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289篇|

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科技改善人類生活,也協助我們探索未知領域,其中人工智能技術大力推進社會發展,例如協助學者進行大數據分析,產生更多理論,同時應用於機械科技,便利工商業活動。過去人們認為,文藝創作要運用人類獨有的想像力,會是人工智能較難攻破的一環。不過,今年一間初創企業就成功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是垃圾?還是藝術品?「詩意遺產」探索物的價值

哪些是廢棄之物、哪些應該被視作文化「遺產」來活化,甚至成為藝術品?誰擁有話語權為各種事物定義?大館當代美術館最新展覽「詩意遺產」,展出 6 組由來自香港及海外地區的藝術家或藝術組合的作品,參展作品揭出全球不同地方的文化議題。如策展人譚學能所言,他們「均以歷史文化遺產的視點去處理當代問題的多元手法,提出了新穎獨特的見解…… 展覽藉著作品多樣化的藝術實踐,試圖剖析一個問題:在決定哪些傳統遺產應原封保留,哪些需要重新被想像和重塑這事情上,個人有多大的掌控和自主權?」

愈是審查愈堪玩味 —— 浮世繪師歌川國芳

「機智且不可預測」是太田紀念美術館首席策展人渡邊晃,對日本 19 世紀一位別具天賦的浮世繪藝術家 —— 歌川國芳的形容。渡邊指他是非常幽默的人,且從不灰心,「即使其作品因江戶幕府的限制而不能再印刷販賣,或是當他被奉行所(地方管理機關)調查時,國芳也從未放棄」。他在畫作中幽默地將動物擬人化以避開審查,因此創造出別樣的風格,其筆下的貓浮世繪就最為人所熟知。

Hallie Tam:Men Crush 系列 —— Henri Matisse(2)

看過 Matisse 對人體的草圖,會知道他絕對懂得「正確地」畫人,但與其展示專業的畫畫技巧,他反而以簡單平面的線條和一斑斑的顏色來渲染情感,看上去不但欠缺重心,更有種不斷向外圍空間擴展的錯覺。比起人物實實在在於畫布上佔據具體位置的傳統畫作,Matisse 開闢了另一個天地。

高更「大溪地人」真偽

法國印象派畫家高更,曾在 1891 年到太平洋的大溪地,以當地風光、人物為題材,繪製「經過海中」、「死亡的幽靈在注視」等多幅畫作。當中,未完成的「大溪地人」能看到畫家的線條勾勒,可能是最特別的一幅。然而,紐約威爾登斯坦普拉特納研究所(Wildenstein Plattner Institute)早前更新的高更目錄 Raisonné,卻把「大溪地人」剔出了高更真跡之列。

【展覽】對於現況 —— There is nothing left to say

「我們每人都不期然把焦慮和期許藏在這個城市中。這裡沒有太多的文字導讀,但可讓你翻一翻各自被藏著的瑣事,涉及的是甚麼,再多說也……」除了藝術家的簡介、作品名字外,這 57 字已是你可了解這個展覽的所有文字。為何是「說甚麼也沒關係」?也許就是不可言喻,只能在畫中意會了。

東京奧運的奪目紋身,日本社會的禁忌

看東京奧運,各有各重點。有人專注留意選手的精彩表現,有些人只顧盯著球衣隊服,甚至是紋在他們身上的各種圖案。像香港女飛魚何詩蓓及跳馬王子石偉雄的背部,就有奧林匹克五環的紋身。大小紋身「亮相」奧運場上,並非近一兩屆才有的事。但今次由日本做東道主,意義又有點不同,只因當地人對此文化的偏見,比紋身更加難以清除。

中環「地下博物館」 四大展區遊走「古」今藝術品

繼上次與紐約塗鴉藝術家 Cope2 合作重現 80 年代紐約的「逆時車站」後,JPS 畫廊今次的「地下博物館」亦頗有驚喜,以不同區域及主題,展示出 16 位來自多個地區及文化背景的藝術家作品。JPS 嘗試糅合街頭文化、流行文化和當代藝術,並於「博物館」展出。各具風格的作品卻能巧妙共存,帶領觀眾穿梭不同空間,感受傳統中不失玩味的體驗。

【展覽】水墨藝術與香港故事 「墨城」群展回應都市轉變

當水墨藝術進入當代,此媒介描繪的不再限於山水天地間。對藝術家而言,水墨亦可走進城市及街頭。大館當代美術館的最新展覽「墨城」,由唐凱琳與 Tobias Berger 聯合策展,集合 19 位藝術家的水墨作品,紀錄了藝術家創作時,對性別、身份、幻想等的社會經驗及反思。水墨作品亦不再局限於平面或紙品上,這是水墨的另一天地。

意大利雕塑,應靠工匠還是機械臂

意大利城市卡拉拉(Carrara)盛產大理石,由文藝復興時期之前開始,已是著名雕塑家選取材料的熱門之地。時至今日,石材雖沒有改變,但雕刻者卻逐漸由工匠轉為機械人。這種趨勢引起了爭論,雕塑器械公司認為這些技術對意大利藝術的未來發展至關重要,但也有傳統工匠認為,不用人手雕刻,雕塑會喪失熱情及吸引力。

是蔬果?還是…… 日本畫壇新星西雄大的非常構想

以蔬果之姿為基礎,可引發怎樣的聯想?日本 90 後畫壇新星西雄大(Yudai Nishi)受美國動漫、街頭藝術及塗鴉滋養,加上其創作力,糅合出獨特的藝術風格,引領觀眾跳出框框,引發各種想像。「將人的視野吞噬、能夠令人醉倒其中」是他作畫的基本條件,那麼其香港首個展覽「FRESH!」,又會帶來怎樣的體驗?

林靖風:克里斯汀.艾珠「旋舞之沙」—— 藕斷絲連的冷暴力

香港白立方(White Cube Hong Kong)為印尼藝術家克里斯汀.艾珠(Christine Ay Tjoe)舉辦首個在香港的個人展覽「旋舞之沙」(Spinning in the Desert),其中主要展出她以油畫棒繪製的作品系列 Blue Cryptobiosis,在畫面裡表達一種「與生物有關的特殊、罕見而美麗」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