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獨立

|共3篇|

智利軍政府的幫兇:去政治化的法院

不少專制政權都會保留名義上獨立的法院制度,披著法治的外衣,增加政權認受性,並為外資提供一個穩定的營商環境。在非政治性的議題上,法庭大致中立,政府也有機會打輸官司;但關乎政治的議題,我們卻可以見到一宗宗被駁回的司法覆核、人身保護令申請和私人檢控。在歷史中,皮諾切特年代的智利,就是結合「法治」和專制主義的範例。

「基本法」—— 社會主義民法強加的普通法系?

「基本法」保障香港 170 多年來的普通法制度將會延續,不過,這部特區憲制文件,本身又以甚麼法系編成?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法律系講師,後任教授的 Ann Jordan,1997 年曾在「康奈爾國際法雜誌」發表文章,指將社會主義民法體系(socialist civil law system)的要素,強加於香港的普通法法律體系,是這部香港特區最高法律的「不幸之處」。

波蘭法官的庭外戰爭:「當法治受到威脅,抗爭便是義務」

2017 年末,波蘭政府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法案,將法庭事務交由執政的右派法律與公正黨掌管。法官 Igor Tuleya 得悉後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捍衛司法獨立,但與國家「作對」的代價,便是屢受恐嚇、住所被人淋潑糞便、蒙上「全民公敵」的名銜以及遭右翼政黨指控為「共產黨傀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