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811篇|

CASIO 最暢銷商品:不是 G-SHOCK,而是計數機

說到 CASIO 這個品牌,電子錶 G-SHOCK 絕對是其招牌貨。耐摔兼型格的設計令其聞名於世,銷量及利潤分別佔全公司的 30% 及 20%。不過,CASIO 的重大支柱,其實是科學計數機及電子辭典等教育相關產品。在少子化的時代,何以面向學生的產品反而暢銷全球?

紅眼:繼續做個過了時(效)的刑警

在今日這個圖片、影像甚至閉路電視片段都可以輕易造假的後真相年代,在法律(制度)和真相之間,站在真相一方這種逐漸過時的堅持,珍罕老派的「刑警魂」,顯得滑稽而又天真可愛。今日還會用上天真可愛來形容警察的地方,應該就只有這種過了時效的刑警喜劇。

沉迷手機者,中高齡的愈來愈多

無論在家吃飯抑或坐車出門,不難發現終日低頭按手機的,原來也有頗多大叔、師奶甚至阿伯。在日本社會,沉迷手機的中高年人士,數目亦愈來愈多。有醫生呼籲「若然情況嚴重,請到專門的醫療機構接受診斷」。不過,受固有概念所限,很多長者並未察覺有異,求助者只佔問題的冰山一角。

Moyashi:名為電視的現實

日本朝日電視台的長壽動畫「多啦 A 夢」與「蠟筆小新」,原本在星期五晚上 7 時起的一小時播放時間,由 10 月 5 日起改為星期六黃昏。這個改動引來部分人的反對,認為是星期五夜晚是家庭電視時段,星期六黃昏一般都不會齊人在家中,所以節目時間改動是「剝奪他們的親子時間」云云。

觀光及軍事用地,令沖繩成日銀兵家必爭之地

作為日本著名的觀光勝地,沖繩近年的發展蒸蒸日上。2018 年觀光客較前一年增長 4.4% 到將近一千萬人,今年更看好創下新高,掀起一股飯店的興建熱潮。相較於日本各地的經濟狀況,沖繩可以說是一支獨秀,這也吸引了日本全國的地方銀行垂涎,紛紛想要進軍沖繩分食這塊肥肉。

紅眼:禁了蒙面,幪面超人仍在

「禁蒙面法」實施之後,香港某處的「連儂牆」突然出現一幅抗爭海報,所畫的就是「幪面超人」。犯禁反抗,原是他的真實本貌。在日本、香港,作品風格會隨潮流而變,政治制度會隨時代而崩壞;但在心中,它傳達的訊息,眼罩下的淚腺,蒙面之志,跨越時代而不變。

紅眼:在中華街尋找一些壓縮的城市備份

如果我們各自帶走屬於那個城市的一些東西,把它們作為家當一起撤離呢?譬如在那個城市已經逐漸流失的文化、風俗和身份認同,譬如平民食物的味道、烹煮方法,衣著習慣或關於某些商店和街道的名字?然後另覓一個地方,將這些被移民者零星帶走的家當,將記憶還原。而其實,這就是唐人街/中華街了。

日韓貿易戰下,在日韓裔難掩憂慮

日本與韓國之間的戰時賠償問題,演變至貿易戰,至今更影響兩國不同範疇的合作。10 月的海上自衛隊閱艦式,韓國亦未獲邀請參與。普羅大眾或許認為,國與國的關係,與自己的生活距離太遠,但對在東京新宿區新大久保車站附近聚居的韓裔人士而言,則有不同的憂慮。

Moyashi:特攝的虛構性

用上「特攝」這個詞語的時候,筆者會狹義地定義為「日本文化語境中的特攝幻想劇」。這是一個奇怪的影視類型,從名字上明確地表達出其日本的身份,往績總離不開神怪奇幻的題材,尤其是一堆身穿五顏六色緊身衣的英雄與皮套怪獸。特攝是幻想劇的代名詞,但在幻想中又極力呈現某種程度的真實性,而這種真實性源自其技術的目的。

東瀛奇談:「當你孩子出生,等同背叛公司」

根據日本法例,新生兒父母均可享長達一年的侍產假,雖然沒有薪酬保障,但期間可向政府申請津貼援助。日本公民享受合理合法的權利看似天經地義,但背後或需承受公司「另類」壓力和代價,早前便有男子因侍產假問題將公司告上法庭,事件究竟因何而生?

紅眼:「飛翔吧!埼玉」—— 埼玉獨立運動的政治宣言(下)

故事雖然瘋狂超現實,但對照現實社會,明白的人,會接收到它的奮鬥訊息,不明白的人,都無所謂,就當光復埼玉是一場華麗的鬧劇吧。任何一個不甘受暴政壓迫、踐踏尊嚴的城市,都是埼玉。對抗暴政,光復埼玉。

日企挾技術以令杜林普,避美中貿易戰

2018 年 8 月,杜林普簽署了「2019 年度國防授權法案」(NDAA2019)。一旦實施,外國對美投資,或是美國出口品的管理,法規與限制將更趨嚴格。雖然原意是為了防止關鍵技術外流到中國,但是法規趨嚴也會波及在美國的日本企業。為了即時因應制度及法規的變更,日本企業的對策,就是在華盛頓特區設立辦公室,以便與美國政府即時進行協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