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利

|共362篇|

The Beckhams:「人買人」的個人品牌時代

來到網絡平台主宰一切的新時代,儘管碧咸早已掛靴離開球場,維多利亞亦不再是歌手,但他們的名氣絲毫未減。打開 Instagram,整個碧咸家族的影響力無處不在。「衛報」專欄作家 Gaby Hinsliff 形容,在這 20 年裡,碧咸夫婦成功開創了一種前所未見的賺錢模式:「個人品牌時代」。

無人用影印機?百年品牌 Xerox 復活之兆

帶領潮流、年輕而發展迅速的科技公司,想當然會得到投資者垂青。但若追蹤今年美股的標準普爾 500 指數,結果或超乎大部分投資者的想像。2019 年至今,標普 500 升幅排名第二的企業,確實是一家科技公司,不過,是有著過百年歷史的影印機生產商施樂(Xerox)。不是說辦公室無紙化,影印機已經逐漸被淘汰了嗎?

游擊工匠團 —— 羅馬政府靠不住,城市修復自己來

時間是星期日的清晨 6 點。奧斯蒂恩瑟(Ostiense)整條街道空無一人。這個時候,出現了 7 名以圍巾或連帽外套遮臉的神秘男女,他們將車輛停泊在著名的城外聖保祿大殿附近,並開始在路面傾注水泥。但他們並不是部署驚天劫案的犯罪集團 —— 他們是羅馬一個地下秘密組織 Gap 的成員,在未經官方許可的情況下,他們選定了合適時間,自發修葺市內的一些破爛路面。

【聖女.寡婦.皇太后】「權力遊戲」女強人的歷史原型

讓全球劇迷引頸盼待,波爛壯闊的「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最後一季開播在即。貴族後裔的血腥戰爭,家族之間的報復,除了展現了男性殘殺嗜血的一面,很有可能是參考了 15 世紀蘭開斯特(Lancasters)和約克(Yorks)之間的「玫瑰戰爭」。「權力遊戲」的女性角色則更見冷血,性情激烈。終章開播前,CNN 深入探討劇中幾位女性角色,並爬梳了她們各自的歷史藍本。

喚醒冷戰記憶的斯洛伐克山寨可樂

在當時尚未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他們急需開發一款能夠取代美式汽水的自家產品,名為 Kofola 的碳酸飲品順時而生,其實即是蘇聯血統的「山寨可樂」。儘管捷克和斯洛伐克在 90 年代已雙雙獨立,但廿多年後,Kofola 仍在兩國廣泛流行。或者,當地人念茲在茲,喝的並非冒牌汽水,而是冷戰時期的國家記憶。

埃及雕像爛鼻的文化淵源

一件古老之物在歷經千百年後變得磨損,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但大多數古埃及藝術作品,在它們被發現之前,都已經有所損毀,而背後顯然有著前人束意破壞的企圖。爛鼻的源頭,想當然連結到千百年間無數政治、宗教和個人動機。但最大的疑問莫過於,為甚麼偏偏是鼻子?

令和元年:巔峰過後,偉大抱負的終結

德仁太子預定於今年 5 月 1 日即位,亦將開啟新年號「令和」元年,不過,日本是否真如這個雅致年號的喻意,邁向一個「政令和諧」的新時代?在日本生活了 12 年,專門研究外交政策及亞洲政治關係的多摩大學客席教授 Brad Glosserman,卻將在下個月出版其新書,從書名到書中內容,無不跟日本新天皇即位,年號替換的期盼大唱反調。

「密室逃脫」成風:擺脫網絡,回歸離線社交體驗

即將邁向 5G 網絡世界的當下,潮流逆轉,人們正開始將視線從電子屏幕移開。離線遊戲「密室逃脫(Escape rooms)」在全球崛起,證明這個新興的混合娛樂行業,已變成當地商機蓬勃的主流消閒活動。雖然「密室逃脫」應用了許多新穎科技,但真正推動這股熱潮的並非科技,剛好相反,是源自人們企圖脫離網絡世界,進行一場「離線社交體驗」的慾望。

被偷走的 20 年:淪為毒販交易工具的畢加索名畫

1938 年,著名畫家畢加索以其繆斯戀人為模特兒,畫下其中一幅「朵拉瑪爾的肖像」。據指,該畫作一直掛在畢加索本人的住所,直到他在 1973 年去世。1999 年,沙特億萬富豪的遊艇於維修期間,船上收藏的這一幅「朵拉瑪爾的肖像」不翼而飛。近日,失蹤近 20 年的「朵拉瑪爾的肖像」終於重回人間。耐人尋味的是,這幅名畫可能染指了無數黑市交易,轉手往來無數遍,並一直與毒品、槍械為伴。

區塊鏈如何防止食物摻假?

一瓶含有豐富不飽和脂肪酸的橄欖油裡面,成分標籤的真偽幾乎無從稽考。廠商的欺詐成分能有多高?貨架上顯示為「特級初榨」的上等橄欖油,很大機會完全不是它向消費者所標榜的東西。造假情況日益普遍,各大食品供應商為保其品牌聲譽,新的防偽鑑別方法亦應運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