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蘭

|共41篇|

擺脫俄羅斯,立陶宛朝能源獨立邁進

「波蘭 – 立陶宛天然氣管道」(GIPL)日前開通,這代表聯同拉脫維亞及愛沙尼亞,波羅的海三國從此連接到歐洲大陸的能源系統及管道網絡。「德國之聲」分析,對波蘭而言,鑑於上月突被俄羅斯中斷天然氣供應,新管道堪比及時雨。但從波海三國看來,這只是她們擺脫俄國制肘、朝能源獨立邁進的重要一步。

【烏克蘭戰爭】波蘭贏得美譽,下一輪危機正在蘊釀

烏克蘭戰爭已爆發一個月,抵達華沙的難民未有減少。這次危機中,波蘭對鄰國的人道援助贏得國際讚譽,也令世界暫時忘記其屢與歐盟唱反調的形象。不過,波蘭目前已接收 210 萬難民,數目仍持續增加。據彭博社報道,當地民眾開始感受到資源緊絀的壓力,希望得到更多官方援助。

【烏克蘭戰爭】逃到波蘭後,為何仍選擇回家?

烏克蘭邊防衛隊指出,過去兩星期有 22 萬烏克蘭人回國。數天前,在波蘭及烏克蘭邊境的普熱梅希爾(Przemysl)火車站內,就出現過百人候車返回基輔的情景。據「華盛頓郵報」記者在火車站實地採訪,選擇回到戰區的人,有些是因為無法在新環境生活,有些則因放不下家鄉的人事物,更有人決心回去作戰。

【Soul Monday】鄰國志願者,努力營救烏克蘭人被迫遺棄的寵物

戰火令四處充滿玻璃碎、斷裂的混凝土及鋼筋,對人類及動物都極為危險。這樣惡劣的環境中,烏克蘭飼主難以帶著寵物逃命,不得不作出痛苦的決定,將動物送到收容所。只是,收容所同樣受炮火威脅,鄰近國家的動物組織及志願人士就設法將動物救出邊境。

人口戰爭:白羅斯向歐盟報復新招數

自本年 8 月以來,波蘭、立陶宛、拉脫維亞稱,來自白羅斯的非法越境人數激增,直至本月移民問題仍未解決。波蘭政府表示,兩國邊境一帶仍有 3 至 4 千名移民,而白羅斯各地還有萬多人嘗試進入波蘭。根據西方媒體報道,這些移民來自伊拉克等中東國家,北約指責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正操縱這些移民作混合戰爭。

阿富汗難民遇上白羅斯獨裁者:一條沒有出口的逃生路線

去年成功鎮壓異見聲音後,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行事更放肆張狂,今年就把大批非法移民押送到鄰國,試圖擾亂歐盟內部穩定;有部分慌不擇路的阿富汗難民,原本打算經白羅斯逃亡歐洲,如今卻淪為盧卡申科的政治武器,夾在東歐諸國與白羅斯之間動彈不得。

新寡頭政治 —— 富人與極權的共生關係

隨著民主-專制混合的政治體系於世界各地冒起,許多新晉寡頭正以驚人的速度「合法」賺錢。他們用不著貪污舞弊,只靠位高權重的「朋友」安排,便能一夜致富。兩者成為一體,達到共生關係 —— 富人靠政權生財,獨裁者索取回報。雜誌「大西洋」近日以專文分析,在俄羅斯、波蘭及匈牙利等國家,這種新寡頭政治如何成就一黨專政。

推動世界改進的波蘭「五三憲法」

5 月 3 日是波蘭的憲法日。許多國家都有成文憲法,紀念憲法日不足為奇。不過,波蘭立陶宛聯邦在 1791 年通過的「政府法規」(Ustawa Rządowa,即五三憲法),是繼美國後世上第二部、歐洲第一部現代憲法。儘管「五三憲法」僅實行一年,聯邦即面臨沙俄及普魯士「第二次瓜分波蘭」(Second Partition of Poland),但仍不失為代表西方世界向民主理念進發的里程碑。

【Soul Monday】被家暴後,請到網上化妝品店求助

去年 4 月,年僅 17 歲的波蘭少女 Krystyna Paszko 決心開設網店。此舉看似是年青人勇敢創業,售賣面霜、唇膏及眼影等化妝品賺零用錢,但其實一切只為掩人耳目,好讓家暴受害者能以網購為藉口,瞞過施暴者來尋求諮詢及援助。這個創意十足的善舉救了不少人,還為女孩帶來意外的嘉許。

一宗誹謗案,審查波蘭大屠殺歷史研究的先聲?

因觸犯一條捍衛民族尊嚴的法例,兩名波蘭歷史學家正面臨誹謗審判。他們在學術著作中,提及二戰期間波蘭被納粹德國佔領時,當地人如何對待猶太人。批評者認為,在右翼政府管治下,審判結果將決定學者日後還能否獨立研究大屠殺歷史。

被國營機構收購以後,波蘭的新聞還有自由嗎?

每當有新聞機構「變天」,或是因政治目的而被收購時,僅有的新聞自由及公民知情權,似乎又再被扼殺一大部分。情況同樣在波蘭發生,當地國營石油公司宣佈收購本由德國企業經營的波蘭媒體集團,集團旗下不乏專長做偵查、獨立報道的報章雜誌,未來能否繼續保持編採自主,成為一大疑慮。更令人憂慮的是,這次收購外資媒體行動,讓該國政權向所謂「媒體波蘭化」的目標,又再邁進一步。

【只要還活著】疫下,他們用非一般方法反抗

武漢肺炎大爆發,各國政府都採取史無前例的封城措施。有些別有用心的政府,會藉抗疫之名,借機獨攬大權,全方位打壓異見者,威脅基本人權。也有人因為疫情而無以維生,希望團結起來爭取權益。可是,各國都有類似香港限聚令的措施,要在大流行期間進行抗爭,就要動動腦筋。

波蘭法官的庭外戰爭:「當法治受到威脅,抗爭便是義務」

2017 年末,波蘭政府在一片爭議聲中通過法案,將法庭事務交由執政的右派法律與公正黨掌管。法官 Igor Tuleya 得悉後決定不惜一切代價捍衛司法獨立,但與國家「作對」的代價,便是屢受恐嚇、住所被人淋潑糞便、蒙上「全民公敵」的名銜以及遭右翼政黨指控為「共產黨傀儡」。

天堂、完美、模範……「烏托邦城市」的下場

北韓三池淵郡(Samjiyon)的大型翻修項目近日竣工,領袖金正恩出席剪綵儀式,宣告「有社會主義特色的烏托邦」正式落成,朝鮮中央通訊社更稱讚其為「現代文明之典範」。「烏托邦」解作「完美國度」,回顧近代歷史,不少社會主義國家都曾建設類似的城市,但它們最後都面臨不完美的命運 —— 瓦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