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文

|共5篇|

夕立:日文「大丈夫」的世代差異

在日本,「大丈夫」這詞語可謂世代差異的縮影:30 歲以下與更年長的世代對這個短語的理解截然不同。譬如說在便利店買東西時,店員會問顧客是否需要膠袋,年輕一代(包括筆者)通常會回答「大丈夫」作婉拒。不過在這個語境中,「大丈夫」可以同時表達「需要」與「不需要」兩種可能性。

紅眼:「喰」之猜想

如今常見於日本漫畫的「喰」字,不但關乎「狂賭之淵」的故事背景,還見諸「東京喰種」、「喰靈」和「喰姫」等人氣作品。問過好幾個漫畫迷和日語通,都認為廣東話或普通話應該有邊讀邊,與「食」同音。當然,這解釋也說得通,以「食」為「喰」,字面意思出入不大。所以「蛇喰夢子」真的直接讀作「蛇食夢子」?

Moyashi:先生你貴姓呀?

日文「一字多音」與「一音多字」的情況普遍,所以日本人的名字經常是「同字異音」或者「同音異字」。於是,即使你知道對方的名字怎樣叫,也不能肯定該怎樣寫。同樣情況,你望著對方的名字,也不一定讀得對。所以,在日本人的卡片上,名字旁邊必定會標示讀音。而填寫表格時,個人資料的名字一欄,都會有位置讓人用片假名標示讀音。一切都很好很貼心,但當對象成為外國人,就出現問題了。

讓日本小孩愛學漢字的「便便練習簿」

在日本,學習寫漢字是不少小學生的一大難關,如何把日常的詞語讀音,化成每個字由多個筆劃組成的漢字,是痛苦的過程。而有一本練字簿卻在日本大賣,自今年 3 月開賣以來已售出近 200 萬本,這系列叫做「うんこかん字 ドリル」(便便漢字練習)。便便如何讓小朋友更有效學習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