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987篇|

武肺加水災,成為日本老人催命符

九州破紀錄降雨,暴雨成災造成超過 60 人死亡,死者當中不少居於護老院。情況凸顯出日本潛藏著的奪命組合:人口老化及全球變暖。在山多河流多的島國日本,氣候變化引發更多暴雨,連帶出現致命的洪水及山泥傾瀉。同時,該國老年人所佔人口比例為全球最高。當地護老院看護工作本已極繁重,要在災難中要及時疏散病弱老人,考驗更是嚴峻。

Neo:要走還是留?BG 的島崎和演他的木村

島崎作為一個離了婚剛失業的中年單親老爸,為理想堅持之前,先要為獨生子打算。他不能死更不能窮,至少要供兒子唸完大學才行。所以島崎已經想好,租個又殘又小的單位,獨力接些有點賺頭的工作就算。揮別過去務實賺錢,這是島崎的考量,也似是木村本人的考量。

告別一極集中?日本企業加速「脫東京」

日本全國人口愈來愈少,東京都卻愈住愈多人。上大學、找工作、開公司、做明星…… 要做大事,必先上京。雖然當局近年鼓勵青年移居鄉郊,但從白領轉做農夫, 並非人人都行,所以吸引力有限。直到近月爆發武漢肺炎,考慮「脫離東京」、把總部遷往別處的企業陸續增加。隨著工作機會散佈都外,可否消除東京一極集中的現象?

鄭立:從「拳願阿修羅」看和平怎樣建立在暴力之上

既然百姓就只屈服於不可對抗的暴力,那議會就是展現暴力的場地,故此,拳願會就是讓大家派出一個自己認為最強的鬥技者,要通過誰的議案就看誰打贏。德川家把這概念稱之為「和平的暴力」,和平與暴力互不相斥,只要暴力本身是公正的。

重整京都旅遊業,由「謝絕生客」開始?

一年前,京都仍為遊客過多而苦。充滿古樸風情的小巷,擠滿了吵鬧的外國人,有些更亂拋垃圾、騷擾藝妓和舞妓。本地人煩不勝煩,國內客避之則吉。直至今春,武漢肺炎大流行煞停全球旅遊業,反為這座古都帶來重整的機會。疫後的京都觀光該何去何從?祇園一度奉行的「謝絕生客」哲學,或許就是指引之一。

夕立:討厭中國還是要學學中國 —— 「智能都市」的誘惑

正如香港拉倒的「智慧燈柱」,智能城市必須允許個人資料互通,以便更有效率地管理城市,並提高工作效率,若推進到極致就會像內地城市的監控系統。在私隱備受重視的日本,此法案當然會受到質疑。

紅眼:日間演奏會散場時 —— 又怎會只是平庸的兩情相悅

這段三度相遇,卻始終錯過了對方的愛情故事,確實拍得文藝唯美,而我只是無法接受一位胸懷抱負的古典音樂家和一位經歷過恐怖襲擊的國際記者,兩人的相知相遇、情投意合,對人情世事的感悟,都彷彿在兩小時的電影裡被燙平,再摺成這樣一個一波三折的愛情故事。

「山田錦」也有滯銷時

清酒熱潮本來席捲全球,但一場武漢肺炎大流行,如今連國內需求也大受打擊。日本酒造組合中央會指出,今年 2 至 4 月的出貨量,較去年同月分別減少 9%、12% 甚至 21%。該會分析:「若把市面的存貨計算在內,事態更嚴重。」對種植酒米的農家而言,更是前景堪虞。即使是有「酒米之王」美譽的「山田錦」,現在也面臨滯銷的困境。

武肺令日本終於「脫印章」?

幾個世紀以來,日本印章「判子」(はんこ)一直是當地公司、組織及個人身份象徵,相等於簽名作實。但在武漢肺炎的傳播危機下,要親身蓋章,就要冒上感染風險,促使日本開始「脫印章」,轉而利用諸如電子簽署等科技遙距處理文書,以減少社交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