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

|共129篇|

「后翼棄兵」與棋手現實

改編自同名小說的劇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開播以來連續兩週成為 Netflix 收視率最高節目。三屆英國國際象棋冠軍 David Howell 及英國女子國際象棋冠軍 Jovanka Houska,均讚賞製作團隊對此運動精心而逼真的考究與編排。不過,作品終歸是虛構,這兩位擁有大師(Grandmaster)及女子大師(Woman Grandmaster)名銜的棋手,於接受「泰晤士報」訪問時,便闡述劇集與現實的異同。

李衍蒨:推翻狩獵採集定型的女獵人

一直以來,我們對於前人在社會及家庭分工的角色,都有既定的感覺及印象,就是「男主外、女主內」。而在以前的狩獵採集(hunter-gatherer)社會中,就有著男性負責狩獵,女性負責採集的說法。不過,最近在秘魯(Peru)安第斯山脈(Andes Mountains)Wilamaya Patjxa 高原的一個深坑考古發現,就證明了這個既定印象並不準確。

泰國女性,如何出家?

在泰國街上,不難看見正接受信眾布施的比丘(男性僧人)。不論密宗、大乘及上座部佛教,出家弟子中除了比丘,亦有女性身份的比丘尼。不過,以上座部佛教為主流信仰的泰國,由於僧伽最高委員會認定比丘尼的傳承已經中斷,故禁止女性成為僧人。無法在當地出家的女性,只好前往另一主要信仰為上座部佛教,且唯一允許女性受比丘尼戒的國家 —— 斯里蘭卡。

不相信的事發生在她身上:新疆教師自白

英國廣播公司(BBC)去年曾到訪新疆的「思想轉化營」時,有老師稱進入營裡的學生,是為了「把自己的極端思想除去」。不過,據另一名曾於新疆拘禁營教授中文的維吾爾族老師 Qelbinur Sedik 近期的自白,營內的學生接受的,只有殘酷、無端暴力、屈辱,酷刑及死亡。

【*CUPodcast】灰姑娘情結:誰令童話女主角變質?

華文世界愛用「公主病」一詞形容女性不講道理、不負責任、嬌生慣養,把別人的幫忙當義務。在 1980 年代的西方世界亦曾有關於公主的論述 ——「灰姑娘情結」意指某些女性想自立又害怕自立,受到童話故事影響,希望坐享其成,等待好男人伸手拯救。為何偏偏要以灰姑娘命名?童話故事在不同時代與地方版本各異,是誰令灰姑娘由沉著刻苦變得軟弱無能?

唐明:審美的直覺決定命運

張愛玲的虛榮感,可能與看電影也有關。電影可說是決定現代城市審美觀的最主要因素,甚至有影響愛情觀的作用,明星販賣的是最直接的性魅力:外貌、體型、神氣、動靜,幾乎不需要內涵,是虛榮的全方位表達方式。批判外表虛榮,禁止直接表達性魅力的社會,怎麼能給人安全感呢?

方俊傑:不死軍團 —— 自然而然的平權

平權不需要拍一齣「爆炸性醜聞」出來煞有介事。像「不死軍團」,飾演不死人中最早出生的一個,於是做了領袖、做了主角,是很順理成章,也不用刻意強調為何是女人不是男人,為何是同性戀不是異性戀,為何新加入成員是個黑人不是白人。當所有設定,也不用刻意計算來達成大眾對公平的期望,才是真正的平權。

疫情之後:4 天工作制,to change or not to change?

一場全球瘟疫,令人類生活產生劇變,包括我們的工作模式。提倡多年卻仍未普及的 4 天工作制,隨著各國逐步解封、民眾陸續重返辦公室,再次成為國際的討論焦點。抗疫成功的紐西蘭表示會身先士卒,向來傳統保守的日本,也有知名企業跟隨。這次多國重推週休 3 日制,能否成為我們的新常態?

印尼女性鞭刑執行者

印尼亞齊省,因過去獲中央特別授權行使伊斯蘭教法,一直以來都是這個世俗主義國家中特別的存在。伊斯蘭教法規管包括諸如賭博、通姦、飲酒、同性戀及婚前性行為等教義所不容許的「道德」罪行。而在亞齊省,這些罪行最常見的懲罰便是公開鞭打。儘管不少人士呼籲結束鞭刑,但省當局拒絕之餘,更鑑於女性犯罪者人數增加,加招女性處刑者。

自主

“Be the heroine of your life, not the victim.”
— Nora Ephron, American filmmaker

成為自己生命中的女主角,而不是受害者。
— 諾拉.艾芙倫(美國電影製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