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

|共31篇|

與自由世界共抗納粹極權:初代女團「安德魯斯姐妹」

Viu TV 的「全民造星 4」,今次以塑造香港新一代本土女團為目標,再次掀起全城關注。早在 20 世紀初,現代流行音樂工業剛發展前期,已經可以找到全女班的偶像音樂團體,慰藉過很多代人的心靈。其中在美國,有一隊女子組合曾陪伴國民渡過二戰時的艱苦歲月,走訪各地盟軍基地提振士氣,她們名為「安德魯斯姐妹」(The Andrews Sisters),至今仍是美國歷來最暢銷的女團。

數十年來,為福爾摩斯回信的人

倫敦貝克街 221 號 B(221B Baker Street)—— 福爾摩斯推理小說迷必然認得的地址。柯南道爾創作的人物福爾摩斯,與其拍擋華生所居住的這個地方本不存在,但世界各地的名偵探支持者卻一直投寄到上址,終於自 1932 年起,有了專責為福爾摩斯回信的人。

土耳其整頓「飯圈」,K-pop 將成犧牲品?

中國嚴厲打擊追星文化,官媒斥責「娘炮和小鮮肉」明星,使年輕人「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結果「就像當年蘇聯一樣,任國家崩潰」。無獨有偶,土耳其保守派最近亦譴責追星文化,指控當地流行的 K-pop「鼓吹同性戀」,防彈少年團(BTS)更是眾矢之的,家庭與社會事務部正研究監管韓國流行文化。

串流大行其道,韓國唱片卻愈賣愈多?

串流普及以後,CD 幾乎淪為「化石」。但在南韓,自 2016 年起唱片愈賣愈多。銷量榜營運商 Hanteo Global 的最新報告指出,今年首 6 個月 CD 的銷售量比去年同期增加 34.25%。這歸功於 K-pop 熱潮,以及其追星文化 —— 買碟就要買複數。因為偶像的名氣,以及對偶像的熱愛,均要用數字來衡量。

為甚麼人們如此沉迷於明星感情生活?

日本國民偶像新垣結衣與銀幕拍擋星野源閃婚,消息傳出後,震驚東亞,令無數粉絲心碎暴動。明星也是人,結婚是很平常的事,何況我們又不認識他們本人,但聽到明星結婚的新聞,人們總會異常失落或者高興。過去就有心理專家嘗試解釋,人們何解如此沉迷於明星的感情生活?

除了造星,還造出族群認同

香港某電台的造星節目,成為很多市民近來茶餘飯後談論的話題,同類造星真人騷近 20 年風靡全球,同樣引起過學術界的討論。雖然這些節目設計感覺千篇一律,有研究卻指出,節目組會按本土市場和品味調整,而觀眾投票互動的環節,更可能與本土族群認同產生互動作用。

重複的美學:選秀節目數十年如一?

香港某電視台的造星節目,再次成為港人熱話,令全城捲起一股選秀節目熱潮。選秀節目近年在南韓和中國十分火紅,在香港也有悠長歷史,梅艷芳和張國榮都是參加歌唱選秀節目出身。澳洲迪肯大學傳播學教授 David Marshall 就是研究明星文化的專家,他曾經提出一點有趣的觀察 —— 選秀節目是最重複的影視節目類型。

【Soul Monday】追夢無限期,44 歲主婦「造星」

人到中年,不是供車供樓,就是進修創業,生活大同小異。但是 44 歲、已為人母的水澤有希揚言:「我要做偶像。」聽著似是隨口說說做做夢而已,她卻通過一個地區偶像組合的選拔,成為全團最高齡的成員,與年紀差一大截的女孩一起又唱又跳。理由嗎?她直言:「就是想做些不平凡的事」。

夕立:偶像女團的自省與自白 —— 談歌詞中的偶像人生

乃木坂 8 年前成立到現在,姐妹團體欅坂亦踏入第 4 年,當然不乏成員對「偶像女團」人生反思的自白歌曲。這種歌曲每每唱來有血有淚,通常講述某些成員的處境。這種歌比不少主打歌,主要歌頌偶像的光明面、鼓舞聽眾、歌頌人生光明面的歌曲要賺人熱淚,更使支持者對這些成員的處境感同身受,使死忠們更熱烈地擁護打負方戰、正在苦難中掙扎的她們。

紅眼:「後街女孩」—— 與其切手指,不如切掉無話兒

萬眾期待,黑道男兒的悲歌,少女偶像不為人知的辛酸,「後街女孩」的電影和電視劇終於同步上檔。故事講述三個肝膽相照,結義金蘭的黑道小跑腿,儘管胸懷大志,弊在熱血無腦,決心要找仇家算賬,反而任務失敗,丟了老大哥的架。三人自願受罰,而日本黑道最經典的體罰,當然就是切手指謝罪,以示懺悔。不過「後街女孩」的犬金組組頭相當獵奇,應該說,是跟得上潮流。切手指未免太無聊,切就是切了,但要切掉的是那話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