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202篇|

當代華人藝術家如何以油畫寫意?

油畫是西方傳統繪畫,於歐洲文藝復興後始興盛,大多寫實、具象;東方則以水墨書畫寫意,表達對生活的嚮往。自 20 世紀開始,中西往來頻繁,亦有不少青年學子赴英國、法國等地學習西方油畫,經歷多年的發展,當代華人藝術家如何以油畫,展現獨特的東方色彩?

藝評:脫單電影院 —— 從鏡頭看劇場和觀眾身份

由奇蹟創造和明日和合製作所聯合創作,「脫單電影院」是一部劇場與電影交替的參與式劇場作品。四名演員中,有兩人充當媒人,協助兩位脫單者找尋另一半。本文集中分析「脫」以鏡頭觀看劇場的效果和觀眾在此作品中的身份。

藝評:巡病房,(為城市?)診症

「病房」是 2019 年香港話劇團「新戲匠」系列的作品。新晉編劇李偉樂非常大膽地以片段式敘述和獨腳戲方式,講述張童(張紫琪飾)到病房探訪意外昏迷的未婚夫郭世興的故事。在接近兩小時長的劇作中,觀眾除了濃縮地經歷了女主角張童 30 年的人生,還再一次重溫在病房外的香港 30 年以來發生的種種事件。

永遠的自由之戰:唱垮柏林圍牆的東德詩人

30 年前,東西德民眾推倒柏林圍牆的畫面,成為世界史新里程碑。要推翻這堵戒備森嚴的圍牆,東德異見詩人兼歌手比爾曼激勵人心的創作,更被視作東德政權垮台的伏筆。在最近翻譯出版的自傳,比爾曼把抗爭的心路歷程娓娓道來,其中一首指桑罵槐的作品,以中國暗諷東德政權,直斥兩者同樣統治著「被閹割」、「如同牲畜的人民」。只是東德的圍牆已然倒下,中國的長城仍然屹立未倒。

一件「控訴警暴藝術品」的下場

巴基斯坦藝術家 Adeela Suleman 的藝術裝置入選今屆「卡拉奇雙年展」,但她的作品「卡拉奇的殺戮場(The Killing Fields of Karachi)」在上月底先被查封再遭破壞。大批市民及藝術家對此憤怒,他們猜測背後原因只有一個:展覽控訴警察濫殺平民,於是被當局施壓強行滅聲。

中法「藝術館外交」,展品難逃撤回命運

法國總統馬克龍近日訪華,行程之一是為龐畢度國家文化藝術中心上海分館揭幕式。法國以藝術館建交的做法,早在十多年前便被批評是利用藝術推銷政治和謀利,但近年開放的阿布扎比羅浮宮和龐畢度中心馬拉加分館都口碑良好,並無惹起爭議。藝術輸出漸見成效,輪到中國卻稍有阻滯。

藝評:要把故事講下去,要繼續做夢 ——「如夢之夢」重申口口相傳與想像之必要

這個有 12 幕、90 多場的劇本,從根本上,便是以它自身的結構,在周而復始地強調,故事的講述,從被講出到被傾聽的這種交換,會引領我們去思考、關照經驗,甚至是探照人生終極問題。故事,必須要講下去。

浮生如畫 黃家偉的畫中意 —— 專訪現代水墨藝術家

水墨畫除了山水花鳥,還能令你聯想甚麼?黃家偉(Owen)擅長油畫,並從事藝術教育及推廣工作逾 20 年,近 10 年專注現代水墨創作,師從林天行老師、陳成球老師、劉國松教授等,2017 年創出「浮生皴法」,以此皴法創作出一系列作品「浮生聚能 – 探索」。今年 4 月,黃家偉以「浮生聚能」為名作個展,現代水墨之父劉國松教授觀賞後「讚揚家偉的當代水墨作品很強,很有意思,跟時代很近,個人風格很清楚。他同時讚賞家偉獨創的『浮生皴法』很有創意,技巧很成熟,可以推動當代水墨的發展。」究竟黃家偉以「浮生皴法」所繪的是怎樣的世界?

伍常:願榮光歸 Nara

無論你看不看懂這個有趣的「奈良美智現象」以及國際當代藝術市場背後之瘋狂資本操作…… 我想我們也應該感謝奈良美智筆下的那個天真爛漫小女孩:她不僅為香港這個極度低氣壓的藝術市場沖一沖喜兼掃走悶氣,也為失落悲憤的港人帶來一點純真而溫暖的安慰。Arigatou, Nara!

點線間不斷重複的異想世界 —— 訪香港新晉藝術家劉鎮滔

劉鎮滔,香港新晉藝術家,作品主要以墨水、水彩創作,還有塑膠彩和絲網印刷。這些皆是常見的素材,可是當你目睹他的作品後,鮮明的風格將一見難忘。這次他在第 15 屆亞洲當代藝術展中展出由 2016 年至今的作品,色調由黑白漸漸增添了不少色彩。他表示:「這次作品的靈感主要圍繞著自己上班的經歷及有關人際關係的一些感受。這應該算是對踏入全職工作第三個年頭的一個小總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