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

|共208篇|

喚醒冷戰記憶的斯洛伐克山寨可樂

在當時尚未獨立的捷克斯洛伐克(Czechoslovakia),他們急需開發一款能夠取代美式汽水的自家產品,名為 Kofola 的碳酸飲品順時而生,其實即是蘇聯血統的「山寨可樂」。儘管捷克和斯洛伐克在 90 年代已雙雙獨立,但廿多年後,Kofola 仍在兩國廣泛流行。或者,當地人念茲在茲,喝的並非冒牌汽水,而是冷戰時期的國家記憶。

方俊傑:似怨婦俱樂部的「閨密食堂」

有人形容日本片「閨密食堂」,是夾雜「深夜食堂」加「色慾都市」。同意一半。「閨密食堂」可以稱得上是女性專用版本,由小泉今日子代替小林薰,冷眼旁觀女性客人的愛情故事,客人又另有同樣遇上感情疑難的女性朋友,開枝散葉出去。篇幅有限是客觀事實,夠特別或者夠深入,足夠彌補。如果你是香港女性,卻會覺得「閨密食堂」有點力不從心。

零食食到無停口,乃是人類本能?

某程度上,薯片袋好比潘多拉的盒子 —— 一旦打開,後患無窮。不停把薯片往嘴裡塞,待你恍過神來,袋子空了一半。減肥達人都說這是定力不夠,執業醫生 Darria Long Gillespie 卻告訴我們,對零食欲罷不能,其實是人類本能。若要對抗小食的誘惑,靠科學比靠意志力更好。

Impossible Burger 2.0:更不可能的植物製漢堡扒

去年 4 月,植物製造漢堡肉 Impossible Burger 進軍本港市場,那如同真牛肉的色香味,令不少食客一試難忘。今年美國食品科技公司 Impossible Foods 再接再厲,推出全新植物肉 Impossible Burger 2.0,以大豆蛋白取代小麥蛋白,不含麩質及膽固醇,亦令肉汁及口感更加豐富。而從本月開始,這款「更不可能漢堡」正式登陸香港。

石 Sir:港式餐在倫敦

早前我在網上談起在家做港式菜,提到突然想吃茶餐廳食品。有朋友說倫敦有著名的「龍記港式茶餐廳」,我特此到倫敦市中心尋訪,卻發現原來龍記已結業了。唐人街一帶其實還有標榜港式的餐館,但菜單上卻實在沒有幾多港式茶餐之寶。石 Sir 無奈,唯有在家多炒幾次港式豬扒意粉以祭饑腸。

Gloria Chung:割烹 —— 多快好省的大阪精神

好久沒有去大阪了,聽說現在中國人多過日本人,旅遊業興旺,有人滿之患,服務生都愈來愈晦氣。因為這些傳聞,我也沒有刻意再到訪。上個月走了一趟,果然,心齋橋和道頓堀,都水洩不通,簡直有尖沙咀廣東道的感覺。不過,無論在市中心,還是近郊,大阪還是有些抖氣位。服務生當然沒有鄉下的日本人那麼熱情,但是基本的和式禮貌,溫度還是剛剛好。

日本袋裝即食麵銷售回升,關鍵在散賣?

即食麵在日本愈趨滯銷?這怕是已成舊聞。日本即席食品工業協會的統計顯示,2018 年袋裝即食麵的總需求,較前年上升 1%,出貨額亦增加 1.2%。此外,適逢全球第一款即食麵、日清食品的「雞湯拉麵」面世 60 周年,NHK 電視台播放以日清創辦人安藤百福為主角的連續劇,不少網民表示「雞湯拉麵」在超市售罄。但其實在「回春」之前,袋裝麵確實被杯麵力壓,經歷了幾年苦戰。

Gloria Chung:五星飯店的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

大家來評評理,付上三、四千元住宿一晚五星飯店,咖啡比 7-11 更難喝,這是甚麼道理?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入住五星酒店,那早餐桌上的咖啡,比房間內膠囊咖啡機的更差,明明都是預先設計好的咖啡機所出的咖啡。天曉得哪裡出現問題,是一開始就覺得咖啡只是其中一種飲料,餐飲部無人在意,將貨就價,按本子求其買?還是沒有人的舌頭留意到,咖啡其實不一定要像「香爐水」一樣,味道如炭烤廿四味?

肉食悖論:又要食肉,又要滿足道德感?

不少人會到街市或超級市場購買肉類。完成切割、包裝、標示價錢的肉類商品,難以立時令人聯想到,手中的肉塊,曾是某隻動物身體的一部分。然而,心理學家 Julia Shaw,在當中觀察到一個關於「肉食悖論」的道德問題:既然反對虐待動物,為何還吃環境惡劣的農場所生產的肉食?她稱,許多持這種立場的衛道之士,實際上均不會有所避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