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2698篇|

唐明:越戰輸在了另一個戰場

真正的轉捩點是美軍取勝後,並沒有「將剩勇追窮寇」,他們停手,令北越軍感覺到了美軍的虛弱和猶豫。當時的詹森總統也知道美國自身的弱點:「胡志明和希特拉一樣,他不用去參加競選,但是我們一個不留神,就被扣上殺人兇手的帽子。但媒體從來不這樣說胡志明。」

Mo 爸:文化差異 —— 倫敦人早已習慣了三線崩壞

倫敦人每天上班前都有一個習慣,就是去倫敦交通局網頁先查看鐵路情況,全因英國的地面鐵路故障原因很多元化:「陽光太猛致路軌反光」、「太大風」、「大雪大雨看不清」、「有人跳軌」、「有人身體不適」、「有人跳軌」、「訊號失靈」、「有人跳軌」等等。

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Moyashi:自焚式言論自由

這也是心靈雞湯類文字的通病,共通點都是充滿了無力感,錯的永遠都是受害者。世界的不合理無法「合理」地處理,所以只能夠處理自己。受害者改變不了世界,因為世界是絕對而不可逆的,唯有改變自己的想法。如果這算是和平自由,這應該是自焚式的自由,透過閹割權利與倫理價值去達成某種妥協。

方俊傑:「沉默的證人」—— 殮房攬炒,漁人得利

劇情講述 3 名槍手為了消滅罪證,闖入殮房強逼法醫從屍體抽出子彈殻,過程當然多災多難,死傷無數。第一條問題:點解大費周章要陌生的專家為自己劏屍取彈?點解唔整條屍體取走再乾脆燒成灰燼?以前,我會很執著;今日,現實比電影情節更荒誕,看一次警察記者會,再不通的情節,我也可以心安理得地接受。

Mo 爸:球場上的不割席

在過去 22 年,香港人一直在追求民主的賽事中節節敗退,但慶幸在這份追求自由公義的信仰中有著不少同路人。大家雖然對現在香港的情況十分悲痛,但這份累積下來的共同悲痛,卻已經使香港人更團結,更不會與同路人割席。但願大家都能夠向著共同目標走下去,直到有一天可以成為勝利球迷。

鄭立:回魂夜 —— 捉鬼用保鮮紙?打鬼用朱古力?

看了這電影後,如果懷疑身邊有鬼,與其花時間疑神疑鬼,不如讓自己的精神變得強健。鬼是除之不盡的,如果你意志堅定,不僅可以不受它影響,甚至可以反過來耍弄它。捉了一隻鬼,可以有另一隻鬼補上,可是有一個鬼影響不到的內心,卻是再多鬼也對付不了的。

Percy Leung:香港小交響樂團下任音樂總監 —— 最佳人選

我曾表達過我對香港管弦樂團過度依賴非本地音樂家的不滿。而小交響樂團作為香港最「本土」的樂團 —— 有一位本地音樂總監、一位本地總裁、和大比例的本地音樂家 —— 為了延續樂團的傳統,也必須將下一任音樂總監委任給本地音樂家。

項明生:英國 VS 法國 —— 城市規劃

忽必烈的大都城,在今天的北京,已經煙消雲散。蒙古人 97 年的統治,只留下一本「西廂記」至今仍然為人唱詠。英國和法國在東南亞的統治百年,又留下了甚麼呢?「明日世遺」將用兩集,比較法國殖民越南、寮國、柬埔寨以及英國殖民緬甸的優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