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也納

|共3篇|

Percy Leung:維也納噪音音樂廳

兩個月前,2019 年 4 月,我再次到訪這個知名的音樂廳,觀賞維也納愛樂樂團(由尼爾森斯指揮)的全貝多芬演出。這毋庸置疑是我經歷過最難忘及最令人失望的演出。事實上,以往我的耳膜從未持續地被如此超出想像,且不悅耳的聲音所轟炸。

熱鬧如斯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

每逢西曆元旦,西洋古典樂愛好者,多數也會費一番心思,以尋得途徑觀看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電視播映頻道。平常的古典洋樂演奏會,對一般香港人來說,氣氛或甚嚴肅,入場觀賞者必須衣履整齊。若然樂曲未完,只因休止符而暫止,卻在此刻拍錯手掌,就是一大尷尬事。而維也納新年音樂會,與平時的演奏會相比,氣氛則歡愉得多。表演者不止有樂團眾人,亦有臨時演員,有舞蹈家,而指揮家往往也「玩埋一份」。

唐明:迷夢中的一聲喘息—— Adele

這年頭生了女孩,取個甚麼英文名字好?Adele 是個很不錯的選擇。Adele 這個名字宜古宜今,讀起來音色溫婉,卻由於獨具 20 世紀初的色彩,頗有一種調皮甚至放蕩的風情。Adele 是一個不朽的名字,因為奧地利畫家 Klimt 的一幅 Adele Bloch-Bauer 肖像,2006 年拍得 1 億 3,500 萬美元。無論從表面看,還是論拍賣的價值,都是名副其實的 Woman in Go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