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

|共286篇|

荷蘭人為何這麼高?

放眼全球,荷蘭人是真正的「高人一等」—— 當地男女的平均高度,分別是 182.5 厘米和 168.7 厘米。不過,倫敦皇家學會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荷蘭軍方紀錄記載著令人驚訝的史事:在 1800 年代中期,荷蘭男士曾是全歐洲最矮的一群。

Gloria Chung:魯賓三文治漂流記

在香港,能吃到 Reuben Sandwich 的地方不多,尖沙咀朗廷酒店的美式餐廳 Main Street Deli 是其中一間,大大份,水準穩定;年前進駐香港的 Morty’s 是另一間,我覺得近月水準有點下降,肉較乾。最近吃了新外賣餐廳 Fat Chad’s 的版本,如果水準保持到,敢說是我在香港吃過最好的一家。

香港的自助餐,在台灣叫「吃到飽」

這種東西,在台灣不叫自助餐,叫作「吃到飽」。不論是港式的火鍋放題、雞煲放題、日式放題,或者西方自助餐,一概叫作「吃到飽」,不是自助餐。想請人吃好一點,就說請對方去吃到飽,不要說請吃自助餐。在台灣,請人吃自助餐,跟你在香港請人食大家樂差不多。

紅眼:異世界居酒屋阿信 —— 回到中世紀好像也不錯

「異世界居酒屋阿信」的趣味,在於它總是將平凡無奇的現代事物,寫得既瑣碎,但又新奇。震驚「異國食客」的事情,幾乎每夜上演。譬如說,將深海惡魔肢解上菜的八爪魚刺身;讓鐵匠如覓稀世珍品、老闆手上的那一把銳利無比、鑄造工藝匪夷所思的廚師刀;源源不絕(其實是老闆走去超級市場補貨)的新鮮蔬果。

Gloria Chung:餐廳食評會消失嗎?

可能就是在生死之間,疫症之下,每個人都變成大愛左膠:以往喜歡的餐廳,可能捱不過這次的危機;以往 take it for granted,吃甚麼有甚麼,現在卻連麵粉也難找,更何況要去餐廳食飯,甚至乎批評呢?況且,這次餐飲業的危機應該會持續好一陣子,誰想要當壞人,負責摧毁那岌岌可危的生意呢?

【Soul Chill】共享廚房 疫境開飯

近半年疫情爆發,香港失業率破 15 年新高,不少基層「冇工返、慳住食」。荃灣就有社企食物工場「共廚家作」,專請飲食業的失業工友,為基層製作餸包。自 4 月起,他們與不同組織合作,推行持續 2 年的「慳得有營餸基層計劃」,每星期提供營養餸包予經濟困難戶。

Gloria Chung:後大流行病時代 —— 無大台的天然文化?

很多潮流預測員都說,這一代人永遠會受此疫症影響,從文化到時裝徹底改變,全民講求環保、節約、用得其所的時代降臨,大品牌面對經濟打擊,很多都決定未來只做兩季時裝,快時尚不再流行;生活產品趨向 Sustainable,顏色和設計也愈漸簡約,切合 Zen 的精神。說到這裡,我想起日本的無印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