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

|共100篇|

極權在笑:藉疫症獵殺抗爭者

近日,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愈趨失控,各地政府都大幅加強抗疫措施,包括限制出入和集會自由,引起不少人討論,到底人權和防疫之間的界線,該如何拿捏?誠然,人命關天,短暫犧牲個人自由無可厚非,但有立心不良者,卻以抗疫之名打壓異己,當中,哥倫比亞的故事最為淒慘。

因瘟疫而爆發的抗爭史

歷時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遇上武漢肺炎來襲而稍事歇息,有抗爭者因此心灰意冷。但縱觀人類歷史,疫症不必然磨滅人民意志,各種防疫隔離措施反而暴露社會的不公義。政府以非常狀態獨攬生殺大權,主宰資源調配、誰生誰死,結果成為觸發暴亂的導火線,抗爭因此不時伴隨疫病而來。

極權政府清算醫護的後果

武漢肺炎的威脅,再次告訴大家醫護專業對社會的重要性。在這次危機中,醫護史無前例參與罷工,促請政府封關,早前「蘋果日報」公開特首辦呈交的抗疫報告,就暗示要對參與的醫護秋後算帳。不過,2018 年,知名醫學期刊「刺針」曾刊登一份報告,以尼加拉瓜作例子,警告一眾極權政府,因政治原因清算醫護人員的話,只會令醫療體系崩潰。

波蘭法官的庭外戰爭:「當法治受到威脅,抗爭便是義務」

2017 年末,波蘭政府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法案,將法庭事務交由執政的右派法律與公正黨掌管。法官 Igor Tuleya 得悉後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捍衛司法獨立,但與國家「作對」的代價,便是屢受恐嚇、住所被人淋潑糞便、蒙上「全民公敵」的名銜以及遭右翼政黨指控為「共產黨傀儡」。

言行不一?再審奴隸主華盛頓

華盛頓的蓄奴史較少受學者注意,美國歷史學者 Mary Thompson 長年在其故居維農山莊從事研究,近作 The Only Unavoidable Subject of Regret 詳細披露美國國父的種種不便真相。她認為,獨立戰爭令華盛頓改觀,自由信念促使其批評蓄奴。不過美國史家方納認為,華盛頓言行不一,其廢奴意願值得質疑

智利示威的五大訴求

自 2019 年 10 月中起,智利幾乎每日爆發示威,即使總統道歉、撤回地鐵加價、調升最低工資與養老金以及承諾改革憲法,抗爭浪潮至今未息。2020 年智利運動會激化抑或平復,視乎「五大訴求」—— 重整經濟方針、合理修改憲法、貫徹民主原則、徹查軍警暴力、司法制裁總統 —— 能否實現。

【回顧 2019】只要堅持,就有希望

一轉眼,又來到年末。然而,世間紛擾,萬事未休。放眼未來,只覺前路漫漫,終點不明。不過回望這年,在再艱難的時刻,其實不全是傷心、難過和絕望。也許有時不過苦中作樂,抑或是期盼苦盡甘來,但這批由路透社選出的年度照片,正正告訴我們 —— 只要堅持,就有希望。

抗爭藝術:以月曆把抗爭帶進日常

一年伊始,萬象更新,2020 年很快來臨,要送舊迎新,少不免要買來年的記事簿和月曆。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2019 年是艱辛的一年,自 6 月起,苦苦抗爭半年,中間經歷大量香港人畢生難忘的事件。在外國,不少活躍於社運的藝術家,就以月曆作為媒介,把抗爭帶進日常,也到時到候提醒人們勿忘初衷。

2020,更動盪的一年?

2019 年是自柏林圍牆倒下、蘇聯解體以來,全球政局最紛亂的一年,甚至遠糟於金融海嘯,從香港到黎巴嫩、法國到加泰隆尼亞、玻利維亞到智利,幾乎各大洲都爆發激烈抗爭運動。所謂事出必有因,有澳洲學者分析,全球經濟放緩是社會不穩的催化劑,而且局勢沒有最糟、只有更糟,預料明年社會動盪將更頻仍、也更血腥。

過去半年,有甚麼國家變天了?

6 月 9 日,香港一百萬人上街,掀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至今半年已過,香港彷如隔世。墨爾本大學榮休教授彼得.麥菲(Peter McPhee)指出,我們正處於動盪世代,在一些代議民主國家,經濟全球化帶來惡果,新自由主義令貧富不均;當人們對西方民主國家失去信心的時候,在一些威權國家,政府則愈見獨裁專橫,對人民壓迫甚深,而過去半年,玻利維亞、伊拉克、黎巴嫩等地都爆發大型示威,當中一些國家成功變天。

甚麼人會反抗暴政?

許多親政府的「藍絲」或中國人,相信示威者必然是收了錢,才會出來「搞事」。他們不明白,如果沒有好處,為何人會出來示威,與政府對著幹。也有些人,或本身同情和理解示威者,但沒有勇氣與統治者對抗,結果還會默默承受社會的不公義。電影中的鐵甲奇俠、神奇博士、蜘蛛俠,甘願犧牲生命,對抗邪惡敵人,他們被稱作「超級英雄」,但甚麼時候才會有「英雄」挺身而出?

紐約客跳閘反警暴的政治意涵

自大都會運輸署(MTA)宣佈紐約地鐵加價及增聘警力巡邏以來,警方執法屢遭質疑不公,近月最終示威爆發,數以百計紐約客集體跳閘以示抗議,「貧窮無罪,地鐵免費」、「制止警暴」乃至「解散警隊」一類標語口號湧現街頭,連場示威多人被捕。一切源於 MTA 以「生活質素問題」為名的政策,美國歷史學家 Andy Battle 認為要理解示威背後的政治意涵,就要從頭質問「誰的生活,甚麼質素?」

如何光復工會?

近期民間多次發動三罷而成效有限,原因之一在於工會弱勢,號召力不足;而香港大部分工會隸屬於建制派組織如工聯會和勞聯,支持廢除工人集體談判權,甚至譴責工人罷工,作用似在維穩多於維護勞工權益。港人可以如何光復工會?英國獨立智庫 Autonomy 最近發表報告「新經濟入門包(New Economy Starter Pack)」,就各項社會議題彙集各界專業人士的意見,申述新自由主義以外的政經模式,其中談及工會及民間集體產權等章節,香港或能借鑑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