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

|共23篇|

「共慘」社會主義會帶來上滲貧窮?

已故中共元首鄧小平曾言:「社會主義要消滅貧窮。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更不是共產主義」。經過 40 年市場化改革後,中國結合專制主義和有限度的市場經濟,發展出與西方自由主義社會截然不同的國家資本主義。另一邊廂的西方大國,左翼政客如桑德斯和郝爾彬,令社會主義理念變得愈來愈普及,近日美國就有企業家發聲捍衛資本主義制度,指社會主義只會帶來貧窮。

古拉格的遮醜布:蘇聯如何掩飾集中營暴行?

古拉格集中營伴隨蘇聯誕生,勞役囚犯至死的問題一直存在,但這個活人地獄卻經常被忽略。普立茲獎得獎作家 Anne Applebaum 作品「古拉格的歷史」發現,1920 年代古拉格建立之初,國際社會確曾關注過虐囚問題,也發起過抵制古拉格產品的運動,究竟蘇聯是如何反擊批評,最終把垂死囚犯消音?

東德:建不同政黨,維穩良藥?

東德,正式名稱是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既為蘇聯衛星國,如何推進「民主」,自有一套衛星國與衛星黨做法。研究冷戰東歐陣營歷史、人權及國際法發展的學者 Ned Richardson-Little 早年曾在個人網站撰文,解釋主導東德政治的德國統一社會黨(SED),為何會在國內扶植其他黨派,建立政黨聯盟。

恐怖古拉格:以罪名分階級的欺凌煉獄

蘇聯古拉格集中營以勞役政治犯臭名遠播,但原來在暴力橫行的營內,有更多光怪陸離的亂象 —— 政權縱容職業罪犯為所欲為,殘害被標籤為「人民公敵」的政治犯;知識分子為求生只好放棄文明原則,後來政治犯的地下組織甚至「私了」向政權「篤灰」告密的犯人,形成與建制抗衡的恐怖平衡。

共產主義搭建的活人地獄 —— 古拉格

談到納粹德國,很多人即時聯想到集中營和毒氣室,但面對蘇聯共產主義暴政,卻沒有多少人記起折磨無數政治犯的古拉格集中營。普立茲獎得獎作家 Anne Applebaum 作品「古拉格的歷史」(Gulag: A History),便鉅細靡遺整理大量蘇聯文獻與回憶錄記載,以重現古拉格的歷史原貌,政治犯被勞役至半死不活的真實慘況,並警惕世人悲劇總有重臨的時候。

批判不得的中國資本主義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數年前出版著作「21 世紀資本論」,批判歐美資本主義造成貧富懸殊,在中國一紙風行,國家主席習近平甚至引此為官方意識形態護航。但成為學術明星的皮凱提,去年出版續作「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and Ideology)卻備受冷待,中國出版計劃更加觸礁,全因新書的批判焦點,從歐美轉移到中國資本主義的不平等問題。

「基本法」—— 社會主義民法強加的普通法系?

「基本法」保障香港 170 多年來的普通法制度將會延續,不過,這部特區憲制文件,本身又以甚麼法系編成?曾任香港中文大學法律系講師,後任教授的 Ann Jordan,1997 年曾在「康奈爾國際法雜誌」發表文章,指將社會主義民法體系(socialist civil law system)的要素,強加於香港的普通法法律體系,是這部香港特區最高法律的「不幸之處」。

美國「國防生產法」,等於社會主義救國?

美國總統杜林普援引「國防生產法」,要求通用電氣、3M 等私人企業生產呼吸機及口罩。有本地倡議型媒體稱英美「忽然共產」,並將此舉與社會主義相提並論。誠然,抗疫危急關頭,姓資姓社或屬次要,但動用「國防生產法」,真的代表美國正以社會主義救危嗎?

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有甚麼分別?

資本主義的自由市場之下,社會的生產、資源分配及商品交易,在社會及共產主義眼中,造成剝削工人、擴大貧富差距等問題。因此,在經濟哲學上,無論社會主義(Socialism)或共產主義(Communism),均提倡公有制,反對私有制。儘管「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在基本立場上有相近之處,但兩者之間仍有重要分別。

白宮狠批「社會主義」,北歐也比不上美國?

屬美國總統行政辦公室的「經濟顧問委員會」,日前發表一份以「社會主義之機會成本」為題、長達 72 頁的報告,狠批社會主義制度,試圖以歷史和經濟數據證明,社會主義會扼殺經濟發展。數據難以造假,但如何「採櫻桃」和鋪陳數字則能導出不同的結論。

美國最潮話題:何不拋棄資本主義?

莫非是「物極必反」?在長久奉行資本主義的美國,現時卻愈來愈多年青人想要拋棄資本主義,而引領這股風潮的地點,正是多年前爆發過「佔據華爾街」運動的紐約。上周末,當地一場討論推翻資本主義的辯論會,首輪門票在發賣當日就被搶購一空,最終吸引近千人出席,而當中很多人都屬於千禧世代。何以他們對資本主義心生厭惡,甚至有意轉投社會主義?

【短片】「十月革命」是死胡同還是新理想?

十月革命實質發生在公曆 1917 年 11 月 7 日,按當時俄羅斯儒略曆法計算是 10 月 25 日至 26 日,十月革命的稱號亦沿用至今。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黨促成人類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在人人手持 iPhone 的 2017 年,100 年前的工人革命已是過時的政治符號,為何仍要回顧這場遠在俄羅斯的革命?

亢泰:社會主義還是資本主義?

2017 年已經到來。回顧過去的一年,英國有甚麼變化?人們對經濟方面的變化最敏感,不必多談。對國家前途,對社會的看法,道德觀及人生觀等等有無變化?英國的經濟制度,財富分配方面,現在主要還是按資本主義的規矩辦。然而這種資本主義制度同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的資本主義制度相比已經很不相同了。現在的所謂「福利社會」改革了不少過去的財富分配方式,至少清除了「路有凍死骨」的現象。英國的老百姓對國家的制度究竟是甚麼也很清楚,所以當權者就不可能對國家實行甚麼制度胡亂撒謊,把老百姓當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