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際關係

|共108篇|

為甚麼在斯德哥爾摩沒人炫富?

在香港,冷不防便會有親朋好友或同事探問:「你搵幾錢一個月?」如街頭遇上訪問,不少人亦不介意透露自己的收入或資產狀況。在許多國家,高收入是成功的標誌,甚至會以收入斷定一個人的價值。然而,在瑞典,隨便探問別人的收入卻是禁忌,那裡有種叫做 Jantelagen 的文化。

遠端工作增壓力損健康?

不用回辦公室固然有其好處,例如彈性上下班時間、可同時在家照顧幼兒、避免在辦公室中分心。對於在家工作者,更節省了惱人的長途通勤時間。但世事往往不是十全十美。英國安格里亞魯斯金大學商法學院企業教育首席講師 Stephanie Russell,於學術媒體 The Conversation 撰文指出遠端工作的弊端,包括有可能增加壓力,甚至影響健康。

網絡時代,對話的意義

如何有效溝通,是一門深奧學問。只是,說到底,對話的前提是需具備同理心、了解談話對象的想法,否則對話徒具形式,根本無法拉近對話雙方的距離、增進彼此了解。例如對 200 萬人的聲音充耳不聞,但期望能與 150 人「對話」,與獲抽中的人有 3 分鐘時間深入交流,其「對話」質量、效用可想而知,無異緣木求魚。對話有效,但不是這種。

【Instagram 新政】隱藏讚數,不是讓你心靈健康?

社交媒體 Instagram 有新動向,但並非新增功能,反而是收回特色功能:不再顯示「讚(Like)」的數目。現先從加拿大開始測試,再擴展到另外 6 個國家,包括日本及澳洲等,最終或完全取消顯示讚數的功能。這雖然有利於用戶心理健康,卻可能令平台失去基本特色,也影響當中的商業運作。「華爾街日報」就有專文探討當中優劣。

流言:連結社群的工具

近來香港出現「記者證現在特別降價優惠」、「有人計劃使用汽油彈」、「有警員被示威者鉗斷手指」等流言,經口耳相傳、網絡散播,不少人信以為真,令本已薄弱的社會互信更添疑慮。社會動盪不安,信任正逐步瓦解,網絡資訊氾濫,如何明智地辨識流言,成為人人必備的重要技能。日本中央大學教授松田美佐所著的「流言效應」,研究了流言的特性、效果和傳播方式等範疇,為大家在流言社會生存做好準備。

權威沒落,社會如何重建信任?

民無信不立,「信任」是令社會暢順運行的必酬品。只是,當戰爭即和平、暫緩即撤回等小說「1984」般的 Doublespeak 愈加普遍,謊言歪理橫行,公眾不得不字斟句酌,「信任」就變得愈來愈稀缺。如何重建信任,導正社會歪風,讀一讀於牛津大學任教的 Rachel Botsman 所寫的「信任革命」,洞悉現代社會的「信任模式」轉變,或有助益。

道歉的語言偽術:如何說了等於沒說?

特首林鄭月娥昨日親身會見傳媒,就「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向香港人致歉,但似乎很多香港人不領情。為何一句「真誠道歉」未能化解爭端?有研究道歉的學者提醒,在某些重大事故中,道歉同時又沒有實質行動作補救,改正錯誤,再多的道歉都只會失效,假如還借故推諉責任,更可能讓事態火上加油。

成為大人後,維繫友誼的方法

投身社會之後,社交圈子改變,要維繫學生時代的友誼並不容易,即使有心維繫,也可能以失敗告終。究竟成為大人後,如何令舊知己在最後變得到老友?美國達特茅斯學院社會學副教授 Janice McCabe 最近撰文直指,若是有意義的友誼,就應好好經營,其他則讓其自然流失也不為過。

AV 與癮的距離

網絡資訊唾手可得,色情影片亦不例外。據美國心理學學會研究,男女觀看成人影片的比率同樣高企,分別可高達 99% 及 86%。其中有人 AV 看太多,嚴重甚至影響工作。然而,心理學界未有將「 AV 成癮」正名為疾病,原因為何?既然 AV 看太多不是成癮疾病,是否就沒有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