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共852篇|

紙本滯銷的年代,不斷再版的「柯南」和「叮噹」

從「叮噹」看到「多啦 A 夢」,讀者都老了十幾廿歲,第一卷漫畫「竹青蜒」卻從 1974 年發行至今,仍然一年再版幾次。同為小學館出版的「名偵探柯南」亦是如此,第一集單行本從 1994 年開始,每年例必再版。何以 2000 年後面對「出版不景」和「電子化」的打擊,這兩本刊物還能暢銷不絕?

一家新創公司,能突破日本創新技術窘境?

因過於著重硬件,日本近 20 年來在科技競賽中落後,有新起人工智能公司就希望改變劣況。Preferred Networks 工程團隊正進行無人駕駛及診斷癌症等人工智能項目,聯合創辦人岡野原大輔表示,他們的軟件可助機械人對環境變化作出反應。該軟件設計能否改變日本現況?

日本收銀機商,用臉部辨識防失智

談到臉部辨識,你第一個想到的是甚麼?侵犯隱私、密碼解鎖、還是蘋果、三星等高科技公司?在日本,一家與高科技很難聯想在一起的收銀機廠商 Glory,近日發表他們自主研發的臉部辨識系統,應用的場景非常特別,是群馬縣伊勢崎市的老人照護中心 Arbos(アルボース)。

反映時代的日劇飯桌

從主打食物的「深夜食堂」、「孤獨的美食家」和「忘卻的幸子」,到借食物談性說愛的「不倫食堂」和「昨日的美食」,這些「送飯劇」都把烹調過程鉅細無遺拍攝出來。但回顧昭和、平成時代一眾名作,其實每幕「開飯戲」也在劇情上起重大作用,甚至反映日本人飲食文化的變遷。

【Soul Monday】孩子學習行善,由捐髮做起

教孩子培育善心,乃為人父母之責。但子女年紀太小,能力自然有限,如何讓他們亦可身體力行,親自為社會出一分力?日本多間機構推動親子捐髮,讓小朋友和家長一同蓄起長髮,然後剪下來送給因病而為頭髮苦惱的兒童。近日在九州,更出現最年幼的參與者 —— 只得兩歲的小妹妹。

消除在日「行李難民」,由儲物櫃加價做起

在大阪、京都及奈良所屬的關西地區,訪日客的人數近年顯著增加,拖著行李箱的身影隨處可見。他們有的是在前往酒店或機場的路上,但有更多人純粹是找不到投幣式儲物櫃可用。眼見這些「行李難民」充斥街頭,辛苦自己又阻礙別人,設置儲物櫃的鐵路公司,唯有使出殺手鐧 —— 加價。

【福島遺禍】關閉核電廠,卻危害更多性命?

8 年前,日本東北一場海嘯,摧毀福島第一核電廠。此後全國反核情緒高漲,連場示威對政府造成壓力。為免國民再受同類事故威脅,當局採用了謹慎原則,在 2012 年關閉全國 54 座核電廠,中止近 50 吉瓦的電力生產。但最近一篇學術論文中,3 名經濟學家卻質疑當年日本政府的決定,反比核災導致更多人喪命。

紅眼:當黑夜太黑,就別迷戀蝙蝠俠這個「左膠」

到底小丑是否真的在邪惡一面以外,擁有善良一面?有沒有變回好人、「洗白」的可能性?沒有。絕對沒有。故事搧了蝙蝠俠一巴掌,別太天真,所謂善良一面,就算有,都是假面,是為了狡猾地隱藏惡意,以便繼續作惡而故意裝出來。

【Soul Monday】追夢無限期,44 歲主婦「造星」

人到中年,不是供車供樓,就是進修創業,生活大同小異。但是 44 歲、已為人母的水澤有希揚言:「我要做偶像。」聽著似是隨口說說做做夢而已,她卻通過一個地區偶像組合的選拔,成為全團最高齡的成員,與年紀差一大截的女孩一起又唱又跳。理由嗎?她直言:「就是想做些不平凡的事」。

【專訪】雖諸行無常,但也可守護美好 ——「從不一漾」導演小田切讓

執導電影是小田切讓蘊釀已久的計劃,劇本在大約 10 年前開始構思,那是他最想當導演的時期,劇本寫了好幾個,「從不一漾」是其中一個,只花了 2、3 個月寫成,最終在 10 年後成功開拍。原來這一切都與去年上映的「白色女孩」有關,該電影由杜可風與白海合導,小田切為男主角,該次合作驅使小田切邀請杜可風擔任自己電影的攝影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