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共516篇|

1968 年香港流感:以香港為名的世紀疫症

在 20 世紀,人類經歷過四場流感大流行,1918 年西班牙流感、1957 年亞洲流感、1968 年香港流感和 1977 年俄羅斯流感,每場流感的死亡人數暫時都遠高於武漢肺炎,是人類史上慘痛的公共衛生災難,其中西班牙流感就殺掉超過五千萬人。而 1968 年香港流感,就是對上一次死亡人數過百萬的大流行。

【香港文摘】舊時好玩:校服

舊時香港,各校對於「校譽」非常重視,恐怕社會冠以「校店」、「飛仔溫床」等壞名號。是故,校長、訓導主任等人,每朝都站在學校大門檢查返學學生的儀態、髮飾、服裝、鞋子等等。如男生頭髮過長,蓋過衣領,則趕去修剪才可返學。女生的裙子不可以「迷你」、過短也受驅逐。至於「不分年紀」(扮飛仔、飛女)皆一律不允許的。

試劑早就出現,為何確診仍有難度?

愈早檢測出病毒,就愈早阻截傳播鏈,看似簡單的一個做法,卻不是每個地方能成功做到。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早在肺炎病毒消息在中國武漢傳出之時,德國已有科學家洞悉先機,開始以沙士病毒作參考,在病毒序列公佈前,研發出病毒試劑盒,而香港專家更緊隨其後,但為何到現在,有些國家在確診上仍面對重重困難?

廖康宇:貴族藝術學校撤出香港,與你何干?

SCAD 撤出香港後,政府打算把北九龍裁判法院再次納入活化計劃,很大機會成為另一個和社區脫節的商業項目。香港人的歷史文化和本土情懷,在一個凡事都追求經濟利益的社會中無處生根;沒有本土文化氛圍,亞洲文化創意之都只不過是一紙空談。

對抗武漢肺炎變相遏止流感擴散?

疫情發展至今,依然很多人拿武漢肺炎跟流感比較,認為人們這次反應過度恐慌。誠然,流感雖看來普通但足以致命,2019 年,香港冬季流感便有 357 宗死亡個案,數字遠超今天的武漢肺炎。可是,這種比較沒有很大意思,武漢肺炎和流感同樣是人類大敵,而抗疫工作根本不是互相排斥:武漢肺炎爆發後,多個地區的流感個案便大幅減少。

搶購廁紙如銀行擠提

搶購無分國界,澳洲、日本、香港、英國及美國超市的廁紙貨架都空空如也,澳洲一間餐廳更寫上「廁紙就是貨幣,8 卷廁紙可換大薄餅」。雖然現時廁紙在香港已成「蟹貨」,但在供貨緊張時期,也曾出現廁紙搶劫奇案,令人疑惑廁紙能否與「銀紙」相提並論。臥龍崗大學高級經濟學講師 Alfredo R. Paloyo 撰文指出,從經濟角度看,搶購廁紙與銀行擠提的出發點大致相同。

陶傑:香港第一位國際人物

百年前香港是一個慈善港。香港的富豪在成就事業之後,不但樂善捐獻香港本土,還會捐獻家鄉。李嘉誠捐獻二百億創建汕頭大學,還在香港的醫療教育諸多捐獻即是一例。在李嘉誠之前,在香港憑捐獻成為國際慈善家的,只有一個何東。

Gloria Chung:點解鬼佬唔戴口罩?

香港人,別自滿,我們沒有權利批評。在這兩個星期,我們也是周街吃雞煲,齋口唔齋心,戴著口罩去行山;我們也沒有因為經歷過沙士,而自信經驗高人一等。未來兩星期,外地港人湧回香港,才是真正的考驗,大家唔該繼續努力。可以的話,留在家,下星期繼續讀我的小食譜。

綠色和平:保衛郊野公園 「行山抗疫不留痕」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持續,郊野公園再次成為市民呼吸新鮮空氣的「抗疫後花園」。惟多條山徑在連續多個週末被「蹧蹋」,出現大量口罩,塑膠等垃圾。外國有環保人士提倡山野不留痕(Leave No Trace)守則,鼓勵郊遊人士尊重自然;市民在這段全城抗疫時期享用郊野公園,亦應該要做到最基本的行山禮儀 ——「行山抗疫不留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