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共94篇|

Percy Leung:柏林愛樂樂團新體驗

2019 年 9 月是我在柏林作為訪問學者的最後一個月,有幸獲邀出席兩場柏林愛樂樂團的音樂會。我自 2018 年夏天來到柏林,期間幾乎看遍所有柏林愛樂的演出,自覺了解這支交響樂團的獨特與優越之處。不過,看完這兩場演出,方知自己實在大錯特錯!

Percy Leung:柏林的新音樂時代

兩個樂團演奏的交響曲同時表達了愛、友誼及在社會中互相扶持與融合的重要性,而我絕不相信這只是巧合。或許,全球的政客都應該觀賞一下這些交響樂曲,了解一下如何重新團結支離破碎而二元對立的人文社會。

洗衣機學會「唱歌」,為人創造幸福體驗?

洗衣機經常都會發出「轟轟」聲,尤其是舊款洗衣機,一開機難免變得家嘈屋閉。但隨著科技進步,家電如洗衣機、微波爐、雪櫃變得更方便及人性化,電器運作時的噪音也隨之減少。最近,各家電品牌更推出會「唱歌」的家電,於是「大西洋」提問,家用電器真的能夠「唱歌」嗎?

Percy Leung:香港小交響樂團下任音樂總監 —— 最佳人選

我曾表達過我對香港管弦樂團過度依賴非本地音樂家的不滿。而小交響樂團作為香港最「本土」的樂團 —— 有一位本地音樂總監、一位本地總裁、和大比例的本地音樂家 —— 為了延續樂團的傳統,也必須將下一任音樂總監委任給本地音樂家。

威權政府的軟性手段 —— 群星匯沙特

音樂大同,無遠弗屆,遠至中東的沙特阿拉伯,國民亦深愛流行音樂。自沙特王儲薩勒曼理政起,發起連串社會改革,當中亦包括娛樂事業。沙特近年熱衷邀請國際巨星蒞臨,受不少年輕人支持。然而,有人權家抨擊,沙特之所以廣邀歌星演出,只是威權政府維繫權力的手段,藉以爭取年輕人支持。

Percy Leung:搶購柏林愛樂門票

柏林愛樂樂團於 1882 年成立,至今只委任過 11 名首席指揮。新任首席指揮的就職演出,一直以來都是古典音樂界的盛事,並常吸引全球關注和廣泛媒體報道。音樂會將於 2019 年 8 月 23 日舉行,演奏樂曲將會是伯格的「露露」組曲,以及曠世鉅作「貝多芬第 9 號交響曲」。

Percy Leung:維也納噪音音樂廳

兩個月前,2019 年 4 月,我再次到訪這個知名的音樂廳,觀賞維也納愛樂樂團(由尼爾森斯指揮)的全貝多芬演出。這毋庸置疑是我經歷過最難忘及最令人失望的演出。事實上,以往我的耳膜從未持續地被如此超出想像,且不悅耳的聲音所轟炸。

藝評:在紙醉金迷中尋找午夜爵士

尚隆多(Jean Rondeau)更把這個想法帶進「即興巴洛克」音樂會,把燦爛的巴洛克音樂和率性的爵士樂互相對話,而連結起這場對話的,不只是即興演奏這個元素,而是那種抬頭望月那種午夜寂寥下,自然的想透過音樂流露個人情感,但最後卻因音樂在夜空的迴蕩而更添孤寂。

Percy Leung:幾乎沒有香港人的香港管弦樂團

雖然港樂在過去數年的進步和轉變確實令人鼓舞,但此香港樂團卻愈來愈倚賴非本地樂手。港樂現時有 98 名全職樂手,但只有 18 名是在本地出生的香港華人;其他的 80 位音樂家均來自五湖四海,包括佔樂團最多席位的 33 名中國內地樂手。此「本地樂團只有少量本土樂手」的情況,在國際古典音樂界是十分少見的。

Percy Leung:交響樂團的心理學

花了我幾年時間,和遇到更多場有著同樣情況的音樂會,我才意識到,樂手受指揮邀請起立而不從,其實是他們對這位台上的領導者,表示最高的尊重和情感,而絕不是不尊重對方。事實上,我 12 年前沒有注意到的是,即使樂手們坐著,他們其實都在向指揮所給予的指導和啓發,心懷感激地、熱烈地鼓掌。

Percy Leung:做指揮,好叻咩?

我常被人問到:「你玩甚麼樂器?」我的回答永遠是:「我是個鋼琴家、小號手和敲擊樂手,但現在我主要是個指揮家。」人們聽到我這樣回答,通常會呈現一副難以置信卻又非常佩服的樣子,驚嘆道:「嘩!太厲害了,你的音樂造詣一定很高!」老實說,起初我不懂人們為甚麼有這種反應,但同時覺得很好笑。

返工聽歌有損創意?

戴上耳機之後,彷彿能夠與世隔絕,進入自己的世界。因此,不少人為了遠離各種雜聲煩擾,都會邊聽歌,邊工作,深信能有助專注,順便激發「腦轉數」,提供更多靈感。但近日有研究挑戰這種想法,指出聽歌工作會損害文字語言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