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306篇|

披著希臘長袍的佛陀:佛像起源考

古希臘文明與印度佛教,是古典時代的兩顆璀璨明星,在教科書中通常被當成互不相干的課題,但其實兩者確有互相影響的痕跡,印度佛教石窟不但有希臘人捐獻的記錄,史上最早的佛像造型更有顯著希臘特徵。究竟雕造雅典娜女神像的工藝,是如何輾轉用在佛陀和菩薩身上?

【展覽】「咲」在冬日綻放生命之美

「咲」,這個好像日語來的?其實也有這樣的中文字,是笑的異體字。在日語中,咲讀作「saki」,代表「開花」。有甚麼花可以在冬日盛放?富德樓新藝術空間「一九九九制作所」以活潑有趣的主題「貓 show」作首展後,這個冬日帶來新展覽「咲」,與上次較為色彩繽紛的感覺,形成強烈對比。這次展覽以黑及白做主色調,簡約高雅,以花為題,邀請了一位日本及兩位本地藝術家,讓大家從冬日之花,感受藝術的美。

【愛在左右】紀實攝影師 捕捉日常帳幕掀起一刻

近 10 年,黃勤帶以出版攝影集為主,作品包括記錄港澳兩地變遷的「皇后旅館」、收錄香港舊區影像的「香港地」等。去年,他出版「Bardo Hong Kong 2019」,記錄香港 2019 年的大型社會運動。佛教術語「Bardo」,意指在死亡與下一段生命開始之前的狀態。黃勤帶選擇用相機,將當時社會在這個狀態裡的徬徨,記錄下來。

【展覽】具象與抽象之間的情懷 —— 趙無極新展「永歸中土」

2020 年於荷李活道成立的畫廊 VILLEPIN,由前法國總理多明尼克德維爾潘(Dominique de Villepin)及其子潘雅德(Arthur de Villepin)共同創辦,首個展覽「友誼與和解」展出他們收藏已久的趙無極作品。德維爾潘家族和趙無極多年來建立深厚情誼,這次再次展出趙無極的傳世作品,當中包括油畫、水墨畫及水彩畫等,以「趙無極:永歸中土」為題,發掘趙無極離開中國後遊歷歐美,最後以獨特的方式回歸故國之旅。

【書業式微】比利時書村該如何繼續?

在 30 多年前,書籍拯救了比利時村莊瑞都(Redu)。當時瑞都正值萎縮、農業日漸式微,人們正離開這個法語牧區。直到 1980 年代中期,一群書商搬進空蕩蕩的穀倉,將當地變成文學朝聖地,只有約 400 人的村莊卻有 20 多間書店,數量甚至多於奶牛,更成功吸引大批遊客。但時至今日,書鄉卻再一次面對行業式微帶來的頹勢。

世界各地的國殤之柱

12 月 22 日晚,香港大學校委會以雕像日久老化,以及於校園展示或觸犯本港刑事罪行條例為由,漏夜把「國殤之柱」斬件拆除。「國殤之柱」由丹麥知名藝術家高志活(Jens Galschiøt)創作,在香港大學屹立近 24 載,紀念 1989 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的死難者。而其實世界上還有另外四座「國殤之柱」,每一座都遙相呼應,展現對人道主義的關懷,紀念受苦難的人民。

【展覽】藝術家的自我叩問之旅 —— 神話?!

藝術能夠促成自我認識,無論是創作者或觀者都可透過藝術來了解自己。美國藝術家 Paul Hunter Speagle 的創作泉源,正是他對人生的反思。這次於香港展出的個人展覽「神話?!」,就記錄他⼈⽣路上的思緒與掙扎,特別重新審視他與宗教的關係,此外亦探索及反思⾃⾝的恐懼、⽗親的角色等等。這系列新作,都是 Speagle 對自我的叩問。

水墨大師李華弌近作展 —— 金墨無界 山水無限

李華弌不止於紙本上創作,更為了增加作品的體積空間感,嘗試以重屏裝置及在金屏風上作畫,進一步呈現水墨之美。直至 2018 年,其金箔系列的構作與技術昇華,解決金箔屏風表面不易吸墨的問題,更能揮灑自如地繪畫出心中意境。這次由季豐軒畫廊於大館舉辦的「金墨無界 —— 李華弌近作展」,正是展出李華弌於 2018 至 2021 年間創作的 12 幅作品。

M+ 博物館怎樣呈現當代視覺文化?

