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共41篇|

鄭立:寫冷門題材文章,可讓你的讀者數突破同溫層

冷門題材在網絡上的流通量較少,有興趣的人找到的機會就大很多了。加上網絡能夠打破地區限制,全世界的讀者都能找到你,就算感興趣的人只有百萬分之一,也能夠有幾千位讀者。他們找到文章後還能用機器翻譯,只要你寫的文章能吸引某些群體的興趣,就多了一群讀者。

鄭立:為甚麼我喜歡寫怪論?

最吸引我的作者,並不是分析型的評論家,也不是護航型的文棍,而是有創意並幽默地作出嘲諷的作者,他們用幽默風趣的寫法,書寫出世道的荒謬與憂患。所以我最喜歡看的作品類型,其實是「怪論」。而我最有印象的,就是以前報紙上一個叫作「哈公怪論」的專欄。

鄭立:寫文章時如何利用各種「可能」去推卸責任?

去廁所或會觸犯法例、睡覺或會觸犯法例,到底有沒有犯法呢?其實他們也不知道,多數是沒有。他們用一個「或」字,就可以隨意利用公職身份,去拿不存在的法例恐嚇公眾,你若然追究,他又可以辯稱自己只是說「或」,即是可能犯法,也可能不犯法。

唐明:「三姓家奴」的明朝風味 Gag

今日中文很多常用語,甚麼指手畫腳、說三道四、暗自勾結、一派胡言、天上掉餡餅,老子英雄兒好漢,老鼠生的會打洞等等,很像明朝小説裡李逵、孫二娘、潘金蓮,以及一堆甚麼來旺、來興、來保之類人物開口説的話,因為這陣悠久的市井味,感覺特別好笑:就好像一個明朝人突然醒過來,而指著一個美國人的鼻子罵。

唐明:粗口的道德悖論

台上那些道貌岸然的政客,雖然不講粗口,英語也很流利,使用的似乎是很有教養的詞彙,但是嘴裡吐出的每一句廢話,錄音機式的反反覆覆,是對社會主流意見最大的蔑視,實在難聽過粗口。但街邊一名斬叉燒的廚師,即使滿口髒話,但他的話有道理、有良知,他的粗口反而是正義的聲音。有些人從不講粗口,不代表人格高尚;有些人嘴裡污穢,內心卻有一片磊落。