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共95篇|

鄭立:赤光彈茲里安 —— 以為自己是被選中的小孩,點知唔係?

大家搞得懂為甚麼超級電腦會選中其他兩人,就是搞不懂超級電腦為何會選中他,直至最後,謎底終於解開:電腦出錯,本來要選的不是他。這對他打擊很大,他一直以為自己是被選中的小孩,怎料只是個錯誤,就像你我從現實與經歷中發現的:自己真的不是被選中的小孩,就是個平庸的小人物而已。

鄭立:天空之城 —— 兩個小朋友如何對抗大量軍警的故事

男女主角兩個未成年小朋友,不知好歹的想要阻差辦公,面對強力部門以及有槍有砲有政府出糧而且行為合法的大量軍警,可能很多人一看到這樣的設定,就批評他們是送頭。不過既然他們最終成功阻止了政府,那意味著有甚麼奇謀妙計吧?沒有,你也想到了吧?小孩能打贏大人和軍警,其實還是那方法:就是攬炒。

Moyashi:我不是說你歧視,而是說在座各位都是歧視

文化表象可以涉及歧視,但不能忽略語境,更不能無窮無盡的追溯式審判。無視結構性因素,完全抽空社會與歷史語境解讀符號,就會成為「飲管代表父權壓迫」之流,也會將所有人歸類成「潛意識」的歧視者。更荒謬的,是用今天的標準「禁言」過去的人,有如穿越式故事中,用當代道德價值批判中世紀文明異世界的情節。

【30 週年】克服投訴、停刊、作者離世的蠟筆小新

「蠟筆小新」漫畫連載開始至今 30 年,再加上電視動畫及動畫電影,這個有點好色又有點精靈、永遠的 5 歲幼稚園生,陪伴了很多人成長。雖然動畫開播初期,予人「教壞孩子、下流作品」的印象,但為何在不知不覺之間,竟變成了男女老幼都喜愛的長壽節目?這些年來,製作團隊又經歷了甚麼?

鄭立:從同盟軍的「薔薇騎士團」談移民

流亡到同盟只是因為在帝國活不下去,受迫害,可是自少受的思想和教育卻沒有變,先寇布想要的不是民主政治,而是一個自己服氣的專制政治。這其實也是很多移民的寫照,特別是被迫移民和流亡的人,他們不情不願的放棄自己的故鄉,去到新的地方,很少會認同那個地方,反而是想重建自己的舊夢。

鄭立:從「拳願阿修羅」看和平怎樣建立在暴力之上

既然百姓就只屈服於不可對抗的暴力,那議會就是展現暴力的場地,故此,拳願會就是讓大家派出一個自己認為最強的鬥技者,要通過誰的議案就看誰打贏。德川家把這概念稱之為「和平的暴力」,和平與暴力互不相斥,只要暴力本身是公正的。

武漢肺炎將令電視節目真空?

世界各地的人因疫情關係,都要長時間待在家中。上 Netflix 等串流平台「煲劇」,成為居家抗疫之選。觀眾多了,電視台或串流平台製作的節目數量,未來卻可能會減少。娛樂事業停頓的例子,除了廣為人所知的演唱會取消、電影上映日推遲外,觀眾們難以看見的部分 —— 節目製作,同樣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