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共67篇|

Moyashi:飛雲與他的機會

去年 10 月底,日昇宣佈開拍「魔神英雄傳」系列新作「七魂的龍神丸」,預計今年春季於網上播出。上一部電視動畫系列作「超魔神英雄傳」是 1997 年,距離新作已經 20 多年。消息公佈後,當年的歡眾們未播出先興奮,想不到三四十之齡還可以看見主角飛雲讀小學,創界山又陷入第 N 次最大的危機。

紅眼:當黑夜太黑,就別迷戀蝙蝠俠這個「左膠」

到底小丑是否真的在邪惡一面以外,擁有善良一面?有沒有變回好人、「洗白」的可能性?沒有。絕對沒有。故事搧了蝙蝠俠一巴掌,別太天真,所謂善良一面,就算有,都是假面,是為了狡猾地隱藏惡意,以便繼續作惡而故意裝出來。

鄭立:三一萬能俠 —— 與怪物戰鬥的人,要成為比對方更強的怪物

這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看的卡通片嗎?翻開熱血機械人的外表,裡面的理念可能正是我們最害怕的現實,也就是「生存是一種極度殘酷赤裸的鬥爭」,鬥爭並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必然。可是,這可能才是最適合小孩看的東西,如果這就是現實,他們最好盡早理解這一點。

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日本動畫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

京都動畫遭人縱火,造成數十人死傷,令國內外動畫迷為之悲痛。事實上,據日本動畫協會統計,自 2009 年以來,日本動畫的銷售額一直穩定上升,2017 年甚至突破 2 萬億日元。然而動畫師的工作環境並未得到改善,前年,知名動畫師水野和則過勞猝死,更是震驚業界。Vox 特與多位著名日本動畫家詳談,分析行業所面臨的困境。

紅眼:「JOJO 的奇妙冒險」 —— 荒木飛呂彥的華麗奇幻風

近來怪現象之一,居然有不少朋友主動跟我談起 JOJO。廿幾年前,談漫畫,是毒男的標籤;談漫畫而且還要談「JOJO 的奇妙冒險」,簡直是毒男的極致。然而,廿幾年後,氣象煥然一新,隨著「JOJO 的奇妙冒險」第 5 部動畫於去年開播,很多不曾接觸過 JOJO 或本身不是日本動漫愛好者的年輕觀眾,都被原著作者荒木飛呂彥別樹一幟的畫風和人物造型所驚艷。是的,遲了 20 多年,但為時未晚,終於都吹起一片特異華麗的黃金之風。

紅眼:新世紀福音戰士 —— 回到 4:3 的科幻舊紀元

最美好的時代,都正式被 Netflix 收買了。影響力近乎無遠弗屆的 Netflix,最近將日本動畫名作「新世紀福音戰士」的 26 話電視版及 2 部劇場版電影全部上架。從一個電視機年代,來到沒有電視機的新世紀,從沒有網絡的舊世界,來到串流影視的平台,有些感覺,卻原來既陌生又親切。

鄭立:驚爆危機 TSR —— 當香港真的陷入戰爭前緣時

香港不僅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一部分,香港也是全世界人過去集體回憶的一部分,香港曾經刻在世界各國的遊客的記憶裡,是 20 世紀的代表,也是大家感情的一部分。而這個作品比起其他作品,並不僅僅想在作品中帶人來香港觀光,也投射了作者對於自己人生一部分的香港,那種感情與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