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

|共115篇|

解封後的紐約,還會是紐約嗎?

相信沒有哪個城市,比紐約更叫世人憧憬。但武漢肺炎波及美國,令紐約成為疫情最嚴峻之地;全市封鎖抗疫,熱鬧的中央車站也淪為鬼城。一直到月初,紐約才實施首階段重開。人們陸續回到街上,卻發現巴士、地鐵甚少乘客,百老匯、博物館及很多酒店、食肆與商舖持續關門。沒了學生、遊客和上班族,只有反種族主義示威者。解封後的紐約,還是當初的紐約嗎?

黑豹黨:當黑人民族主義遇上毛澤東主義

美國黑人男子 George Floyd 之死所引發的示威,令更多人認識到當地黑人的遭遇。美國的黑人民權運動源遠流長,自 60 年代起亦經歷多次暴動。社運人士就經常引用馬丁路德金的公民抗命主張,但其實整場民權運動有不同的派系,在 60 到 80 年代就有「黑豹黨」,鼓吹武力,崇拜毛澤東,並推崇黑人至上主義。

東德時期,言論自由的代價

東西德分裂時期,在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沒署名的信」(Letters without Signature)中,主持人大聲讀出來自東德的匿名信件,一字一句的背後,都是沉重的代價。柏林通訊博物館近日推出與節目同名展覽,讓大眾回顧這段言論自由被嚴重收緊的歷史。

方俊傑:狩獵的時間 —— 一場場貓捉老鼠的戲碼

年輕人認為沒有未來沒有希望沒有前途,與其做個好人做個和理非,生活不斷變壞,不如放手一搏。如果故事肯深入探討下去,講述他們如何推翻不公義,說不定會成為另一套「飢餓遊戲」,成為有代表性的革命象徵。點知,它只想拍幾場 War Game。

鄭立:我都做得到 —— 曾幾何時,香港的小孩子可以對未來充滿夢想

13 歲的兒童想當記者…… 也真的去體驗,在以前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又有甚麼不對呢?不對的,是那些把 2020 年的今天,變成連兒童有夢想都覺得詫異的時代的大人吧。靠政府的不義之財養的狗,有甚麼了不起呢?

自古以來的「顏色經濟圈」抗爭

整場流水革命發展至今,黃色經濟圈成為了延續整場抗爭運動的重要方向,而大小官員也群起攻擊經濟圈的概念。其實,在外國,以消費作為抗爭手段尋常可見,例如白人政府時期,南非黑人就抵制「白色經濟圈」。在香港,以政見為中心,建立經濟圈,本來就不是新鮮事物,「紅色經濟圈」更存在已久。在 2017 年,美國西方學院政治學教授 Caroline Heldman 發表著作 Protest Politics in the Marketplace,闡述「消費者行動主義」(Consumer Activism)的概念,講解在大企業橫行的年代,普羅大眾為何及如何進行消費抗爭。

【只要還活著】疫下,他們用非一般方法反抗

武漢肺炎大爆發,各國政府都採取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有些別有用心的政府,會藉抗疫之名,借機獨攬大權,全方位打壓異見者,威脅基本人權。也有人因為疫情而無以維生,希望團結起來爭取權益。可是,各國都有類似香港限聚令的措施,要在大流行期間進行抗爭,就要動動腦筋。

極權在笑:藉疫症獵殺抗爭者

近日,因應武漢肺炎疫情愈趨失控,各地政府都大幅加強抗疫措施,包括限制出入和集會自由,引起不少人討論,到底人權和防疫之間的界線,該如何拿捏?誠然,人命關天,短暫犧牲個人自由無可厚非,但有立心不良者,卻以抗疫之名打壓異己,當中,哥倫比亞的故事最為淒慘。

因瘟疫而爆發的抗爭史

歷時大半年的反送中運動,遇上武漢肺炎來襲而稍事歇息,有抗爭者因此心灰意冷。但縱觀人類歷史,疫症不必然磨滅人民意志,各種防疫隔離措施反而暴露社會的不公義。政府以非常狀態獨攬生殺大權,主宰資源調配、誰生誰死,結果成為觸發暴亂的導火線,抗爭因此不時伴隨疫病而來。

極權政府清算醫護的後果

武漢肺炎的威脅,再次告訴大家醫護專業對社會的重要性。在這次危機中,醫護史無前例參與罷工,促請政府封關,早前「蘋果日報」公開特首辦呈交的抗疫報告,就暗示要對參與的醫護秋後算帳。不過,2018 年,知名醫學期刊「刺針」曾刊登一份報告,以尼加拉瓜作例子,警告一眾極權政府,因政治原因清算醫護人員的話,只會令醫療體系崩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