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

|共67篇|

方俊傑:「冷戰戀曲」的留白,與「羅馬」的淺白

「冷戰戀曲」開局,女主角應徵歌舞團。身邊乖乖女在熱身在準備,女主角一臉輕鬆,叫對手示範一下,便騎劫了對方的首本名曲,兩個人一齊表演。有個唱得出色但緊張到死的拍檔作配襯,女主角不得理性女考官歡心,但輕易吸引感性考官男主角的視線。男人不壞,女人不愛;調轉說,也合理。

紅眼:「昨日的美食」—— 後青春期食物與愛情

絕對是因為去年「大叔的愛」紅遍日本,各種大叔在今季日劇突然雨後春筍般湧現。不過,本季話題之最,還是顏值先行,首推西島俊秀和內野聖陽的「昨日的美食」。大叔(與美食)的愛,同居屋簷下,無事小風波,卻引導觀眾細味兩位中年同志的生活哲學,一邊談情,一邊談食。同志、同居,但不同性格的兩個男人,同偕到老,除了講緣份和運氣,還需要在更多瑣碎的生活課題花功夫。

約會程式有沒有一見鍾情?

初次見面給人的印象十分重要,有人甚至只愛自己「一見鍾情」的人。過去有研究指,人們只需不到 0.1 秒,即可根據對方面貌作出各方面的評估。這些初見印象並非隨機,不少人對同一人均有一致印象,但英國廣播公司報道提醒,初見予人的觀感不一定準確,只以一瞬的眼光判斷眼前人,可能會令我們錯過更多對的人。

方俊傑:「M 巾英雄」—— 別把愛情說得太偉大

在印度電影「M 巾英雄」接近結局時,犧牲一切排除萬難研發出平價衛生巾的男主角,成為民間英雄,受到聯合國邀請,去到紐約演講,內容其中一部分大意如下:「印度有好多問題,上上下下都是問題,所以才有我的出現。」也許也是導演編劇的肺腑之言,印度上上下下都是問題,隨手也是拍得成好電影的題材。

不只 Puppy Love:小孩子真的會戀愛?

最常把「結婚」掛在口邊的是甚麼人?不是電視劇的主角,而是幾歲大的孩子。他們會說誰是自己的男/女朋友,「承諾」長大後要跟對方結婚,將來會生多少個孩子云云。大人聽了,往往一笑置之,心想只是童言而已。但性教育作家 Bonnie J. Rough 訪問多名專家,他們均指戀愛無分年齡,孩子間的好感甚至心動,都不只是 Puppy Love 那麼兒戲。

「溝女課程」如何令人萬劫不復?

獨男為脫獨,不惜重金求教所謂「溝女大師」學習如何贏取女神芳心。諸如此類的課程,其實早於歐美蔚成風氣,有研究發現,這類把人際互動化約為公式的調情技巧,很多時都無法幫助獨男脫獨,但他們還是會自掏腰包繼續上課,其背後存在一套操縱學員心理的邏輯。

人與機械人的終極關係:戀愛

美劇「西部世界」講述人類在主題樂園中,對模擬真人的機械「接待員」為所欲為。而在現實,的確有人嘗試開設機械人妓院。不過,洩慾工具也許不是人與機械人的最終關係。作家及記者 Greg Nichols 認為,某天機械人將跨過與人類之間的鴻溝,與人類戀愛。

「誰先愛上他的」專訪 —— 愛無分先後,也無分正常與否

剛過去的週日,台灣兩項支持同性婚姻的公投案未獲通過。但在同一個晚上,台灣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導演徐譽庭參與映後分享,向觀眾表示:「沒有人有資格,決定他人對愛的真摯是否成立。」無獨有偶,這部戲正是從同性戀和傳統婚姻的衝突出發,探討愛的真正意義。這次徐譽庭聯同主角邱澤及謝盈萱,應香港亞洲電影節邀請來港,抽空接受了 *CUP 的專訪。

唐明:不經同意,不成童話

然而,有情人不自禁的身體觸碰,事前都問一句「我可以徵求你的同意嗎」,煞不煞風景一點呢?戀愛中的情慾悸動,最關鍵是意會,在一語道破之前的朦朧和曖昧,才是最精華的部分。所以浪漫文藝作品裡,從來沒有事先徵求同意這回事,永遠都是突如其來的一吻最叫人難忘。

紅眼:再看一遍「東京愛的故事」?

時隔 27 年,織田裕二再度與鈴木保奈美攜手合作,共演 2018 年的新劇「無照律師」。有點閱歷的觀眾都會想到 1991 年的「東京愛的故事」。由柴門文創作的愛情物語,打從名字便彷彿騎劫了一整個時代的東京人文精神。但畢竟「東京愛的故事」成為了那一代的經典,完治和莉香的愛情故事,本身就是 8、90 年代東京大都會的象徵和寫照。在一個先進發達的新社會,年輕人憧憬著忠誠的愛情,他們心態向上,追求美好和安穩,期望坦誠的付出會得到相等回報。東京的愛情物語確實仍會延續下去,而刻劃在故事背後的情感游移,比起故人面孔上的風霜,更堪細嚼。

【短片】愛情詩人李商隱 陶傑談「無題詩」艱澀之謎

李商隱一系列「無題詩」受千古傳頌,詩中描寫的傾慕對象藏於層層薄紗中,加上苦澀的深情,朦朧而纏綿。不少人覺得「無題詩」讀來晦澀,而有關「無題詩」的主題及女主角,亦眾說紛紜。陶傑又如何解讀李商隱的「無題(鳳尾香羅薄幾重)」?

方俊傑:「最後相愛的日子」—— 分手也沒忘掉彼此的忘年戀

「最後相愛的日子」改編真人真事。主人翁 Gloria Grahame 是 4、50 年代的成名荷里活女星,曾經贏過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電影重點不在她的風光史,而是落在人生最後一段歲月。話說去到 80 年代,昔日的紅星已經一把年紀,來到英國利物浦主演舞台劇,遇上沒甚麼演出機會的演員仔,發展出一段忘年戀。二人分手一段時間後,女星重回舊地,已經病入膏肓。一對戀人在最後相愛的日子相濡以沫,慢慢揭開當日分手的真相。

紅眼:「來自星凶的愛」—— 與外星人散步才是平常事

「來自星凶的愛」是一個作繭自縛的故事。外星人奪取了人類世界的「概念」,懂得更多文明事情,譬如「婚姻」和「愛情」,然後他就頭痛,思考回路完全超載了。最初,有外星人說,應該三分鐘就可以侵略地球。最後,他說,會留下來相伴,直到世界盡頭。到頭來,人類的「概念」才是真正的侵略者、破壞者。他反過來困住了自己,停止了散步式的移動,掉在蜘蛛網中,學懂了守護「愛情」,卻淪為一個壞掉的外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