幾十年後能登陸火星,又有甚麼奇怪呢?然後過了 50 年,我們還是沒有站超過月球一步。沒有太空船,沒有殖民地,沒有核融合,沒有外星人,就是手機發展遠遠超越了我們當年的想像。明明我們的科技比以前更進步,可是星空卻像是離我們更遠了。當我想要重拾那時候的感覺時,就會想看星野之宣在 80 年代的作品 ——「2001 夜物語」。

鄭立:我還記得在六四事件時,無綫在播「宇宙小戰爭」

我是在當時看了無綫播的「大雄的宇宙小戰爭」,是叮噹的大長篇。故事講述一個外星人很迷你的「比利加」星球,被獨裁者動用軍隊奪取了政權,當地民主運動的少年領袖,逃亡來到地球。被叮噹他們發現並收留,在叮噹他們的協助下,回去接觸當地的地下組織。

鄭立:鹿鼎記 —— 不,反清復明並不只是個口號?

有看過周星馳那套「鹿鼎記」的話,相信多少會記得那個名場面:陳近南把韋小寶抓在一旁,對他說,讀過書和明事理的人,大多在朝廷裡面做事,而天地會要造反,就只能用比較蠢的人。而要用這些人,就要用宗教的方式催眠他們,讓他們認為自己做的事情都是對的,所以反清復明只是個口號,和阿彌陀佛是一樣。

鄭立:點解我支持黃潤發領導香港統治地球?

黃潤發在故事裡雖然是反派,為了勝利和保存自己繼續統治地球的權力,而不擇手段,不惜啟動惡魔高達。但看設定的話,他是唯一一個在衰敗的地球中,恢復了香港繁榮的人,也因為香港是唯一一個根植地球、而不是宇宙的政權,所以地球在香港的統治下,才沒有被宇宙剝削得那麼嚴重。

鄭立:強殖裝甲 —— 外星人進得去 獸化兵出得來 地球發大財

一般特攝片統治地球的計劃之所以失敗,是因為他們的黨是由蠢蛋指揮的。但在「強殖裝甲」的地下黨,他們的腦袋正常理性很多,知道要控制社會,靠的不是派怪人去攻擊警察與英軍,在大街放土製菠蘿或縱火燒死電台主播,而是利用自己強力的經驗、忠誠、全球組織、資源,去滲透政府建制、紀律部隊和大企業。控制社會的重要權力,奪取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