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共73篇|

紅眼:日間演奏會散場時 —— 又怎會只是平庸的兩情相悅

這段三度相遇,卻始終錯過了對方的愛情故事,確實拍得文藝唯美,而我只是無法接受一位胸懷抱負的古典音樂家和一位經歷過恐怖襲擊的國際記者,兩人的相知相遇、情投意合,對人情世事的感悟,都彷彿在兩小時的電影裡被燙平,再摺成這樣一個一波三折的愛情故事。

方俊傑:「冷戰戀曲」的留白,與「羅馬」的淺白

「冷戰戀曲」開局,女主角應徵歌舞團。身邊乖乖女在熱身在準備,女主角一臉輕鬆,叫對手示範一下,便騎劫了對方的首本名曲,兩個人一齊表演。有個唱得出色但緊張到死的拍檔作配襯,女主角不得理性女考官歡心,但輕易吸引感性考官男主角的視線。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調轉說,也合理。

紅眼:「昨日的美食」—— 後青春期食物與愛情

絕對是因為去年「大叔的愛」紅遍日本,各種大叔在今季日劇突然雨後春筍般湧現。不過,本季話題之最,還是顏值先行,首推西島俊秀和內野聖陽的「昨日的美食」。大叔(與美食)的愛,同居屋簷下,無事小風波,卻引導觀眾細味兩位中年同志的生活哲學,一邊談情,一邊談食。同志、同居,但不同性格的兩個男人,同偕到老,除了講緣份和運氣,還需要在更多瑣碎的生活課題花功夫。

約會程式有沒有一見鍾情?

初次見面給人的印象十分重要,有人甚至只愛自己「一見鍾情」的人。過去有研究指,人們只需不到 0.1 秒,即可根據對方面貌作出各方面的評估。這些初見印象並非隨機,不少人對同一人均有一致印象,但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提醒,初見予人的觀感不一定準確,只以一瞬的眼光判斷眼前人,可能會令我們錯過更多對的人。

方俊傑:「M 巾英雄」—— 別把愛情說得太偉大

在印度電影「M 巾英雄」接近結局時,犧牲一切排除萬難研發出平價衛生巾的男主角,成為民間英雄,受到聯合國邀請,去到紐約演講,內容其中一部分大意如下:「印度有好多問題,上上下下都是問題,所以才有我的出現。」也許也是導演編劇的肺腑之言,印度上上下下都是問題,隨手也是拍得成好電影的題材。

不只 Puppy Love:小孩子真的會戀愛?

最常把「結婚」掛在口邊的是甚麼人?不是電視劇的主角,而是幾歲大的孩子。他們會說誰是自己的男/女朋友,「承諾」長大後要跟對方結婚,將來會生多少個孩子云云。大人聽了,往往一笑置之,心想只是童言而已。但性教育作家 Bonnie J. Rough 訪問多名專家,他們均指戀愛無分年齡,孩子間的好感甚至心動,都不只是 Puppy Love 那麼兒戲。

「溝女課程」如何令人萬劫不復?

獨男為脫獨,不惜重金求教所謂「溝女大師」學習如何贏取女神芳心。諸如此類的課程,其實早於歐美蔚成風氣,有研究發現,這類把人際互動化約為公式的調情技巧,很多時都無法幫助獨男脫獨,但他們還是會自掏腰包繼續上課,其背後存在一套操縱學員心理的邏輯。

人與機械人的終極關係:戀愛

美劇「西部世界」講述人類在主題樂園中,對模擬真人的機械「接待員」為所欲為。而在現實,的確有人嘗試開設機械人妓院。不過,洩慾工具也許不是人與機械人的最終關係。作家及記者 Greg Nichols 認為,某天機械人將跨過與人類之間的鴻溝,與人類戀愛。

「誰先愛上他的」專訪 —— 愛無分先後,也無分正常與否

剛過去的週日,台灣兩項支持同性婚姻的公投案未獲通過。但在同一個晚上,台灣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參與映後分享,向觀眾表示:「沒有人有資格,決定他人對愛的真摯是否成立。」無獨有偶,這部戲正是從同性戀和傳統婚姻的衝突出發,探討愛的真正意義。這次徐譽庭聯同主角邱澤及謝盈萱,應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抽空接受了 *CUP 的專訪。

唐明:不經同意,不成童話

然而,有情人不自禁的身體觸碰,事前都問一句「我可以徵求你的同意嗎」,煞不煞風景一點呢?戀愛中的情慾悸動,最關鍵是意會,在一語道破之前的朦朧和曖昧,才是最精華的部分。所以浪漫文藝作品裡,從來沒有事先徵求同意這回事,永遠都是突如其來的一吻最叫人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