位於西九文化區的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 M+ 日前開幕,首日錄得 1.6 萬入場參觀。這個籌備時長 10 年、比預期遲 4 年的文化項目,曾經歷施工延誤、數名高管離任、審查館藏展品等波折,但無論從開始到現在有何爭議,M+ 博物館的落成,對香港和藝術界來說始終是一件大事。究竟「矢志於躋身世界頂尖文化機構之列」的 M+ 是一個怎樣的空間?又怎樣展出多個當代作品?

由傳統到當代 —— 非常「剪.紙」特展

中國剪紙是民間藝術的一種,最早發現於南北朝,這種歷史悠久的手藝發展至今,其實早已不再只是在一張紅紙上剪出對稱的圖案。當代剪紙藝術,有怎樣的變化?Artspace K 舉辦「剪.紙」特展,邀請 7 位知名藝術家李煥章、李雲俠、劉銘鏗、李庚錞、陳彥廷、楊雅婷及鄭凱殷展示出各式作品。創作內容除了有大眾熟悉的人物、傳說、花草圖案外,亦有當代的主題,展現的手法、內容及配色,或許會令大眾跳出對剪紙既有的想像。

【展覽】走進 August Vilella 的靈魂之窗 —— 秋天的童話

秋意漸濃,不一定要走到戶外尋找芒草的景象,在室內也可感受秋天的氣息。西班牙藝術家 August Vilella 以其標誌性⼤眼睛⾓⾊創作最新作品,其展覽「秋天的童話」在這秋日舉辦,而這亦是他在⾹港的⾸次個展。畫中角色以深邃的⽬光,引導觀眾思索角色的故事之餘,更是令大眾引發聯想及反思自我的一道門。

藝術無關政治?伊朗篇

M+ 博物館本月開幕,不少人關注在挑選展品上,會否涉及政治因素。類似揣測亦在伊朗可見,結果倒是出人意表。就在強硬派教士萊西在 6 月勝出大選、成為新總統的數天前,德黑蘭當代藝術博物館重新對外開放,並展出美國普普藝術家安迪華荷多件作品,包括著名的「瑪麗蓮夢露」。這個反美大國,何以有此舉動?

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初版作品來港

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的魅力何在?親身感受其手繪獨有的筆觸,或許比一切電子化的作品來得更直接。香港國際青年藝術家協會(HIYA)一連五日於香港視覺藝術中心舉辦「時空。手。繪」畫展,展出「北齋漫畫」15 篇之中的 11 篇初版、有「風景畫大師」之稱的浮世繪大師歌川廣重的畫作等。協會希望畫展能讓市民在疫情的限制中感受日本風情,透過畫作來一場穿越時空之旅。

美麗又恐怖:價值 1 億元的納粹暴行畫作

「他一生從未賣出一幅畫,只住在骯髒簡陋的屋子裡;他死後,畫作卻值差不多 1 億美元…… 他是個複雜的人。」這次展覽是博物館 24 年以來首次舉辦的當代藝術展,展出大屠殺倖存者、藝術家 Boris Lurie 近 100 件美麗又恐怖的作品。博物館館長 Jack Kliger 直指這次展覽會不斷出現令人不安的作品:「這是不一樣的(納粹暴行)證據。」

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

科技改善人類生活,也協助我們探索未知領域,其中人工智能技術大力推進社會發展,例如協助學者進行大數據分析,產生更多理論,同時應用於機械科技,便利工商業活動。過去人們認為,文藝創作要運用人類獨有的想像力,會是人工智能較難攻破的一環。不過,今年一間初創企業就成功以人工智能譜寫出貝多芬未完成的「第十交響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