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歌

|共3篇|

Gloria Chung:收工播廣東歌

我家樓下的大型商場,下午人潮洶湧,上午水靜河飛,早上 8、9 時,我時常經過兩間開放式連鎖餐廳,「只差一點點 即可以再會面」,「由這一分鐘開始計起,春風秋雨間」,時而陳奕迅,時而容祖兒,路人如我聽到都想唱 K!不過一到 12 時開門,就像灰姑娘玩夠要返屋企一樣,轉為罐頭音樂。

游兒:太平山街的港女、貓、老靈魂與過氣偶像(下)

對那些失戀失意的人,覓得新歡、東山再起,也許不是一時三刻的事,但重整氣場,將視野放得更高更遠,世界自然會變得不一樣。究竟別的中女是如何一邊辛勤工作、一邊保持美麗動人,同時相夫教子呢?也許有的天生麗質,有的做人做事特別有效率。對現在的港女而言,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生活本身。

游兒:太平山街的港女、貓、老靈魂與過氣偶像(上)

當談一段戀愛,要先講明彼此對生兒育女的看法,象徵著 The party is over,已過了可以任性的輕狂歲月。C 對港女的分析固然字字珠璣,但她更加明白,所有要離開的人歸根究底是不夠愛,而世間因為感動而得來的愛情比較罕有,不同形式的挽留不過是苟延殘喘。中年港女失戀,不能也不會大吵大鬧,只能無奈而得體地沉默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