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 電腦大爆炸

|共188篇|

鄭立:WALL-E 的故事告訴我們,忠實執行職務不等於你沒錯

真理終究是超越法理的,法規背後的道理,比規條的本身更為重要。人類的立法機關之所以不斷運作,不斷修改法規,正因為它們會隨時代轉變而過時,過去對的東西,未必適用於現在。若將法理奉為神聖的規條,只懂得忠實地執行法規而不知變通,在真理面前,只會淪為反派。

鄭立:楊威利是個犬儒主義者

問楊威利有甚麼可以令民主陣營打贏的高見,他又沒有,只是不斷講這個不可行,那個不可行,又不相信任何政客,一味冷嘲熱諷,但不滿意他們,自己又不去參與選舉,只是不斷的搞分化、打擊同路人,最後自由行星同盟被打到七個一皮,可能正是他的「功勞」。

鄭立:「海虎」真的反對民主嗎?

民運學生之所以被討厭,不是因為民主,而是肥良覺得他們想要分享別人吃苦得來的權力,但面對暴力時卻完全無力、也沒想過反抗,逃走後連反攻的想法也沒有。他從骨子裡痛恨、鄙視的,是任何想要權力,但遇上風險與代價就立即退縮的心態,而他可能覺得大部分支持民主的人都是如此,雖然不是全部。

鄭立:第一滴血 —— 生存就是勝利?與敵人鬥長命是甚麼回事?

藍波的「鬥長命」,是與敵人一起消耗、一起痛苦、一起忍受不斷惡化的環境,讓對方受不了,而因為藍波比他們更能吃苦、適應惡劣的環境、願意吃狗也不吃的食物,所以才可以炸油站、截電力,攬炒全部人,讓整個環境惡化。

鄭立:從白井亞希子看政治 condom

反而白井亞希子才更像真正被人當 condom 的官員。畢竟她的名字都已經那麼臭,又那麼多人憎恨她了,那更應該操縱她做更多天怒民怨的事情吧?被人痛恨,反而方便一次過把所有壞事做完。就像是死刑犯一樣,既然被判死刑,再殺幾百人又有甚麼分別呢?都是一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