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

|共48篇|

患社交障礙症的獨裁者,如何統治世界?

世界步入 21 世紀的第二個十年,自由民主秩序受到第三波獨裁化浪潮衝擊,由中國、俄羅斯、土耳其到北韓,我們都可以見到獨裁強人的身影。這些「獨裁強人」對外一直保持威嚴、強悍、英明,乃至神聖的形象,而美國資深記者 Sarah Todd 卻撰文指出,從古至今,不少獨裁者都有社交障礙,私下皆為不善對談的怪人。她更進一步問,這些「狂人」如何在政治世界中生存。

民主已死?

近年,中國和俄羅斯崛起,挑戰西方民主國家主導的國際秩序,獨裁者的鎮壓愈演激烈,各國選舉舞弊嚴重,西方民主國家則面對民粹主義的威脅。當學界一遍悲觀情緒,指出民主會怎麼死亡,兩名哥德堡大學學者則在 2019 年,於老牌政治學期刊 Democratization 撰文,告訴大家要說「民主已死」,為時尚早。

因救援而「與國家為敵」的藥劑師

醫護人員拯救生命,是出於天職及人道立場,非在於政治立場。但敍利亞政府卻認定拯救反對者的醫護人員,就是國家的敵人,並施以酷刑及監禁。當地衝突持續接近 9 年,因提供醫療服務而入罪已成為常態。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每位醫護人員均冒着極大風險,在對抗總統巴沙爾的地區提供醫療服務;其中一位匿名藥劑師直指偷運藥物,比走私槍械更危險。

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當人民對政權不滿,走上街頭抗爭,獨裁政府很多時會訴諸暴力,血腥鎮壓人民反抗的聲音。2019 年,香港人便飽受了超過半年的警察暴力,而世界多國也烽煙四起。獨裁政權的法寶,除了槍炮,還有文宣機器和媒體審查,用以作思想箝制。由於單憑血腥鎮壓,很快便會民心背離,獨裁政權會以各種措辭,美化暴行,凝聚民心。過去不少社會科學學者,便剖析獨裁政權美化暴行的方程式。

納粹親衛隊的格言:吾之榮譽即忠誠

11 月 19 日,鄧炳強走馬上任接替盧偉聰成為警隊一哥,並隨即把警隊沿用 20 多年的口號「服務為本,精益求精」(We Serve With Pride and Care),改成「忠誠勇毅,心繫社會」(Serving Hong Kong With Honour, Duty and Loyalty)。有人認為警隊更改口號,標誌著徹底放棄服務為本的公共服務方針。回看歷史,會發現警隊的新英文口號,與納粹親衛隊的格言巧合地相似。

巴拉圭 38 年獨裁政權的哀歌:屍骨會有重光一天嗎?

在香港,駭人傳聞滿天飛,一宗又一宗離奇「自殺」命案接連發生,標誌這個城市已進入全面威權時代。在太平洋彼岸,南美洲的巴拉圭,1954 年至 1989 年在獨裁者斯特羅斯納的鐵腕統治下,經歷了長達 35 年的恐怖時代,無數國民被殺、失蹤和遭受嚴重性暴力。今年 9 月,人們在斯特羅斯納的故居發現了部分遇害人的屍骨。

美國有必要幫助爭取民主、自由?

美國國會復會,「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成為首要審議法案。本地支持該法案的意見認為,國際社會出手,有助挽救香港正瀕臨崩潰邊緣的人權和自由。史丹福大學政治及社會學教授 Larry Diamond 日前撰文指,今天美國若選擇對全球各地崛起的獨裁勢力沉默,只會養虎為患,最終令全球的民主力量枯萎。

不斷加強制裁,真的能推翻馬杜羅?

抗爭需長期作戰,但曠日持久,難免令人疲倦,招來質疑。今年 1 月起,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的地位終於受到動搖,但反對陣營至今仍在抗爭,即使西方國家加入制裁,馬杜羅政府目前尚未倒台。多倫多大學政治學系博士候選人 Charles Larratt-Smith 在「華盛頓郵報」發表評論,認為經濟制裁無法推翻馬杜羅;即使馬杜羅倒台,由前總統查韋斯建立的腐敗制度依舊不倒。

阿根廷最勇敢記者 —— Andrew Graham-Yooll 與世長辭

阿根廷記者 Andrew Graham-Yooll 在本月 6 日逝世,終年 75 歲,當地各大報章均刊文表示哀悼。他生前曾替「布宜諾斯艾利斯時報」撰寫專欄,該報編輯 James Grainger 慨歎:「所有主要報章的頭版,都刊登一名記者的死訊,在這裡並不常見,他是報業泰斗。」早在數年前,他已登上新聞雜誌 Newsweek 封面,被稱為「70 年代最勇敢的記者之一」。他究竟做了甚麽,讓他贏得這個稱號和傳媒的尊重?

少年金正恩從大革命學到的一堂課

早前傳出北韓因美朝峰會破局,處決多名負責官員。事件仍未被證實,但繼承金氏政權的金正恩,無疑一併繼承父祖的極權統治。近日,「華盛頓郵報記者」Anna Fifield 出版新書 The Secret Rise and Rule of Kim Jong Un,揭露金正恩童年時期的成長細節、如何從小培養成暴君。

獨裁者的選擇:鎮壓或讓步

假如相信人有嚮往自由之心,獨裁者要面對人民抵抗或是必然之事。當抵抗發生,獨裁者眼下有兩個選擇:鎮壓或讓步。假如選擇前者,決定的原因是甚麼?美國「霍士新聞」外事記者 Christopher Massaro,去年於紐約市立大學研究生中心發表碩士論文,以「獨裁者的選擇:面對抵抗,鎮壓或讓步」為題,分析獨裁者之所以選擇鎮壓,其實往往色厲内荏,內心害怕失去權力,並非理性決定。

【知己知彼】獨裁者維繫政權的法則

常言道「暴政必亡」,但現實中的暴政不會自然消亡,有些獨裁者罪惡滔天,卻終其一生大權在握,還安享晚年。兩位美國政治學家撰寫著作「獨裁者手冊」,排除意識形態與政治道德因素,單純從現實政治出發,以冷酷筆觸客觀分析專制政權的存亡,總結各國獨裁者維繫政權的通則,也側面說明革命成功的關鍵。

當你的國家愈來愈多大白象和摩天大廈……

建築物高度一再刷新,或許值得媒體報道。但挪威奧斯陸大學政治學研究生 Haakon Gjerløw 和教授 Carl Henrik Knutsen 的研究,更關心不少摩天樓皆出自非民主國家的原因。二人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專制領袖比民主領袖,更鍾情於造價高昂但低效的建築項目。

埃爾多安輸打贏要,反令民望跌完再跌?

英國「獨立報」國際特派員 Borzou Daragahi 斷言,重選市長只會進一步削弱埃爾多安。「未來的 50 日,不僅恐令國家在這經濟危機及緊縮時期,進一步分裂和產生社會混亂。當一些 AKP 支持者承認該黨缺乏體育精神、明言要投給對手,而其他人則批評選委會技術性推翻結果時,這將成為埃爾多安及其黨的障礙。」

為何獨裁者總愛電影?

法西斯及共產主義獨裁者早就了解到電影的力量,更對當時敵對陣營,英美出產的電影情有獨鍾。專攻德國研究的美國文學學者 Peter Demetz 最近出版新書,探討希特拉、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墨索里尼、列寧、史太林等獨裁者如何看待電影。「德國之聲」記者就與他討論,獨裁者與資本主義味濃厚的電影有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