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共318篇|

救世軍:以人為本 全人教育澤社群

學校不僅是一幢建築物,更是教育學生、支援老師及啟發家長的搖籃。在學校工作上,除了知識的教導外,以人為本才至為重要。從事教育工作達三十五年之久、現任救世軍中原慈善基金皇后山學校(下稱皇后山學校)校長的勞耀基一直堅信關愛與尊重師生及家長,培育學生發展及學懂愛人愛己,才是學校應該做的工作,這些信念可從他於救世軍學校的工作略見一斑。

沒有學生會的大學:巴基斯坦的軍政府惡法

如果難以想像大學沒有學生會,我們不妨放眼巴基斯坦,當地軍政府在 37 年前取締所有學生會至今,但凡學生入學都必須宣誓承諾不會在校園內「搞政治」。名義上,禁令是要讓校園遠離政治,實際上卻是放任親政府勢力在校內為所欲為,令校園暴力猖獗,教育質素每況愈下。

追求財務自由,先從小學習金融知識

「財務自由,提早退休」(Financial Independence and Retire Early,FIRE)近年成為亞洲年青人的目標。加上疫下工作不穩定、生活成本高昂等問題,促使人們轉以投資工具賺取更多收入,希望終可掙脫金錢束縛,隨心所活。但不少人為求更高回報,在缺乏基礎知識下胡亂投資,反離財務自由愈來愈遠。有學者就希望向年輕一輩教授金融技能,讓人從小學會管理資金,以應付日後所需。

意識形態教育從娃娃抓起 —— 北韓兒童 MV

北韓近期強烈抵制南韓流行文化。今年 7 月,「勞動新聞」一篇文章更指「意識形態和文化領域的鬥爭,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年輕人即使唱歌跳舞,也要唱出符合時代需要、民族情懷的旋律和節奏,弘揚我們的文化風貌」。專注北韓新聞的 NK News 報道,北韓當局全力消除國內「危險」的外國影響之際,也推出一系列全新青少年名曲 MV,用音樂號召新一代國民擁護國家的意識形態。

南韓學生為何不再學主流外語?

南韓學生數十年來基於政治、經濟等因素,都傾向在英文以外,學習德文、日文或普通話,作為第三種語言學習,但據德國之聲(DW)報道,這些「大路」選擇似乎已經過時。有學生轉而學習非傳統科目,例如阿拉伯語、電腦程式語言或編碼,為的是更輕易入讀名牌大學。

向公眾開放大學校園,為何是世界潮流?

如今香港的大學校園都嚴格管制人流,接連有大學規定師生出入使用入閘機,昔日開放作風不再。環顧全球,很多大學反而傾向開放校園,把大學設施融入城市之中,模糊校園與城市分界,鼓勵師生與公民社會互動,背後關乎大學使命的根本。

英國在華私立學校 —— 教育改革降臨

中國政府近期大幅改革教育制度,包括推行減輕學生功課 、校外培訓負擔的「雙減」政策等。公立學校自然要緊貼改革,在華英國私學似乎亦面臨其他教育政策的壓力。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有地方政府正嘗試將接受私校教育的學童數目減半。

洗腦同化:日本軍國主義下的香港教育政策

在 1997 年主權移交前,香港史其中一場最大的人道災難,當數二戰時期日本對香港長達三年零八個月的極權統治。當時很多人餓死、被殺害,又或者被驅逐離港,令整個社會制度崩潰。其中在教育方面,日本政府就解散原有的學校和學生組織,大力推行日本化教育,務求清洗英殖文化,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限時打機,更加沉迷?

日本香川縣正是其中一例。去年 4 月起,當地實施「網絡・遊戲成癮對策條例」(ネット・ゲーム依存症対策条例),規定未成年者每天使用智能手機及打電玩的時間。這項全國創舉引起爭議,有高中生更控告縣政府違憲。結果一年後,同縣教育委員會發表的調查報告顯示,即使學童少滑了手機,心癮依然有增無減。

如何讓孩子跟機械人相處?

各種家居雜務機械人大舉進駐不同家庭,為家居生活平添便利。小林強調,她關心的是那些正在生活上與人為伴的社交機械人(social robot)。為人提供同伴,正是社交機械人面世原因,但「同伴」意味人類容易將其擬人化。她引用大阪大學教授,機械人學學者石黑浩提出,假如人視機械人有靈魂, 機械人就有靈魂。問題在於,人們應否如此看待機械人。

移民退學潮下,學童如何面對離別?

新學年將至,不少學童會對重投繁忙學習生活感到忐忑不安。而更令他們不安的,相信是在移民退學潮下,要面對與玩伴分離。突然失去朋友難免令學童頓感失落及懊惱,美國一位親子博客兼父親 Rob Youngblood 就曾撰文,講解父母該如何陪伴小孩渡過這段艱難時期。

【Soul Monday】印度希望巴士,為孩童「運來」學校

一直以來,非牟利組織 TejasAsia 都在印度營運「希望巴士」,每個工作天都會出車前往新德里貧民窟,為勞工、拾荒者及清道夫等低下階層的孩子,提供他們本或遙不可及的學習機會。疫症大流行後,這些流動課室更填補了教育缺口,亦為兒童帶來另一片天地,暫別困境,擁抱童真。

【東奧結束】體壇傳奇過後,各地人民如何留住美好回憶

有賴於港隊上下的不懈奮鬥,香港人渡過了一個夢幻的東京奧運,也深切體會運動的魅力。體育能夠凝聚人心,亦是重要的文化身份和集體回憶一部分。然而體育不單只講求硬件,亦要打進人民的生活裡。世界各個體育強國,就嘗試以各種方式,把一個又一個的傳奇故事,保育和傳承下去,真正做到普及運動文化。

鄧景康:加拿大有所謂「填鴨式教育」嗎?

以學生利益為大前提,是當地教育制度以致整個國家的核心價值,並追求平等及公平。不論性格、種族及文化,學生都能在教育體系下得到最大利益。在這概念主導下,加拿大的教育制度及課程規劃,均因應以人為本的概念來設計,所以填鴨式教育難以出現(除非家長學生仍自為填鴨)。

Ryan Fung:內地剿「三座大山」 資本主義另闢蹊徑

在 ESG 主導資本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似乎也在進化,不特別追求國際 ESG 標準中、社會(S)因素所提及的勞工權益和種族平等,以及管治(G)因素所追求的透明度和一致性。未來在中國營商,尤其與民生關係比較密切的行業,應重新監管風險,好好適應這個中國式資本制度。

【Soul Monday】從曠課「壞孩子」到跳入奧運池

幾經波折,東京奧運終於開鑼。各國選手排除萬難,齊集一堂比賽競技的場面,在疫下格外可貴。對於 26 歲的砂間敬太來說,是次代表日本出戰男子 200 米背泳,更加是「意想不到」,皆因小四至中三期間,他幾乎都拒絕上學,甚至考慮過告別體壇。如今成夠踏上奧運舞台,全賴遇上兩位恩師。

【Soul Monday】侏儒症的她,給好奇小孩的童書

侏儒症患者走在路上,往往因為身形上的差異,承受途人的異樣目光,甚至會有小孩好奇問父母:「為甚麼那人這麼矮小?」現年 22 歲、身高不到 121 厘米的 Danielle Webb 患有軟骨發育不全症,導致生長受限。樂觀的她坦然接受這一切,更希望路上的父母們看到她時,不要「把好奇的孩子拉走」,而是好好向孩子解釋人人各有差異。她為此寫了一本童書,希望提高人們對此疾病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