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

|共31篇|

當你的國家愈來愈多大白象和摩天大廈……

建築物高度一再刷新,或許值得媒體報道。但挪威奧斯陸大學政治學研究生 Haakon Gjerløw 和教授 Carl Henrik Knutsen 的研究,更關心不少摩天樓皆出自非民主國家的原因。二人在「華盛頓郵報」撰文,認為專制領袖比民主領袖,更鍾情於造價高昂但低效的建築項目。

埃爾多安輸打贏要,反令民望跌完再跌?

英國「獨立報」國際特派員 Borzou Daragahi 斷言,重選市長只會進一步削弱埃爾多安。「未來的 50 日,不僅恐令國家在這經濟危機及緊縮時期,進一步分裂和產生社會混亂。當一些 AKP 支持者承認該黨缺乏體育精神、明言要投給對手,而其他人則批評選委會技術性推翻結果時,這將成為埃爾多安及其黨的障礙。」

為何獨裁者總愛電影?

法西斯及共產主義獨裁者早就了解到電影的力量,更對當時敵對陣營,英美出產的電影情有獨鍾。專攻德國研究的美國文學學者 Peter Demetz 最近出版新書,探討希特拉、納粹黨宣傳部長戈培爾、墨索里尼、列寧、史太林等獨裁者如何看待電影。「德國之聲」記者就與他討論,獨裁者與資本主義味濃厚的電影有何關係。

越南改革模式,北韓能仿效嗎?

第二次美朝峰會即將在越南河內舉行。有評論認為,在美國角度,同為共產國家的越南,是北韓日後發展的學習對象。然而,北韓要仿倣越南經濟模式並非易事。「亞洲時報在線」的東南亞專欄作家 David Hutt 撰文指,北韓如要複製越南的市場改革,將會遇上各種阻礙。

行刺性質的轉變

翻開歷史長卷,不難找到刺殺事件。凱撒、林肯、馬丁路德金以及甘迺迪等歷史人物皆死於刺殺。直至現時,有關行刺的新聞亦屢見不鮮:金正男、前俄國特工利特維年科、記者卡舒吉等人,皆遭行刺而死。歷史學家及作者 Michael Newton 博士便形容:「歷史學家最苦惱的事,就是『行刺』這種行為永遠重演。」然而,行刺雖沒有停止,但從羅馬共和國的凱撒,到今天的卡舒吉,其性質似乎已發生變化。

「前蘇聯國家」是不合時宜的政治標籤?

烏克蘭新聞工作者 Maxim Eristavi 評論指,蘇聯解體已將近 30 年,國際傳媒依然常用「前蘇聯國家」的刻板標籤是不合時宜;有國際關係學者和議指,這些國家面貌多樣,獨立後發展軌跡迥異,作為世界公民,有必要以多元角度重新認識地球的這些角落。

「重現人間」的史太林,「一言難盡」的大獨裁者

史太林統治蘇聯期間,殘害數百萬無辜平民,以致他死後被後繼者清算,全國各地都有其人像被推倒砸碎。然而 60 年過去,一件史太林半身像重現人間,卻令一座俄國小城陷入撕裂。約 2 萬居民當中,有人激動興奮,有人卻不欲多說。對於這名染滿鮮血的獨裁者,何以俄羅斯人仍是一言難盡?

美化他的政權,是非常錯誤的

美朝峰會、南北韓首腦 3 次會面的擁抱與握手;草帽汗衫巡視工廠的開朗笑容,殘暴不仁的獨裁者金正恩搖身一變,成為一個形象是胖得有點可愛、親民、願意拋出橄欖枝,在不久將來更會到訪南韓的「好人」。然而,此種想法極度危險,一些南韓人已醒覺,認為文在寅政府正粉飾北韓領導人獨裁者形象。

從暴君到藝術家:希特拉論的演變(下)

