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

|共82篇|

【我的奮鬥法譯本】Fact Check 希特拉的謊言

近日,法國重新出版納粹獨裁者希特拉自傳作品「我的奮鬥」(Mein Kampf),新版本為正視聽,加入大量注釋,以拆解獨裁者的謊言。透過專家分析及新的翻譯,讀者可以基於史實,及帶著批判角度審視這本充滿仇恨、反猶太主義意識形態的危險著作,並了解到原文其實有多混亂。

日本八百頁磚頭書大賣之謎

人怕出名書怕厚,磚頭似的數百頁「巨」著,光是拿去付錢也嫌手累,加上近年流行電子讀物,若非「聖經」或「哈利波特」,大概只會堆在倉庫。惟日本出版界近來出現異象,多本定價頗貴且重如鈍器的商業類書籍,相繼成為暢銷之作。這波熱潮的背後,或與一眾無聊又無望的上班族有關。

種族歧視兒童繪本,停止出版不如正視歷史

解決問題有不同方法,但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或封鎖問題本身,怎樣也不是好方法。近日,筆名蘇斯博士(Dr. Seuss)的已故插畫、小說家 Theodor Seuss Geisel,其文學遺產管理組織 Dr. Seuss Enterprises 發表聲明,決定停止出版蘇斯博士其中六本兒童繪本。媒體解讀聲明指,停止出版原因涉及繪本內有種族歧視意識。但有學者認為,這種「取消文化」(cancel culture)非並正視歷史之舉。

啟蒙思想傳播,全靠盜版書籍猖獗?

啟蒙運動是歐洲擺脫蒙昧、思潮激盪的時代,美國著名文化史學家 Robert Darnton 在新書 Pirating and Publishing 卻研究,在那個知識產權未成熟的 18 世紀,啟蒙運動是靠盜版印刷推上高峰。出版商在豐厚紅利誘使下,大量盜印盧梭、伏爾泰和狄德羅作品,即使被官方標籤為異端邪說的禁書,仍能夠透過盜版書市傳播,令啟蒙思想植根民間,引爆法國大革命。

市民健康的守護神:醫學期刊的變遷

2 月 9 日,林鄭月娥表示不能「僵化處理」疫苗接種事宜,並指科興疫苗不一定要在醫學期刊刊登數據,才獲認可在香港緊急使用。有前線醫生批評政府的決定,認為醫學期刊扮演重要的把關角色。在疫情之中,我們常常會見到記者分享最新的醫學研究結果,也因而時不時聽到「醫學期刊」四個字,現時正好來回顧醫學期刊的變遷。

【Soul Monday】眾籌出版旅遊書,拯救也門隱世小島

也門的索科特拉島(Socotra)是同名群島當中最大的一個,因有陡峭的山脈、巨大的沙丘、美麗的海灘及獨特的野生環境,故被譽為「印度洋的加拉帕戈斯群島」。但近月該島捲入也門內戰,令人憂慮當地的特有物種及壯麗景觀,或會遭受破壞。而一本靠眾籌出版的旅遊書,或有可能成為此島的「救世主」。

批判不得的中國資本主義

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數年前出版著作「21 世紀資本論」,批判歐美資本主義造成貧富懸殊,在中國一紙風行,國家主席習近平甚至引此為官方意識形態護航。但成為學術明星的皮凱提,去年出版續作「資本與意識形態」(Capital and Ideology)卻備受冷待,中國出版計劃更加觸礁,全因新書的批判焦點,從歐美轉移到中國資本主義的不平等問題。

「查理周刊」恐襲案開審

2015 年 1 月,法國「查理周刊」總部遭遇恐怖襲擊,兩名伊斯蘭極端分子手持 AK-47 步槍,在編輯室及附近街道大開殺戒,另一名槍手則在猶太超市挾持 19 名人質,事件最終造成 17 人死亡。5 年多過去,這宗震驚全球的恐襲案終於開審。對於死者家屬和昔日同僚,是次聆訊能為他們帶來甚麼?

【書摘】鄭南榕:為言論自由之役奮戰到底 —— 從國民黨五項「新聞指示」談起

當然,光責備自私自利的媒體於事無補,人民對於他們有「知」的權利尚未全面覺醒,甚至人民對於其基本人權遭到剝奪與限制都不痛不癢的時候,言論自由的真正實現無異高調。

如果書展取消……

香港書展即將在下星期舉行,但社區再次出現武漢肺炎傳播鏈及不明感染源頭,更甚是政府仍未有具體政策處理大型展覽活動。眼下情況,即使書展如期舉行,入場人次及展期內活動均受影響。觀乎 3 月疫症全球大爆發時,萊比錫書展取消,「德國之聲」專文指出,這對於出版商來說是沉重的打擊,不僅是經濟上的損失,更喪失書籍宣傳良機。

給讀者的信、致謝名單……何以成為書的一部分?

閱讀是一種多層次的文化體驗,除了欣賞書籍的內文外,封面裝幀、排版設計同樣值得讀者細察。牛津大學出版的 Book Parts 結集多名學者文章,深入解剖書本各部分的歷史,原來書套、卷首語、目錄、索引、版權頁,甚至更正錯字的勘誤表,背後各有耐人尋味的身世故事。

【*CUPodcast】19 世紀的假新聞製造者

我們從何時開始有讀報習慣?人為何需要每日追看與自己無關的法庭糾紛?19 世紀的美國「便士報」僅售六美分,辦報人卻利用廣告商機,為自己撈一筆可觀的收入。其中,「紐約太陽報」創辦人班傑明.戴爾更不惜刊登假新聞以刺激銷量,成為早期的假新聞製造者。

收聽:https://soundcloud.com/cupmediahk/3-19a

紙本滯銷的年代,不斷再版的「柯南」和「叮噹」

從「叮噹」看到「多啦 A 夢」,讀者都老了十幾廿歲,第一卷漫畫「竹青蜒」卻從 1974 年發行至今,仍然一年再版幾次。同為小學館出版的「名偵探柯南」亦是如此,第一集單行本從 1994 年開始,每年例必再版。何以 2000 年後面對「出版不景」和「電子化」的打擊,這兩本刊物還能暢銷不絕?

【Soul Monday】打破負面思維,專講正面新聞的「快樂報」

4 年前,一份 32 頁報章「快樂報」,在 Kickstarter 眾籌之下在英國橫空出世。不同於一般報章的單調沉悶,「快樂報」色彩繽紛,配以童趣插圖,乍看之下像本兒童雜誌。然而,這份報章的內容確確實實是新聞報道,當中盛載了創辦人 Emily Coxhead 的理念:創造一個專門分享正面新聞的平台,歌頌世界上正在發生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