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

|共59篇|

鄭立:三一萬能俠 —— 與怪物戰鬥的人,要成為比對方更強的怪物

這看起來像是小孩子看的卡通片嗎?翻開熱血機械人的外表,裡面的理念可能正是我們最害怕的現實,也就是「生存是一種極度殘酷赤裸的鬥爭」,鬥爭並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必然。可是,這可能才是最適合小孩看的東西,如果這就是現實,他們最好盡早理解這一點。

紅眼:當大雄也在呼喊時代革命時

齊上齊落,一個都不能少。這個簡單的道理,連大雄和阿福這些卡通片主角都懂,但偏偏,善於計較利害的成年人仍然假裝懵懂。卡通片的人生啟示,並不深奧,數十年來大概都是這麼顯淺,但日久見人心,最直白的信念,最易被時間抹黑。

日本動畫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

京都動畫遭人縱火,造成數十人死傷,令國內外動畫迷為之悲痛。事實上,據日本動畫協會統計,自 2009 年以來,日本動畫的銷售額一直穩定上升,2017 年甚至突破 2 萬億日元。然而動畫師的工作環境並未得到改善,前年,知名動畫師水野和則過勞猝死,更是震驚業界。Vox 特與多位著名日本動畫家詳談,分析行業所面臨的困境。

紅眼:「JOJO 的奇妙冒險」 —— 荒木飛呂彥的華麗奇幻風

近來怪現象之一,居然有不少朋友主動跟我談起 JOJO。廿幾年前,談漫畫,是毒男的標籤;談漫畫而且還要談「JOJO 的奇妙冒險」,簡直是毒男的極致。然而,廿幾年後,氣象煥然一新,隨著「JOJO 的奇妙冒險」第 5 部動畫於去年開播,很多不曾接觸過 JOJO 或本身不是日本動漫愛好者的年輕觀眾,都被原著作者荒木飛呂彥別樹一幟的畫風和人物造型所驚艷。是的,遲了 20 多年,但為時未晚,終於都吹起一片特異華麗的黃金之風。

紅眼:新世紀福音戰士 —— 回到 4:3 的科幻舊紀元

最美好的時代,都正式被 Netflix 收買了。影響力近乎無遠弗屆的 Netflix,最近將日本動畫名作「新世紀福音戰士」的 26 話電視版及 2 部劇場版電影全部上架。從一個電視機年代,來到沒有電視機的新世紀,從沒有網絡的舊世界,來到串流影視的平台,有些感覺,卻原來既陌生又親切。

鄭立:驚爆危機 TSR —— 當香港真的陷入戰爭前緣時

香港不僅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一部分,香港也是全世界人過去集體回憶的一部分,香港曾經刻在世界各國的遊客的記憶裡,是 20 世紀的代表,也是大家感情的一部分。而這個作品比起其他作品,並不僅僅想在作品中帶人來香港觀光,也投射了作者對於自己人生一部分的香港,那種感情與憂慮。

鄭立:點解我支持黃潤發領導香港統治地球?

黃潤發在故事裡雖然是反派,為了勝利和保存自己繼續統治地球的權力,而不擇手段,不惜啟動惡魔高達。但看設定的話,他是唯一一個在衰敗的地球中,恢復了香港繁榮的人,也因為香港是唯一一個根植地球、而不是宇宙的政權,所以地球在香港的統治下,才沒有被宇宙剝削得那麼嚴重。

Moyashi:無限復活的魯魯修

「Code Geass 叛逆的魯魯修」劇場版四部曲最後一部,在 2 月 9 日於日本上映。相對於前三集只是流於電視版的總集劇情,以「復活的魯魯修」為名、打著新內容旗號的第四集最惹人注目。雖然前三集為濃縮 50 集電視版的內容,劇情已有改動,所謂的「後日談」當作平行世界就好了。魯魯修本人有沒有復活,以及劇場版主要劇情非本文討論內容,恐懼劇透者請安心食用。

Moyashi:Akira 與東京奧運

去年 12 月尾開始,NHK 播出一連 6 集、名為「東京再生」(東京リボーン)的特備節目。宣傳海報上的身穿橙紅色外套的背影深深吸引了筆者的注意,因為那是 1988 年著名動畫電影「Akira」的主角金田。節目介紹說是用「Akira」來介紹東京奧運會,聲稱有大友克洋參與美術監督,藝能山城組的山城祥二擔當音樂。這不就是「Akira」的班底嗎?於是我開播前 5 分鐘已坐到電視前,看了 15 分鐘才發現中伏,原來是個宣傳東京 2020 奧運建設的廣告特輯。

鄭立:無敵破壞王 2 —— 一切的感情投入,一切的幸福,終究都會失去

過著幸福的時光,是故事常有的結局。不過,只有幸福就沒有續集了,所以要有續集,往往就是上次結局的幸福被中斷,那多數就是有新的壞人出現,主角們再一次對抗壞人,回復被破壞的和平。這不僅是兒童故事,也是超級英雄電影常有的橋段。而「無敵破壞王」之所以有續集,自然也是幸福被中斷。但是這個故事沒有反派也沒有壞人,和平也沒被誰破壞,幸福的結束,只需要一個最現實的理由,那就是「沉悶」。

方俊傑:「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跳出 Marvel 公式

這一齣擅用動畫天馬行空長處、玩盡視覺效果的「蜘蛛俠:跳入蜘蛛宇宙」,才可以逃得開 Marvel 的色彩,或陰影。只不過,有幾多人具備這種改革的勇氣呢?就算有,又有幾多老闆聽得明白兼且肯支持呢?兒童和兒童的父母是大客仔,你現在講到明不去討兒童的歡心?未說出口,多數已經被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