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381篇|

Percy Leung:香港小交響樂團下任音樂總監 —— 最佳人選

我曾表達過我對香港管弦樂團過度依賴非本地音樂家的不滿。而小交響樂團作為香港最「本土」的樂團 —— 有一位本地音樂總監、一位本地總裁、和大比例的本地音樂家 —— 為了延續樂團的傳統,也必須將下一任音樂總監委任給本地音樂家。

石 Sir:移民兩年 —— 寧願移民是錯的

若今天香港百姓不論貧富皆生活安定、政府開明、政策有序合理;年青人可在海邊陽光下撿撿貝殼、在電子遊戲內攻城掠地、在激光音樂中載歌載舞,過年青人本來應該過的生活,只餘石 Sir 獨在英國天天抱怨後悔,痛恨自己錯誤的移民決定,亦於願足矣。

救世軍:保育者聯盟

「因為大家都很友好,相處下來並沒有架子,更會互相嘲笑,所以才改名叫『YND Mean 爆』。」「YND Mean 爆」義工隊的 5 位年青成員過往曾背負着「夜青」、「邊青」等負面標籤,透過救世軍屯門深宵外展服務,他們聚首一堂,最近更組成義工隊,身體力行推動「無痕山林」,為大自然出一分力。

香港:冷戰格局下的「東方柏林」?

中美貿易戰如火如荼之際,一場「反送中」運動再次把香港推上國際舞台,外國評論多番吹捧香港為「極權汪洋中的一塊叛逆飛地」,是新冷戰下的「西柏林」。回顧歷史,輿論其實不止一次以柏林類比香港,70 年前英國外相,就曾以「東方柏林」形容之,強調在冷戰格局下,香港扮演著「自由世界」的前哨角色。

Moyashi:名叫媒體的教養

理解單一電視台或者媒體頻道提供的資訊不是唯一絕對,客觀分析發光四方框中的事物真偽,這事實上不是先天能力,而是後天透過學習去獲得的技能。所以「看電視」是一種需要教育的行為,觀眾必須先透過其他渠道汲收知識,才得以知曉「速龍」並沒有絕種,還會一邊噴煙,一邊在街上亂咬人。否則觀眾就會看不懂新聞,也看不懂反諷,包括上面這一句。

陶傑:中國人政治的「2 號」問題

香港女特首林鄭月娥鬧出比梁振英時代更嚴重十倍的中國危機,卻至今為止一直不必下台。固然是中國之面子因素第一。另一原因是林鄭下台,中港兩地,人人你眼傻看我眼:都問:誰可以繼任?在這方面,林鄭無可否認比她的前任梁振英有一點政治智慧。

冰球合法鬥毆,但可以圍毆嗎?

網上流傳一段香港少年冰球代表隊到中國河北出賽時,疑因大幅領先對手而被中國深圳崑崙鴻星代表隊毆打的影片。有人解釋,冰球運動其實有著不成文規定,默許球員之間的「冰球鬥毆」(Fighting in ice hockey)行為。儘管如此,「冰球鬥毆」背後亦有著一套規範,要求參與者一致同意開打、安全得到一定保障的情況下,方可鬥毆。真正的冰球鬥毆,絕非想打就打的「爛仔交」。

【專訪】湊佳苗 —— 第十三年的「告白」

湊佳苗憑「告白」一鳴驚人,由日本紅至港台,往後幾乎每年一本新書,大部分作品被改編為戲劇,至今卻仍「身兼兩職」,日間操持家務,晚上提筆創作,如是者寫了 12 年。上月,這位暢銷作家首度來港,應邀於香港書展分享,並接受 *CUP 專訪。只見她笑容可掬,毫無陰沉之氣,與其被喻為「嫌惡系懸疑小說」的作品,感覺相距甚遠。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致命催淚彈荒謬 —— 禁止用於戰爭,卻成鎮壓恩物

兩個月以來,催淚彈成為警隊對付示威者最常用的武器,即使香港執業藥劑師協會呼籲警方,不要隨意使用,因為嚴重者可導致死亡,警司協會卻以「莫名其妙」回應。催淚彈是否如警方所言屬「非致命性武器」?觀乎歷史,催淚彈作為化學武器,亦曾奪去性命;將這種禁止用於戰爭的催淚彈用於人民身上,更不合邏輯。

何處才是安身立命之所?—— 香港文學季「卑躬屈室」

家,理應是最溫暖的「避風港」,能遮風擋雨。但我們身在一個連續幾年蟬聯「全球樓價最高城市」,及屬於「嚴重超出負擔」程度的地方,我們又該如何自處?第五屆香港文學季主題「字立門戶」,而其中一個講座就是以「卑躬屈室」為討論內容,邀請了前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影像藝術團體影行者藝術總監李維怡及本地獨立電影導演黃飛鵬,以社會理論、文學及電影角度切入,分享對居住的看法及想像。一個美好的「家」、居住環境、甚至社區可由文學或藝術層面引發思考,從而帶動實際的改變,邁向更理想的安身立命之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