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3344篇|

Neo:要走還是留?BG 的島崎和演他的木村

島崎作為一個離了婚剛失業的中年單親老爸,為理想堅持之前,先要為獨生子打算。他不能死更不能窮,至少要供兒子唸完大學才行。所以島崎已經想好,租個又殘又小的單位,獨力接些有點賺頭的工作就算。揮別過去務實賺錢,這是島崎的考量,也似是木村本人的考量。

鄭立:幸福人生 —— 就算銀行有很多存款,提不出來還是會餓死

最要命的是,這遊戲和美國版一樣,你需要買衣服,有些場合和工作有 dress code,你不穿夠格的衣服便不能進去。這包括了銀行,如果你衣服爛了,就不准入銀行,沒得提款,可是這遊戲大部分的工作,卻是把你的薪水存進銀行的。

鄭立:在台灣,請別叫中國為「內地」

現在就直接告訴你,在台灣,你可以叫中國作大陸沒關係,但就是不要叫「內地」,因為這個詞語是有政治含意的。在大日本帝國時代,他們稱日本為內地,台灣朝鮮香港這些殖民地是外地。因為香港是中國的殖民地,中國就想你叫他們內地,至於台灣…… 好吧,你懂為甚麼不能這樣說了吧?

Percy Leung:傳奇音樂評論家

而對我啟發最深、徹底改變了我對古典音樂看法的老師,並沒有教導我演奏樂器,而是教導我一個相對模糊的音樂學術分支:音樂評論(Music Criticism)。此英國人是被公認為亞洲最優秀,最具洞察力和最具影響力的音樂評論家之一,名為岳勵華(Sam Olluver,音譯)。

Moyashi:結局的大結局

結局以後還有大結局,大結局後可能還有終章結局。故事永遠可以繼續,終極的結局唯有觀眾離場。這個結局的意思只是往後的故事與你無關,但劇場仍然放映中,其他觀眾仍留在場內。如果多坐久一點,你會發現故事還在繼續。眼睛睜著多久,就能看見多久的故事,直到電腦大爆炸為止。

曾詩敏:「運動員?浪費公帑啦!」你真的這樣認為嗎?

我有時會想,明明近年香港愈來愈多人喜歡運動,市場這塊餅大了,但怎麼跟體育相關的行業,進度還是起起伏伏。職業和嗜好層面當然不可同日而語,但也不能否認,香港即使體育人口多了,惟跟發展出穩固的體育文化,中間還是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鄭立:在台灣,機車既是人,也是車

在台灣,機車這種東西,像「鐵甲威龍」一樣是人與機器的合體,他有時是人,有時是車,騎著機車的人有時會把自己視為一個移動比較快的行人。聽起來有點玄?其實不玄,你只要這樣想,行人會做的事情,騎著機車的人還是會做的,你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