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

|共48篇|

政治問題經濟解決?印尼對西巴布亞管治失效的教訓

來自印尼西巴布亞地區的大學生,上週涉嫌侮辱國旗被捕,遭警方侮辱為「猴子」,激發西巴布亞人上街爭取獨立。省議會大樓付之一炬,大批印尼軍警前赴鎮壓。有澳洲學者批評,非人化的「猴子」稱呼,暴露印尼統治的種族主義本質,而政府試圖以經濟解決政治問題,更無從化解政治危機,把西巴布亞推向管治失效的深淵。

俄羅斯抗爭活動,該如何持續下去?

過去數週,莫斯科持續爆發爭取民主選舉的示威活動。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儘管上週市內主要旅遊及購物大道阿爾巴特街仍有示威,規模卻遠小於過去數週。為維持每個週末示威活動的「人氣」,當地示威者組織前哨小隊,在街頭爭取民眾支持示威活動。不過,報道更進一步指出,停留在地區選舉議題的示威活動,不利運動持續。

先鋒還是暴徒?該如何判斷激進社運

荷里活曾經將 20 世紀初英國婦女選舉權運動,拍成電影「女權之聲」, 但原文 Suffragette 所指,並非「女權」之籠統,而是選舉權,目標非常明確。Suffragette 這個字,最終無可避免地和女權主義畫上等號,與她們本身具有爭議有極大關係。爭議之處在於她們的抗爭手段,可算「恐怖主義的苗頭」,還是可容忍的激進行為。

「去個性化」是濫用武力的開始?

在香港反送中示威中,負責鎮暴的香港警察自 6 月 12 日的衝突起,便屢屢在執勤時隱藏身份,及拒絕出示警察委任證,令使市民無法追究警察失職或濫權。隱藏身份更有可能導致個別警察「去個性化」,令其更具攻擊性。去個性化很多時亦用於解釋,為何在示威中,群眾會做出「打擲搶」的暴力行為,進而演變成騷亂。

罷工罷市:怎樣才成功?

歷史上多場大型政治運動中,街頭抗爭都要與罷工罷市互相配合,才能造成最大政治衝擊。香港史上最大型罷工,必定是 1925 年國共合作策動的省港大罷工,矛頭指向「英帝國主義」,一度癱瘓香港經濟超過一年。百年後的今日,在無大台又缺乏自主工會的條件下,該如何組織罷工罷市行動?

以武抗暴,合理何在?

無可否認,部分示威者對抗警察鎮壓期間,反應較過去更為強烈,但英國薩塞克斯大學心理學院博士生 Patricio Saavedra Morales 月初發表的文章指出,即使非示威活動參與者,眼見當局愈加阻止示威、打壓民意,亦會轉而支持示威者採用武力手段對抗。由此帶出一個問題:暴力的政治抗議行動是否合理?在社會政治運動中,暴力只有一個本質嗎?

每日快閃示威:同樣時間,同樣地點,明天我們還會再來

1989 年底,羅馬尼亞人發動革命,推翻蘇聯式社會主義政權,獨裁者壽西斯古被趕下台,由社會民主黨執掌民選政府。但 30 年來,司法制度腐敗、黑社會橫行、官員貪污等問題未見改善,激發起早已深入民心的抗爭精神。因此,在文化重鎮錫比烏的黨總部門外,出現一場持續至今已達 500 天的示威活動。

陶傑:無法再回頭

香港林鄭月娥特區政府悍然實行「特黑共治」,驅使黑社會用暴力在元朗向市民暴打,警方配合,袖手旁觀,被香港瑞典商會會長,批評港警為「絕對的恥辱」。終於形成「黑警雙胞胎」,鐵證難賴。香港這個所謂國際都市僅餘的一點點形象,終於被林鄭一如所願,一手摧毁。

公眾支持民主,足以抵禦獨裁?

自 2011 年「阿拉伯之春」失敗告終,民主陣營對「民主退潮」的憂慮一直延續。多年後的今天,有學者認為,人們對民主制度有更高期望,是構成各地人民在 2019 年爆發示威浪潮的原因之一。包括近期發生在捷克、香港的大型群眾集會、遊行,均含爭取民主的元素。民意支持民主,是否爭取或捍衛民主的利器?

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正轉為民主體制……然後呢?

本月初,蘇丹傳出示威者及軍方委員會達成權力分享協議,設立聯合最高委員會,三年內向民主體制過渡。協議尚未正式實施,「華盛頓郵報」的分析報道表示,振奮過後,人們應該審視協議中潛在的大量缺陷,以及未有解決的問題。在過渡期間及協議屆期後,蘇丹人民能否得到民主,仍是未知數。

陶傑:耶穌和孔子的一個比較角度

基督教由產生之日起,面對羅馬帝國的殘酷迫害,耶穌的教導,強調原罪;儒家的人學生於光明,而又限於對光明的膚淺探討。基督教的智慧則起自血腥、殘酷、黑暗,因而對邪惡的勢力更強調黑白分明的抗爭勇氣。因此,儒家孔子創造了「信條」(Creed),基督教的耶穌,成就了「信仰」(Faith)。

持久戰的實用心法:如何不被絕望擊垮?

眼見所有抗爭都徒勞無功,抗爭者要如何能夠不被絕望情緒拖垮?著名越南僧侶一行禪師曾經引導學生投身社運,學生卻飽受拘捕入獄、綁架謀殺、越戰戰火的威脅。究竟正念修行如何幫助學生渡過苦厄,不被悲傷、恐懼、絕望、憤怒情緒拖垮,持續為公義奉獻?

黑群示威:蒙面如何改變全球社會運動模式

在近日的「反送中條例」運動,到佔領立法會,我們常常見到這樣的畫面:示威者身穿全黑色裝束,再以口罩、眼罩和頭盔蒙面來保護自己,免受胡椒噴霧攻擊,也以防被警察辨別出來。示威者會佔領路面、包圍政府建築物,務求向政府施壓。這種示威策略名為「黑群(Black Blocs)」,黑群示威正改變全球社會運動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