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

|共42篇|

薪水不及最低工資:英國刑事大律師工潮

近日,愛丁堡清潔工人進行大罷工,企圖以垃圾圍城的景象向僱主施壓,卻有港人移民主動執垃圾,事件引起網民熱烈討論。在大通脹的年代,英國罷工浪潮又豈止愛丁堡清潔工。過去半年,由大學職員到鐵路工人和巴士司機都相繼罷工,而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刑事大律師也勢將加入罷工運動,事關他們的起薪點甚至可以低於最低工資。

Ryan Fung:英國法院、白宮非常手段處理氣候危機

非常時期,要用非常手段。歐洲近年飽受熱浪折磨,隨著全球減碳未見成效,氣候威脅在今年更變本加厲,令英國、意大利、法國和西班牙等國熱不可耐。世界各地政府陸續正視氣候危機的威脅性,紛紛以司法手段、行政手段,認真處理氣候問題,不再「碳」慢板。

還押候審,應該廢除嗎?

在一些法制崩塌的地區,時會出現無了期扣押,遲遲未開庭審訊的亂象。有人會覺得以寧枉毋縱的高壓手段,把疑犯都抓進監倉,可以保障人民安全,可是「彭博社」的專題報道整理研究指出,還押候審其實只會適得其反,長遠危害公共安全。

海外法官:橫跨五大洲的制度

3 月 30 日,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及副院長韋彥德及賀知義,宣佈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是國安法生效以來第三及四位。現時香港終審法院只剩下 10 名非常任海外法官,當中 9 人已表態留任。近年,海外法官制度受到極大爭議,有親共人士批評「洋官」制度具殖民特色,自由民主陣營中也有人認為海外法官留任只是助紂為虐。現下就讓我們從環球視野,認識海外法官制度。

當人民不想脫離英國樞密院:停滯不前的加勒比司法法院

英國是曾經的「日不落帝國」,殖民地遍佈全球各地,至今仍然留下很多重要的遺產,包括國際認受性極高的普通法制度。加勒北海多國如牙買加、巴巴多斯、千里達等都曾經是英國前殖民地,獨立後繼續留在英聯邦,甚至依然視樞密院司法委員會為最高法院。在解殖思潮下,多國領袖曾經推動把終審權轉移到加勒比司法法院(Caribbean Court of Justice),但人民之間似乎反應冷淡。

記憶戰爭 —— 關閉記錄蘇聯鎮壓暴行的 NGO

已發生的事不可改變,不過在掌權者「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的觀念下,確能任意書寫歷史。俄羅斯人權組織「紀念」(Мемориал),最早將於 28 日面對最高法院裁判檢察機關提起的關閉訴訟。「紀念」多年來不斷揭露包括古拉格集中營在內的蘇聯時代鎮壓暴行,卡內基莫斯科中心高級研究員 Alexander Baunov 認為,西方不少觀察人士誤解克里姆林宮關閉「紀念」是要恢復蘇共時代的高壓,但真正動機其實是想藉此壟斷記憶。

德國起訴大屠殺參與者,為何這麼遲

過去兩週,德國檢察官分別起訴年屆 100 及 96 歲的前納粹集中營警衛 Josef S 及秘書 Irmgard Furchner。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至今已 76 年,當年年輕的大屠殺參與者,即使仍在人世亦垂垂老矣。德國之聲報道指,德國的司法系統用了很長時間,才找到合適的法律手段,以致部分起訴遲來至今。

以學術專業推斷真相:專家證人的歷史

在「國安法」唐英傑案中,控辯雙方都出動專家證人,控方請來的是嶺南大學歷史系教授劉智鵬,辯方是香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李詠怡,以及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李立峯,其中辯方專家的陳述,彷彿向大眾上了一門社會科學課。過往很長的時間裡,西方法庭都並非以科學為依歸,我們今天習以為常的專家證人制度,其實到 18 世紀啟蒙時代以後才出現。

水俁病:日本給環境治理史寫上的教訓

電影「毒水曝光」(Minamata)改編自日本 1950 年代起的水俁病污染事件。該病成因是攝取受污染的魚和貝類而導致甲基汞中毒,第一宗個案在熊本縣水俁市發現。儘管熊本縣事件已帶來嚴重的教訓,1960 年代中期新潟縣還是出現第二次爆發。環境問題能導致嚴重社會問題 —— 但真正的問題,或許是在人與制度之上。

陶傑:「紅海行動」的幕後是非

吉布提港口的營運權,早在 2004 年由該國政府給予總部設在杜拜的「杜拜環球港務」,為期 30 年,包括由 DP World 設計並建造港口設施。2012 年,吉布提政府指責 DP World 賄賂吉布提官員取得協議,將協議訴諸倫敦仲裁,但未能成功。如此突變,當有中國在幕後發功。

