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共364篇|

電槍:「先進國家」也用的「非致命」武器?

有消息指,香港警隊研究引入電槍。保安局局長未有否認,表示支持「任何可以讓警方處理暴力、並減低雙方受傷風險的做法」,還指「先進國家」都在用。放眼英德兩國,確有多支地方警隊讓前線警員佩備電槍,或接受相關訓練。不過,當地媒體英國廣播公司(BBC)及德國之聲均曾以長篇幅報道,這種「非致命」武器潛在致命風險,更曾牽涉多條人命。

露宿者為患,安置才是最划算?

聖誕前夕,港府以加強公園清潔為名,出動防暴警察驅趕露宿者,這種「眼不見為淨」的橫蠻做法,備受社工批評。同樣是面對無家可歸人士,芬蘭政府採取截然不同的行動 —— 主動為流浪漢提供庇護。因為當局明白,對此問題放任不顧、任由他們自生自滅,非但毫不人道,「手尾」更是長。

階級分化愈演愈烈,歐盟何去何從?

觀乎近年有關歐盟的公投,選民取向往往按收入及財富區分,階級分歧相當明顯。法國經濟學家、「二十一世紀資本論」作者皮凱堤指出,上層階級往往支持歐盟一體化,下層則相反,原因在於歐盟的自由經濟合作偏袒富裕階層,工人階級則幾近無受惠甚或危及生計。皮凱堤追溯歐盟在 1930 年代的起源,表明歐盟並非只有一種經濟掛帥的未來,階級分化有能力亦有機會解決。

荷蘭人:把光明留給白日,請還我黑夜的黑

燈光向來是人類物質文明的重要象徵,但荷蘭人近年卻發起全國運動,要求返璞歸真,寧可黑夜回歸漆黑。每年 10 月其中一夜,荷蘭都會舉辦「黑夜之夜」活動,政府部門與企業熄燈一晚,使城市免除光害,讓市民與大自然重新連繫,甚至可在市中心以肉眼觀賞璀璨的銀河。

【Soul Monday】威尼斯水災,年輕人幫忙清理善後

本月中,威尼斯經歷 50 年來最為嚴重的一次水災,水位一度升高至 1.87 米,兩人不幸喪生。洪水退去後,昔日山明水秀的街道,頓時顯得一片狼藉。天災破壞了建築和街道,卻凝聚了人們的心。街道上出現了上百名年輕人,自動自發幫忙清潔及收集垃圾,幫助威尼斯恢復往日面貌。

禁運之後怎麼辦?俄羅斯牛奶靠德國投資

俄羅斯自 2014 年合併克里米亞之後便遭到歐盟制裁,因此採取報復措施,禁止歐洲食物入口,結果影響到俄羅斯市場的奶產品供應。總統普京的當務之急,是切斷俄羅斯對於外國食物產品的依賴,並且針對俄羅斯奶農過於依賴人手的問題,加快奶類產業的現代化。但弔詭之處在於,為達到目標,他還是要尋求歐洲商人的協助。

自由之堡壘 —— 因圍城而生的荷蘭萊頓大學

成立於 1575 年的荷蘭萊頓大學(Leiden University),為荷蘭現存歷史最悠久的大學。萊頓大學的成立,時代背景正值荷蘭與西班牙的「八十年戰爭(Eighty Years’ War,1568-1648)」。在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的帶領下,拒絕西班牙統治的荷蘭人,開始與西班牙軍隊作戰。其中,不少荷蘭城鎮飽受西班牙圍城之苦。然而,萊頓卻能成功堅守一年。作為獎勵,以「自由之堡壘(Libertatis Praesidium)」為校訓的萊頓大學,在威廉支持下成立。

西班牙慢食不再,特餐也不再?

「食物」是西班牙的文化核心,三餐之中,最重要的就是午餐。以往西班牙人有 2 小時午飯時間,足以慢慢品嚐包含 3 道菜的每日特餐(menú del día)。提供便宜特餐的餐廳通常不會講究美學裝潢,卻反而成為西班牙美食及庶民生活的寫照。但近年租金上升、顧客口味、以至工作時間的變化、旅遊業及高檔化都威脅著其生存空間。

派錢已過時?意大利小鎮送房吸移民

「人去樓空」是近年歐洲鄉郊地區的普遍問題,為鼓勵入住、生育、移民,各國小鎮不惜砸重金,以經濟誘因作招徠。意大利尤為積極:在洛卡納鎮,遷入者每人可得 7.8 萬港元,每名新生嬰兒也有 7,800 元的補助;在莫利塞區,新移民在 3 年內可獲 22 萬元津貼;卡姆馬拉塔鎮更為「豪爽」 —— 免費送獨立屋。

派錢提升生育率成效如何?

香港生育率多年來呈下降趨勢,總和生育率從 1981 年的每千名女性有 1,933 名嬰名,下降至 2003 年的 901 名。2012 年雖曾回升至 1,285 名,2017 年卻又再下降至 1,125 名。這狀況同樣出現於歐洲的先進經濟體國家,一些國家採取增派育兒福利作為應對方法,但這些金錢利誘成效又是如何?

正義是「死罪」?羅馬尼亞護林者的悲歌

羅馬尼亞是擁有最大原始森林面積的歐洲國家,珍貴的原木資源吸引不法分子前來伐木換金,他們既謀財,也害命。日前,護林員 Liviu Pop 在匯報非法伐木時遭槍殺身亡,成為近月第二宗護林員執勤時被殺的個案。守護者魂歸天國,奪命者逍遙法外,正義招致悲劇,難道漸成常態?英國廣播公司(BBC)就此作專訪報道。

加泰隆尼亞海嘯抗爭 —— 香港輸出 Be Water 抗爭模式

加泰隆尼亞自 9 月發起的組織「民主海嘯」,號召大規模和平及公民抗命行動,以捍衛加泰的自由。判決後,示威者迅速在當地廣場及街道聚集,封鎖交通,隨後前往巴塞隆拿的埃爾普拉特機場。驟聽起來,與香港近期的抗爭模式是否有相似之處?不僅如此,有年輕示威者更高呼:We’re going to do a Hong Kong!

1989 年,燃起東德革命的萊比錫示威

1963 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西柏林演講中,道出一句「我是柏林人」。多年後的今天,美國參議員 Josh Hawley 到訪香港,說出「我們都是香港人」。自由世界對抗爭者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渴求才是必須。1989 年東德第二大城市萊比錫的大規模示威遊行,便向世人展示人民對共產主義統治的抗拒。

1940 年卡廷大屠殺 —— 真相總會大白

「殺人容易毀屍難」,何況是隱瞞屠殺行為。1939 年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蘇聯入侵波蘭,並俘虜數以萬計波蘭人至村莊卡廷及不同地點,在翌年執行大屠殺。其後將近半世紀時間,蘇聯一直否認大屠殺責任,甚至指控卡廷慘案乃納粹德國所為。然而,對真相的追求終會戰勝謊言,隨著蘇聯崩潰,指證殺人政權的證據亦一一浮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