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

|共184篇|

伍常:願榮光歸 Nara

無論你看不看懂這個有趣的「奈良美智現象」以及國際當代藝術市場背後之瘋狂資本操作…… 我想我們也應該感謝奈良美智筆下的那個天真爛漫小女孩:她不僅為香港這個極度低氣壓的藝術市場沖一沖喜兼掃走悶氣,也為失落悲憤的港人帶來一點純真而溫暖的安慰。Arigatou, Nara!

點線間不斷重複的異想世界 —— 訪香港新晉藝術家劉鎮滔

劉鎮滔,香港新晉藝術家,作品主要以墨水、水彩創作,還有塑膠彩和絲網印刷。這些皆是常見的素材,可是當你目睹他的作品後,鮮明的風格將一見難忘。這次他在第 15 屆亞洲當代藝術展中展出由 2016 年至今的作品,色調由黑白漸漸增添了不少色彩。他表示:「這次作品的靈感主要圍繞著自己上班的經歷及有關人際關係的一些感受。這應該算是對踏入全職工作第三個年頭的一個小總結吧。」

藝評:「有料呻吟」—— 我們都需要傾訴出心中的異類

世上沒有免費午餐,牛郎的溝通服務亦要收費,在私人空間被消滅殆盡的城市中,呻吟本身成為一種城市財,發財最貴重的地方並非金錢,而是得到對方的信任,把最沉重、赤裸的一面盡情傾吐,與人互相真切連結,已是無價的得著。

藝評:女音樂家的獨白

今年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從美國外百老匯找來獨腳戲「被遺忘的莫扎特」,劇名所指的莫扎特,並不是大家所熟悉的作曲家莫扎特,而是他的姐姐娜奈兒。劇情簡單直接,以她的視角出發,訴說自己因受時代觀念的壓迫,儘管有音樂才華,但依然無法如願成為一位女音樂家,其作品也被歷史遺忘。

藝評:破與立的循環往復 —— 觀前進進「泳池(沒有水)」「新文本」實驗展演

前進進戲劇工作坊名為「前進進表演探索計劃 2019 —— 演員創造力 Mark Ravenhill『泳池(沒有水)』實驗展演」的表演藝術節目,集教育、表演、交流於一身,其企圖也不難在其(必要地)冗贅的標題中看出來。前進進近年一直旗幟鮮明地宣揚新文本,更身體力行,既搬演、亦創作了多部新文本戲劇作品,儼然已成為新文本在香港的代表劇團。

藝評:評「5 月 35 日」—— 我們(為你)守護記憶,直到最後一人

「5 月 35 日」的劇情借鑑難屬經歷寫成,六四事件的新聞我們早已讀過不少,見證者以及天安門母親的控訴也是晚會的主要分享,觀眾對此或早已耳熟能詳。唯獨此刻,這些亡魂看似拍打著阻隔著台上和台下的一道牆,令觀眾從代入難屬的劇情中猛然驚醒,讓我們知道,對,這些亡魂仍然昭雪未可期。

極權統治下的俄羅斯示威藝術

藝術早於 90 年代已是俄羅斯活動家表達對政府不滿的渠道,諸如人權、貪污、具爭議性法律問題,都可以透過各種藝術形式,以表訴求。但近年這種方式動輒觸動俄羅斯政府神經,當地不少示威藝術家受政治壓制。更嚴厲的執法,代表著街頭活動、藝術抗議的消亡?還是激發藝術家創意,喚起更多大眾關注?

【香港文摘】「閒閒地」的藝術境界:訪書畫家區大為

在大病之後,區大為也沒有在創作上減產,只是稍為「閒啲」。就如他常常提及的一個篆刻作品:「閒閒地」(這次也有展出)一樣,他認為人要有所進步,必須要有空閒的時間。有空閒的時間讓自己的心也閒下來,才會有時間思考,要成為一個藝術家的條件不是勤力如牛。努力不懈的練習只適用於初學階段,當技藝已達到某一水平時,就不能太勤力,要思考,如果只是一味的勤力,不會進步,要多想,想到新的方法時要嘗試,這才是能否成為藝術家的關鍵:「不要相信練習要『數十年如一日』這些說話,這些說話是好不負責任的,日日都在寫字的人不是藝術家。」

【展覽揭幕】村上隆的藝術世界,不只有太陽花

由 6 月 1 日至 9 月 1 日,大館當代美術館舉辦大型個展「村上隆 對戰 村上隆」,利用館內所有藝術展廳,展出超過 60 件村上隆畫作及雕塑,包括約 30 件全新作品,全部各走極端。既有「招牌貨」笑臉太陽花,亦有以後末世為主題的巨型作品,以及充滿佛教頓悟的「圓相」系列。同場還有首次展出的大膽戲服、私人藝術藏品,甚至其動畫作品「六心公主」及珍貴手稿。

伍常:藝術必修科

由於講座只有一個小時的關係,聽眾也估計大多是所謂藝術圈外人士,故此我特別起了一個相對 broad 和 general 的主題:「耐人尋味的藝術世界」,希望嘗試以一個最簡單易明的方式,把有關藝術界的一些最普遍的誤解,以及藝壇中的一些主要單位和人物,及其角色逐一和觀眾講解。

【專訪】平面照片現浮雕美 Fotomo 紀錄香港點滴故事

我們以照片記住美妙、珍貴的剎那。若要更具體,可以怎樣呈現,才能讓人震撼,甚至有親歷其境的感覺?葉家偉(Alexis Ip)於 2004 年開始以 Fotomo 創作,砌過藍屋、西洋菜街、香港小店、攤檔等,作品「藍屋」及「舊記憶」入選 2005 香港藝術雙年展;攝影浮雕「香港影像:花園街」獲香港當代藝術雙年獎 2009。由平面照片到立體影像,賦予照片新的生命力。他說:「慢慢我發現這(Fotomo)與香港的歷史或社區有關係…… 真的好唏噓,一切變化得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