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共107篇|

鄭立:宇宙騎士 —— 當你要殺光自己的親友

這有沒有令你想到甚麼?對,現實多的是。我並不只是說政府走狗,可能還有你的父母、朋友、舊同學,明明仍是同一個人,卻因為不同的政治立場而跟你冷淡疏遠,或視為仇敵。你甚至還有可能在戰場上與其相見,親自解決他們。「宇宙騎士」就是類似的作品。

Moyashi:無職轉生 —— 重來的人生可否是勵志

所有人的人生路都充滿無數大大小小的轉折,你自問把握了多少?有多少是事後回想才發現錯過?又有多少是自己沒有珍惜而溜走?「重來」可以是一種機遇的象徵,機遇來得太好不代表不勵志,現實世界中,無數人即使有第二三四次的機遇都抓不住。

鄭立:楊威利是個犬儒主義者

問楊威利有甚麼可以令民主陣營打贏的高見,他又沒有,只是不斷講這個不可行,那個不可行,又不相信任何政客,一味冷嘲熱諷,但不滿意他們,自己又不去參與選舉,只是不斷的搞分化、打擊同路人,最後自由行星同盟被打到七個一皮,可能正是他的「功勞」。

Moyashi:數碼龐克與後數碼龐克

終極而言,「數碼龐克」抑或「後數碼龐克」都是概念工具,重要的是如何捕捉時代的變遷,又如何轉化成文字和影像。從美國到日本再回到美國,由先鋒文學到大眾文化,由逆輸入美國的日本九龍城,再到文化懷舊式的重製,數碼龐克一直在不同人手中變化著。

鄭立:赤光彈茲里安 —— 以為自己是被選中的小孩,點知唔係?

大家搞得懂為甚麼超級電腦會選中其他兩人,就是搞不懂超級電腦為何會選中他,直至最後,謎底終於解開:電腦出錯,本來要選的不是他。這對他打擊很大,他一直以為自己是被選中的小孩,怎料只是個錯誤,就像你我從現實與經歷中發現的:自己真的不是被選中的小孩,就是個平庸的小人物而已。

鄭立:天空之城 —— 兩個小朋友如何對抗大量軍警的故事

男女主角兩個未成年小朋友,不知好歹的想要阻差辦公,面對強力部門以及有槍有砲有政府出糧而且行為合法的大量軍警,可能很多人一看到這樣的設定,就批評他們是送頭。不過既然他們最終成功阻止了政府,那意味著有甚麼奇謀妙計吧?沒有,你也想到了吧?小孩能打贏大人和軍警,其實還是那方法:就是攬炒。

Moyashi:我不是說你歧視,而是說在座各位都是歧視

文化表象可以涉及歧視,但不能忽略語境,更不能無窮無盡的追溯式審判。無視結構性因素,完全抽空社會與歷史語境解讀符號,就會成為「飲管代表父權壓迫」之流,也會將所有人歸類成「潛意識」的歧視者。更荒謬的,是用今天的標準「禁言」過去的人,有如穿越式故事中,用當代道德價值批判中世紀文明異世界的情節。

【30 週年】克服投訴、停刊、作者離世的蠟筆小新

「蠟筆小新」漫畫連載開始至今 30 年,再加上電視動畫及動畫電影,這個有點好色又有點精靈、永遠的 5 歲幼稚園生,陪伴了很多人成長。雖然動畫開播初期,予人「教壞孩子、下流作品」的印象,但為何在不知不覺之間,竟變成了男女老幼都喜愛的長壽節目?這些年來,製作團隊又經歷了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