污點證人:從前英王室處理叛國罪的法寶

在英美加等民主國家,普通法是當地人權保障和經濟發展的基石;同一套法典體系落入津巴布韋、烏干達等專制國家,又會成為踐踏人民自由和尊嚴的武器。誠然,英國成為今天的現代民主國家之前,也經歷過漫長的王室專政時期,法典是當時王室鞏固權力的法寶,更有類似污點證人的制度,專門處理叛國等重罪,威迫利誘被告指證其他人。

「若有人宣稱帝國將千秋萬世,他就是傻子。」

在極權國度,法庭淪為政權鎮壓人民,提高管治認受性的工具。有很多所謂的法律精英會選擇趨炎附勢,以求榮華富貴,但也有少數律師會無懼打壓,本著良知和專業精神,不平則鳴。這些律師或要面對各種可怕的遭遇,例如除牌、軟禁,甚至人間蒸發。在 30 年代的德國,曾經有一位享譽盛名的法學家,暗示希特拉為「傻子」,最終被封殺,他的名字是克勞斯(Herbert Kraus)。

智利軍政府的幫兇:去政治化的法院

不少專制政權都會保留名義上獨立的法院制度,披著法治的外衣,增加政權認受性,並為外資提供一個穩定的營商環境。在非政治性的議題上,法庭大致中立,政府也有機會打輸官司;但關乎政治的議題,我們卻可以見到一宗宗被駁回的司法覆核、人身保護令申請和私人檢控。在歷史中,皮諾切特年代的智利,就是結合「法治」和專制主義的範例。

「基本法」—— 社會主義民法強加的普通法系?

「基本法」保障香港 170 多年來的普通法制度將會延續,不過,這部特區憲制文件,本身又以甚麼法系編成?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法律系講師,後任教授的 Ann Jordan,1997 年曾在「康奈爾國際法雜誌」發表文章,指將社會主義民法體系(socialist civil law system)的要素,強加於香港的普通法法律體系,是這部香港特區最高法律的「不幸之處」。

【以 Twitter 抗爭】日本三權合作之時將臨?

過去數天,在日人最愛用的社交媒體 Twitter,「#抗議檢察廳法修正案」的 Hashtag 頻頻出現於熱門話題前列,不但向來政治冷感的日人議論紛紛,多位演藝界人士也罕見地加入聲討。他們質疑首相安倍晉三,在舉國抗疫期間趁火打劫,想要匆匆通過修法,名正言順插手司法人事,破壞三權分立,動搖民主之本。

【冤有頭】在美國提告,向中國索償,可行嗎?

武漢肺炎大爆發,令全球數以十萬計的人喪生,各國也要面對災難級的經濟衰退。很多人把矛頭直指中國政府刻意瞞報,好比當年切爾諾貝爾核事故,令災情一發不可收拾。美國密蘇里州政府,就率先在 4 月 21 日入稟地區法院,控告中國。可是,要分析向中國索償可行與否,我們就要先了解國際法中的主權豁免(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y)原則。

極高定罪率、向政敵報復,都由日韓司法制度促成

日產汽車前董事長戈恩棄保潛逃至黎巴嫩,並批評在日本「人質司法」下,自己不可能獲得公平審訊。戈恩的言論,令檢討及批評日本司法制度的聲音陸續出現。「亞洲時報」指,就在日本法務大臣森雅子,極力捍衛國內司法制度的同時,擁有非常相似司法制度的鄰國南韓,亦正面對不義之義(Unjust justice)的問題。

法國警暴的邏輯

近月法國示威頻仍,12 月 8 日有學生家長舉辦紀念遊行,抗議 2018 年 12 月 6 日法國防暴警察在巴黎近郊地區芒特拉若利拘押 151 名學生,期間逼令雙手抱頭跪地。上述法國警暴並非孤例,截至 11 月黃背心抗爭一周年,法國警方所用武力已造成約 2,500 人受傷,包括 24 人致盲、5 人手部截肢,又有過萬人被捕。社會學家法尚(Didier Fassin)研究法國執法與司法部門多年,著作「懲罰的三大思辨」就羅列出不少法國警暴例子及其邏輯。

為何荷蘭監獄少?

荷蘭有著一個不尋常的現象,該國即使將部分監獄租予挪威及比利時,仍沒有足夠的囚犯來填補監獄空間。因為在非必要的情況下,荷蘭會避免將罪犯關進監獄,並將他們轉向參與社區中針對精神病患者的護理計劃。然而,著眼於罪犯的人道權益,而不是懲罰,能否令犯人改過自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