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3507篇|

救世軍:告別露宿 重過健康生活

曾經露宿及寄居快餐店的俞國南(John),幾年前受家人離世打擊變得嗜酒如命,弄得自己疾病纏身,進出醫院成為日常。兩年前參加了救世軍「標星計劃」後,John 擺脫了酒癮,更為自己定下目標,不再空虛度日;自言不擅社交的他,甚至當起了義工,重新建立健康的社交生活。

Neo:關懷母親,由追劇開始

聊著聊著,不難發現我媽的表情愈來愈生動。想來也是,她身邊應該沒有可以一起討論劇情的對象,畢竟看大台膠劇或大陸劇的人還是佔多數,尤其是跟她年紀差不多的太太們。於是在那一刻,我的存在更多是個同好,陪她吐槽「戀久」裡的車禍有多兒戲、感嘆金秀賢的哭戲有多令人動容。縱然劇集是分開看的,我倆的感想卻是互通。一場有 social distance 的親子活動,由此而生。

廖康宇:悼 David Graeber —— 一個大學教授、人類學家、無政府主義者

他能夠做到知行合一,走出學術象牙塔,進入打工仔的世界、細聽他們的工作經驗,將矛頭指向現今資本主義社會,以及扭曲了的市場和政府,貫徹始終地宣傳他心目中的理想國 —— 一種重視人人平等、強調民眾參與的「無政府主義」社會。

鄭立:迪士尼公主系列何不考慮「帝女花」?

「帝女花」中,嫁給公主的駙馬是周世顯,王子的角色已存在,本來就是戀愛故事,不用改太多。更重要的,是長平公主被人斬下了一臂。第一個殘障的迪士尼公主!這樣宣傳起來一定很有力,而且還是有色人種,簡直是大躍進。她後來還成為了尼姑,光頭公主配漢奸王子,這又是一個突破。

南洋大學與黃麗松校長

黃校長於 1969 年 2 月應聘到南大履新,至 1972 年 9 月,回到母校香港大學,成為港大第一位華人校長,一任 14 年,並留校服務至退休。回憶錄中,他說港大是他服務最久,也令他最為滿意的大學,然而新馬兩地的教育工作,卻也成為生命中的重要篇章。

救世軍:走出我的人生路

每個人在尋找自己的出路時,都有不同的經歷。有些人很早就定下目標,朝著目標進發;有些人會在尋找自己的路時處處碰壁,因人而異。就讀中六的芷恩學習能力較弱,完全不清楚自己接下來的方向該如何走。幸而,經過學校介紹,她參與了救世軍的「童望 Teen 空」計劃,得到寵物美容的實習機會,因而確立了自己的工作方向。

Neo:錢的盡頭是愛情的開始 —— 談戀愛前,先來講錢

這套劇就是如此現實,貼地得讓人忘了這是戀愛劇。尤其是中段一場為猿渡而辦的歡迎會,後輩板垣平日省吃儉用,只為存錢養家還學債,卻被上司抓來自費應酬,偏偏還是兩小時任飲,而自己卻不會喝酒,怎樣想都只覺虧,可是又不好拒絕。相信每個不愛交際的打工仔,看到這裡肯定大有共鳴。

伍常:The Social Dilemma 的一大警告

換句話說,有些公司賣服務,有些公司賣產品,但社交媒體賣的卻是用戶的個人資料。在這個 Surveillance Capitalism 的時代,「If you are not paying for the product, then you become a product」,就是那麼簡單。(等你還自以為是至高無上的「用家」,實在是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