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共303篇|

鄧景康:加拿大有所謂「填鴨式教育」嗎?

以學生利益為大前提,是當地教育制度以致整個國家的核心價值,並追求平等及公平。不論性格、種族及文化,學生都能在教育體系下得到最大利益。在這概念主導下,加拿大的教育制度及課程規劃,均因應以人為本的概念來設計,所以填鴨式教育難以出現(除非家長學生仍自為填鴨)。

Ryan Fung:內地剿「三座大山」 資本主義另闢蹊徑

在 ESG 主導資本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似乎也在進化,不特別追求國際 ESG 標準中、社會(S)因素所提及的勞工權益和種族平等,以及管治(G)因素所追求的透明度和一致性。未來在中國營商,尤其與民生關係比較密切的行業,應重新監管風險,好好適應這個中國式資本制度。

【Soul Monday】從曠課「壞孩子」到跳入奧運池

幾經波折,東京奧運終於開鑼。各國選手排除萬難,齊集一堂比賽競技的場面,在疫下格外可貴。對於 26 歲的砂間敬太來說,是次代表日本出戰男子 200 米背泳,更加是「意想不到」,皆因小四至中三期間,他幾乎都拒絕上學,甚至考慮過告別體壇。如今成夠踏上奧運舞台,全賴遇上兩位恩師。

【Soul Monday】侏儒症的她,給好奇小孩的童書

侏儒症患者走在路上,往往因為身形上的差異,承受途人的異樣目光,甚至會有小孩好奇問父母:「為甚麼那人這麼矮小?」現年 22 歲、身高不到 121 厘米的 Danielle Webb 患有軟骨發育不全症,導致生長受限。樂觀的她坦然接受這一切,更希望路上的父母們看到她時,不要「把好奇的孩子拉走」,而是好好向孩子解釋人人各有差異。她為此寫了一本童書,希望提高人們對此疾病的認識。

K-pop 納入正規課程,能為南韓帶來甚麼?

以往,若子女有個明星夢,一般家長都會覺得不切實際。但時代改變,在南韓,繼半導體及資訊科技等在國際取得成功後,K-pop 產業近年亦急速向外擴展,使得全國上下開始都對此抱有憧憬。為了贏在起跑線,有家長主動要求子女參加 K-pop 訓練,亦有學校將之納入正規課程,希望下一代能藉著演藝事業飛黃騰達。

【Soul Monday】來自監獄的獎學金

Sy Newson Green 在美國加州就讀的天主教男校,一年學費要 12,900 美元,但他讀高中二年級時,雙親卻各有重病並失去工作,更為治療而花光積蓄。前路茫茫之際,他獲發一筆獎學金,得以順利畢業並升讀大學。這批出錢相助的善長仁翁,正是在附近監獄服刑的囚犯。

不想和誰吃飯:日本人的「聚餐恐懼症」

婉拒飯局邀約,多是因為懶得交際應酬。但對少數日本人來說,這其實是「聚餐恐懼症」(会食恐怖症)作祟。患者在人前進食就會緊張不安,開始作嘔、暈眩、胃痛甚至難以吞嚥。無奈大眾缺乏認識,令他們長期受到誤解。這種心理疾病的成因,比想像中普遍 —— 小時候被迫進食,要把「盤中餐」吃光。

黃宣游:美學教育

在哲學層面,「美學」其實就是探討美為何(why)、如何美(how)以及甚麼美(what)。過去幾十年,我們的教育裡沒有數學,只有算術;更沒有美學,甚至幾乎沒有美術,剩下的只有美勞。可是,筆者和一眾友人卻不感到悲觀,事關美學並不限於教育制度內,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也可從一事一物種感知到「美」,關鍵的是我們有沒有這個念。

日本小學「潮物」:10B 鉛筆和沾水筆

日本家長近來發現一個現象,自己童年時常用的 HB 或是 B 鉛筆,已經快被淘汰。很多學校指定或建議使用 2B 鉛筆,10B 鉛筆甚至成為最新「潮物」。同一時間,有推動電子學習的小學仍然重視手寫,並向學童提供沾水筆。在打字遠多於寫字的 21 世紀,一支筆到底反映了甚麼變化?

新學術期刊誕生:誓要復興阿拉伯哲學?

學術期刊讓學者發佈最新研究,是重要的知識生產及傳遞平台。在頂級期刊刊登的文章都要經過嚴格同儕審查,以確保權威性。可是絕大部分一流期刊都以英文為主,而且只集中於歐美的研究。近日,沙特阿拉伯學者就希望罷脫歐美中心的研究進程,推出一份新的哲學期刊,誓要復興阿拉伯哲學發展。

【尼曼獎學金】提高新聞業標準,是不可能任務?

香港電台「鏗鏘集」編導蔡玉玲,獲哈佛大學尼曼獎學金(Nieman Fellowship),將到哈佛大學作研究進修一學年。1936 年,「米爾瓦基報」(Milwaukee Journal)創辦人 Lucius W. Nieman 遺孀 Agnes Wahl Nieman 去世。1938 年,尼曼獎學金根據 Nieman 女士的遺囑及捐贈而成立。不過,基金會及獎學金的誕生,還有一番波折。

【Soul Monday】在印度沙漠,建一所絕美學校

長駐紐約的建築師 Diana Kellogg,義務設計了一所位於印度西北偏僻地區的學校。興建過程起用熟知本土特色砂岩建築技巧的工匠,加上 Kellogg 的設計,最終創造出融合當地傳統及西方現代的建築物。Kellogg 更希望藉此改善當地女孩缺乏教育的問題:「如果我讓石工及家具工匠成為這所學校的持份者,我覺得他們會更願意讓家中女兒到這所學校讀書。」

學者:讓台灣研究連結世界

在過去,漢學研究(Sinology)的焦點都落在中國大陸的發展,台灣研究和香港研究處於比較邊緣的位置。可是,隨著國際社會愈來愈關心台灣和香港的情況,也投放了更多資源去理解兩地發展,例如英國名校聖安德魯斯大學 4 月底就宣佈,會新增香港文化教學單元。有學者就在學術網站「外交家」撰文,呼籲把台灣研究帶往全世界。

英式公開試始祖: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

一年一度的香港文憑試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但在疫情和政治因素下,今年考試變得不一樣,例如通識科並無有關政治民生的題目。香港公開試制度始於 1935 年的香港中學會考,以往一直承襲英式制度。而在 1858 年創立的劍橋大學考試委員會,便確立了往後的英式公開考試制度,成為現代教育史的里程碑。

在中國,政府和學者為何同流共生?

在不少地方,學者和學生都是推動社會改革的重要力量,例如韓國的光州民主化運動。中國現代化初期,也曾出現過浩瀚的五四運動。愛國學生打著德先生、賽先生旗號,要求改革,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等進步學者也一直沿途相伴。可是,五四運動和 80 年代的六四運動均一瞬即逝,在漫長歷史中,中國政府和學者都保持著一套互利共生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