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共425篇|

維京人不是種族?

維京戰士其實不戴角盔、女維京戰士真實存在,並非神話傳說…… 人們對這群金髮碧眼、來自斯堪的納維亞半島,跨過北海進入不列顛的戰鬥民族,還有甚麼誤解?原來,這條問題本身便是誤解。據近日發表於學術期刊「自然」的基因研究指出,維京不全然是一個種族,而是一種文化身份或概念。

曾詩敏:如果體育都是手信

現階段來說,體育未必是香港拿得走的那種實物「手信」,然而,「手信」都可以是一個印象。我們香港有運動員在外比賽,也有舉辦本地及國際性的賽事。且別忘記,這些都是他方看香港不同的窗,哪怕是逐點逐步累積也好。我們以體育看世界,也希望別人可以體育看香港。

「我是台灣人」反映的中國外交困境

8 月 30 日,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Milos Vystrcil)率領 89 人訪問團訪台,對此,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一如既往譴責「國際背信行為」,並不令人意外。但王毅矢言韋德齊要為訪台「付出沉重代價」,反招致捷克外交部長 Tomáš Petříček 指「言論過分」,要求解釋。王毅日前出訪歐洲五國之行,對修補歐中關係的作用似乎已不大。「亞洲時報在線」專欄作家 David Hutt 認為,加上其對韋德齊的威脅,現時中國已在歐洲陷入外交困境。

【黃金護照】俄國權貴:塞浦路斯,我想住嘅地方

活在專制或極權眼皮底下的人,或會選擇出逃;而在某些國家,縱是每天想著如何欺壓他人的權貴,也可能同時盤算著如何離開當下充滿欺壓的國度。據卡塔爾半島電視台調查,地中海國家兼歐盟成員國塞浦路斯,便是權貴們「想住的地方」。2017 至 19 年間,當地共收到 1,471 份黃金護照申請,2,544 人獲批,當中竟有 1,000 多人是俄羅斯人。

荷蘭人為何這麼高?

放眼全球,荷蘭人是真正的「高人一等」—— 當地男女的平均高度,分別是 182.5 厘米和 168.7 厘米。不過,倫敦皇家學會發表的一項研究發現,荷蘭軍方紀錄記載著令人驚訝的史事:在 1800 年代中期,荷蘭男士曾是全歐洲最矮的一群。

白羅斯釋放示威者,不是值得慶祝的事?

白羅斯政府承諾釋放所有示威者、內政部長向示威者道歉,從抗爭陣營看來固然值得慶祝。不過,政府一時立場軟化,是否代表抗爭取得實際成果,抑或只是一種「戰略性撤退」,政治迫害還在後頭?被捕示威者的人身自由,真的是獲釋就能得到保障嗎?

無懼假選舉、真鎮壓,白羅斯人要擊倒「歐洲最後獨裁者」

週日晚上,白羅斯 20 多個大小城市爆發大型示威。在首都明斯克,警方使用水砲車、閃光彈、催淚彈及橡膠子彈,鎮壓數以萬計的示威者,起碼 213 人被捕。據報更有軍車撞向人群,至少 1 人死亡及多人受傷。國民如此強烈反抗,全為控訴一場不公不義的總統大選,以及不擇手段操控選舉的盧卡申科。

【白俄大選】三個女子,勝過一個獨裁者?

白俄羅斯將於週日舉行總統大選,在位 26 年的盧卡申科尋求第 6 度執政。這名剛從武漢肺炎康復過來的真.強人,卻遭遇前所未有的反對浪潮。當地爆發連場大型示威,抗議經濟慘淡、政府專制及抗疫無能。盧卡申科大力打壓,5 月至今拘捕數百人。但有 3 位女子仍然無畏無懼,決意挑戰「歐洲最後一個獨裁者」。

為何地圖總是北上南下?

北上南下的概念深植人心,現代亦多以此呈現世界地圖。但地球既為球體,似乎難以斷言北方必為地圖上部。然而,指南針兩端各向南北,為甚麼絕少南上北下的地圖?今天常見的世界地圖,為甚麼被部分人斥作殖民、種族主義產物?自由記者 Gary Nunn 訪問地圖學家,解釋影響製圖的歷史原因。

【隱藏版】名人推薦書單

又一波武肺疫情,又一次居家抗疫。上回把握時間,將封塵萬年的書都看了,如今再有餘閒,總算可添購新書來讀。但茫茫書海,怎樣選才好?想買英語書籍,可參考這份「隱藏版」名人推薦書單。說是隱藏,只因所有上榜著作,均是「紐約時報」透過一段段在家進行的訪問或直播,從被拍入鏡的書架所「挖掘」出來。

默克爾對華立場,德國政界也受夠了

繼美國後,英國對華態度亦轉趨強硬,結束所謂英中關係的「黃金時代」。接下來,人們不免將目光投放至歐盟最重要國家 —— 德國。但「德國對華立場」,似乎又與「默克爾對華立場」有微妙差異。這位總理對中國採取的溫和態度,現正受到國內政客及商界人士批評落後。

納粹德國下,猶太人的資產轉移潮

在納粹黨的極權統治下,猶太人要麼被送進集中營,要麼流離失所。在迫害過程中,納粹黨先要求他們註冊國內外財產,再把其資產全數充公。為免積累多年的財產付之一炬,猶太人開始轉移資產,瑞士銀行就是其中一個目的地。戰後,基於銀行的保密協定,遇難者的後代花了漫長歲月,以討回祖先的財產。

瑞典疫情冠北歐,當局辯解錯不在寬鬆抗疫?

瑞典是北歐人口最多的國家,國民幸福指數更於全球首屈一指。可是,其武漢肺炎疫情的嚴重程度亦為北歐之首。國際輿論批評,瑞典疫情特別嚴重,是因為當地採取寛鬆抗疫措施,瑞典政府則否認此說法。挪威報章「晚報(Aftenposten)」早前盤點了瑞典政府提出的三大解釋。到底他們能否理直氣壯說其「無做錯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