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電腦大爆炸

|共197篇|

鄭立:牛年點可以唔睇「肥牛牛布斯」?

在成為新市鎮之前,新界是香港的糧倉,這些牛就是耕田的同伴,有份把香港扶養起來。只是中國改革開放後,香港農業式微,牠們就成為了流浪牛,雖然數量已大幅減少,但直至今天還是偶然可以見到。所以當年看到「肥牛牛布斯」時,明明是外國卡通片,卻會有點親切感,因為它的主角正是一隻黃牛。

鄭立:美麗新世界 —— 當穩定壓倒一切時,發展還可以是真理嗎?

連社會的統治者也承認,為了維持穩定,他們犧牲了大部分的發展,因為任何發展都可能引致難以預計的後果。想要穩定社會,就必須抑制發展,你不能讓 Uber 威脅計程車,也不能讓 Airbnb 威脅旅館,要減低人們因不滿而生亂的可能性,就必須有意識地打壓任何潛在的競爭者。

鄭立:你看過 Buck Godot 嗎?裡面的新香港沒有法律

新香港沒有法律,但不等於沒有規則、沒有秩序,人與人的倫理、習俗、道德及承諾仍然有效,正如該國的座右銘「no law doesn’t mean no rules」。看到這裡,有沒有引起你的興趣?在現實的香港,有法律卻沒有正義,胡亂立法、盲目執法、多重標準,又真的有比較好嗎?

鄭立:宇宙騎士 —— 當你要殺光自己的親友

這有沒有令你想到甚麼?對,現實多的是。我並不只是說政府走狗,可能還有你的父母、朋友、舊同學,明明仍是同一個人,卻因為不同的政治立場而跟你冷淡疏遠,或視為仇敵。你甚至還有可能在戰場上與其相見,親自解決他們。「宇宙騎士」就是類似的作品。

鄭立:WALL-E 的故事告訴我們,忠實執行職務不等於你沒錯

真理終究是超越法理的,法規背後的道理,比規條的本身更為重要。人類的立法機關之所以不斷運作,不斷修改法規,正因為它們會隨時代轉變而過時,過去對的東西,未必適用於現在。若將法理奉為神聖的規條,只懂得忠實地執行法規而不知變通,在真理面前,只會淪為反派。

鄭立:楊威利是個犬儒主義者

問楊威利有甚麼可以令民主陣營打贏的高見,他又沒有,只是不斷講這個不可行,那個不可行,又不相信任何政客,一味冷嘲熱諷,但不滿意他們,自己又不去參與選舉,只是不斷的搞分化、打擊同路人,最後自由行星同盟被打到七個一皮,可能正是他的「功勞」。

鄭立:「海虎」真的反對民主嗎?

民運學生之所以被討厭,不是因為民主,而是肥良覺得他們想要分享別人吃苦得來的權力,但面對暴力時卻完全無力、也沒想過反抗,逃走後連反攻的想法也沒有。他從骨子裡痛恨、鄙視的,是任何想要權力,但遇上風險與代價就立即退縮的心態,而他可能覺得大部分支持民主的人都是如此,雖然不是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