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

|共19篇|

3 個荷蘭法院拒絕引渡的理由

不同國家司法制度都有差異,一旦國與國之間有引渡要求,法治、人權便可能成為磋商及達成協議的考慮因素。因此,拒絕移交疑犯不必然等於包庇。近年,荷蘭法院就拒絕了一些國家的引渡要求。法庭關注對方的司法制度,以至一旦疑犯被定罪,所得待遇會否有違人權。這些拒絕引渡的理據或許帶有爭議,但亦有值得參考之處。

江皓昕:「檢察狂人」—— 沒有 100% 的公義,但有接近 100 分的電影

好演員依仗著好劇本,雫井脩介的原著在前,劇情主線無懈可撃,導演原田真人的改編也是大師出手,連珠炮發式的對白訊息量極高。許多乍看隨意的場口和對白,在第二次看的時候才驚覺伏筆重重,小如女主角一開場在路邊簽名的群眾運動,居然也預視了電影最終的結果。基本上沒有一場是多餘,環環相扣得要反覆思考才摸得出端倪,匠心巧妙卻又毫不賣弄。

唐明:無罪推論的背後

由於律師一向代表的是王權,現在站到了王權利益的反面,不能像控方那樣只靠豪情陳述去打動法官和陪審團,因此辯護律師發展出高超的盤問技巧,尤其是其中一位大狀 William Garrow,以咄咄逼人的風格,各種激將誘敵的戰術,幾乎一手扭轉乾坤,將法庭變成了一座緊張刺激的競技場,控辯雙方交戰的抗辯過程開始主導刑事法庭。

【強國非強】如何準確反映一個國家的「強」?

強國的「強」,是強權抑或強大?一個國家是否強大,又有甚麼標準可言?過去近百年來,要評估一個國家運作如何,多數用兩個基準。一是看國內生產總值,二是看失業率。不過,若要瞭解一個國家如何對待人民,這些指標卻未見完善。以美國為例,就人均 GDP 來說,她位列全球 5 甲,但若論社會進步指數,僅排名第 18 位,與愛沙尼亞相近。歐盟數據還顯示,社會進步程度與失業率高低並無關係。既然光談錢多錢少,難以說準國家對待人民是好是壞,那麼我們該以甚麼作為指標?

唐明:平民有權正義(下)

為了籠絡和進一步監管教會,亨利二世提名他最信任的好友 Thomas Becket 出任坎特伯雷大主教。但友誼的小船總是說翻就翻,即使是國王和主教,Becket 反而愈加傾向教會,還辭去了大法官的職務。國王認為他背信棄義,傳說他大發雷霆:「誰來給我搞掉這個多事的教士」( “Will no one rid me of this turbulent priest?”)—— 四個忠心的騎士在 1170 年 12 月 29 日晚上,衝到教堂裡把 Becket 的頭砍了下來,現場一片鮮血和腦漿。

唐明:平民有權正義(上)

說是法典,其實更像是索賠指引,主要內容是決定關於意外、過失、傷害等事故的賠償或罰款:譬如拔了人家頭髮,賠 50 薄銀幣(Sceatt,較小、較薄的銀幣);割了別人一隻耳朵,賠 12 先令(Scilling,約 20 銀幣);大拇指被斬斷,獲賠 20 先令;如果生殖器官遭到永久性損傷,可獲三份「人酬」(Three persons payment),一份人酬指的是娶一個老婆的花費。當然,國王和貴族可得的賠償金是另一回事。

宇澄:內地民眾為何如此撐「七警」?

內地朋友最不解的是,香港人過去一直自喻較「聰穎」、「懂大局」。但今次爭議中,內地民眾就較香港市民「超然」,因為自身並非當局者,內地人更明白何為「整體正義」,而非單單著眼香港人的「審訊公平」。正正是因為「佔中先違法」,警員就打著「正義之師」為名清場,本應值得同情,清場涉及暴力更是在所難免。環顧全球,不論內地公安,美國警察清場時一樣使用武力,香港人選擇性「扮盲」。

陶傑:愛國七警中的法制

特區政府律政司起訴「愛國七警」,啟動法官將七警判入獄兩年,激起兩萬警察憤怒反抗,發動反政府、反法官、反法治的三反示威。中國大陸發動大量炎黃子孫一起支持特區警察,官方喉舌揚言為何香港的法律仍由西方白人及其培養的高等華人來主宰。

方俊傑:「紐約殺人夜」——以偵探劇作包裝的紀綠片

HBO 正熱播的新劇「紐約殺人夜」(The Night Of),改編自英國片集。香港的譯名譯得極好,「紐約殺人夜」,紐約才是重點。這齣劇集,幾乎將紐約警方的工作流程、司法制度的種種荒謬、監獄內的警黑關係,鉅細無遺地描述出來。尤其強調 911 後穆斯林在美國受到的逼害。我沒有看過英國版,但相信改動幅度應該頗大。然後,你會發現,天下烏鴉,真係一樣黑。

江皓昕:The Night Of——司法制度帶點苦

新劇 The Night Of 翻拍 08 年的英劇 Criminal Justice ,今次找來了「龍紋身的女孩」、「舒特拉的名單」的編劇 Steven Zaillian 操盤,genre 是 Crime/Mystery/Drama,單憑開場的紐約夜景的迷幻側影,很難不想起 True Detective。看下去發現截然不同,同樣圍繞一宗殺人案件,The Night Of 卻是從被告、律師的角度出發,探討一整個美國司法程序的超級寫實作品。

「21 世紀司法」是甚麼玩法?

「21 世紀司法」(Justice du XXIe siècle)來頭似乎很大,但實際內容如何?由法國司法部長 Jean-Jacques Urvoas 提出,議案涉及一系列改革,覆蓋平權、公務權力及刑法制度等範疇,籌備 5 年,日前遞交下議院激辯。議案一旦通過,法國社會將發生以下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