有別於歷史上大多數威權統治者,希特拉以藝術天才自居,將政治視作他的手藝。大家通常嘲笑他是一個失敗的藝術家,這只是膚淺之論,政治和戰爭是他藝術創作的延續。德國學者 Wolfram Pyta 的「化身政客和統領的藝術家」是最新添加也最富爭議的一種論述。將政治視作藝術並非新鮮話題,班雅明和托馬斯曼早有此論,Pyta 所展示的希特拉,自視為一個超越傳統浪漫化的天才,高高在上的領袖,不必營營役役。

從暴君到藝術家:希特拉論的演變(上)

為何希特拉「引人入勝」?這並非顯示大多數人心理變態,而是大屠殺的罪惡驚駭世人,德國人為何會從一個高度文明的民族直墮罪惡深淵,依然使人困惑。「紐約客」雜誌專欄作者 Alex Ross 撰文列舉系列相關重要著作,闡述自 1945 年至今,有關希特拉的論述和批判,因應不同時期的政治氣候,歷經多重轉變。

陶傑:第三線強人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南非演說,警告世界強人政治正在崛起,危害民主自由。此說是以當前美國強人總統杜林普為楷模,指出世界其他國家爭相仿效。「強人政治」是針對自由民主價值觀的一大反動:普京、習近平、金正恩,是世界強人政治的第二線,菲律賓的杜特爾特、土耳其的埃爾多安,是強人政治的第三線。

權力腐化:從革命英雄到下令開槍殺人的獨裁者

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上演學生主導的反政府武力抗爭,造成最少 170 人死亡,當中大多數是學生。總統奧蒂嘉(Daniel Ortega)近 40 年前帶領革命游擊隊推翻獨裁政權,很多國民滿以為國家從此步向民主,卻眼睜睜看著奧蒂嘉變成他們眼中的另一位獨裁者。昔日游擊隊的後代,如今成為了學生領袖,誓言把祖輩扶植上台的奧蒂嘉拉下馬,他們怒號:「搞革命的傢伙現在出賣革命!」

獨裁者指定服飾:太陽眼鏡

說到「狂人」獨裁者的打扮,除了希特拉鼻下一小撮鬚,利比亞卡達菲和北韓金正日的蓬鬆頭髮、太陽眼鏡亦堪稱經典。其他第三世界國家獨裁者亦有相似造型,荷里活諧星 Sacha Baron Cohen 數年前主演的電影「大鈍裁者」更把這種形象推向極致。獨裁者戴太陽眼鏡背後,究竟存在甚麼心理因素呢?

李衍蒨:80 年後回家的骨骸

雖然於 1977 年,西班牙在結束獨裁統治後,西班牙政府通過了名為 Pact of Forgetting 的特赦令,赦免所有於獨裁統治期間犯下的政治罪行,但受害者的下落依然不明。自此,人民就開始萌生要將埋葬了被殺害的政治犯的無名塚,挖掘起墳,透過法醫、人類學家的研究為死者尋回身份。法律上的污名在被強加後終被除去,下一步就希望利用科學去找回死者的尊嚴:把骨骸號碼換回死者的名字。

土耳其離獨裁還遠嗎?

香港警察才於集會自比遭納粹德軍迫害的猶太人,德國領事館指言論失當,對此深表遺憾。沒想到兩周未過,此番輪到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指德國禁止土國官員於當地為修憲公投舉行集會,做法「與納粹無異」,「與民主毫無關係」。埃爾多安何以大動肝火?德國又為何要干涉此事?皆因土國此番強推修憲公投,被視為替埃爾多安的獨裁夢鋪路。

非洲正靜默變天

12 月 9 日,當梁振英宣佈不尋求連任的同時,西非國家加納(Ghana)選舉剛過,主要反對黨領袖 Nana Akufo-Addo 揚言「對勝選有信心」,後來果不其然。近年大宗商品價格大跌,嚴重打擊如加納和委內瑞拉一類原材料出口國經濟,反對黨的勝利或許是社會變革的先兆。非洲其他地區同樣面臨變革挑戰,除了經濟問題,還有民主與獨裁的拉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