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739篇|

繪畫就是日常 ── 楊東龍的「日課」

繪畫能呈現出繪者及城市的不同狀態,而這次刺點畫廊與藝術機構艺鵠的合作項目 —— 楊東龍個展「日課」,便展出藝術家於 2019 年至 2020 年間的最新作品,以及 2015 年至 2018 年間的精選作品。各種城市景象,呈現出不同階層的生活面貌,擴闊我們對環境的認識與想像。

Ryan Fung:從中電業績到財政預算案

香港官僚思維一向不夠斬釘截鐵,另一個例子就是在最新一份「財政預算案」,雖定下時間表在 2035 年停止新登記燃油私家車,表面上是為減碳做事,卻不同時為入手電動車提供更多誘因,只有「電動車一換一計劃」,做一半不做一半,算是一項思慮不周的政策。

支援緬甸手足的香港援兵:香港志願連

緬甸政變成國際焦點,令不少人察覺香港與緬甸暗地裡命運相連,但其實兩地淵源不止於此。80 年前香港淪陷,不少華籍英兵流亡後重新集結,向英軍請纓再度參戰,1944 年組成「香港志願連」(Hong Kong Volunteer Company)遠赴緬甸前線,加入英軍特種部隊「殲敵」,擊退日軍的戰績備受肯定。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有賴歷史學者鄺智文近年努力,才得以重見天日。

藝術家們的密碼 ——「不可告人的話」

藝術家敏銳地觀看世界,並將其理解的事物與情感的堆疊融入作品之中。這次於藝穗會陳麗玲畫廊舉行的展覽,名為「不可告人的話」,當中展示了 13 位藝術家近年來的作品,包括蛙王、廖智恆、李紹忠、曾鎧婷、劉學成等。經過社會運動與病毒洗禮後,他們的創作會是如何?

Moyashi:BNO 持有人失去了一切,林鄭證實了這個消息

使用這張票離開的人,連同無數移居外地的港人一樣,或者永遠都無法再回到香港。即使你膽敢回港,也沒有人敢肯定你能夠安全離開。與其說 BNO 持有者擁有甚麼,不如說是從來都沒擁有過甚麼,而在將獲得甚麼的同時,又會失去一切。

香港開埠記(下):一場奠定港島面貌的瘧疾瘟疫

瘧疾如今幾近在香港絕跡,但這種由瘧蚊傳播的熱帶疾病,開埠兩年後曾經蹂躪全港,疫症名為「香港熱」。有歷史學研究就指出,這場瘟疫帶來的集體創傷,至今還烙印在這座 180 年歷史的城市,不但催生了半山區,還從此決定了今日西環至中環、金鐘至灣仔等各區面貌。

鄭立:想要發大財,就寫討好中產階級的文章

怎樣才能夠令文章有很多人看,很多人分享,甚至願意課金呢?這對於已經無法參選、想轉型做作家開 Patreon 的香港前議員們來說,應該是很重要的課題。雖然我想他們不太會看我的文章,不過我還是在這裡說答案:不要寫自己想說的東西、不要寫正確的東西,寫一些中產階層認知裡的東西。

香港開埠記(上):甫誕生便險夭折的殖民地

180 年前香港開埠,是那個小漁村變國際大都會的故事開端,但歷史從來沒有必然。香港既非英國當初的殖民目標,官員亦經常質疑香港的價值,甚至有說客以輿論攻勢,遊說倫敦「棄港保平安」。*CUP 就取得兩份 1840 年代倫敦舊刊物,當中有關香港的珍貴報道,將透露英國對港立場如何改變,令這個遠東殖民地差點夭折。

西班牙新晉藝術家 Okokume 個展 —— 心之旅

西班牙新晉藝術家 Okokume(奧高古曼)於過去兩年,一直自我沉澱,與自己的黑暗面對話,嘗試尋找及期盼展現最真實的自己。繪畫,就是她的出口。她所創作的 Cosmic Girl 是一個宇宙小精靈,嘗試喚醒人類對環境保育的關注,表達愛護地球的重要性。然而,這次於 JPS 畫廊展出的「旅」(Inside),Cosmic Girl 成為抒發感情的替身,可說是藝術家最深情的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