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1128篇|

日本政客為何對奧運苦纏不休?

東京奧運本來在 2020 年舉行,但就因疫情而要延遲到今年夏天。英國「泰晤士報」近日報道,有日本政府高層私下認定因疫情久久未能平息,今年奧運也許要取消,政府只能放眼 2032 年奧運主辦權。可是,首相菅義偉矢口否認,也有報道指日本政府正考慮以閉門作賽形式舉行奧運。共立女子大學國際研究教授 Craig Mark 就在學術網站 The Conversation 撰文分析,這場奧運夢如何左右政客的仕途。

【Soul Monday】1,000 日元補習班

家貧學童難以負擔補習費用,與同儕的成績差距日漸擴大。為讓他們不至「輸在起跑線」,並向考試失利但有志成為教師的中學生作出支援,日本早稻田大學一批新生成立社團 Grow Seeds Waseda,幫忙提升學習能力,亦為自己提供交流的地方。而補習班的每月收費,更只是 1,000 日元。

【鼓勵生育】日本自販機賣紙尿片

自動販賣機於日本無處不在,售賣的商品更是無奇不有,除了飲品和香煙之外,亦有雞蛋、蘋果,漢堡包等食物甚至是金魚,有些則會售賣襯衫、內衣、領呔及口罩等用品。近年為應對出生人口減少,日本政府積極鼓勵生育,並致力提供育兒友善環境,飲品販賣機兼售紙尿片的情況因而愈漸普及。

拯救飲食業,從「默食」與「獨食」開始?

日本疫情持續失控,政府對 11 個地區再發佈緊急狀態宣言,呼籲市民避免非緊急或必要的外出,亦要求食肆提早於晚上 8 時關門。日間人流大減,夜市幾乎全禁,令飲食業再受痛擊。有東主遂請客人「默食」,也有知名漫畫家提倡「獨食」,希望能保住食店的一線生機。

全球貿易戰下,日本商業間諜成新威脅

由於中國政府推行「中國製造二○二五」高科技產業振興政策,在人工智能(AI)、半導體、生物科技等尖端科技領域上,與美國進行激烈的「高科技霸權」角力。其中官方與民間致力於一同貪婪汲取日、美、歐等外國企業技術,而且手段並不僅限企業併購或技術合作等正當方式。

Neo:當確師 —— 助選就是推銷,任務是要人買帳

看過「當確師」,不代表要對民主失望。當聖達磨被問及,為何想當選舉顧問時,他這樣說過:「必須在領袖變成權力者、獨裁者之前,把他們的政權擊倒,重拾全新、廉潔的政治。」任何制度都存在漏洞,選舉亦不例外,若只看到選後亂象便高呼集權萬歲,那不過是因噎廢食。

東京武肺患者:等候入院,或等著餓死

距離東京奧運開幕不足 200 日,武漢肺炎卻在主辦城市急速擴散。都政府公佈,截至週日,確診後卻仍「等候安排入院.療養」者多達 6,930 名,較 1 個月前飆升 9.2 倍。必須住院卻要在家輪候的個案相繼出現,獨居者憂慮「不是病死就是餓死」。都內床位緊張兼人手不足,若再有全國性爆發,長等送院的問題恐會波及其他病人。

抗疫長遠之計:日本加快告別踎廁

日本政府再對東京都等地區發佈緊急事態宣言,但僅靠商戶縮短營業時間,並請市民盡量避免外出,對於阻止疫情擴散,始終只是權宜之計。不少地方政府遂把防疫重點,放在學校及食肆等公共場所的洗手間 —— 因為時至 2021 年,踎廁竟還遍及全國,加快換成有蓋的座廁,成為各地當務之急。

Neo:「逃恥」SP —— 野木亞紀子的世界觀

編劇野木亞紀子像是新聞回顧一樣,把疫症從出現、爆發到大流行的經過,連同主角群的生活變化,按時序一一點出。導演甚至加插新聞片段,以虛實交錯的手法,令美栗與平匡更貼近觀眾,同為被武肺玩弄的可憐人。但玻璃心們不用太緊張,急於說野木是在抹黑、歧視,因為這位洞察世事的編劇,對日本政府、社會甚至人民的質疑,還要更大更多。

夕立:フワちゃん 為何成為了 2020 年日本娛樂圈文化的象徵?

2020 年度日本的「新語.流行語大賞」中,除了過半數與肺炎有關的詞語上榜外,還有兩個詞語與娛樂圈文化有關,分別是韓劇「愛的迫降」,以及 YouTuber 兼搞笑藝人「フワちゃん」。就數字而言,フワちゃん 本身在頻道的更新頻率並不高,在電視出演增多後更顯著減少;也不如其他從 YouTube 轉戰電視的美男美女般靠樣生存,到底她是怎樣生存到現在?

Moyashi:數碼龐克與後數碼龐克

終極而言,「數碼龐克」抑或「後數碼龐克」都是概念工具,重要的是如何捕捉時代的變遷,又如何轉化成文字和影像。從美國到日本再回到美國,由先鋒文學到大眾文化,由逆輸入美國的日本九龍城,再到文化懷舊式的重製,數碼龐克一直在不同人手中變化著。

痛定思痛,UNIQLO 迎來更貼地的新企業理念

2020 年即使不算天翻地覆,也稱得上是社會變遷的重要一頁。武漢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間,各類企業經營均面對不同的問題與挑戰。為了求新求變,日本速食時裝品牌 UNIQLO 今年開始於全國部分分店售賣鮮花、口罩、書籍及文具等商品,又將商店改建成公園。董事長兼 CEO 柳井正稱,希望把 UNIQLO 改造成更社會化的存在。

日本網絡捐贈精子

部分伴侶若出現生育問題,可能會考慮第三方供精人工授精(AID)。在日本,由於未有完善的輔助生殖技術(ART)法律,一些渴望孕育下一代的伴侶,抑或希望匿名的捐贈者,便轉向處於灰色地帶的社交網絡,在 Twitter 等以主題標籤「#精子提供」來進行匿名精子捐贈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